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距离2022年04月03 腾讯云服务器到期,需提前9天续费还有160天

再见,东门,再见

2021-1-29 liukai82

关于东门的变化,我之前已经写过一次了,但是我没想到这么快,更大的变化降临到自己身上。

继2019年三城联创运动给东门重创之后,2020年疫情下生意的萧条,学校政策的变化,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我们真的要和东门说再见了。

我2015年初到这里开小卖店,仅仅过了五年,就物不是人也非了,这真是个特别操蛋的事。

为什么总是这样呢,为什么总是在变呢,我非常接受不了这个事,不仅仅是东门。

我的母校,十一道街的录像厅,哈工大二校区西门的那条小街道,嘻唰唰火锅店,华光转盘,辽工西门东门,兰州拉面。。。。整个世界都变得面目全非,路越来越宽,店越来越大装修越来越好,小店都干没了,小摊都干没了,消费越来越高,门越来越大越来越严到哪都得刷脸,我都想不起来以前是什么样了。

真就是我和我的记忆被历史的车轮碾压的结果吗?这是社会进步的必然结果?只能这么说了。就是让人挺伤感的呢。

店黄了,我每天下班去收拾东西,之前已经找工地的人帮我拉了几车到新店,剩下的我自己慢慢收拾,也整了半个来月了。

东门的小卖店是我开的第一个店,当时也没钱,好多事也不知道怎么办,我在这里付出了很多劳动,进行了很多改造,学到了不少知识,也走过很多弯路,现在又自己动手拆除,心里也挺郁闷的。有一些货架什么的,当时我也是装了又装,改了又改,趟黑熬宿的整,从工作需要,到个人爱好,到满满的成就感,现在都没了。

这段时间,我几乎没用任何人帮我,我就是自己整理这些准废品。从工地找人不是不行,跟谁说都能给派人帮收拾,但是整理这些破烂,人家给你派几个人,一个人一天一二百块钱,到你这整理这些不值钱的以后都不知道能不能用上的破烂,显得太抠了,不够磕碜的。

单位这些同事,关系也都不错,喝酒行,办事行,干活不行,谁家也没我这些烂事,偶尔有点体力活人家都花钱或者免费找人干了,帮我收拾破烂,我也怕磕碜。而且店黄了,也不是个光彩的事,我自己都感觉挺抬不起头的,也不愿意大吵大嚷的。

我爱人,只要需要,她能帮我,但是也都是奔四十岁的人了,跟我夫妻一场,也没能跟我混个出人头地,再叫她起早贪黑来跟我干这些埋了吧汰力气活,就算了吧,我宁可自己难点。再说我俩一干活还不够吵架的。

唯一一个适合帮我干活的人就是小张,我俩干活挺好的,而且我俩还能说话,有些活还能商量,但是她距离太远,而且我俩走的太近也不太合适。

干活的过程中我产生了一个思考。

我的爸爸一辈子家里外头都是工人,我家里有啥活,几乎没有花钱雇人的,最多叫几个工友帮忙,砌墙,扒炕,盖仓房,安暖气,装地板,安下水道,修房子,修锁头,修自行车,做灯笼。。。。爸爸的手也确实挺巧,他现在几乎都没有什么正经工具,去年还用捡的小木方做了一个特别棒小马扎。昨天我去看他又在只靠一把菜刀给我儿子做冰嘎。

爸爸是个特别本分老实的工人,后来又成了一个特别本分老实的下岗工人,爸爸的文化程度交际能力和挣钱能力都挺差的,从表面上我比他强。

可是我仍然要自己干这些粗活,虽然我挺喜欢干的,自己一边听收音机一边鼓捣,全靠动手出力不会超过我的能力范围也不用学习或者求人看人脸色,早点晚点都行,挺自在的。可是我毕竟是没有选择地需要自己干这样的活,这还让我觉得有点自卑。

2005年我俩买第一个房子的时候,房子很旧没钱装修,就是借着单位的光收拾收拾。没有经验,有个空调的插座忘了留,大概需要从现有的插座在墙上刨一个两米长的沟引过去,90年代的房子墙面很硬,我也没什么工具,只有一把螺丝刀和一把锤子,每天中午下班硬刨一会,干了大概有四五天才勉强斜着下了一根护套线装了个插座,也没用穿线管(我根本不知道应该放穿线管)。因为沟太浅了,直到现在墙面上还有一条淡淡的斜印。

那时候我二十多岁,还不知道礼义廉耻,不知道别人生活什么样,从爸爸那继承的作风就是省钱自己干,尤其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干点活算什么呢,谁干不是用手干呢?工人有手我也有,工人能干我也能干,还觉得自己挺能耐。

现在我没那个劲了,没那个境界也没那个冲劲了。

如果我们还在一起,再需要干这样的活,估计她在心理上压力也很大。作为高学历的白领,同学都已经是某工某总高收入,而自己还需要干粗活,也挺难受的吧。她在大城市,和有能耐有出息有前途的人在一起,幸福感能挺高的吧。跟我在一起的日子,得算是把人生糟蹋了好几年,而且是最好的那几年,可是我也没什么办法。有时我努力地进入一个冥想的状态,企图能在大脑里与过去的自己建立联系,以改变过去,但我一次都没能成功。。。。哈哈,虽然我也没抱什么希望,但是我总觉得这个事能成,就是差一个点,一个飘忽不定又呼之若出的点,把我急的呀,心都痒痒。

在干活和生活这些事上,小张的境界真是太高了,我无比地敬佩,她从不羡慕别人,能力有限要求不高,自己往好了做,能干啥干啥,不以干活为耻,只以成就感为荣;不以价值为纲,一切事和物都像她的玩具和乐趣。我认识的所有人里,她的境界确实是最高的。有时我发觉自己有消极悲观或者急躁不安的情绪时,我就想,淡定点,向小张学习,像小张一样平静和简单。

 

收拾了半个月,房子交还给学校了,除了卫生间里扔了一堆刷单来的像砂子一样的假洗衣粉,屋里连个方便袋都没剩,也算我这些天的成就,不过店都干黄了,这点小成就实在抵不过挫败啊。

虽然被迫出局,但我对辽工的感情是很深的,毕竟那么长时间我也是辽工大教职工家属,我每天都去等她下班,我们一起吃食堂或者在门口买盒饭,一起走在校园里;我又在这里做了几年小生意,看过那么多同学到这来,学习知识,又离开,看过那么多恋人悲欢离合(虽然在我看来其实感情都很浅)。

真的挺不甘心的,我争取机会再回来吧。

评论(0) 浏览(272)

猫妈妈

2021-1-8 liukai82

QQ图片20210127113305.jpg

 说正经的,我觉得猫一定是把我当妈妈了。

我爱人捡猫的时候,猫还很小,也就个把月的样子,有一只眼是瞎的,身上起了猫癣,毛掉得一块一块的。

它可能是个天生的侠客,像阿飞一样,从小就浪迹天涯。

写下这句话,我忽然想起有一次我随口说,阿飞是谁的孩子?她随口接,沈浪和白飞飞。

古龙我看的不太多,但是一般也都看过,我知道她说的是《武林外史》中的人物,但我不知道这个人物关系。后来我看过别人对古龙小说人物关系的分析,阿飞确实应该是沈浪和白飞飞的孩子。

说不好是见识还是知识,不管是学习还是扯淡,她知道的东西很多,这个点真的很迷人。

我又仔细想了想,她真的很迷人,她就像个多面手,不管是性格还是表情,内在还是外在,不管你的点在哪,她就能打到你的点上,而且毫不刻意,浑然天成。


猫看起来真挺恶心的,家里有个狗就够祸害人了,我不愿意再整个猫,我说喂喂得了,可我爱人买了不少猫用品,还带它治病,我看这都花不少钱了,别白花了,养着吧。

再说我确实在家说了不算。


半年多过去了,我成的稀罕这个猫了,程度甚至都超过喜欢狗。

其实吧,它俩我都挺喜欢的,但是狗实在是太闹太活跃了,我真怀疑这个狗是一只精神病狗。而猫,一点不夸张,安静得跟死了一样。。。。

猫整天一动不动地趴在沙发上,趴在枕头上,趴在地板上,趴在楼梯上。。。。但是猫跟我特别好,只要我半躺半坐在沙发上,它就会过来以原地踏步的方式踩我的肚子,等踩够了,就顺着肚子往上爬,它想用嘴拱我的嘴,这就有点过分了,我就得在肚子上把它按住了,它也老实,不让动就不动,就趴着。

我上网查它为什么会做出原地踏步的动作,比较多的答案是,这个动作叫踩奶,猫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是在想念猫妈妈。我认为这个观点完全是人类对这个莫名其妙的动作的意义的盲目赋值,我不是说没有这个可能,而是认为这个观点实在毫无根据。在人和动物身上,有些规律是能够根据现象得到总结的,有些现象是很难解释的,能够看出的应该叫意图,看不出来的应该叫思想,我是这么认为的。思想是无法目测的。

我睡午觉的时候,猫也会上床凑过来拱我,我被迫只能蒙头大睡。它隔着被子在我脑袋上拱来拱去踩来踩去,折腾一会就趴在枕头上跟我一起睡觉了,有时不知道什么时候甚至会挤进来跟我一被窝。。。。

就这样吧,猫真的太招人喜欢了,我稀罕它都感觉难以描述和表达了,就不写了。

评论(0) 浏览(287)

 载入天数...载入时分秒...
Powered by em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