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距离2018年12月18域名到期 还有89天

烤焦的面包片

2018-7-17 liukai82

微信图片_20180612092722.jpg

我忽然在电脑桌面上看到这个图,照相的时候我想写个小日志,后来忘了,现在补上。

这个地方是大福源一楼卖面包附近,现在这个放饮料的推车的位置,原来有一张桌子,用来卖没烤好的面包。

不知道是做什么下来的料,它这里总有一些没太烤好的面包,有的糊了,有的干巴硬,多数都是片状,大的能有两个烟盒那么大,小的就是渣渣了,形状不规则,就像是在好面包上切割下来的边角废料,用塑料袋装着,我记得是三块钱一袋,要不就是三块五,要不就是四块。

哈哈,十年过去了,我确实记不清了,反正肯定是这三个价格中的一个。

 

那时候我俩也没啥逛街的地方,经常去大福源,差不多每次都去买这个残次品,这种烤焦的面包片不上秤,就是装好的一袋一袋的,多的时候三五袋,有时一袋也没有,所以,如果有选择的话,会尽量选择看起来装的多一点的,其实都差不多的。

那时候我俩挣的钱,不多,但是也不是穷成啥样子,要说买点面包吃,也不是吃不起。不过那时候,我们见识短浅,买糕点也就去家附近的小蛋糕店买点散装的泡芙什么的,那时候觉得好利来那样的蛋糕店都是卖生日聚会那种大蛋糕的。

现在锦州还有一个连锁的蛋糕店叫蛋糕心语,小贵。我不记得当年是因为它还没有现在这么多分店,还是因为我没有去买小贵的糕点的经济条件,在我的印象里,我以前对蛋糕心语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猜应该是因为没钱,所以卖贵些的东西我们都不看,就导致没什么印象。

直到现在,除了我爱人买一些比较贵的糕点吃剩下的我打扫吃了,我自己的档次依然是牛奶泡麻花什么的。

 

我们每次去大福源就去那个角落看看,如果还有烤焦的面包片卖,就买一袋,甚至两袋,如果去晚卖光了,还有点小失望。

她不太吃这个,但是我特别喜欢吃,我爱吃面包,爱喝奶粉,爱吃糖,所以这个套餐就成了冲奶粉,多放点白糖,泡烤焦的的面包片吃。

有时候不饿,我也会弄一点吃,哈哈,我就是特别喜欢吃,特别馋。

吃这个残次面包片也有幸福感,哈哈,而且这个幸福感特别客观,我要下班了,明天再写。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啊,呵呵,晃悠晃悠又到了下班时间,可是我还没有完成,所以我决定写完再走。

吃这个烤焦的面包片的幸福感来自于有的面包片上会带葡萄干,或者粘着一些砂糖,葡萄干都烤硬了,砂糖也明显经过烤化了再结晶的过程。葡萄干和砂糖都不是很豪华的东西,成斤买往嘴里倒的话,估计用不了几口就吃恶心了,但是点缀在这个烤焦的面包片上,感觉特别好吃,有时碰到粘着两三个葡萄干的面包片,我就会非常高兴地和她显摆,献宝一样地让给她吃,她有时吃,有时不吃,但是也会很惊喜。

 

我们分开以后,因为我生活很简单,而且单位有个配餐中心,其实就是个超市,单位会每个月给我们二三百块钱的卡去那里消费,所以我很长时间都没去过大福源。等我再去大福源的时候,直到现在,都没见过这个角落再卖烤焦的面包片,附近的面包摊位还正常经营,但是烤焦的面包片没了。

 

也许是人家提高了良品率,也许是有新工艺回炉再造了,也许是大家条件好,这种破面包片没人买就扔了吧,反正桌子被撤了,面包片也没了。

 

如果这个角落有生命和记忆的话,当我每次再走到这里的时候,它能不能记得我呢,是不是也会知道我是来看看有没有烤焦的面包片的呢?

 

虽然我一猜就是没有。。。。哈哈,但是我仍然愿意过来看看,哈哈,纯属无聊,万一有呢,没准哪天新换的师傅,或者烤箱的心情不好,然后就有了呢?

评论(2) 浏览(47)

分手那天的短信

2018-7-17 liukai82

收拾抽屉把这张纸收拾出来,我不想留了,就放在这里吧。

这是2010年我换手机的时候,把那天她给我发的短信抄在一张银行交公交卡的收据上,然后把手机清空了,就像今天写在这里然后去清空抽屉。

那时候我们好年轻啊,还没过二十七岁生日呢。

IMG_20180717_103651.jpg

 

评论(2) 浏览(43)

三顾锦州

2018-6-5 liukai82

2004年7月28日晚八点多,她从哈尔滨火车站送我上车,车次2196,那时候好像还没特别悲伤,虽然明摆着面临着未知的未来。

2196首发哈尔滨,终到山海关,所以在哈尔滨是可以提前上车的,我和崽子大概提前了一点。

我俩当时坐在靠近车厢连接处的座位,车快开了,她也上来了,我惊讶,说你怎么上来了,车就要开了,她说我买票了,我陪你去。

我们坐了一夜硬座火车,我记得跟当时年轻的列车员小伙闲扯,他居然碰巧是我初中同学的战友,29号七八点钟吧,我们就到锦州了,那时候车慢,现在用不了那么久。

在锦州火车站打车去工厂,我印象中经过一段很长很长的直路,现在想起来,司机应该没绕远,那是重庆路。

到了厂门口,那时候厂门还不是现在的样子,现在的厂门是后修的,我都想不起来2004年的厂门是什么样了,她在门口看着我和崽子的行李,我和崽子去报到。

报到完事以后,人事处的人告诉我们去厂子单身宿舍住下,单身宿舍不太远,我想不起来是打车还是走过去的,我觉得应该是走过去,因为厂门这就快郊区了,不好打车。

在单身宿舍办手续,职工一年三百块钱,一个屋四个男生,也给她办了住宿,在女生宿舍,临时住宿一天十块钱。

她好像呆了三天吧,我们也没干什么,就在附近熟悉熟悉,她就回哈尔滨了。

 

大概过了二十天左右,那时候我已经进厂培训结束,分配到厂下属的一个建筑公司,买了一辆二手自行车,就是《U盘记》里骑那个,还是住在厂子单身宿舍,单位没有给我安排工作,我每天骑车去建筑公司办公室看报纸就算上班了。

有一天下午下班我骑车子进单身大院,她就在院子里等我,我都蒙了,说你咋来了。

她跟我说,她回哈尔滨以后,上网看锦州有个本科院校在招老师,她符合条件,联系了一下就来面试,见到我的时候,已经面试完了,就等结果了。

在锦州呆了两三天,她又回哈尔滨了。

 

我记不清过了多长时间,肯定最多从我们第一次来锦州算起不过一个月,她带着电脑行李等东西来了,也许没带电脑,电脑是后来托运来的?我也忘了。

反正就是她成了辽宁工业大学的老师,那时候还不叫这么大气的名字,叫辽宁工学院。

我们就赶紧开始租房子。

我们对附近也不熟悉,就瞎转瞎问,也就一两天的一个傍晚,我们在学校西门的萌丽小区看广告栏,旁边有个小卖店,小卖店跟前有一帮乘凉的闲人,就随口问说这跟前有出租房子的吗?其中有个人说,我邻居家不住,我给你问问。

就这样,我们在萌丽小区租下了一个六楼的一室一厅,家里还挺好,虽然东西都是旧的,但是有床,有衣柜,吃饭的桌子,甚至还有冰箱和电视,一个月240块钱,挺便宜的啦,我们特别高兴。

介绍我们租房子的就是我们的对门邻居,不知道怎么称呼,问过他一次,他说你们管我叫八哥就行,前几年我还在学校附近看见过他,打了个招呼,他愣了一下还能想起我,十多年过去了,他老了很多。

我们就这样开始了我们的新生活。

 

以上三段,就是我们到锦州安定下来的经历。

其中在单身宿舍的时候,我记不清是三次中的哪一次,有一天很晚很晚,我们在院子里吵了起来,我忘了是为什么,好像她打了我一个嘴巴,我肯定打了她一个嘴巴,我们就回各自的宿舍了,第二天我们又和好了。

这是我们的经历中我最后悔的一件事,她对我那么好,自作主张地千里迢迢奔我来跟我好,我却跟她吵架还打了她,太不是人啦。

在这个过程中,有一次她住在学校的招待所,就在学校的西南角那个楼,我应该是送她回过房间,但是我说啥也想不起来我是不是在那陪她呆一会,我想不起在招待所的细节了,招待所的房间什么样也想不起来了,就记得那个招待所很旧,楼梯的扶手是砖砌水泥抹面那种,墙面上还刷着半人多高的绿色油漆。

前几年那个招待所翻新了,成了一个时髦的宾馆,我现在在那附近住,经常路过那想起她。

在这三次中,我们去过一次单洞市场,还去过一次笔架山,在笔架山还和人吵起来了,细节想不起来了。

 

记不住的越来越多,所以我就把还能想起来的,写下来。

评论(0) 浏览(50)

打扫卫生与保洁

2018-6-5 liukai82

经过我多年生活经验的积累和总结,家庭打扫卫生基本有几种形式。

自己每天打扫,自己定期打扫,雇人每天打扫(类似我爱我家中的家庭服务员形式),雇人定期打扫(小时工形式,所谓保洁),等。

昨天我爱人打算找个定期的保洁,大概是每周一次,每次5小时100元。

家里确实不算立正,因为工作忙,所以并不经常打扫卫生。

但是我觉得家里卫生状况不好的主要原因不是不打扫,而是太复杂,难以下手。

比如说上周末我把卧室窗帘的所谓的帘头扔了。

我家窗帘位于吊棚与窗户之间的一个槽里,由3层重叠构成,帘头,窗帘,窗纱,帘头是用按钉按在吊棚侧面的木头楞上,窗帘与窗纱是在顶棚的滑道上,窗口宽度两米五左右,帘头、窗帘、窗纱的实际宽度我记得好像是窗口宽度的三倍,也就是实际宽度7米5,帘头和窗帘都是双层布的,帘头高度大概500mm高,窗帘是落地的,窗纱高度到所谓的飘窗。

由此可以想象,这个窗帘构造比较复杂,这么宽,这么厚,这么多层,收起来以后,该是多么龌龊的一团,这我还没提这几块布周边的各种花边呢。

我家所有的窗帘是本地家居市场里一个家居商铺定制的,号称英伦风格,从花色到尺寸到安装,都是他们负责,包括按钉安装法。

装修时,这个房子的装修从我爱人非得找装修公司开始,我基本就没什么意见了。

按钉安装法很不靠谱,你想啊,那么厚的几层在窗帘槽盒里来回拉,没过多久,个别按钉就脱落了,帘头提溜算褂滴在那塌腰呆着。

窗帘安装上以后,没洗过,你想啊,我描述那么多布,堆到地上得有多大一堆,洗衣机放不下,手洗也没地方比划不开,就那么一直挂着,褶皱里都是灰。

上周我把帘头扔了,感觉上好像还清爽一点,别的我也无能为力。

我家大大小小的窗帘有9个,其中有两个会被拉来拉去,其余的,从来不动,甚至有好几个从安上开始,就打了个结在那悬着,没打开过。

从装修开始,直至现在的购买,这种脖子上长个鸡巴的选手整出来并被购买的东西,我家不计其数,造成了家庭的混乱。

我家有三四个拖布,有三套笤帚撮子,厨房灶台上有9瓶各类洗洁精,还不算去油污的,厕所里有各种刷子,各种洁厕净,弱酸火碱酒精,我家有扫地机,拖地机,吸尘器。。。。

这只是打扫卫生方面的,我并没提我家冰箱里有二十瓶左右各种酱等其他方面的。

现在又要来个保洁。

我真他妈的够了。

我们是做小生意的,有的店里的东西也往家放,有的暂时不用的东西也许以后要用就放在家里,但我觉得那都不是问题,问题是三观。

我从厂子的单身宿舍搬出来以后,经历过租房和买第一个房子,那时候房子很小,两个都是不到四十平方米。

那时候没有小买卖,两个人都是正常上下班,有时候周末我会加个班,但是单位管理也比较松散,晚出早归的。

我和女朋友固定每周末打扫一次,大概用两个多小时,家里东西不多,我们打扫比较细致,比如说电脑机箱下边都会擦了,会把茶几抬一下擦擦茶几腿下瓶盖大小的一块地板。。。。我觉得是非常细致的。

那时候我们连拖布都没有,地板就用抹布蹲地上擦,有时候也跪着,租的房子是老式的木头地板,经过多年潮湿干燥的过程,地板间有缝隙,有些看着过分的渣渣我都会拿牙签剔出来。

那时候有时候也洗洗窗帘,我们的窗帘就是一块布,我忘了,也许就是一个大床单什么的,洗它不费劲。

所以这个家的状态还看得过去。

没钱买太多东西,住个小房子,挺好挺好的,包括当年,也不认识别人,也没怎么羡慕过别人,以前心态怎么就那么好呢?现在咋就咋的也不行。。。

评论(0) 浏览(54)

第一次去大福源停车场

2018-5-31 liukai82

从沈阳考试回来的路上,和小张闲聊,大概是开车的关系,让我想起并向小张讲了我第一次去大福源停车场的经历。

小张很惊讶我记的那么清楚。

好多事我都记得很清楚,也有很多事非常模糊了。

最多被模糊的记忆是街道的样子,因为城市不停地变化,旧的房子、工厂被不断地拆除、重建,店铺在不断地开业、停业、改头换面。

最夸张的是,工大西门门口的路,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地变成了一个简易的立交桥,太陌生了,就像我从来都没在那里走过。

那是2007年的一个平凡的周日,那时候我和女朋友打征途游戏,我俩迷上了这个网络游戏,周末生活基本是睡醒了就开电脑打游戏。

下午的时候我俩决定出去走走,我们就坐公交车去大福源超市。

大福源前几年改名叫大润发了。

在超市里溜达的时候,单位的小田给我打电话,想让我帮他上网找个租房合同的样本。

2007年电脑和网络还不是特别普及,好多人家都没有,所以不管是公事还是私事,比较熟悉同事有上网的需求时经常让我帮忙。

我说我在大福源呢,你着急吗,明天就上班了我给你弄。(所以我确定那天是周日而不是周六)

小田说着急,你要是溜达差不多了我就去接你。

小田有车,是个北京吉普2500之类的二手车。

那时候个人有车的不太多,就我认识这些同事啥的,除了经理有个半公半私的帕萨特,就小田有个墨绿色的北京吉普。

我和女朋友每次去大福源都是坐公交,从来没去过大福源楼上的停车场,从没觉得停车场这种东西跟我们有关系。

那时候不仅没车和没去过停车场,而且因为同事都没车,我也没什么见识,所以一点自己有个车更方便更舒服更有面子的想法都没有。

我们又买了点东西,小田就到了,我们就从二楼直接出来到停车场,小田把我们送回家。

到家一进屋,两台电脑都开着游戏挂机,屏幕上色彩斑斓动感十足,两位大侠正在奋勇杀怪拯救万物苍生,小田对我们打游戏的热情表示非常不理解。

给他上网找了个租房的样本,他就走了。

我俩接着打游戏。

这就是我第一次去大福源停车场的经历,我才知道停车场的坡道是这样的,汽车是这样从屋顶开上开下的,还挺好玩的。

评论(0) 浏览(47)

同行之路

2018-5-24 liukai82

2018年5月19,20日,我在沈阳考监理工程师,我该20号下午考试结束后,独自开车返回,就像18号我独自开车上路。

19日晚,小张说明天送妈妈去亲戚家来沈阳,晚上可以一起返回。

并且像嘻嘻哈哈开玩笑一样问,有我好还是没我好?

我不想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因为我总能感受到她这个问题背后的感情和期待。

我跟朋友同事之间说话挺随便的,也经常会说一些你想我我想你的话,不分男女,纯粹扯淡。

也有时跟人半真半假滴说我好想你,彼此在意也不在意。

小张以前也这样嘻嘻哈哈滴问过我,想我没?

我会回避这么锋利的问题,觉得这个问题对我们来说,略有暧昧。

但是这次她不给我回避的余地,也可能是我功力不够吧,毕竟我不是张三丰,我只能接招,说,有你好。

 

我猜这同行不是巧合。

第二天,同行之路,没走高速,从下午五点多走到晚上十点多,扯淡了一阵子,也从这一刻的同行说到过去未来。

我问老人到底去沈阳没,小张说确实去了,但是老人本来想下周去,她担心我晚上开车不安全,所以跟老人说下周有事没时间送,让老人这周来了,这样她才能与我同行。

 

这种事就像电影里的初恋,也像我的初恋,想方设法费尽心机绞尽脑汁千方百计,就为了一次相逢。

从喝水晶葡萄说到我第一次去大福源的停车场,我拒绝了她的感情,伤了她假装漫不经心的安排和她的心。

 

毕竟我已经不是初恋的年龄和状态了。

我不想给我失败的人生再增加负担,我不想让她成为搞破鞋的身份,最最重要的,我不希望她为了我,在女朋友的阴影里,在我的婚姻和婚姻之外的间隙里,可怜巴巴滴等我。

就像《一米阳光》里的朴川夏。

就算她愿意,我也不愿意。

 

她一路没哭,也不说话,回来我们还在熟悉的小饭店吃了一顿火锅。

 

后来她说哭了好几天,不知道该怎么做,瘦了好多。

 

昨天我看她删除了网站草稿箱里所有的帖子。

 

希望我们以后是两个真诚的好朋友,开心而不起波澜。

评论(0) 浏览(55)

小超

2018-5-11 liukai82

我开小卖店三四年了,第一个熟悉的顾客就是小超。

小超是上任店主的一个熟客,是个大学生,平时总在小店呆着,有时也帮忙搭把手干点活,不是为了挣钱,就是为了在这呆着。

我接手的第一天,或者第二天,就认识他了,他自称是上任店主的熟客,并且磨磨唧唧滴帮我们做点小零活,也不走,一副三分之一个店主的模样。

那时候我和我爱人还不会开小卖店,有太多东西都不知道多少钱,小超能告诉我们,可是即使这样,我也不喜欢他,顾客不顾客,雇员不雇员的,别扭。

那时候他大二。

就这么别别扭扭的熟悉起来,小超家是外地的,不远,给我的概念大概就是临市农村,他学习不太好,总是流连于网吧,小伙长的挺精神,但是给人有点性格窝囊的感觉,就这些。

后来小店经营还算比较顺利,营业额多了点,雇了几个员工,我和我爱人就不总在店里了。

但是小超还是经常去买东西,都不贵,多数时候就是几袋干脆面,两块来钱,买东西的时候仍然想和店里的人攀谈一会。

小超是个固定的并熟悉的顾客,所以店员跟他也半熟,但是店员各有分工,也没人总跟他扯闲。

日子一天天过去,小超逃课上网搞对象租房考试挂科甚至放弃考试。

我估计他家里多说一个月能给他两千块钱,这些事都要花钱,尤其是租房和交重修费,他不够花,就借校园贷款啥的。

有时他也打打零工,给跟前的盒饭送餐啥的,一个月能赚一千多块钱那样。

大四的时候,那时候我爱人用苹果7plus手机,我用红米,小超还用苹果4,连s都不带,手机太慢,电池也不行了,手机没电的时候在店里用微信或者支付宝付款都得借我们的手机用。

有一次用完我手机,他走了以后我看到他在支付宝上和借款人的聊天,他求人家宽限几天,实在没钱还。

后来他好像干脆就没有手机了,不知道是不是卖了。

去年七月小超该毕业了,但是他现在还在学校,他挂科太多不能毕业了,听他说他念大五都不够,还得念大六才能毕业,我理解可能是挂科太多一年修不完。

有时候他真是借钱无门急病乱投医了,都去我店里找我爱人借钱,我爱人不在,就找我的的店员借钱,大家都知道他这样,也不借给他。

有天碰上他,他问我怎么办信用卡,想用信用卡提现去还校园贷。

我说你别整了,你一个学生,就算你办下来,额度肯定也不多,信用卡提现利息也不低,你拆东墙补西墙的倒腾下来,窟窿越来越大,你扛不住,跟家里实话实说,家里给凑万八千的,都还上,以后你也别折腾了。

他说跟家里没法说,家里也不宽裕,都已经给还了不少了。

后来看他又有手机用了,一个挺旧的中兴,估计是买的二手吧,不过微信支付宝付款不成问题了。

窟窿是怎么圆下来的,到什么程度了,也不知道。

小超的女朋友我们都不喜欢,小个子南方人,长的不好看,正常说话就是一种起腻的撒娇的感觉,农村家庭,却没有农村孩子那种淳朴和单纯。

在这几年里,我看到小超的时候基本都是他一个人,极少看到他的女朋友,但是据我们的猜测,他的女朋友好像都在花他的钱,没钱借钱花钱挣钱还钱的事,都是小超去想法子。

这就是小超,不知道未来会怎样。

小超挺让我感慨的,他的情况跟我上大学时有好多相似之处,家里没钱,欠钱,挂科,逃课,上网,租房,搞对象。。。。

我们不同的地方是,一,我那时候没有校园贷小额贷这些东西,所以我的欠债就是把学费透支和借同学的,好赖没有利息。二,我有个世界上最好的女朋友,她为我替考,用自己的奖学金给我还欠账,带着钱来跟我约会。。。。我一直怀疑有些钱都是她跟家里骗的,但是我从没问过她,可能觉得彼此都很尴尬吧。三,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朋友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很穷,她没有要求也没有嫌弃,住个小房子,天天跟我骑个破摩托,零食也就是排骨串和杨梅,偶尔上网买点东西也不贵,去超市的时候,我们都不买什么,她都乐呵呵地说我们就是来点点货,有时候打游戏花个三十五十的,现在看起来,屁都不算,但是那时候,这样奢侈的消费就已经让我们非常兴奋和开心了。

所以我要比小超幸运的多。

虽然我现在依然没能耐挣钱,但是普通生活也过得去。

不管是经济消费上的习惯,还是安稳的性格,我觉得相当大程度上跟我的女朋友是分不开的。

我知道蝴蝶效应,但是我觉得我经历过的过程和个人结果,都已经是最好的。

那些彼此的依赖,她对我的帮助,感情上全倾全力的投入,两个人开心和不开心,让我一辈子都铭记那几年。

我一辈子都感谢她,不管后来发生了什么,不管我们各自变成了什么样,不管爱或不爱。

评论(0) 浏览(61)

照相记

2018-4-16 liukai82

我小时候,每个人照相都得去照相馆,没听说谁家有照相机的。

我三叔是开照相馆的,所以我照相比较方便,也不花钱,平时需要照相就去三叔那里,过年节的时候,三叔会带着照相机去大爷叔叔姑姑家,挨家给照相。

那时候照相大都在照相馆,照相馆里有几个卷轴挂在棚顶,每个卷轴里有很多风景画布,拉出来,选一下,然后站在风景前照相,看起来,还行吧,也不是特殊假。

县城里有四五家照相馆吧,我个人觉得,客观滴说,我三叔照相水平最差,这是通过对比其他同学的照片得出来的结论,但是别人的照片基本都是画布照出来的,而我多数都是自然照,我就像出水芙蓉一样,天然去雕饰。

后来照相馆变多了,照相馆装修和设备起步也越来越高,有好多以影楼自居,其实还是照相馆。

在这种潮流里,我三叔落伍了,我长大了,我记得他最后一次给我照相,是上大学之前,为了在大学省点照相的钱,他给我洗了好多寸照和二寸照。

经过了大学,工作,直到现在家里偶尔还能看到当年的寸照。。。。

可见当时没少洗。。。。

但是三十岁以后大概就用的不多了,因为我老了,寸照也得与时俱进。

实际上,因为爷爷辈的遗产分配,好多年以来,三叔家和爸爸这边的亲戚关系都不太好,但是那是个历史遗留问题,跟照相没关系,就不说了。

 

上大学以后,那个时代手机还不带摄像头,没法照相。

带摄像头也白扯,因为我们没有手机。

整个大学,在我的印象里,照相的机会大概有四五次那样吧。

一次是寝室六个人经过计算,算计了一个共同的生日,照相留念,在安达校区的假山旁,我们还穿西服了。

一次是,可能是王鹏吧,带了个相机,在安达校区主楼前的路上,大家随便拍了几张,我骑着自行车。

毕业证照。

毕业照。

没了。

 

上班以后,还是个手机不带摄像头的年代,但是有了数码相机的概念。

有数码相机的不多,有钱人,或者单位。

比如说,我女朋友单位就有。

有时候她用单位的,当天没还,就带回家来,我俩随便拍着玩玩。

相机这东西,专业程度在手机拍照之上,而且我们用的时候也不多,还不太会用,所以,并没留下几张真正的照片。

更主要的是,在一起的时候不会想留念是吧。

每天都在一起的两个人,留念干嘛呢。

 

大概2009年吧,肯定是2009年,那时候我们已经分手了,我想去以前那些地方看看,毕竟世界变化太快了。

我自己买了一台数码相机,一千四百元,佳能卡片机,当时有卡片机这个概念,就是比较便携的数码照相机。

其实我更喜欢卡西欧或者奥林巴斯,因为那时在我的印象里,卡西欧或奥林巴斯科技感更强,但是佳能这两个字更接地气,而且,感动常在这句广告语,直到现在都能打动我。

那个相机算是我用过最多的拍照设备,它拍摄了很多我们在一起时走过的路,路没有别的含义,就是道路,和道路两旁的景观或店铺,有的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有的没变。

 

后来手机技术突飞猛进,手机摄像功能强大加便携性加娱乐性,让照相机在普通拍照领域以摧拉枯朽之势迅速淘汰,除了禁止拍照的一些区域或者有保密性质的文件这些很特殊的东西,每个人随时随地随手都能拍照或者录像,不管是国事还是房事。

 

相机自带了美图美白美颜瘦脸瘦腰瘦腿等功能,让人感觉这个世界很不真实,我估计再过一段时间自拍就能实现修复处女膜的功能。

 

我除了工作需要或者偶尔拍几张孩子的照片,很少拍照了,有留念的很少。

 

有时候我会感觉很幸运,我出生在八十年代初期,经历过一些类似我个人照相发展史这样的经历,感受到时代的进步,也感受过一些事物的兴衰成败,和自己的拥有和失去。

 

有时候我也想,如果智能手机早几年,我们的结果会不会不同,如果依然是现在这样,我们会不会多一些照片,能回头看看从前那些美好的时光,使那些情景更清晰生动历历在目,那样的话,看照片的时候,我想一定会很开心。

就会像看一个有趣的笑话,当年看的时候乐的不行,后来再看到的时候,虽然已经知道结局,但是当年这个笑话给我们带来的开心的感觉还会留在记忆里,当年一起笑的人的那嘻嘻哈哈笑声还能在耳边响起。

或者像我看书,很多书我都看过很多遍,故事情节和文字都很熟,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每次看,多少都能有点新的心得和领悟。

最起码,即使是个悲剧的结局,这个结局次数看的多了,也就不那么悲痛了,总不能每次看大结局都和第一次看一样哭的稀里哗啦的吧。

评论(0) 浏览(74)

U盘记

2018-4-16 liukai82

2018年,中国挖矿热。

我也积极参与,凡是这种投资不大费心不多的事我都积极参与。

有之前赚钱宝的小成功,也有现在玩客云的小失败。

这种事都得用硬盘。

前几年挂赚钱宝开始,我有人生的第一个移动硬盘,其实不是移动硬盘,是个笔记本硬盘带个外接线。

后来挂了好几个赚钱宝和玩客云,我就开始买移动硬盘。

直到现在开始准备天天链,买了一大堆移动硬盘。

硬盘和U盘真是太厉害了,这么小的东西,能存那么多东西。

而且现在存储设备都那么便宜了。

一个几十块钱上百块钱的U盘,32g或者64g的,如果不存电影不可劲存照片的话,简直够用一辈子了。

一个几M的文本文档,足够记录人生的每一个瞬间。

 

我2000年上大学,那时候我们还用不上U盘,我们从用3.5寸软盘开始。

3.5寸软盘是个方形的薄片,标称容量1.44M,实际可用容量只有1.38M,这个数值现在看起来非常小,现在连一张分辨率稍微大点的照片都放不下。

其实当时看起来它的容量也不大。

比如想把一个模拟小游戏“街头霸王”从一个能上网的电脑拷贝到一个不能上网的电脑,用软盘,需要配合文件分割合并器使用,大概要倒六七次。

而且软盘极容易损坏,文件损坏,你根本不知道何时也不知道原因,它就坏了。

但是那时候软盘是我们唯一的选择,我们连电脑还都没有呢。

 

2004年,我上大四,开始做毕业设计了。

虽然我是个超级学渣,毕业设计也都是对付出来的,但是拷贝毕业设计文件时软盘就很不方便了,我的女朋友有一个16M的U盘,她也就那一个宝贝东西,她给我了,她自己又跟家里要钱买了一个红色杂牌子的,64M,一百四十多块钱吧。

那个时候有U盘的同学也不多,大家经常互相借用,这个16M的U盘,被一个姓王的同学借去插在另一个同学的电脑上,烧坏了。

后来才知道那个电脑的usb口有毛病,烧了好几个U盘。

他把U盘还给我,并且告诉我坏了,他没赔我,我也没好意思说。

直到今天我都怀恨在心耿耿于怀。

不是他的问题,是我的问题。

因为当年,那个U盘是我的宝贝,它坏了,我没有用的了,也没钱再买。

我又怎么和我女朋友交代呢。

因为现在,那个U盘仍然是一个遗憾,我已经快四十岁了,那是我二十四岁的礼物。

我女朋友把她后买的那个红色杂牌U盘又给我用了,她自己对付。

 

2004年,上锦州来,我把这两个U盘都带到锦州来了。

直到2006或者2007年,我都在致力于把那个16M的U盘修好。

我尝试过很多次,用各种修复软件,但是都没有成功。

终于在一次修复过程中,它插在放在地上的电脑面板的U口上,我抬脚的时候,踢上了。

U盘壳碎了,但是芯片还照旧,当然也照旧不好使。

我就时常把芯片插在电脑上继续尝试修复。

终于在另一次修复过程中,它插在放在地上的电脑面板的U口上,我抬脚的时候,踢上了。

芯片也断了,我的U盘修复事业终止了。

16M的U盘被扔了。

64M的U盘现在还在我的书架上挂着。

这个容量,现在基本是用不上了,光剩念想了。

 

2006年,我看网上有卖用笔记本硬盘组装的移动硬盘的,20G的,不到二百块钱,我跟她商量想买一个。

那时候我俩一个月加一起也就挣三千来块钱,而且移动硬盘的需求,其实也不是特别必要,我就是挺喜欢的。

她不批准我的申请。

有一天我骑着我的二手自行车带着她,经过工学院南门向东的那个坡,坡挺大的。

她说你要是能带着我骑上去,我就同意你买移动硬盘。

她给我喊加油。

我尽力了,就差几米吧,没骑上去,我俩都乐了,她说你买吧,我说也没啥大用,不买了。

 

后来我们又买过台电的U盘,256的,一两年就坏了,到现在我对台电的印象都不好。

我们还买过纽曼的一个当时所谓的MP4,带个小屏幕,分辨率超级渣,后来给我妈听佛经了,不知所踪。

再后来我们就不在一起了,我买过很多U盘,从一两个G到64G到几千G的移动硬盘,也经常用各种网盘,邮箱附件,最近几年用小米路由或玩客云这种家庭简易的NAS,也没什么正经用,就是随手下载电影到家里可以用电视直接看方便点,下载的太多又没那么多时间和心情看。

电脑硬盘越来越大,实际能用的空间,十分之一都不到。

上次买电视盒送的好几个U盘,还在电脑桌上没拆封。

评论(0) 浏览(88)

电暖气

2018-4-9 liukai82

电暖气.jpg

昨天我修了两个小时电暖气。

就是这货。

这个电暖气,我想想,应该是十二三年了,不是零五年就是零六年买的。

那时候我们刚搬到锦炼新村,第一年或者是第二年的冬天,暖气不好,冷的不行。

正好有个网友,小何,当时是华联卖洗脚盆的,不过她旁边是卖电暖气的,就帮我便宜点买个电暖气,我记得是二百多。

这个价格现在看估计是不便宜了吧,但是当年还是很便宜的。

锦炼新村房子也小,虽然暖气不好,我们呆在卧室里,放上电暖气就足够了,很开心。

这么多年过去了,前两年它的开关坏了,后来就没用。

昨晚我经过两次火花四射,一次空开跳闸,的试验,终于搞明白该怎么越过开关直接让它插电就能用了。

我很惭愧,作为一个男人,这点东西整这么费劲。

我修理完以后,虽然它不能控制一路开还是两路开了,但是给我的温度和回忆的温暖,都依旧。

十多年过去了,它能这样,我已经非常满足了。

甚至是松了一口气。

要不它坏了咋办呢,扔了吧,我心里真是舍不得,放着吧,又没有地方,看着也心酸。

它好了吧,就像那个时代还没过去,我们都没老,虽然这个感觉很勉强,聊胜于无吧。

评论(0) 浏览(84)

 载入天数...载入时分秒...
Powered by em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