:) 距离2019年12月17 waiting.one域名到期还有54天

当我们步入老年

2019-1-22 liukai82

昨天我岳母做个阴道脱垂的小手术,我下午借故没上班去医院陪护。

从手术室出来,我和我爱人和岳父和二姨夫推着手术车进电梯,出电梯,到病房,我和岳父和二姨夫三个人并排,把岳母抬起来放到床上。

医生过来告诉给患者揉腿,以便麻药尽快过劲。

二姨和二姨夫从家给大家带了饭。

晚饭时医生又过来告诉去给买止痛药,以防晚上太疼没法休息。

晚上我没在医院,回家带孩子了,二姨和二姨夫也走了,我爱人在医院陪到九点多,岳父自己陪着过夜。

 

陪护的过程中,需要做的事并不多,但是我岳母自己只能躺着什么都做不了,如果家里没有人在跟前,抬到病床上,揉腿,买药,叫医生拔针,喂止痛药。。。。这些事也是个难题。

 

小曾对我女朋友的未来挺悲观的,用她的话来说,大意是,一个女人,快四十了,离婚了,带个三四岁的女孩,拿妈妈的钱付首付在一个遥远陌生的城市贷款买个房子,还得看妈妈的脸色过日子,月月还贷款,天天坐火车上下班。。。。等到贷款还完了,她自己老了,孩子也该成家了,送出去的,还是自己和那个房子。

最后这句话说的让人特别难受啊。。。。

 

我的朋友小张,女的,也年近四十了,和爸妈在一个城市,有自己的新房子自己生活,没听她提起过有来往太多的亲戚,身份是个老姑娘,性格是个小姑娘。

 

我们都还算年轻,都不到四十岁,有病还基本仅限于发烧感冒拉肚子或者所谓的亚健康,像是离衰老和疾病还有点距离,就算时而不开心,身体总还能假装支撑下去。

可是也时常见人有四十来岁四十多岁甚至三十多岁就有病甚至死了的,疾病和死亡来得猝不及防,毫无预兆。

每一次睡去和醒来,每一次呼吸之间,我们都注定离生命中的每一个手术,每一张病床,每个氧气瓶和氧气罩,更近了一点,又不知有多远。

 

真到了那个时候,她俩可咋办呢?谁能在身边照顾她俩呢?

 

我的朋友有很多,但是多数人都和我一样,好赖有个伴儿,有几个侄男外女的。

就像《兄弟》里宋凡平的爹死了,还有几个出身不好都不敢大声哭的穷亲戚埋了他。

她俩可咋办呢?

但愿我们的有生之年,科技就能发展到人都能健健康康长生不老,我就不用惦记这两个难题了,不管开不开心,起码不那么心酸悲凉。

评论(0) 浏览(123)

我们的小目标

2019-1-15 hello

[该文章已设置加密,请点击标题输入密码访问]

评论(0) 浏览(6)

梦中人

2019-1-4 hello

不知道我们大家会不会都有这种感觉,每天睡觉前发生的事,有时候第二天会恍惚,这事是发生了,还是在做梦。

我是一个睡觉说老实就老实的像尸体,说不老实可以把衣服睡丢(至今没有找到)的人。

我就认识这样一个人,让我觉得好像是在梦里一样。

晚上就会出现,白天就没有啦,即便是在通讯如此发达的今天,那也是说没就没。

你说是鬼呢,也不是,是鬼还能跟我在一块儿。

你说是人呢,哪有人白天就蒸发掉。

你说是梦呢,还会帮我交电话费。

你说是真实的呢,好像还挺虚幻。

你说虚幻呢,还能暖暖呼呼的看得见摸得着。

这个人是谁呢?我怎么那么喜欢逗他玩。

这就是一个梦中人啊。。。有没有,哈哈

 

评论(0) 浏览(153)

《伴你高飞》和《Bilby》观后感——我的养鸟记

2019-1-3 liukai82

IMG_20180815_175931_副本.jpg

去年七八月,我养了一只小鸟。

那天我和王浩去楼下抽烟,八月还是挺热的,我们就走过马路去道对面抽烟,对面有一排树荫。

坐在厂围栏基础上,我们一边抽烟一边闲扯。

沉默的时候听见身边有鸟叫。

我俩找了半天,在草丛里找到它。

那天它还很幼小,这照片大概是二十天以后拍的。

它可能是从树上鸟窝里掉出来的,有一只腿受伤了,不吃劲。

我俩这工夫扔了也不是,不扔也不是,没法办了。

我就干脆早点下班把它带家里去了。

学校放暑假,我爱人也跟着放假在家,我们就把它放在我家阁楼的晒台上,我们不知道它是什么鸟,也不知道它爱吃什么。

我们给它煮鸡蛋,喂火腿肠、面包,都不太成功。

我爱人骑摩托去花鸟鱼市给它买了五块钱的面包虫。

我觉得面包虫对小鸟来说,应该是最好的食物了。

可是它还是不吃。

我们怀疑,它根本不会吃这个动作。

于是我们用筷子夹着面包虫等着,小鸟一张嘴打哈欠啥的,我们就把面包虫直接塞到它嗓子眼。。。。

也不知道它乐不乐意,反正就这么喂了。

一两天以后,我们和小鸟达成了默契,它饿的时候就会叫,不是叽叽喳喳的鸟叫,差不多就是嗷嗷嗷的叫,挺烦人。

它一叫,我们就上去面包虫塞嗓子眼。

不塞也不行,放它嘴里它好像也不会吃,往出吐。

塞一波面包虫也就能挺个半个来小时,它就又叫了,然后上去再塞。

后来小鸟自己也掌握了只要一叫就有人从晒台那个大窗户出来给它塞面包虫这个规律,它会尽量靠近大窗户纱窗叫我们给它塞面包虫,我俩觉得它真聪明啊。

小鸟每天早睡早起,早上五点就起床开始叫塞面包虫,半个来小时一叫,直到晚上六点多睡觉。

因为它太吵,怕影响邻居休息,我每天早上五点来钟就起来喂它,然后躺在楼上沙发上接着睡,过一会再去喂它,再睡一会去喂它。。。。直到我上班,我爱人起来接班照顾它。

后来我们又尝试用筷子蘸水给它,它也喝,不过我们不知道它实际想要的是水还是面包虫。

我们买了几次面包虫,小鸟一天天的长大,羽毛慢慢丰满起来,但始终不太会吃喝,只会喊我们喂,我俩养的挺来劲的同时,也担心等学校开学了怎么办。

它每天在晒台上蹦来蹦去,蹦着蹦着,学会飞了。

每天下班回来以后,我们就经常在晒台上逗它飞,希望它能锻炼身体,不要做一只只会被塞面包虫的鸟。

它不会飞太远,可能不是技术问题,而是胆量问题,因为有时眼看着它都飞出晒台了,兜一下又回来了。

有一天我俩有事回来的有点晚,到家赶紧去喂鸟,可是它不见了,我们下楼去找也没找到。

它可能是饿了,没能及时喂,飞走了。

有点惋惜和遗憾的同时,我和我爱人也松了一口气,要不等开学上班以后养它还真是个难题。

再呆几天啊,还剩三块来钱的面包虫呢。

养鸟终。

评论(0) 浏览(212)

2019年初

2019-1-3 liukai82

2019年一下子就来了,时间过得好快啊。

我虚岁三十九了。

我能活到多大岁数呢,六十多?七十多?如果倒霉点,没准四五十岁?

还剩下多少年呢,二十年?三十年?

也就这样吧。

2013年以后,我们就再没有过任何交流,一转眼五六年过去了,一年年地过去了。

我们还能再见到吗?

我小的时候,放寒暑假,我就查作业有多少道题,然后算计出假期每天要做多少道题,甚至细化到每个小时要做几道题,或者每半个小时得做一道题这样。

虽然任务宽松,但是我不爱做题啊,经常完不成任务,我就会重新计算,剩下多少题,剩下多少天,剩下的日子里,每天要做多少道题,每个小时要做几道题。。。。

这样折腾几次下来,我的作业任务就已经压缩到完不成的程度了,我急得直哭,开始夜以继日地做作业,开学以后还会有两三天推脱作业忘带了,才能把作业勉强补齐。

但作业总是量化的,假期也是量化的,不管我能不能做完作业,我总知道我还有多少作业没做,我还剩下多少时间。

我却不知道年复一年以后,我还有多少时间还能瞎想,还能走得动。

剩下的人生,分成二三十份,每一年是一份。

每一份时间过去的时候,我都会想,剩下的每一年,分子没变,分母又减一了。

我真想我们再见一次,这就像个作业,而且这个作业没法量化。

虽然没法量化,我也知道,每一年这个作业都没有一点进步,一点点进步都没有。

只能眼睁睁盼着,剩下的年头,还够把这份作业完成。

我很害怕,却没办法,只能盼望自己能多活几年,如果真还能有机会再见的时候,我还走得动。

天若有情天亦老,我只担心等不到。——我的偶像刘德华《如果你是我的传说》

评论(0) 浏览(143)

2018,再也不见

2018-12-31 hello

眼泪和笑容伴我度过了2018最后一天。

回家吃饭,看着渐渐老去的父母,心里感觉酸酸的。妈妈的腿早已不及年轻时的轻便,但还张罗着做我爱吃的饭菜。爸爸自从前年生病之后头发白了很多,早已不是我心中那个挺拔帅气的老爸,但还是不忘了唠唠叨叨的给我普及一些生活必备常识,即便那绝对是大多数人,特别是女生听不懂且不感兴趣的事情。看着他们忙忙碌碌,时不时的还会拌嘴,心里有喜悦也有心酸,这才是生活。他们没有给我过多的财富,没有给我比别人优越的生活,但是他们给了我独立的性格,教会我坚强,给我自由,让我掌握自己的人生,即便我很不争气,他们仍然是最爱我,最支持我的,看着他们老去我很心酸。

1994年,我12岁,我的本命年,那一年我失去了我最爱的人——我的奶奶,我的世界是崩溃的。

2006年,我24岁,我的本命年,那一年我上班了,我做了第一次改变我未来人生道路的选择,悔恨至今。

2018年,我36岁,也是我的本命年,这一年,我失去了四位至亲的人,让我体会了原来生离死别是这样的恐惧。

这一年,我有了自己的家,有了自己的生活,虽然孤单,但是很自在,懂得支撑一个家的艰辛。

这一年,我经历了最多的感情的波澜,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我想应该是迷失,在我被贴上种种标签之后,我迷失了自己的方向,就像走进了一个找不到出口的迷宫。我变得妥协、懦弱、没有方向,我似乎都能看到下一次受伤之后自己默默舔伤口的样子,我不要下一次。我流了太多的眼泪,应该有之前几十年的总和了,甚至更多。

今天清晨,我拉开窗帘,一缕明媚而温柔的阳光照在我的脸上,唤醒了沉睡的我。那个莽撞而不顾一切的我呢?去哪了?我从不应该是现在这个瞻前顾后的样子,这压根就不是我的人设。

按照中国人的习俗,十二年是人生的一个小的轮回,当我明早睁开眼睛再次看到曙光的时候,我又结束了这样的一个轮回,迎接一个新的开始。

对不起,我要做回我自己了,管它是友情、暧昧还是爱情,管它像不像搞对象,我不在乎,我要做我想做的事,说我想说的话,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这才是我原本的样子,我本就是有刺的,我不要用那些高尚的标签来为难自己,生命本就短暂,我要开开心心。

趁年华还在,趁笑容仍美,趁时光还明媚,去做一个更好的自己,2018,再也不见!

 

评论(0) 浏览(162)

请喝一杯水

2018-12-22 hello

当你看到下面这段话的时候,说明此刻你至少有两分钟是空闲的。

那么我保证你用一分钟看完这段话,然后请用另外的一分钟找个杯子,喝口水吧。

渴了要喝水,不渴也要喝水,渴了才喝就缺水了。

多喝水,不长皱纹皮肤光泽,美容养颜排毒利尿,青春靓丽活泼可爱。

多喝水,把好吃的变成双份,加量不加价,把难吃的稀释成半分,减轻负担。

一切饮料都不可以替代白开水,都说相濡以沫,可是从来没听过相濡以饮料,相濡以雪糕......

每当看到这段话就算是我的一个提醒,听话,去喝一点水吧。

 

评论(2) 浏览(185)

一年又一年

2018-12-18 hello

12月18日,又一年啦,又错过了一次一起庆祝的机会。这次好接近,可是都忘啦,我该不会是被传染的健忘了吧?立刻去吃两个核桃补一补。 

这一年,分分合合,聚聚散散,还是那句话,我们磕磕绊绊走到了今天。那一壶老酒,不诉清风,不与明月,只为旧人归。如果时光不老,我们不散,就总还会有赶上的时候,对吗?

评论(1) 浏览(179)

电脑坏了

2018-12-15 hello

我的电脑坏啦。

我从没想过电脑坏了是什么样子。

我有过三台电脑,第一台是我高中毕业那年暑假买的,我现在还清楚的记得花了5300块钱,应该算是我妈独资,但是我爸我们两个一块用。刚搬回来那天,我看见它真是有一种不灵不灵的闪光感。不久我就上学了,也不在家,所以主要还是我爸在用。

那些年电脑更新换代很快,我大学毕业那年,它明显已经跟不上科技发展的脚步,于是我们决定换掉它。新电脑很快买来了,显示器也换成了更轻薄的液晶屏。家里地方很小,大脑袋的显示器实在占地方,我就和我爸抱着显示器去电子市场准备卖掉它。到了一楼,我们一问价格60,太便宜了吧,当初买的时候也是挺高端个产品,我们都没舍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们把它抱到了二楼,一问,50。艾玛,卖了吧,真不值得再搬下去了。于是,想当初两千来块钱的“高端”显示器,就以50块钱的身价处理掉了。

我现在知道的一切与硬件、系统有关的知识,几乎全部来自于我的第一台电脑。我用它学会了繁琐的用DOS装系统,虽然现在装系统变得很便捷而且快速,但是我已经不太会,也不太愿意装系统了。想当年装系统是一个职业,很多装系统的小广告,上门安装,每次50。为了省下50块钱,我走上了自学成才的道路,在以后的岁月里,我曾经一度为我省下的装系统的钱而骄傲,直到装系统这个职业消失。我也通过它第一次知道上网是怎么回事,拨号、包月,直到现在的宽带、光纤。另外,我的大学同学们,有多少人期末考试顺利通过是有它的一半功劳呢。

第二台电脑有很长一段时间是与第一台并存的。毕业之后因为工作需要,我要长期使用电脑,我爸那时候又是个电脑控,于是一台电脑已经明显不够用了。它身价几何我已经一点印象没有了,不过这是我和我妈合资的。我妈是这个家里最伟大的人,她从不用电脑,坐在电脑跟前她就说头疼,可是每次她都是大股东,哈哈。

新电脑很带劲,还装了刻录机,虽然没啥大用,但那个时候很流行。我很爱看动漫,那时候没事我就用光驱看动漫,最后有一天,光驱坏了,我爸说是我看动画片看的太多了,把光驱看坏了。那是我第一次把电脑的零部件弄坏,之后我再没用光驱看过电影和动画。

六七年之后,电脑太老了,我也有了些积蓄,于是,第三台电脑,也就是现在坏的这个,顺理成章的走进了我的生活。昨天我看内存上的标签,它是2013年11月装的,有五年啦。这台电脑是我独资的,可是这时候我已经并不太关注配置的好坏,它只是我工作,或者说是赚钱的一个工具而已。因为这个时期智能手机出现了,并开始慢慢取代电脑的统治地位。平常我不工作或者不学习的时候,我回家几乎就不开电脑。

去年,我搬家,我爸说给我买个显示器,说我的显示器有点小了,我拒绝了。显示器大小我都能用,不是我的必须品,我需要的是一个电脑桌,给我电脑一个家,后来显示器就被我折现变成了现在的电脑桌。虽然显示器看起来不那么光纤,但据说我的电脑配置还挺好的。

今天,电脑已经开不开机两天了,而我却无能为力。真正失去的时候才会知道它的重要,越是没有,就越想用,越有用、越需要,就越不能用。可能这是对我不知道珍惜它的惩罚,我保证,如果它能起死回生,我一定好好疼它,爱它,珍惜它......

评论(0) 浏览(180)

我的小幸福

2018-12-12 hello

前些天一个爱学习的人跟我说,他的博士论文通过了,他觉得好开心。这可能是一种得偿所愿的幸福吧,然而,我并没有这经历,很难感同身受,只是礼貌的说一声恭喜。

早晨在公交站等车,看着公交车在很遥远的地方缓缓的开过来,就浮想联翩。

世界这么大,几十年或者几年、几天前,还相距甚远的陌生人,也许就会在一个这样的早晨有了交集,相遇、相识、相知,甚至相爱或成为仇人,发生很多的故事。不管是好是坏,能成为别人的回忆,也是个挺幸福的事呀,不知道谁的回忆里会有我呢。

我是个幸福指数超低的人,常常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或者小心愿得到满足,我都会觉得很幸福。

小时候,我觉得幸福就是跟奶奶一起快乐的生活下去。

大概在我五岁左右的一年冬天,我家还住着平房,地中间生着大火炉。大概是那个时候吧,因为再早我应该记不住,再晚就搬家了。总觉得小时候的冬天很冷,而且比现在爱下雪。那天夜里快睡觉的时候,奶奶一边铺褥子一边跟我说,你把炉圈盖上,然后就上炕睡觉啦。事实证明我现在的傻,应该是先天的。我二话没说上手就去拿滚烫的炉圈,瞬间,哇的一声就哭啦,眼睛透过泪水看着手指头上一个大水泡忽忽悠悠的就起来了,哭的更厉害啦。这一声确实把奶奶吓了一跳,赶紧过来看情况,哭笑不得。之后,我抱着受伤的手指,被塞进了被窝,一边哭一边吹。不一会儿,奶奶很神奇的给我变出来几颗山楂,好开心。再之后,就变成,一边抱着手指,一边吃山楂,脸上还挂着眼泪。这件事过去了三十年,但我始终记着那几颗山楂的味道,记着那种幸福的感觉,就算现在想起来都会觉得美好。

长大了,我觉得幸福就是不用考试,还有人一块玩。

但凡有得选,我觉得没人会愿意学习、考试这种吧,起码我不愿意。在别人都钻着牛角尖刻苦学习的时候,我往往是那个心不在焉的。刚上高中的时候,我们的班主任是一个男老师,据说是一个狠角色,训一个哭一个。有一天上晚自习,大家都在认真学习,我津津有味的听着我后面的男同学给我介绍如何科学饲养乌龟。听得好来劲,我正要开始跟他介绍我家有一个我都能躺进去的大鱼缸的时候,班主任老师出现在了窗口,于是我的晚自习就在他的办公室度过了。当我笑嘻嘻的回到教室的时候,同学们都看着我,我嘿嘿一笑,第二天早上,一篇形神兼备的一万字的检讨书就出现在老师的办公桌上啦,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写检讨书,那真是写的感人至深,于是老师很快原谅了我。后来这位老师去了深圳,临走之前还语重心长的告诉我要学文科,说我不适合学理科,可是我没听他的话。那时候我真是调皮,我是英语课代表,我可以帮老师讲课,帮老师批作业,可以喜欢老师喜欢的不要不要的,也可以不喜欢新来的老师,带头弹劾她。在操场上带着大家喊语文老师的名字,被逮个正着。我怎么就那么倒霉呢,满操场得有几千人,就能让我被抓个现形。上课和同学吹泡泡、在教室里养小鸡仔、吱吱哇哇抓老鼠,就是变着法的玩,现在想想,好像没有几个女生是这样过来的,呵呵,有点影响淑女形象。不过老师和同学对我是真的好,毕业的时候,当我第一次遇到挫折的时候,在那个通讯不怎么发达的年月,我家电话被打成了热线,一个星期收到五十多封信,几乎是每人了,那些我一直留着,直到去年我搬家。虽然现在大家都各忙各的,也不怎么联系了,不过那份情还在。有伙伴的日子真幸福,始终是我难忘的。

大学之后,我开始收敛,就像换了个人,用我妈的话,说好听点就是懂事啦。

现在我已经工作十几年了,长大了似乎心也大了,而我却好像还是那个爱满足的人,所以心里空着的地方就变多了,总是空落落的,觉得幸福来之不易。我现在也有一些小伙伴啊,不过能陪我玩的,也就半个吧。

今年以前,我感觉自己似乎把所有东西都能看的很淡,而现在我却不敢这样说,也会有牵挂。不过,我还会时不常的寻觅一些小满足,感受一下小幸福,比如说,当看到这里的时候,你拿起手机给我发个大红包,我就会觉得超级幸福啦!

评论(0) 浏览(210)

三观不同的人不要在一起

2018-12-6 liukai82

已经在一起了,就用一颗足够宽容的心去包容,用一颗足够忍耐的心去容忍,用一颗足够仁爱的心去缓和吧,切忌针锋相对,千万回避锋芒,感情太脆弱,一戳就破了,逞一时痛快,伤了它的同时也伤了心。——hello

本来想写下自己的不痛快,算了。——liukai82

尽在不言中吧。——hello

评论(0) 浏览(184)

装系统

2018-12-2 liukai82

时间就像流水一样,连绵不断,发生在时间里的那些事也一样。每次我想起一件事的时候,都会瞻前顾后地想起好多东西,以至于不管从哪里猛砍两刀算是这件事的起点和终点,我都觉得意犹未尽。

从何说起呢?

从我初中第一次玩红警的时候把关开显示器当成重启电脑?

从我大学时在网吧打俄罗斯方块?

从我们租房可以开始在家上网?

从我学会用原版光盘装xp?

从她离开我把电脑带走?

从我自己买了一台新电脑?

从她跟我说想回家我去接她?

之后的某一天,我做了包皮手术。。。。

手术两三天以后吧,就带着受伤的小JJ回家住了。

成了伤残人士,不能出门,我每天都在家上网,那时候我用的是单身期间自己买的新电脑。

那个新电脑现在看扔大道上都没人要,但是当年那也是5000来块钱啊。

买新电脑的时候系统是xp的,装机人员给我装了ghost还原系统并做好了备份,如果出了问题恢复备份即可。

但是备份毕竟一年用不了几回,而时时在电脑里占着硬盘,我天天在家上网难免会闲饥难忍,于是,我把备份删除了,并且对ghost系统心生不满,决定自己装个原版的。

那时候用盗版光盘和ghost系统装xp系统对我来说都已经是小菜一碟,我稍作准备就带着受伤的小JJ动手了。

打小我妈告诉我,看花容易绣花难,我都给当耳旁风了。

各种熟悉的界面过后,电脑开不开机,我反复试,都不行。

我傻眼了!

当时家里有两台电脑,我开始用另一台电脑学习理论知识然后给这个新电脑治病。

我用理论知识武装了自己的精神以后,发现问题出在这个新电脑用的是串口硬盘,但串口硬盘现阶段还不算普及,盗版xp和ghost预装系统对串口硬盘支持都很差,导致系统识别不到硬盘,我需要带串口硬盘驱动的系统盘来装系统。

那时刻录机还挺贵的,我们的电脑上没有刻录机,想要刻盘只能去学校院里的打印社,于是有时我女朋友带着拷贝好系统的U盘去帮我刻盘,有时我自己拖着受伤的小JJ挪蹭到打印社刻盘,回来再试,不行,再下载一个,再去,回来再试,再不行,再下载,再去。。。。

大六楼的,我都已经那样了,就活活在这个事上较劲,也真是个劲。

折腾了十来次。。。。最后也没行。。。。

三天之后,我带着受伤的小JJ和电脑,她带着我,拖家带口拐拐拉拉地打车去电子市场,人家给弄好了。。。。

她就乐,用怜悯的眼神和表情看着我,说姜小折带着受伤的小弟弟在行动。

哈哈哈哈,直到我现在老了,多年以来,我一直爱瞎折腾,企图自己攒个电脑给空调加个氟钉个小板凳什么的。因为缺少专业知识,动手能力又差,性格又眼高手低,成功的时候很少,多数时候都是把脑血栓治成植物人再掐死这种操作,一般倒是不花什么钱,就是搭点时间研究和操作,有时候觉得搭这个时间不如看会电视睡会觉,有时候觉得还挺好玩的。

评论(0) 浏览(248)

 载入天数...载入时分秒...
Powered by em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