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距离2020年06月06xinaide.cn到期 还有6天

明信片上的样子

2020-5-16 liukai82

不是每个人都是朝拜者。

评论(0) 浏览(12)

海贼王

2020-5-15 liukai82

我爱人说,给儿子下载一套海贼王。

我问儿子,你咋知道海贼王?

儿子说,听同学说的,同学都看那个。

我爱人说,你儿子说,别的小朋友都看全了,他就看过六集,还跟人家聊的热闹的呢,太可怜了。


我给儿子下载了一套,九百多集。


我自己也没看过海贼王,我只知道路飞这个名字。

我和小张说起海贼王,她说她看到过六百多集。

我想,我们都是八零后,也差不了几岁,她居然还看过这玩意。

我想起小曾也曾经跟我提起过她喜欢日本的一些动漫作品,我们的年龄也差不太多。


我忽然想,这是我这个小县城长大的孩子和城市长大的孩子在环境和文化上的差异。

我以前就发现,我的见识很匮乏。我没看过圣斗士星矢和魔神坛斗士,没看过海贼王和火影忍者,对蝙蝠侠金刚狼这些超级战士出身来历知之甚少,直到大学以后我才知道古惑仔等电影是由港台一些漫画改编的,而且很多漫画从几十年前到现在一直很有热度,我还没听过评书白眉大侠,在上学以前,我几乎对明星一无所知。

在我从小学到高中的年代,我和我的同学们也接触不到这个档次的课外书或者影音资源,大家看电视都不多,就更别提vcd了。看的武侠倒是不少,因为那个时代有租书摊,租书摊上都是武侠书,很少有类似漫画或者其他书。

现在看,即使是九十年代,城市的孩子们也能有机会接触到比我们更多的东西,我的齐齐哈尔的大学同学说起星矢的故事就很熟悉,甚至有一个内蒙古的同学会滑旱冰和认识简谱,他还能看着简谱编辑带和弦的手机铃声。简谱啊,从我的眼里看出去,认识谱的人就是音乐家。。。。我从小上过的所有音乐课,除了跟着老师唱儿歌,就是听过几次《梁祝》的磁带,对我来说,学乐谱的难度和发明乐谱的难度应该是一样的吧。


我很担心我的儿子,以后在更大的城市,会因为没什么见识自卑。

我感觉倒是无所谓,没见识我不当回事,土就土呗。

评论(0) 浏览(12)

肺炎

2020-1-29 liukai82

2003年春天,非典来了。那是我来到大庆的第二年,在上大学三年级。
那时候还没有智能手机,也没有微信和朋友圈,也可能那时是有智能手机的,只是我还连傻瓜手机也没有。
其实那时候手机里也有通讯录啦,小游戏啦,甚至有编辑铃声功能等等,现在的所谓的智能手机也不过就是软件更多,能看的东西更多,说白了,就是能上网而已,这有什么智能可言呢?
2003年的我们没什么信息渠道,没有电视,没有手机,收音机里的电池已经烂得淌水,谁又会做一个在网吧里看新闻的清流呢?我们不知道这非典病是什么样,也不知道社会上对非典什么态度。对二十来岁的我们来说,只是听学校说非典来了,减少课时,不让出校门,学校还时不常给学生组织点踢毽比赛之类的活动,一方面是强身健体,主要是打发无聊。
没有手机,又不让出学校上网什么的,使我和女朋友联系和见面都很困难,即使有大把的时间也白费。
终于有一天,我忘了我们是怎么说的怎么约的,我要去看她。大概早上两三点钟吧,我起床,从六楼溜到二楼,打开寝室二楼走廊的窗户,爬出来到寝室后门的雨篷上,再从雨篷上跳到楼后的土堆上。那时候我们学校还没建完,有一些零星工程,现在想起来,寝室后边应该是在挖电缆沟,有个长长的土堆,我的目标就是那个土堆。这个落土高度大概能有三米多高吧,我两只脚和小腿都陷到土堆里去了。把自己拔出来,翻过学校的围墙,我就奔火车站了。平时都坐公交,大半夜只能打车,感觉太奢侈了。
我买了最早的车次,在火车站等车。大庆火车站挺有意思的,因为大庆很大,有人坐火车上下班,就像现在大城市里的地铁。我家是小县城的,人们都骑自行车上班上学,坐客车就算长途,坐火车更是出远门的需要,所以我对在夜里等火车上下班的现象感到很新奇,尤其是好多人都互相熟识,女人们一边等火车一边聊天和织毛衣。
我五点多到哈尔滨,那天小雨,她来接我。因为她们学校也封校,她也是偷摸跑出来,所以我们没回学校附近,也没地方呆。火车站附近住宿资源很紧张,我们就在火车站对面的金星旅馆开了个最便宜的房间,那也是那个年代我们住过最贵的旅店,七十块钱,小宾馆级别的,有电梯,挺高档的。直到今天,我还觉得是否有电梯是宾馆和旅店的一个很大的区别。
我是坐晚上九点钟的火车回的大庆,在这一天里,我们逛街,做爱,吃盒饭,睡觉,看电视,大概也就是这样子。
我记得那天是阴天,带点毛毛雨,我俩去华孚回来拉着手走在客运站北边的街上,那条街坡很大,东高西低,我对那个场面记忆深刻。
我真想知道,那一天,那一刻,我未来认识的人们,他们都在干什么。

2020年刚开始,新冠肺炎来了。
在我的语言中,我爱把新冠肺炎仍然说成非典,因为都是传染病,非典这两个字已经深入我心。
过年前一周单位就给放假了,那时好像还没什么新冠的新闻,大家都在准备过年,而过年,其实已经变得和周末一样平凡了。
就在过年前后这几天里,新冠肺炎的新闻随着各种电视和各种app的推送扑面而来,现在的网络和媒体要远比十七年前发达的多。
是啊,十七年过去了,就算当年的一个孩子现在也该长成一个青年人了,十七年后的我都四十岁了。
手机和网络的进化,让每个人都成了发言人,手机每天都会收到过千条甚至几千条的新冠衍生信息。我这一点都不夸张或者扒瞎,我们单位每个人每天在微信群里光汇报体温这一件事就得用两百条信息,更不用说我手机里几十个群和各种app上那些痛心疾首骇人听闻博人眼球的真假新闻。
手机的普及和一再下调的流量价格,造就了恐慌。十七年前,人们都觉得那么小的概率,轮上自己之前,火星先得撞地球。今天,人们躲在口罩后边,用怀疑和厌恶的眼神看身边的每个人,似乎除了自己,别人都是世界毁灭者。
一个口罩,涨价到几十块钱,贵贱不是问题,问题是贵贱都买不到。
我妈每天都给我转各种公众号里的新闻要我注意防疫,我爸每天都在家族亲戚群里发布各种公众号里的新闻,尤其是那些假到让人叹为观止的。
有一天我妈差不多半夜给我打电话让我把手机清空,说网警正在查手机。。。。
店全关,车全停,人全歇,假期延长,我每天都呆在家。
我爱人天天开着电视抱着手机不撒手,看小红书,聊天,天天用微信陌陌soul跟人我想你你想我的闲扯,她用手机背着我,我也不说破。
我跟小张一天一天的打暗黑。
暗黑太老了,估计也没什么人玩,暴雪也放弃了。即使我们用正版的游戏,联网都费劲,从最初的卡机到后来的不能登录,到再后来在官网都下载不了。
我俩不是局域网,也没有公网ip,战网又连不上,看上去几乎没法玩。
不过我们用租用的小破服务器建立游戏,然后我俩加入游戏,几乎完美的解决了这个问题,只是我们得两个人去面对三个人难度的怪物,还能凑合,乐在其中。
直到现在打到地狱难度,太难了,我俩经常处于逆水行舟的状态,装备没提高,经验反倒退。还好是两个人一起,谁也抹不开说别玩了放弃吧,就都在努力。我感觉如果是我自己玩,我会坚持不下去或者用修改器了。
一月下旬我就上班了,开始写这个,但是到了现在四月都快过去了,还存在记事本里。
这几个月,太忙了,也太懒了。
直到今天小张提醒我空间快交费了,我想必须得完成了,要不然都对不起一年这好几百块钱。

评论(0) 浏览(92)

维C

2020-1-15 liukai82

大概一年多前,小张给我买了一大瓶维C,水果味的,也说不好是什么水果,反正是甜的。

她觉得这可以预防感冒。

事实证明,即使吃了进口维C,我依然总感冒。

味道倒是还行,跟吃糖似的,嘴甜心也甜。

我忽然想起《诺丁山》里的一句台词:“脚大鞋也大。”

评论(0) 浏览(99)

绿光

2020-1-12 liukai82

我做了一个梦,我梦到张雪了。

梦见碰见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没人管,坐在学校门口的台阶上,一问,居然是张雪的女儿,然后我就帮她找妈妈。

张雪是她的大学同学,当年认识过,是个非常活泼的女孩,她总叫我四姐夫。

她寝室同学有四个人关系挺好,她,张雪,张璐思,李薇。

有一次我俩,张雪和她的男朋友,张璐思和她的男朋友,忘了李薇有没有男朋友,一起吃饭,吃完饭去唱歌。

张雪的男朋友会跳街舞,给我们表演了一下,跳的可能挺好的吧,反正到现在我也没有欣赏街舞的水平。

张雪唱了一首孙燕姿的《绿光》,那是我第一次听这首歌,张雪唱的很好,和原唱水平相当。

后来大家都毕业了,就没什么联系了吧。

多年以后我好像在哪看到过张雪的经历,好像出国了,好像又回来了。

不知道怎么突然莫名其妙滴梦到她和她的女儿。

不知道她跟那个街舞男孩有没有结果。

评论(0) 浏览(122)

网易云热评

2020-1-6 liukai82

这么多年啊,我听歌一直用酷我音乐。理由呢,因为酷我音乐我有账号liukai82,别的音乐软件吧,这个账号都被占用了申请不到。

有一天QQ浏览器给我推荐一些网易云音乐里一些评价小段子,我看了看,热评算是网易云音乐的一个小特点,可能也是网易云音乐刻意为之用情怀吸引用户的一个商业噱头。

有些热评的几句话写的真挺有意思的。

 

有些人见面要坐飞机

有些人见面要坐时光机

有些人见面只能做梦

——《浪子回头》

 

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你在路上随便见到的路人,是别人做梦都想见到的人。——《后来》

评论(0) 浏览(134)

<<鹿鼎记>>读后感

2019-12-25 liukai82

我又看了一遍《鹿鼎记》。

我总是在看书,多数都是以前看过的,随着年龄的增长,看旧书总能有新的体会,我觉得这样挺好的,比看完新书觉得白瞎了时间强。

金庸的书我看的很熟,全都看过几遍,多的看过十几遍,所以我很熟悉里边的人物和情节。

刚又看完一遍《鹿鼎记》,有两个情节我有新体会。

一,《碧血剑》中的阿九公主已人到中年,成为独臂侠女尼姑九难,又回到皇宫中当年的闺房,想起自己少女时春心初动,在房中偷偷为袁承志画像。

二,《碧血剑》中不守法度的何铁手已经成了白发苍苍的老婆婆,依然胡闹。。。。

看到多年以后的阿九和何铁手,忽然感觉,就像碰到了自己小时候的两个好朋友,一起谈笑从前的趣事,忘了今天的烦恼。

评论(0) 浏览(132)

纪念币

2019-12-9 liukai82

我以前对纪念币的认识是错误的,在我的概念里,纪念币就像古董一样珍贵稀有,这种珍贵稀有的东西跟我是毫无关系的。
我最多也就是攒了一大罐子硬币,锦炼新村房子装修的时候没有钱,用这些硬币换了个床。
忘了什么时候小张提起约纪念币,我才知道这东西从银行就能换,而且纪念币发行量之大,导致一般纪念币并不稀有,也不珍贵。
从鸡年纪念币开始我们有机会就一起约纪念币,当然仅限于一般的,那种金币银币什么的我们也没钱买,也没那么虔诚的信仰。
前几天发行泰山纪念币,发行量不是特别大但是也过亿,小张告诉我一起约我都没太当回事,觉得那就跟淘宝双十一抢购似的,都是噱头。
可没想到泰山币太热门了,我没约到,小张约完自己的再帮我也来不及了。我也没太当回事,其实如果我当时就约外地的,还有机会,可是我寻思那就别折腾了。
小张说明天还能现场约,她要去帮我排队。
第二天我把纪念币的事忘忘的了,甚至小张在微信上跟我说话我也是几十分钟后才看到。
她说她一大早就去银行排队,还是没排到,她附近的银行已经没有了,她电动车也没电了,她告诉我网上显示桥西银行还有,让我赶紧去看看。
等我开车到桥西银行,这里也没有了,全锦州市都没有了。
小张说网上显示葫芦岛还有,问我还去不?
昨晚我在网上有机会约外地的时候我都没整,我对纪念币信仰程度确实没那么高,可是小张一大早冷呵呵的来给我排队,我不做点什么我觉得对不起她。
葫芦岛离我们大概能有六七十公里吧,在葫芦岛银行排了三个小时,差俩人没排到我,没货了。。。。
我从葫芦岛回来开车超速被罚款二百。。。。我都没跟小张说,怕她郁闷。。。。

小张出差了,我替她去领纪念币,这次的泰山币还带个小塑料盒。

小张告诉我还有最后一次现场领取的机会,每个银行有五十多个名额她还要帮我起早去排队,于是我也请了一天假准备一起去,我们准备早上六点去。

排队前一晚,我的同事告诉我银行门口都是排队的人,我一看他的照片,哎我操啊,全市精神病集合了吧?就算一百块钱的纪念币已经涨价到三百多,也犯不上大冬天的在外边冻一宿吧?
我跟小张说了,她也很意外,我们想下班后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
十一点多我们到银行门口,人并不像照片里那么多,穿着军大衣和皮裤的大姨告诉我们,不用排了,一共五十九个名额,前五十八人每人限量二十枚,银行没下班就开始排,都排完了,因为量有零头,第五十九人为七枚纪念币而战,重在参与。。。。排到的人分小组看护虚拟的队形,其余人都在自助银行和车里呆着呢。
我俩都服了,不管是为了钱还是信仰,我们都没有那么虔诚。这简直是用肉体和生命的苦难去祭奠信仰啊,这哪是领纪念币啊,这是抢地球上最后一口空气啊。。。。
我们开车去了几个银行,都有人在排队,我们没下车再问排没排满,因为就算没排满,我俩也没有在这熬一夜的精神,我感觉要是夏天带点饮料带本书三两个朋友扯扯淡熬熬夜还行,这零下十多度,实在扛不住。
把小张送回去以后,我们就各回各家了。
实在没得到,小张让我高价买一筒聊以慰藉,我说不用。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人生就是个胡闹的过程,币不币的无所谓。

 

后记:后来小张执意买了一枚泰山纪念币送给我。

评论(0) 浏览(143)

我想她

2019-11-10 liukai82

我想她现在在干什么。

我想过去那些画面。

我想未来相见那些场景。

我想我们相识以前她的生活。

我想我们重逢之后的岁月。

———————————————————————

某一天,

你不让我说想你,

你对我说,

你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我想你这种话,

我相信,

从此便不说。

今天,

你说想她,

我也相信。

不是你说谎,

情之所钟。

伤心


评论(0) 浏览(159)

鼻子的进化

2019-11-10 liukai82

我经常白天睡觉。

把脑袋蒙被子里吧,太闷得慌上不来气。

把脑袋放被子外边吧,外边太亮,闭上眼睛还觉得明晃晃的。

我想,我的鼻子如果能进化到头顶就好了,我把被子盖到额头位置,又遮眼睛又不耽误喘气。

小张说,大象。

我一想,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大象就是这样的啊,而且比我的想法更先进,它睡觉时把鼻子甩旁边去,用被子把脑袋蒙起来,不仅喘气睡觉两不耽误,就算是一边睡觉一边放屁都不会把自己臭醒。

评论(0) 浏览(130)

又忙又懒

2019-11-10 liukai82

从这学期开学开始,东门的荒凉扑面而来,所有的小吃都没了,就剩我一个超市了,营业额直线下降,还不如以前三家拼的时候。

不过我并不担心,因为现在的营业额依然略高于经营成本,还能活下去。

回顾过去,以钱为镜,我接手的成本并不高,这几年早就把本钱挣好几个来回了,以人为镜,我把第三的小卖店干成第一的小卖店,并且两次把竞争对手挤黄了,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很有趣。

人不好雇,买卖也不好,这学期就没咋雇人,有几个原来的店员,又找了几个学生钟点工,再加上我和我爱人,就对付干了,反正活也不多。

这样我的下班时间就去店里卖货。

一点都不累,没啥活,我在那就是赶别人上厕所啥的我搭个手,把我闲的也是五脊六兽,但是不管忙闲,到家也是十一点多了。

有时我再吃点饭,看会电视,洗个澡啥的,就一两点钟了。

也困得不要不要的,那我也不爱睡,总是困的抬不起头再睡觉。

我本来就不是个事业型的人,不管是单位的工作还是家里的小生意,我都不会废寝忘食滴热爱,我舍不得让我的时间充满工作,所以即使很困,我也会挤出时间干点没用的。

这也导致了晚上睡的少,白天有空就睡觉,啥也不爱干,能往后拖的事就往后拖。最近两个周末白天我几乎都在全天睡觉。

其实不管是时间还是生活,压力本没那么大,我纯粹是被自己的瞎忙和懒惰搞得压力山大。

评论(0) 浏览(131)

生日

2019-10-3 liukai82

再过两天我就该过生日了。

我从来没在乎过生日,我出生在1981年11月2日,那天是农历十月初六,我身份证上写的是10月5日,我妈说我爸给我上户口的时候记错了,所以应该把这三天中的哪一天定义为我的生日,我也不知道。

我娘家人也不在意生日,三个人的生日,想起来就煮个面条吃个鸡蛋,也可能过十天半月的想起来说哎忘了过生日了,也可能一年都没想起来还有生日这码事。

我俩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怎么在意过,就有一年我们买了两块卡西欧手表一起戴。

多年以后,因为一次偶然,我才知道她的生日并不是12月11日,而是8月毫不相干的一天,我不知道她当年乃至后来一直为什么撒谎,我想可能是她想泡我,想见我,可是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吧。

等我有了妻子和儿子,她俩都超级在意过生日,搞得我为生日怎么过买什么礼物而不知所措,然后大家都不开心。

家里啥都有,不管是有用的还是没用的,缺啥随时就买了,我实在是不知道我还能买什么作为礼物。

前几天小张过生日,我只想跟她说生日快乐,还是给忘了,小张是个非常宽容的人,其实我觉得她希望我记得,但是我忘了,她也没说什么。

等到我自己快过生日了,小张想送我点什么,问我想要什么。

我也没什么想要的。

谁都想要更多更好的东西,就像我也想要个屏下指纹的、电池更大的、速度更快的更新型号的手机,我的手机屏都碎了,可是它还能用,除了外观有些损伤,一点都不影响使用,背后指纹和屏下指纹的区别也不过是把手机拿起来按和不用拿起来按的区别,更大的电池无非就是少充一会,我就算换个更好的手机,也就是新鲜一下而已,新手机承担不起生日礼物这样的重任。

前天晚上我看别人的kindle,两千多,是我的三倍价格,何况我这个都用了六七年了。翻页确实速度比我的快一点,清晰度也好一些,在我的赞美中,它的主人不仅为它的品质和自己的品味而略有骄傲。可是我觉得我的也挺好的,看书翻页这种事,快慢也就差零点几秒,我的也有背光晚上也能看,虽然分辨率差一点点,完全也不耽误看书,最多相当于人家看的是新书我看的是旧书。所以kindle我也不会换。

我的所有需要都像我的手机和kindle一样,啥也不缺,也都过得去,所以我真是想不出我自己还需要买点什么和被送点什么,一旦有了新的,旧的被闲置起来,我还挺纠结的。

等下次去小张家吃饭,吃顿面条吧,我还是挺喜欢吃打卤挂面的感觉,可是我家基本不做饭,去爸妈家总给我做鱼和肉而不满足我吃面条的需求,请客吃饭也没有吃面条的,自己去吃面馆吃的时候都是各种特色抻面,唯一觉得比较满意的新麦子大王面馆,一碗打卤面十三块钱,我真有点舍不得,最近猪肉鸡蛋都涨价,大小饭店荤菜素菜都跟着水涨船高,我挺长时间没去新麦子大王了,我估计十三都打不住了。

不管是日升日落,还是四季交替,都是自然现象和自然规律,时间是连续不断的,没有节点。人给时间加上年月日这样的单位,除了便于计算,并没啥用,过去和未来的每一天,不会因周期而重现。这样想的话,所谓生日,不知所谓,所谓生日快乐,不知缘何而来。难道日子到了,突然快乐吗?

评论(0) 浏览(114)

 载入天数...载入时分秒...
Powered by em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