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旱冰

2022-3-24 liukai82

2021年末,我第二次滑旱冰。这时,离我第一次滑旱冰,过去了,20年,或者是21年。

我上大学才知道滑旱冰这回事,以前没见过。安达的校园里,在第七宿舍向北走大概二百来米,是一个小旱冰场,旱冰场东边是体育馆,旱冰场西边是自行车棚。

体育馆很旧,像一座破旧的甚至废旧的厂房。因为我是个体育绝缘体,有关体育的场所,对我来说都是神秘的,在我心里,那就像一个有卫兵把守的军事基地,靠近就会被训斥笑话出丑,所以我从来没有进过那个篮球馆。

自行车棚我倒是经常去,我的自行车没丢的时候也放在那里,车棚里边很大也很黑,很多很多自行车在里边,很乱,有一些没人骑甚至没人要的自行车也掺杂其中,就这样,那个车棚居然还是收费的。


旱冰场在体育馆和车棚中间。

旱冰场很不专业,也就能有四五百平吧,地面只是火烧板或者大理石的而已,租鞋滑一次好像是两三块钱。走过路过,刚上大学的我第一次见人穿着这带轱辘的鞋滑来滑去,一只鞋有四个轱辘,两只鞋有八个轱辘,看起来比汽车还稳当。我赶上个周末也去尝试八个轱辘,本以为是行云流水,没想到是举步维艰。。。。

人呐,脸皮厚度跟年龄心智挂钩。

初中以前,不懂事,不要脸,小孩子,不管是学习、长相、家里条件、爹妈职业,形体姿态,自我或彼此之间都不在乎。

初中开始到自己的孩子上学之前,半懂事不懂事,要脸,比成绩,比长相,比家里条件爹妈职业,比异性眼光,比工作好坏比职位高低房子大小车子贵贱,自我或者彼此之间都在乎的不行。

自己的孩子上学之后到死,懂事,不要脸,为家庭,为亲人,都玩了命了,自己是不是驴那都无所谓,只要有技可穷就行。

第一次踩着八个轱辘的我正处于脸皮进化的第二阶段,看别人都滑得挺溜的,自己跟头把式地摔了几个跟头,就立刻羞愧的恨不得带个头套落荒而逃,从此走路都远离旱冰场,生怕自己摔跟头的丑态被记入人生档案。


一晃二十来年过去了,像电影出了一行字幕,就一切都变了。

离婚以后,有时周末带孩子玩玩。2021年的冬天,外头挺冷的,我俩也没啥地方可玩,瞎逛的时候忽然看到有个旱冰场的招牌,我俩就去了,我第二次,儿子第一次。

专业的四线小城旱冰场,大了一点,有灯光,有音乐,有塑料地板,陪孩子玩,20×2=40(元),对我来说也挺贵的,但是相比别的游乐场啥的还是便宜不少。

和二十年前相比,已经有单排和双排鞋可以选择,从外观上分析,我为我俩都要了双排鞋。

我们玩了三个小时,还算成功,因为我俩分别处于脸皮进化的两端,两个不要脸的人一下午跟头把式的挺开心,而且我看别人滑得行云流水,很是羡慕,我也想掌握这项技术。

自此以后,我带孩子的时候就忽悠他来滑旱冰,这里不冷也不太贵,还能运动运动。几次下来,我非常喜欢滑旱冰,有时候自己也想来玩,就办了次卡,后来又忽悠小张同学一起滑,又买了鞋,办了年卡。在旱冰场里跟孩子们比,我已经算是风烛残年了,但我也学会了简单的滑行。

小张同学在我的忽悠之下,陪我一起来。她以前也没玩过,胆很小,进步很慢,挺开心。

我真是没想到,我的生活中会有滑旱冰这么个愉快的经历,完全在想象之外,而且是那么愉快。


插曲1。

2021年12月,久不联系的小曾同学突然告诉我她婚姻的阴暗面,我们聊了许多,我说我学习滑旱冰,她非常羡慕我的充实和无聊,我更感到,在我们这个年纪,能有滑旱冰的心情,已经是非常宝贵了。


插曲2。

2022年3月,也就是现在,因为新冠肺炎,旱冰场停业了。快营业吧,快营业吧,我好想去玩,我可是年卡会员呢。

评论(0) 浏览(71)

 载入天数...载入时分秒...
Powered by em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