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距离2019年07月16空间到期 还有119天

储蓄罐

2019-3-8 liukai82

晚上赵宏来东门溜达路过我这,就来店里唠会嗑。

赵宏是我们多年以前认识的一个嘣爆米花的,十多年了,虽然他早就不嘣爆米花我也不买爆米花了,但是关系一直不错。

闲聊的时候就提起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提起她。

赵宏说那时候我们有个大储蓄罐,我们跟他说存满了就结婚。

我都忘了说过这个了,我倒是记得这个储蓄罐。

 

那并不是个专业的储蓄罐,那是个徐福记的糖罐子。

我们在萌丽小区租房子的时候,屋子里有个徐福记的糖罐子,我们就用它当储蓄罐装钢镚。

后来买锦炼新村的房子,收拾完房子我俩都没钱买床了,把糖罐子里的钱倒出来去银行换了,我记得那里边当时有800多块钱,买了床和一些东西。

搬家的时候我们觉得房东不会留心到这个塑料糖罐子,就偷偷地拿走了,还有个很大很大的红色塑料盆,那个塑料盆现在还在我妈家呢。

我们又开始攒钢镚。

一直到她走了,糖罐子里的钢镚也没满。

那时候我就已经忘了糖罐子跟结婚的关系了,其实现在赵宏提完了我也没想起来,但他既然能说,那肯定是有过这话。

虽然我忘了糖罐子跟结婚有关系,我也已经习惯了有钢镚就扔里边,钢镚仍然在慢慢地变多,但没满过。

 

攒钢镚这个行为一直持续到我开小卖店。

现在好多人都通过手机用微信或者支付宝付钱,也不用找零钱,我刚开小卖店的时候手机支付还没有这么普及,有时候特别缺零钱就从糖罐子里拿点给店里。

那个糖罐子里虽然钢镚很多,但是也经不起小卖店花,慢慢就给拿没了。

有了小卖店以后我有零钱就随手补充到店里,就不再攒钢镚了。

 

赵宏提起来我才想起我好长时间没看见过那个糖罐子了,也不记得是不是我收拾东西时给扔了。

如果我记得糖罐子跟结婚的关系的话,我一定不会把钱花了的,也不会把糖罐子给扔了,我确实是给忘了,也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对不起哈。

 

这大概就是命运吧。

那个糖罐子有点大,我估计要都装满了,得两千来块钱的钢镚。

我俩在一起的时候,一个月开到手现钱能有三千出头,除去点花的存的,产不出太多钢镚,这也是储蓄罐欲壑难填的重要原因。

如果当时我们租房子,屋子里有个小点的糖罐子当储蓄罐,在我们还记得这句玩笑或者誓言的时候,如果有一天,我们像每天一样晚上回家,掏出兜里的钢镚,放进我们的储蓄罐,发现储蓄罐里的钱已经满得盖不上盖子,没准第二天一鼓作气就结婚了呢。

 

其实我也知道我俩在一起也未必能好到最后,甚至都未必能好到今天,也许早就不行了,但是我真是觉得好舍不得。

等我回家看看糖罐子还在不在,如果不在了,我争取再想法淘一个,接着攒钢镚。

评论(0) 浏览(12)

改变

2019-3-1 liukai82

我小时候寒暑假作业拖拉不写,到开学的时候急得直哭,半宿半夜地补作业,开学了还得撒几天谎说忘带了。

三月初单位要迎审,我现在手里的两个活从去年九十月份开工开始,一直欠日记没写,细则没编,平检没记,旁站没做,我这几天都在拼命地补作业,每天两三点钟睡觉。

昨天在小张的提醒下,我才发现,我补工作的行为和小时候补假期作业的行为如出一辙啊,我的拖延症,三十年毫无改变。

回想起来我其他方面似乎也没什么改变,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性格还是口味。

这几天我在听歌艾岩《欠我个未来》,里边有一句“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但愿她永远不被改变”。

不知道别人怎么看我,我觉得我自己好像一直没老,也一直没变,很多时候很多事很多行为还很不成熟,也挺好的。

评论(0) 浏览(17)

 载入天数...载入时分秒...
Powered by em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