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距离2018年12月18域名到期 还有31天

秋天来了

2018-11-6 liukai82

今天在单位楼下抽烟,看见满地的落叶。

啊,秋天来了,树叶黄了。

哈哈,啊完我就觉得我精神了。

我小的时候孩子们有个秋天的游戏,就是拿杨树叶的梗互相拉,看谁能把谁拉断了,断的就算输了,没断的算是赢了。

这个游戏好像各地都有,但是名字不一样,我们那叫“壳码头”(音译),锦州这叫“拔梗”,以下以“壳码头”为准。

显而易见,“壳码头”输赢取决于你捡的这个杨树叶的梗——也就是“码头”——粗不粗,结不结实。

所以,不上课的时候,在我的小学——拜泉县文化小学校——的后园子里。

额,还得先介绍一下我们学校的后园子。

那是挺大的一块地,我觉得应该有四五千平方米,整块地被潜规则地分割成若干区域,学校的所有老师或者是某些老师,各自拥有一块区域,地里种菜或一些小作物,以供同学们在课余时间亲近自然,认识蔬菜,以免四化接班人们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同学们勤完四体分完五谷之后,老师们就有菜吃了。

我忽然想到,我们和老师,到底谁是园丁?

菜地的四周是一圈杨树,菜地罢园以后,杨树的叶子也该落了。

不上课的时候,在我们学校的后园子里,都是捡“码头”的小孩,眼睛睁的大大的,眨都不眨地搜索每一片大树叶,因为通常大树叶后边带的“码头”也又粗又长。当然有滥竽充数的,挺大个叶子,梗特别短,根本没法壳,让小孩特别失望。星爷说吃一样米养百样人,骗子哪都有,人这样,树叶也这样。

后园子有那么多树,每棵树有那么多叶子,都不够我们这帮小孩捡的,到后来,几乎每一片大点的叶子,都会被好几个小孩同时看到,好几个小孩同时奔过去,那就看谁跑的快了。

以我的速度,我从来都不跑,我主动弃权了。

“壳码头”的比试,除了“码头”本身素质好,还有个增强“码头”抗折抗拉抗弯性能的办法,这个办法很魔性,几近巫术。

把“码头”从树叶上揪下来以后,放鞋窠里捂着,最好别穿袜子,让脚汗浸透“码头”,让“码头”接受脚丫的蹂躏。。。。

我现在想想,我们大概是企图通过这种方式,施加给“码头”一个预应力,以便让它的“三抗”能力提高,这应该是一个唯物主义科学原理。

还有一个唯心主义想法是我后来才懂的: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把“码头”从鞋窠里拿出来以后,它曾没曾益其所不能我不知道,但是肯定是增了一股脚丫味,而且变成了深褐色。

不过因为大家的“码头”都是带脚丫味的,所以彼此之间并无嫌弃,在彼此的脚丫味中比试,其乐融融。

评论(1) 浏览(64)

捡钱

2018-11-5 liukai82

前天晚上我上大福源了。

大福源的手推车大概在两三年前改进了,以前是随便用的,现在是用车的时候得塞里一块钱,想把一块钱拿回来就必须把车送回队伍里。

我用完手推车以后把它送回到队伍里,不远的地方有个车,就散放在门口的广场上,我以为推那个车的人忘了把车送回来,那样的话手推车的扶手里就应该有一块钱硬币,我想把车送回队伍里,然后捡这一块钱。

我高高兴兴滴往那个车奔过去。我爱人说,你干啥去?我说,那个车没还,我能捡一块钱。我爱人说,那里边肯定没有钱。我说,不可能。

它还真就可能了。

没钱,我也把车给推回来塞进队伍里了。

我说,这咋能没钱呢,他是怎么把钱拿出来的呢?

我爱人说,它这个手推车锁用别针啥的一捅就开,总有不用钱推车的。

我非常失望。

 

哈工大二校区西门往西走是海河路,走到第二个路口,右前方有个沃尔玛超市,2003年的时候,它还没和国际接轨,那时候它叫好又多超市。

不管是中国的还是世界的,我觉得好又多听起来更温暖。

好又多进门向右转上电梯,电梯下方是储物箱,大概有几百个吧。

好又多的储物箱上有个投币器,想用好又多的储物箱,得投一块钱进去,要不钥匙拔不下来,等到用完了插回钥匙,那一块钱又能退到投币器的槽盒里拿回来。

这个机制的本意我觉得应该是为了防止储物箱丢钥匙。

我和我的女朋友经常去好又多溜达,有一次使用储物箱的时候发现有人忘了拿走一块钱。

我们捡了一块钱,很开心。

之后我们每次去好又多,进门先去储物箱那里看一遍,出门的时候再去储物箱那里看一遍。

储物箱一共有三排,一排靠墙的,两排背靠背。

每次我俩都讲好,你看这排,我看那排,两个人分区捡钱。

不过我性格狭隘,她检查完的我总是不放心,我都去再检查一遍,怕她漏下这一大笔横财甚至几大笔横财。

我们经常有收获,最多的一次捡了四块钱,超开心。

因为有人想使用储物箱又没有零钱,所以超市在储物箱附近安排了一个员工专门给人换零钱。

我俩认为那个人肯定天天不少捡,这个工作真好。。。。

后来我们离开哈尔滨,就再没去过了。

2009年我回哈尔滨,去好又多,又捡了一块钱。

再后来我回去的时候,好又多改成了沃尔玛,储物箱换成了用电子小票扫码的,就不能捡钱了。

IMG_0677_副本.jpg

 

评论(2) 浏览(84)

剃头有感

2018-11-1 liukai82

少年鬓首生白发,佳人何处卸红妆。

评论(0) 浏览(103)

酒罢问君三语

2018-11-1 liukai82

金庸前天去世了,我很悲痛啊。

我从初中开始,一直都在看金庸,每次看,都在相同和不同的章节段落感动。

我很喜欢金庸的作品,喜欢那些恩怨情仇,尤其是情,都特别长特别长。

我也有不喜欢的地方,就是有好多误会太牵强了,像江南七怪与黄药师之间,乔峰与段正淳之间,杨过与小龙女之间,之类之类的,一言不合就开撕,这不太符合实际,毕竟多数人都长嘴了,吕叔湘都说嘴不光能吃饭还能说话。

“酒罢问君三语是《天龙八部第四十六章的故事,讲梦姑西夏公主为了寻找梦郎虚竹,向前来求亲的人们问了三个问题。

一生之中什么地方最快乐逍遥?

生平最爱的人叫什么名字?

最爱之人的相貌如何?

我觉得这三个问题,我们也应该好好问问自己。

就算没和那个生平最爱的人在一起。

评论(0) 浏览(98)

第一次网上购物

2018-10-30 liukai82

2001年,我上大一的时候,特别喜欢听收音机。

有一次我在杂志封底的广告上,看到德生有个新款的收音机,上面有屏幕和键盘,看起来不仅很漂亮,而且很先进。

我上网仔细研究了这款收音机,这是个数字调频收音机,可以直接输入频率,令接收频率准确无误,调频技术能让它接收能力强劲,我是这么理解的。

而且它还有定时开关机等功能,当时在我的见识里,那都闻所未闻。

我被它迷上了。

收音机是三百多块钱,我一个月生活费是五百块钱。

我攒了一两个月的生活费,又跟同学临时借了一点。

那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淘宝支付宝什么的啊,我就按照德生厂家的地址去邮局汇款过去了,连人家有没有收信的人和邮寄发货的业务我都没想过。

我更没想过人家给我发货还需要邮费寄给我。

反正网站上标价是328块钱,我就给厂家汇款328块钱,备注写我买那款收音机。

我是不是傻,是不是傻,是不是傻。。。。

 

收音机真是快被淘汰了,前几年出租车司机还听听交通台,现在导航多媒体便宜的要命,再破的出租车都安个导航,屏幕都快赶上小时候家里电视大了,手机流量多的要命,相声小品魔术杂技想听什么都有,高德地图不仅能告诉你走哪条路,还能告诉你哪堵车。。。。

德生作为收音机大户,客户估计就剩下铁杆爱好者跟学生考听力了。

 

但是德生是个正经单位,就我当年这么石沉大海的汇款购买行为,过了几个星期,人家还真把收音机寄给我了,没提邮费的事。

也可能是德生觉得傻子太多,328默认包邮价。

 

这就是我第一次上网买东西的经历,那个收音机我一直用到2007年,调音电阻坏了,我放在单位对付听,后来单位调动,搬家时我忘了带收音机,收音机丢了。

如果它有思想的话,也没准它认为是听收音机那个人丢了。

 

汇完款等收音机的那几个星期,特别漫长,我从盼望期待,到自责大意,到后来我都不抱希望了,价值将近一个月生活费的收音机突如其来,想起我去邮局拿到它的那一刻,中个五百万也就那样吧?

 

上班以后就开始上淘宝,到现在对我来说淘宝和京东几乎完全代替了商场和街道,这就没意思不用提了。

 

评论(0) 浏览(114)

风雨之家

2018-10-30 liukai82

我在萌丽小区租房子的时候,有一天傍晚狂风暴雨。

那个房子阳台是老式单层钢窗,一股大风,关着的钢窗玻璃被活活吹碎了。

就算是六楼,是顶楼,这风也太大了。

狂风卷积着暴雨呼呼滴往屋里刮。

多年以后我去过深圳,才知道人家的阳台是没有玻璃的,风雨由它去。

我俩也没啥能遮风挡雨的啊,急中生智,我们把大福源的大塑料袋剪开,变成一张塑料布,用窗框掩在窗户上。

就这么个操作下来,我俩就在窗前从头湿到脚。

我们好聪明,效果好极了。

过了几天,也住萌丽小区的单位保管员杨大姐之杨姐夫帮忙拉了一块玻璃给换上了,大福源塑料袋就此下岗。

那天真是好大的风雨,我们在风雨中作伴。

评论(1) 浏览(112)

写信

2018-10-26 liukai82

2018年10月,我因挂靠证书去广州开项目交底会。

开会时,我作为工程项目经理,是连个屁都不用放的,只要人去了就行了,我只知道是个住宅小区的活,有几栋楼都不知道。

即使是这样,我也随手在家找了个小本子带着,以便在开会时装模作样滴记点什么。

开会时我翻开小本本,这是我高中到大学时期的一个电话号码本。

看着小本里记的电话号码,有亲属,有同学,有朋友。。。。百分之二十现在还有联系,百分之六十已经没有联系,还有百分之二十,我想不起来是谁,我这记性完完的了。。。。

小本的封皮里夹着不知道从哪里撕下来的一张笔记纸,上边是好多年前我们通信的时候她给我写的地址。

我好多年没写过信了,也没收过信,除了快递,能算是信件的只有银行信用卡账单了。。。。

这个时代,写信这个行为可能也不多了,短信也不多了,邮件也不多了,最多的大概就是微信了。

我每天看到的都是宋体字,看电子书,看规范,看电影字幕。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我们再也不会盼着收到信,写下见字如面,一边措辞,一边思念。

我想不起来她是什么场景什么动作从哪里撕下来这张笔记纸给我写她的地址,那肯定是我们刚认识的时候。

后来我们写过很多信。

现在我一点都想不起来我们的信里写什么,我想大概是彼此的思念,和身边的一些小事吧。

到锦州来的时候,我们把那些信都带来了,放在床下的箱子里。

分开以后,我妈来锦州住过一阵,有天在家里把我们的信都扔了,我也不知道,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过了十天半月的,没法挽回了。

很心疼啊,但是也没有办法啊,我能说啥呢。。。。再说说啥也没用了。

这几年我不知道她在哪,我再也没有她的地址了,不知道她字体有没有变化。

IMG_20181024_155820_副本.jpg

 

评论(0) 浏览(130)

武侠里的爱情

2018-10-24 liukai82

我从小开始看武侠小说,以前什么武侠都看,也什么小说都看,我记得在我初高中时代,就看过几本比武侠更猛的小说,放到现在就应该是玄幻或者仙侠的范畴,那时候还没有玄幻或者仙侠这些概念。

我都已经快四十岁了,现在我还愿意看武侠小说,不过不看那么多了,不仅是武侠小说,其它书或者电影电视也基本不看新的了,因为觉得看新的好累,反正我记性不好,看看老的对我来说也是半老半新,这样的好处是,知道内容看完不失望,而且看的时候不用紧盯着那么累,看一半睡着了也无所谓。

武侠小说里我最喜欢金庸,金庸的小说我都看过几十次。昨天我一边坐飞机一边看天龙八部,我忽然觉得,我们现在的世界,男女之间的感情要比武侠时代差太多,武侠小说里的感情,没有现实世界这么功利的,也要浓厚热烈的多,就算是段正淳这样风流的,也能感受到他对每个女人都挺真心实意的。

在一起的主角们自带光环,就不说了,那些没在一起的,郭靖和华筝,令狐冲和岳灵珊,万芳和狄云……甚至那些配角,李莫愁和陆展元,周伯通和瑛姑,夏雪宜和何红药……他们有的并没有钱,也算不上长得好看或者聪明才智,武功和主角们更是没法比,但是他们的感情也是那么深厚纠缠至死不休,虽然有爱有恨有恩有怨,但都在意,没人把感情当成无所谓,就连杨康这个坏蛋,对穆念慈也情深款款。

千百年后的今天,人与人之间的感情,都不当回事了,为钱,为貌,为性,为无聊,聚散都不放在心上,感情无足轻重,跟武侠时代相比,我们的感情显得特别低贱,低贱了别人,也低贱了自己。

评论(0) 浏览(107)

43次见面

2018-10-7 liukai82

小张的记性真是神了。

都已经没法形容了。

小张能说出和我见过43次面,每次都是因为啥,什么场景场面过程。

而且这43次见面,跨越大概六七年吧。

就算我俩再好,我认为她也不至于从初次见面就回家拿小本记上吧?

如果说是我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我觉得不可能,我太平凡了。

要说就靠正常记忆,这简直是特异功能级别的。

这个级别的我就听说过一个,就是黄药师的妻子,黄蓉的妈妈,冯蘅,有过目不忘的才能。

小张真是太夸张了,我都不知道说什么,感觉就像科幻片。

评论(0) 浏览(163)

摩托

2018-9-12 liukai82

我刚才成功滴自己修摩托了。

三天前,摩托打不着火了,踹也不行,而且这个季节也不适合踹,鞋太薄,几脚下去脚心都疼。

我现在的摩托挺好的,一个小踏板,是专卖店买的雅马哈巧格,将近八千块钱,上牌又办驾驶证下来,快一万了,这个档次对我来说就很好很好了,而且性能啥的确实比两三千块钱那种杂牌子的好得多。

巧格是我的第二台摩托,之前是个山寨杂牌子二手踏板摩托车,2006年左右从我们工地放线的大哥手里买的。

杂牌摩托车以前我骑个二手自行车,锦州这地方上岗下坡的多,两个人骑一个自行车挺累的,我俩就想买个摩托溜溜就方便多啦。

那时候我还在施工单位上班,在锦州港干十万罐,梁哥是我们工地放线的,家中兄妹三人,他是老大,他的摩托是他弟弟给他的,他想换个骑式的,就把这个卖给我了,好像是一千二百块钱。

然后我那天就从锦州港骑回来了,行程大概四五十公里,先到我们四公司的办公室,我们同事说我的摩托车有点问题,烧机油,从锦州港这么远骑回来半路没拉缸算是佛祖保佑,我丝毫没在乎,骑着摩托就快乐地回家了,到楼下打电话给女朋友,她下楼,我俩开开心心的骑摩托去二零五医院对面许记面馆吃面条,许记面馆在205那的时候挺好吃的,也不太贵,后来搬到古塔烟草旁边开了个大店,越干越回陷,又贵又难吃。

杂牌的二手摩托质量不咋地,烧机油,时不常的我还得补点机油,骑起来后面一路狼烟,像哪吒下凡,经常打不着火,经过一个冬天以后,开春的时候路上都是雪水,我发现我右脚鞋底都已经漏水了,才知道一冬天踹摩托,鞋底都踹漏了。

这个杂牌二手摩托车骑到2008年,我们分开以前它被修了最后一次。

那次的毛病是车架子折了。。。。

那天我俩骑摩托从工学院东门出来,那地方路特别不好,摩托车一颠,就觉得摩托车塌腰了,找修理部一看,车架开焊了。。。。

在华光转盘西边一个水电焊部,花了三十块钱焊上,又能骑。

从这有一块儿我失忆了,我说不好卖掉这个杂牌二手摩托车是我们分开以前还是分开以后。

其实我觉得是,分开以后。

但是如果是分开以后,我们分开的那天,我们是怎么去的火车站呢,我们为什么没骑摩托车呢?肯定没骑摩托,因为我记得很清楚我是从火车站哭着走回来的,我还坐在北湖公园旁边哭了一会呢,我记得特别清楚。

就算是分开以后吧。

这个车架子,又折了。

于是我放弃修理了,打算去卖了,事先问了修理部的收购价格,就是个废铁价。

那天我推着这个车架折了的杂牌二手摩托车,始发锦炼新村,途径汉口街、北安路、士英街,终到敬三小学南边的修理部,把摩托车卖了。

那时候赵宏和他媳妇在北安路与士英街交叉口辽工招待所楼下的门市开了个小店,卖他们在夜市剩下的陈年过时运动服,多数都是女款,还有一些女生的裤衩胸罩什么的。赵宏不太卖,主要是他媳妇卖,赵宏的主要工作是骑摩托车拉脚,不爱干时就去店里睡觉。

我推着杂牌二手摩托车走到这,实在是走不动了,就去赵宏那里坐一下,他一听我要卖摩托车,问,车里还有油吗?我说,可能能有点,你找个邦克放出来吧。他说,啥?我说,你找个邦克把油放出来。他说,找啥?我才知道,他们不知道把塑料桶叫邦克。

我把杂牌二手摩托车推到修理部,换了230块钱,此生再未相见。

同年9月14日早上八点多,我住在锦炼新村的小房子,爸妈也在我这,我们都听到一声爆炸,事后知道,我和她曾经租过房子的萌丽小区有一栋楼煤气管道爆炸了。

爆炸那个楼就是我们租房北边邻楼,附近的几栋楼玻璃全都稀碎,当年杨姐夫为我们换的那块玻璃也未能幸免。

就在那天,我买了一辆捷安特牌电动车,那天是当年的中秋节。

2012年5月,我从葫芦岛专卖店买的现在这个雅马哈小踏板,7600块钱,比锦州专卖店便宜600块钱,还送了四桶机油能值一百多块钱,我和赵哥下午开车去的,摩托车定下来已经下午四点来钟了,他晚上还得去夜市出摊,就开车先回来了,我自己从葫芦岛往回骑摩托。

新摩托舍不得快跑,我用30迈跑回锦州,中间还歇了好几次。5月的天气,晚上还挺凉的,骑回锦州都七点半了,把我冻得啊,实在抗不住了,到八家子那把摩托扔单位坐公交回家了。

骑雅马哈六年多了,前几天打不着火,我上网买了个火花塞,自己换上了,我很有成就感。

我干啥能力都不行,所以,特别小的成功也能让我很有成就感。

我俩骑杂牌二手摩托车的时候,有天下雨,我俩在辽工土建楼北边摔了,没咋地,就是挺丢人的。

如果我好一点,跟我在一起有个小车坐坐,有点面子没那么丢人,会怎么样呢?

评论(0) 浏览(174)

朱颜记

2018-9-10 liukai82

我有一件白色棉袄,购买于2002年12月11日,或者是是12日,我记不住了,一起买的还有个浅蓝色的,算是针织衫吧,很卡通。

说起来这都过去十六七年了,那个棉袄发黄了,红色的里子也坏了。

棉袄五十块钱,蓝衣服五十块钱,两个加一起一百块钱。

那是我们第二次见面,我们就是那次确定的男女朋友关系。

第一次见面以后,我们有时在网上聊天,有时用手机发短信,那时候我没有手机,用的是王鹏的。

她说她12月11号过生日,我说我去给你过生日,她说好啊。

我去的时候穿了个黑色的棉袄,在经六街买的蓝色的贝利牌牛仔裤和翻毛皮鞋,牛仔裤和皮鞋买的时间不长,也算是为了这次见面买的。

那是我第一次去哈尔滨,虽然我家就是黑龙江的,但是在那以前,我在本省只去过齐齐哈尔和大庆。

她去接我,哎这我突然很迷茫,我失忆了,我明明是坐客车去的,怎么我记得我是从火车站出来的呢。

而且我分明是在火车站门前的地下网吧里找到的她。

到站以后,我找了个小摊打电话给她,我记得那个小摊也在火车站这一侧啊。。。。

她告诉我她在火车站门前的地下网吧,我找到她,她带我去吃人生第一次肯德基。

那顿肯德基里有个粥,我忘了啥粥了。

她带我去住学校的招待所,现在我根本想不起招待所在哪个位置。

她领我去买衣服,就是这件白色的棉袄和蓝色的针织衫。

那个晚上,在学校西门的冷饮厅里,我俩就进入了暧昧状态。。。。

我说做我女朋友吧,她说好啊。

一个长椅,我坐在外边,她靠墙坐在里边,也不知道咋呆的就变成我搂着她,她脑袋靠在我怀里,把我的新白棉袄的右侧胸前蹭上了胭脂,那一小块变成了粉红色。

回到大庆以后,一个寝室的同学问我,你俩咋样了,我指指胸前说,衣服都蹭这样了,她做我女朋友啦。

我怎么也想不起来她过生日我送她点什么没有,应该是有吧,我觉得我不至于两手空空吧。

但是我实在没印象送她什么。

后来的每一年,她都是12月11日过生日,我们在一起六年左右,好像也没正经送过什么,一般就是两个人溜达溜达商场吃顿饭什么的。

十年以后,我们都已经不在一起了,我才知道其实那天不是她的生日,不是阴历也不是阳历也不是身份证上登记的。

是她想勾搭我吗?

这是个谜,呵呵。

评论(0) 浏览(161)

QQ宠物

2018-9-10 liukai82

QQ宠物怀旧版.PNG 

我有两个QQ宠物,是两只企鹅,一只男企鹅,名叫小宝贝,一只女企鹅,名叫小心肝。

男企鹅现在102级,29920小时,折合1247天,大概三年多,女企鹅现在103级,30408小时,折合1267天,也是三年多。

不过实际我养了将近十年啦,男企鹅的生日是2009年3月11日,女企鹅的生日是2009年1月13日,他俩还在2009年4月1日结过婚,没有孩子。

2008年我们分开以后,我很无聊,就用她以前不用的QQ号养了个宠物企鹅,名叫小心肝,因为我有时叫她小心肝。

这个称呼源于一个小笑话,护士看到病人在病房喝酒,就走过去小声叮嘱说:“小心肝! ”病人微笑道:“小宝贝。”

所以我叫她小心肝的时候,她会叫我小宝贝。

过了一段时间,我觉得一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反正电脑在那开着,就用我自己不用的QQ号又养了个宠物企鹅,名叫小宝贝。

它俩就天天在电脑桌面上呆着。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这小游戏还能结婚,我就让它俩结婚了。

养企鹅挺麻烦的,要逗开心,要吃饭洗澡,要学习工作,最初我养的挺来劲,电脑24小时开着,乐此不疲,但是因为一会就需要操作一会就需要操作,否则它们不是不开心就是生病的,我又不太会弄,所以它俩连病带亡的好几次,我就充值把它们救活了继续养。

但是我得上班啊,养宠物毕竟是副业,于是我,用过外挂,买过虚拟主机,买过笔记本和无线网卡,有段时间小张还帮我养,一路养到现在。

虽然有时有些麻烦,不过养宠物和旅游啦,打游戏啦一样,就是个没事闲的找乐趣的事,它们也有很有趣的互动对话,尤其在我捅咕它们的时候。

主人,为了我的减肥大计,这次可千万不要再让我吃东西了。

我发誓,上顿饭我才吃了八成饱,不影响我减肥的,不信你摸摸我肚子看!

主人,我已经下定决心跟你过一辈子了,让我多陪陪你吧。

主人,我打工挣的钱可不可以吃牛肉干啊。

我家的浴缸好好好大,hoho~~~

主人,已经很晚了,强烈要求健康上网。

亲爱的主人,我很勤快的,我会为家里挣很多元宝。

。。。。

它们会说的很多很多,不计其数,都非常有趣。


今年6月29日,腾讯出了公告,说9月15日QQ宠物游戏下线,不再开放。

小心肝,小宝贝,我以为你们、我们会在一起很久,甚至一直到我死,你们还能在一起,没想到腾讯会这么快放弃QQ宠物,那我们就,再见吧。

补充:后来我发现腾讯还出了一个怀旧系统,就是扫码可以进入一个房间,宠物在那里。

小心肝的用户名是:XiaoXinGan,小宝贝的用户名是JiangXiaoBaoBei,密码都是六个数字加两个字母,我只是在这里记录一下,避免忘。

评论(2) 浏览(156)

 载入天数...载入时分秒...
Powered by em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