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距离2019年07月16空间到期 还有147天

2018,再也不见

2018-12-31 hello

眼泪和笑容伴我度过了2018最后一天。

回家吃饭,看着渐渐老去的父母,心里感觉酸酸的。妈妈的腿早已不及年轻时的轻便,但还张罗着做我爱吃的饭菜。爸爸自从前年生病之后头发白了很多,早已不是我心中那个挺拔帅气的老爸,但还是不忘了唠唠叨叨的给我普及一些生活必备常识,即便那绝对是大多数人,特别是女生听不懂且不感兴趣的事情。看着他们忙忙碌碌,时不时的还会拌嘴,心里有喜悦也有心酸,这才是生活。他们没有给我过多的财富,没有给我比别人优越的生活,但是他们给了我独立的性格,教会我坚强,给我自由,让我掌握自己的人生,即便我很不争气,他们仍然是最爱我,最支持我的,看着他们老去我很心酸。

1994年,我12岁,我的本命年,那一年我失去了我最爱的人——我的奶奶,我的世界是崩溃的。

2006年,我24岁,我的本命年,那一年我上班了,我做了第一次改变我未来人生道路的选择,悔恨至今。

2018年,我36岁,也是我的本命年,这一年,我失去了四位至亲的人,让我体会了原来生离死别是这样的恐惧。

这一年,我有了自己的家,有了自己的生活,虽然孤单,但是很自在,懂得支撑一个家的艰辛。

这一年,我经历了最多的感情的波澜,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我想应该是迷失,在我被贴上种种标签之后,我迷失了自己的方向,就像走进了一个找不到出口的迷宫。我变得妥协、懦弱、没有方向,我似乎都能看到下一次受伤之后自己默默舔伤口的样子,我不要下一次。我流了太多的眼泪,应该有之前几十年的总和了,甚至更多。

今天清晨,我拉开窗帘,一缕明媚而温柔的阳光照在我的脸上,唤醒了沉睡的我。那个莽撞而不顾一切的我呢?去哪了?我从不应该是现在这个瞻前顾后的样子,这压根就不是我的人设。

按照中国人的习俗,十二年是人生的一个小的轮回,当我明早睁开眼睛再次看到曙光的时候,我又结束了这样的一个轮回,迎接一个新的开始。

对不起,我要做回我自己了,管它是友情、暧昧还是爱情,管它像不像搞对象,我不在乎,我要做我想做的事,说我想说的话,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这才是我原本的样子,我本就是有刺的,我不要用那些高尚的标签来为难自己,生命本就短暂,我要开开心心。

趁年华还在,趁笑容仍美,趁时光还明媚,去做一个更好的自己,2018,再也不见!

 

评论(0) 浏览(64)

请喝一杯水

2018-12-22 hello

当你看到下面这段话的时候,说明此刻你至少有两分钟是空闲的。

那么我保证你用一分钟看完这段话,然后请用另外的一分钟找个杯子,喝口水吧。

渴了要喝水,不渴也要喝水,渴了才喝就缺水了。

多喝水,不长皱纹皮肤光泽,美容养颜排毒利尿,青春靓丽活泼可爱。

多喝水,把好吃的变成双份,加量不加价,把难吃的稀释成半分,减轻负担。

一切饮料都不可以替代白开水,都说相濡以沫,可是从来没听过相濡以饮料,相濡以雪糕......

每当看到这段话就算是我的一个提醒,听话,去喝一点水吧。

 

评论(2) 浏览(97)

一年又一年

2018-12-18 hello

12月18日,又一年啦,又错过了一次一起庆祝的机会。这次好接近,可是都忘啦,我该不会是被传染的健忘了吧?立刻去吃两个核桃补一补。 

这一年,分分合合,聚聚散散,还是那句话,我们磕磕绊绊走到了今天。那一壶老酒,不诉清风,不与明月,只为旧人归。如果时光不老,我们不散,就总还会有赶上的时候,对吗?

评论(1) 浏览(94)

电脑坏了

2018-12-15 hello

我的电脑坏啦。

我从没想过电脑坏了是什么样子。

我有过三台电脑,第一台是我高中毕业那年暑假买的,我现在还清楚的记得花了5300块钱,应该算是我妈独资,但是我爸我们两个一块用。刚搬回来那天,我看见它真是有一种不灵不灵的闪光感。不久我就上学了,也不在家,所以主要还是我爸在用。

那些年电脑更新换代很快,我大学毕业那年,它明显已经跟不上科技发展的脚步,于是我们决定换掉它。新电脑很快买来了,显示器也换成了更轻薄的液晶屏。家里地方很小,大脑袋的显示器实在占地方,我就和我爸抱着显示器去电子市场准备卖掉它。到了一楼,我们一问价格60,太便宜了吧,当初买的时候也是挺高端个产品,我们都没舍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们把它抱到了二楼,一问,50。艾玛,卖了吧,真不值得再搬下去了。于是,想当初两千来块钱的“高端”显示器,就以50块钱的身价处理掉了。

我现在知道的一切与硬件、系统有关的知识,几乎全部来自于我的第一台电脑。我用它学会了繁琐的用DOS装系统,虽然现在装系统变得很便捷而且快速,但是我已经不太会,也不太愿意装系统了。想当年装系统是一个职业,很多装系统的小广告,上门安装,每次50。为了省下50块钱,我走上了自学成才的道路,在以后的岁月里,我曾经一度为我省下的装系统的钱而骄傲,直到装系统这个职业消失。我也通过它第一次知道上网是怎么回事,拨号、包月,直到现在的宽带、光纤。另外,我的大学同学们,有多少人期末考试顺利通过是有它的一半功劳呢。

第二台电脑有很长一段时间是与第一台并存的。毕业之后因为工作需要,我要长期使用电脑,我爸那时候又是个电脑控,于是一台电脑已经明显不够用了。它身价几何我已经一点印象没有了,不过这是我和我妈合资的。我妈是这个家里最伟大的人,她从不用电脑,坐在电脑跟前她就说头疼,可是每次她都是大股东,哈哈。

新电脑很带劲,还装了刻录机,虽然没啥大用,但那个时候很流行。我很爱看动漫,那时候没事我就用光驱看动漫,最后有一天,光驱坏了,我爸说是我看动画片看的太多了,把光驱看坏了。那是我第一次把电脑的零部件弄坏,之后我再没用光驱看过电影和动画。

六七年之后,电脑太老了,我也有了些积蓄,于是,第三台电脑,也就是现在坏的这个,顺理成章的走进了我的生活。昨天我看内存上的标签,它是2013年11月装的,有五年啦。这台电脑是我独资的,可是这时候我已经并不太关注配置的好坏,它只是我工作,或者说是赚钱的一个工具而已。因为这个时期智能手机出现了,并开始慢慢取代电脑的统治地位。平常我不工作或者不学习的时候,我回家几乎就不开电脑。

去年,我搬家,我爸说给我买个显示器,说我的显示器有点小了,我拒绝了。显示器大小我都能用,不是我的必须品,我需要的是一个电脑桌,给我电脑一个家,后来显示器就被我折现变成了现在的电脑桌。虽然显示器看起来不那么光纤,但据说我的电脑配置还挺好的。

今天,电脑已经开不开机两天了,而我却无能为力。真正失去的时候才会知道它的重要,越是没有,就越想用,越有用、越需要,就越不能用。可能这是对我不知道珍惜它的惩罚,我保证,如果它能起死回生,我一定好好疼它,爱它,珍惜它......

评论(0) 浏览(114)

我的小幸福

2018-12-12 hello

前些天一个爱学习的人跟我说,他的博士论文通过了,他觉得好开心。这可能是一种得偿所愿的幸福吧,然而,我并没有这经历,很难感同身受,只是礼貌的说一声恭喜。

早晨在公交站等车,看着公交车在很遥远的地方缓缓的开过来,就浮想联翩。

世界这么大,几十年或者几年、几天前,还相距甚远的陌生人,也许就会在一个这样的早晨有了交集,相遇、相识、相知,甚至相爱或成为仇人,发生很多的故事。不管是好是坏,能成为别人的回忆,也是个挺幸福的事呀,不知道谁的回忆里会有我呢。

我是个幸福指数超低的人,常常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或者小心愿得到满足,我都会觉得很幸福。

小时候,我觉得幸福就是跟奶奶一起快乐的生活下去。

大概在我五岁左右的一年冬天,我家还住着平房,地中间生着大火炉。大概是那个时候吧,因为再早我应该记不住,再晚就搬家了。总觉得小时候的冬天很冷,而且比现在爱下雪。那天夜里快睡觉的时候,奶奶一边铺褥子一边跟我说,你把炉圈盖上,然后就上炕睡觉啦。事实证明我现在的傻,应该是先天的。我二话没说上手就去拿滚烫的炉圈,瞬间,哇的一声就哭啦,眼睛透过泪水看着手指头上一个大水泡忽忽悠悠的就起来了,哭的更厉害啦。这一声确实把奶奶吓了一跳,赶紧过来看情况,哭笑不得。之后,我抱着受伤的手指,被塞进了被窝,一边哭一边吹。不一会儿,奶奶很神奇的给我变出来几颗山楂,好开心。再之后,就变成,一边抱着手指,一边吃山楂,脸上还挂着眼泪。这件事过去了三十年,但我始终记着那几颗山楂的味道,记着那种幸福的感觉,就算现在想起来都会觉得美好。

长大了,我觉得幸福就是不用考试,还有人一块玩。

但凡有得选,我觉得没人会愿意学习、考试这种吧,起码我不愿意。在别人都钻着牛角尖刻苦学习的时候,我往往是那个心不在焉的。刚上高中的时候,我们的班主任是一个男老师,据说是一个狠角色,训一个哭一个。有一天上晚自习,大家都在认真学习,我津津有味的听着我后面的男同学给我介绍如何科学饲养乌龟。听得好来劲,我正要开始跟他介绍我家有一个我都能躺进去的大鱼缸的时候,班主任老师出现在了窗口,于是我的晚自习就在他的办公室度过了。当我笑嘻嘻的回到教室的时候,同学们都看着我,我嘿嘿一笑,第二天早上,一篇形神兼备的一万字的检讨书就出现在老师的办公桌上啦,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写检讨书,那真是写的感人至深,于是老师很快原谅了我。后来这位老师去了深圳,临走之前还语重心长的告诉我要学文科,说我不适合学理科,可是我没听他的话。那时候我真是调皮,我是英语课代表,我可以帮老师讲课,帮老师批作业,可以喜欢老师喜欢的不要不要的,也可以不喜欢新来的老师,带头弹劾她。在操场上带着大家喊语文老师的名字,被逮个正着。我怎么就那么倒霉呢,满操场得有几千人,就能让我被抓个现形。上课和同学吹泡泡、在教室里养小鸡仔、吱吱哇哇抓老鼠,就是变着法的玩,现在想想,好像没有几个女生是这样过来的,呵呵,有点影响淑女形象。不过老师和同学对我是真的好,毕业的时候,当我第一次遇到挫折的时候,在那个通讯不怎么发达的年月,我家电话被打成了热线,一个星期收到五十多封信,几乎是每人了,那些我一直留着,直到去年我搬家。虽然现在大家都各忙各的,也不怎么联系了,不过那份情还在。有伙伴的日子真幸福,始终是我难忘的。

大学之后,我开始收敛,就像换了个人,用我妈的话,说好听点就是懂事啦。

现在我已经工作十几年了,长大了似乎心也大了,而我却好像还是那个爱满足的人,所以心里空着的地方就变多了,总是空落落的,觉得幸福来之不易。我现在也有一些小伙伴啊,不过能陪我玩的,也就半个吧。

今年以前,我感觉自己似乎把所有东西都能看的很淡,而现在我却不敢这样说,也会有牵挂。不过,我还会时不常的寻觅一些小满足,感受一下小幸福,比如说,当看到这里的时候,你拿起手机给我发个大红包,我就会觉得超级幸福啦!

评论(0) 浏览(138)

三观不同的人不要在一起

2018-12-6 liukai82

已经在一起了,就用一颗足够宽容的心去包容,用一颗足够忍耐的心去容忍,用一颗足够仁爱的心去缓和吧,切忌针锋相对,千万回避锋芒,感情太脆弱,一戳就破了,逞一时痛快,伤了它的同时也伤了心。——hello

本来想写下自己的不痛快,算了。——liukai82

尽在不言中吧。——hello

评论(0) 浏览(133)

装系统

2018-12-2 liukai82

时间就像流水一样,连绵不断,发生在时间里的那些事也一样。每次我想起一件事的时候,都会瞻前顾后地想起好多东西,以至于不管从哪里猛砍两刀算是这件事的起点和终点,我都觉得意犹未尽。

从何说起呢?

从我初中第一次玩红警的时候把关开显示器当成重启电脑?

从我大学时在网吧打俄罗斯方块?

从我们租房可以开始在家上网?

从我学会用原版光盘装xp?

从她离开我把电脑带走?

从我自己买了一台新电脑?

从她跟我说想回家我去接她?

之后的某一天,我做了包皮手术。。。。

手术两三天以后吧,就带着受伤的小JJ回家住了。

成了伤残人士,不能出门,我每天都在家上网,那时候我用的是单身期间自己买的新电脑。

那个新电脑现在看扔大道上都没人要,但是当年那也是5000来块钱啊。

买新电脑的时候系统是xp的,装机人员给我装了ghost还原系统并做好了备份,如果出了问题恢复备份即可。

但是备份毕竟一年用不了几回,而时时在电脑里占着硬盘,我天天在家上网难免会闲饥难忍,于是,我把备份删除了,并且对ghost系统心生不满,决定自己装个原版的。

那时候用盗版光盘和ghost系统装xp系统对我来说都已经是小菜一碟,我稍作准备就带着受伤的小JJ动手了。

打小我妈告诉我,看花容易绣花难,我都给当耳旁风了。

各种熟悉的界面过后,电脑开不开机,我反复试,都不行。

我傻眼了!

当时家里有两台电脑,我开始用另一台电脑学习理论知识然后给这个新电脑治病。

我用理论知识武装了自己的精神以后,发现问题出在这个新电脑用的是串口硬盘,但串口硬盘现阶段还不算普及,盗版xp和ghost预装系统对串口硬盘支持都很差,导致系统识别不到硬盘,我需要带串口硬盘驱动的系统盘来装系统。

那时刻录机还挺贵的,我们的电脑上没有刻录机,想要刻盘只能去学校院里的打印社,于是有时我女朋友带着拷贝好系统的U盘去帮我刻盘,有时我自己拖着受伤的小JJ挪蹭到打印社刻盘,回来再试,不行,再下载一个,再去,回来再试,再不行,再下载,再去。。。。

大六楼的,我都已经那样了,就活活在这个事上较劲,也真是个劲。

折腾了十来次。。。。最后也没行。。。。

三天之后,我带着受伤的小JJ和电脑,她带着我,拖家带口拐拐拉拉地打车去电子市场,人家给弄好了。。。。

她就乐,用怜悯的眼神和表情看着我,说姜小折带着受伤的小弟弟在行动。

哈哈哈哈,直到我现在老了,多年以来,我一直爱瞎折腾,企图自己攒个电脑给空调加个氟钉个小板凳什么的。因为缺少专业知识,动手能力又差,性格又眼高手低,成功的时候很少,多数时候都是把脑血栓治成植物人再掐死这种操作,一般倒是不花什么钱,就是搭点时间研究和操作,有时候觉得搭这个时间不如看会电视睡会觉,有时候觉得还挺好玩的。

评论(0) 浏览(162)

 载入天数...载入时分秒...
Powered by em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