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距离2019年12月17 waiting.one域名到期还有54天

麻辣烫

2019-2-17 liukai82

我昨天晚饭吃张亮麻辣烫。

我很久没吃过麻辣烫了,前几年没开店,没现在这么忙,有时我和我爱人去夜市或者大福源的时候,顺便吃点十八吉麻辣烫,开店以后几乎就没吃过。

张亮麻辣烫似乎是来自哈尔滨,店内海报介绍说张亮麻辣烫“率先开启diy模式,多种食材自由选择”,这有点吹牛逼了吧。。。。

什么是diy模式,难道就是食材自由选择吗?别人家麻辣烫不也是自己吃啥挑啥吗?不管是吃饭还是买东西,不都是自由选择吗?就算是在农村赶大集,我自由选择一棵白菜,买菜的也断断不会强塞给我一块排骨。

我吃过的绝大多数麻辣烫都是自由选择食材的。

但也有套餐的。

哈工大二校区西门西行二百米是宣西小区,宣西小区是个老旧的不封闭小区,靠近学校,也靠近社区,2003年的夏天,我和女朋友在这里跟一个体校的网球女生合租房,房子很小,只有三个空间:卧室,厨房,厕所。网球姐住的是卧室,我俩住的是厨房,住厨房倒也不是特别糟糕,因为那个厨房除了个闲置的洗菜盆也没什么东西,就是个很小的房间,唯一家具就是一张沙发床,就这样一个小屋一个月还得二百四十块钱呢。哈尔滨租房真挺贵的,2004年我们在锦州租房,一室一厅带电视冰箱的房子也就二百四十块钱,而2003年我一个月生活费才五百块钱。

租房的那天是我放暑假,之前我俩商量好想租房呆几天,这样以后我如果去哈尔滨也能省个旅店钱。

那时候我没钱,她也没钱,她跟同学现借了七百块钱我们才能租的这个小厨房。

住在小厨房的日子,楼下有个麻辣烫。

老旧小区楼下的小店很多,都是住宅改的门市,那地方的小店铺不像现在的网红店那么精致,店低档,商品也低档,怎么说呢,就像我现在开的家庭小超市跟连锁中型超市的比较。

这个麻辣烫就是众多低档小店中的一个。

麻辣烫他家连座位都没有,就是在门口支个保温桶那样的锅,在屋里备菜,都是些青菜粉丝这些,没什么肉菜,最多有个粉面丸子或者鹌鹑蛋啥的,就在门口煮,卖的轮份卖,买的轮份买,不能挑,也不能加量,想加量就再买一份。

挺好吃的,就是看起来低档廉价又不卫生,哈哈。

我俩饿并且有钱的时候,买两份,不太饿并且没钱的时候,买一份,又饿又没钱的时候。。。。说实话还没到吃不上饭的程度。

我忽然发现我失忆了。

2015年1月15日,我兑小超市的当天晚上,原来的老板教我煮方便面,煮完了给学生套方便袋拿走,我当时很惊讶,方便面还能这么拿?用塑料袋装?

那我当年买麻辣烫是怎么拿回那个小厨房然后跟她一起坐在折叠沙发床上吃的呢?我总不能用手把麻辣烫捧回去啊,但是2015年的我对用方便袋装这种煮的汤汤水水的东西的行为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如果说我是自己带盆碗去的,我觉得也不太可能,我这人一向都没那么讲究。

我真想不起来了。

2003年的小曾大概是在念高中,我们吃两块五的麻辣烫的时候她应该还是个备战高考的少女,多年以后我跟她说起那里的麻辣烫,小曾说看起来不卫生,而我直到现在境界也没提高,还是随便瞎吃不讲究,不知道现在的她是不是已经不会这样了,在我的想象里,都市白领都应该吃网红店喝咖啡,最次也应该是肯德基这样的快餐。

干了几年小卖店和熟食店以后,我认识到,其实也不用那么讲究,天底下的事情,不管是衣食住行,还是婚姻爱情,都不像表面上那么光鲜亮丽,就那么回事吧。

那时候的我们能花五块钱,买两份麻辣烫,就吃个够,能花两块五,买一份麻辣烫,就分享,好像什么都好吃,吃什么都开心。

评论(2) 浏览(123)

玫瑰

2019-2-14 liukai82

2003年还是2004年2月14日下午,我们在哈尔滨中央大街溜达,过来个小女孩卖玫瑰花,十块钱一朵,我们挺穷的,只买了一朵送给她。

至今我就买过那一朵花,也正是这朵花,让这个情人节与众不同,别的情人节我都毫无印象。

评论(0) 浏览(129)

远方小妹

2019-2-3 liukai82

明天就要过农历年了,今天是年前上班的最后一天。

下午去熟食店帮忙,一边开车一边听收音机,收音机里说好多人都在乘坐各种交通工具奔赴家乡。

我就想起我以前过年回家,想起我们在锦州过年,想起她去我家过年,想起我们在安达过年,想她现在在干什么。

也想起她在国外的妹妹。

这个妹妹我没见过,好像是她老姨家的孩子,女孩,哈哈,妹妹当然是女孩。

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也许我不止一次知道过,但我没记住。

 

我们上大学的时候,她大概是在上初中,早恋,老师找家长。

她不敢跟家里说,于是,由我假装她爸爸,给老师打电话。

那是在哈尔滨一个灯光昏暗的旅店,我用我女朋友的手机,拨通老师的电话,语气低沉假装爸爸地说,说我现在出差了,向老师了解一下情况,然后说我会批评教育小孩子,然后就完了。

我不知道我混过关没有,也不知道早恋事件后续发展如何。

那大概是2003年或者2004年。

后来就听说小妹出国了。

 

2012年,我们分开四年了,我在她的qq空间看到小妹的qq号码,我们有过几封简单的邮件交流,她猜到是我,并告诉我,我们可以见一面。

我们确实见了一面,促成这次见面的就是她和小曾。

 

2017年,我加她好友,聊了几句,她要给我打电话,我没让。

对于我还记得她,她有点意外,毕竟我们的交集很少。

但是她记性超级好,她还记得五年前我告诉她我儿子的名字。

她说她二十七岁了,那时我三十七,我才知道我比她大十岁,也就是,我假装她爸爸的时候,她该是十三四岁,这恋的确实有点早哈。

她说她来美国十年了,由此可见,她大概是十七岁的时候出国,那时候我应该是二十七岁,应该是2007年吧,我们分开的前一年。

她说她正纠结是去工作还是当个全职太太,我说还是上班吧,她说她喜欢看古龙,我说我喜欢看金庸,她说她远渡重洋来到美国,再没回过家。

在十七岁的时候,一个少女,远渡重洋,见识短浅的我都难以想象她怎么生活下来,远渡重洋这四个字,是她的原话,透露着她少女时代的艰难和孤单,当然这只是我的感觉。

 

她和她姐姐大概是还有联系,她问我想知道她吗?

在我的心里,她还是个小孩子,我觉得,她还不适合明白感情这些事,我说不用啦。

 

可能她觉得前准姐夫出现在qq好友里不太合适,问我还说什么,我说,没了,她说了一句很武侠的话,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哥哥,保重。

然后我们互相删除了。

过了一会,我发送了个请求给她,让她不要和她姐提起我,她说好吧。

 

2019年的农历春节前一天,我听收音机说大家都在回家的路上,我想起远渡重洋的她。

她大概仍然不会回来吧。

她在外国,过年吗?我很好奇。

评论(0) 浏览(106)

 载入天数...载入时分秒...
Powered by em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