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距离2020年12月17 waiting.one域名到期还有87天

<<鹿鼎记>>读后感

2019-12-25 liukai82

我又看了一遍《鹿鼎记》。

我总是在看书,多数都是以前看过的,随着年龄的增长,看旧书总能有新的体会,我觉得这样挺好的,比看完新书觉得白瞎了时间强。

金庸的书我看的很熟,全都看过几遍,多的看过十几遍,所以我很熟悉里边的人物和情节。

刚又看完一遍《鹿鼎记》,有两个情节我有新体会。

一,《碧血剑》中的阿九公主已人到中年,成为独臂侠女尼姑九难,又回到皇宫中当年的闺房,想起自己少女时春心初动,在房中偷偷为袁承志画像。

二,《碧血剑》中不守法度的何铁手已经成了白发苍苍的老婆婆,依然胡闹。。。。

看到多年以后的阿九和何铁手,忽然感觉,就像碰到了自己小时候的两个好朋友,一起谈笑从前的趣事,忘了今天的烦恼。

评论(0) 浏览(182)

纪念币

2019-12-9 liukai82

我以前对纪念币的认识是错误的,在我的概念里,纪念币就像古董一样珍贵稀有,这种珍贵稀有的东西跟我是毫无关系的。
我最多也就是攒了一大罐子硬币,锦炼新村房子装修的时候没有钱,用这些硬币换了个床。
忘了什么时候小张提起约纪念币,我才知道这东西从银行就能换,而且纪念币发行量之大,导致一般纪念币并不稀有,也不珍贵。
从鸡年纪念币开始我们有机会就一起约纪念币,当然仅限于一般的,那种金币银币什么的我们也没钱买,也没那么虔诚的信仰。
前几天发行泰山纪念币,发行量不是特别大但是也过亿,小张告诉我一起约我都没太当回事,觉得那就跟淘宝双十一抢购似的,都是噱头。
可没想到泰山币太热门了,我没约到,小张约完自己的再帮我也来不及了。我也没太当回事,其实如果我当时就约外地的,还有机会,可是我寻思那就别折腾了。
小张说明天还能现场约,她要去帮我排队。
第二天我把纪念币的事忘忘的了,甚至小张在微信上跟我说话我也是几十分钟后才看到。
她说她一大早就去银行排队,还是没排到,她附近的银行已经没有了,她电动车也没电了,她告诉我网上显示桥西银行还有,让我赶紧去看看。
等我开车到桥西银行,这里也没有了,全锦州市都没有了。
小张说网上显示葫芦岛还有,问我还去不?
昨晚我在网上有机会约外地的时候我都没整,我对纪念币信仰程度确实没那么高,可是小张一大早冷呵呵的来给我排队,我不做点什么我觉得对不起她。
葫芦岛离我们大概能有六七十公里吧,在葫芦岛银行排了三个小时,差俩人没排到我,没货了。。。。
我从葫芦岛回来开车超速被罚款二百。。。。我都没跟小张说,怕她郁闷。。。。

小张出差了,我替她去领纪念币,这次的泰山币还带个小塑料盒。

小张告诉我还有最后一次现场领取的机会,每个银行有五十多个名额她还要帮我起早去排队,于是我也请了一天假准备一起去,我们准备早上六点去。

排队前一晚,我的同事告诉我银行门口都是排队的人,我一看他的照片,哎我操啊,全市精神病集合了吧?就算一百块钱的纪念币已经涨价到三百多,也犯不上大冬天的在外边冻一宿吧?
我跟小张说了,她也很意外,我们想下班后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
十一点多我们到银行门口,人并不像照片里那么多,穿着军大衣和皮裤的大姨告诉我们,不用排了,一共五十九个名额,前五十八人每人限量二十枚,银行没下班就开始排,都排完了,因为量有零头,第五十九人为七枚纪念币而战,重在参与。。。。排到的人分小组看护虚拟的队形,其余人都在自助银行和车里呆着呢。
我俩都服了,不管是为了钱还是信仰,我们都没有那么虔诚。这简直是用肉体和生命的苦难去祭奠信仰啊,这哪是领纪念币啊,这是抢地球上最后一口空气啊。。。。
我们开车去了几个银行,都有人在排队,我们没下车再问排没排满,因为就算没排满,我俩也没有在这熬一夜的精神,我感觉要是夏天带点饮料带本书三两个朋友扯扯淡熬熬夜还行,这零下十多度,实在扛不住。
把小张送回去以后,我们就各回各家了。
实在没得到,小张让我高价买一筒聊以慰藉,我说不用。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人生就是个胡闹的过程,币不币的无所谓。

 

后记:后来小张执意买了一枚泰山纪念币送给我。

评论(0) 浏览(196)

我想她

2019-11-10 liukai82

我想她现在在干什么。

我想过去那些画面。

我想未来相见那些场景。

我想我们相识以前她的生活。

我想我们重逢之后的岁月。

———————————————————————

某一天,

你不让我说想你,

你对我说,

你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我想你这种话,

我相信,

从此便不说。

今天,

你说想她,

我也相信。

不是你说谎,

情之所钟。

伤心


评论(0) 浏览(201)

鼻子的进化

2019-11-10 liukai82

我经常白天睡觉。

把脑袋蒙被子里吧,太闷得慌上不来气。

把脑袋放被子外边吧,外边太亮,闭上眼睛还觉得明晃晃的。

我想,我的鼻子如果能进化到头顶就好了,我把被子盖到额头位置,又遮眼睛又不耽误喘气。

小张说,大象。

我一想,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大象就是这样的啊,而且比我的想法更先进,它睡觉时把鼻子甩旁边去,用被子把脑袋蒙起来,不仅喘气睡觉两不耽误,就算是一边睡觉一边放屁都不会把自己臭醒。

评论(0) 浏览(177)

又忙又懒

2019-11-10 liukai82

从这学期开学开始,东门的荒凉扑面而来,所有的小吃都没了,就剩我一个超市了,营业额直线下降,还不如以前三家拼的时候。

不过我并不担心,因为现在的营业额依然略高于经营成本,还能活下去。

回顾过去,以钱为镜,我接手的成本并不高,这几年早就把本钱挣好几个来回了,以人为镜,我把第三的小卖店干成第一的小卖店,并且两次把竞争对手挤黄了,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很有趣。

人不好雇,买卖也不好,这学期就没咋雇人,有几个原来的店员,又找了几个学生钟点工,再加上我和我爱人,就对付干了,反正活也不多。

这样我的下班时间就去店里卖货。

一点都不累,没啥活,我在那就是赶别人上厕所啥的我搭个手,把我闲的也是五脊六兽,但是不管忙闲,到家也是十一点多了。

有时我再吃点饭,看会电视,洗个澡啥的,就一两点钟了。

也困得不要不要的,那我也不爱睡,总是困的抬不起头再睡觉。

我本来就不是个事业型的人,不管是单位的工作还是家里的小生意,我都不会废寝忘食滴热爱,我舍不得让我的时间充满工作,所以即使很困,我也会挤出时间干点没用的。

这也导致了晚上睡的少,白天有空就睡觉,啥也不爱干,能往后拖的事就往后拖。最近两个周末白天我几乎都在全天睡觉。

其实不管是时间还是生活,压力本没那么大,我纯粹是被自己的瞎忙和懒惰搞得压力山大。

评论(0) 浏览(196)

生日

2019-10-3 liukai82

再过两天我就该过生日了。

我从来没在乎过生日,我出生在1981年11月2日,那天是农历十月初六,我身份证上写的是10月5日,我妈说我爸给我上户口的时候记错了,所以应该把这三天中的哪一天定义为我的生日,我也不知道。

我娘家人也不在意生日,三个人的生日,想起来就煮个面条吃个鸡蛋,也可能过十天半月的想起来说哎忘了过生日了,也可能一年都没想起来还有生日这码事。

我俩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怎么在意过,就有一年我们买了两块卡西欧手表一起戴。

多年以后,因为一次偶然,我才知道她的生日并不是12月11日,而是8月毫不相干的一天,我不知道她当年乃至后来一直为什么撒谎,我想可能是她想泡我,想见我,可是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吧。

等我有了妻子和儿子,她俩都超级在意过生日,搞得我为生日怎么过买什么礼物而不知所措,然后大家都不开心。

家里啥都有,不管是有用的还是没用的,缺啥随时就买了,我实在是不知道我还能买什么作为礼物。

前几天小张过生日,我只想跟她说生日快乐,还是给忘了,小张是个非常宽容的人,其实我觉得她希望我记得,但是我忘了,她也没说什么。

等到我自己快过生日了,小张想送我点什么,问我想要什么。

我也没什么想要的。

谁都想要更多更好的东西,就像我也想要个屏下指纹的、电池更大的、速度更快的更新型号的手机,我的手机屏都碎了,可是它还能用,除了外观有些损伤,一点都不影响使用,背后指纹和屏下指纹的区别也不过是把手机拿起来按和不用拿起来按的区别,更大的电池无非就是少充一会,我就算换个更好的手机,也就是新鲜一下而已,新手机承担不起生日礼物这样的重任。

前天晚上我看别人的kindle,两千多,是我的三倍价格,何况我这个都用了六七年了。翻页确实速度比我的快一点,清晰度也好一些,在我的赞美中,它的主人不仅为它的品质和自己的品味而略有骄傲。可是我觉得我的也挺好的,看书翻页这种事,快慢也就差零点几秒,我的也有背光晚上也能看,虽然分辨率差一点点,完全也不耽误看书,最多相当于人家看的是新书我看的是旧书。所以kindle我也不会换。

我的所有需要都像我的手机和kindle一样,啥也不缺,也都过得去,所以我真是想不出我自己还需要买点什么和被送点什么,一旦有了新的,旧的被闲置起来,我还挺纠结的。

等下次去小张家吃饭,吃顿面条吧,我还是挺喜欢吃打卤挂面的感觉,可是我家基本不做饭,去爸妈家总给我做鱼和肉而不满足我吃面条的需求,请客吃饭也没有吃面条的,自己去吃面馆吃的时候都是各种特色抻面,唯一觉得比较满意的新麦子大王面馆,一碗打卤面十三块钱,我真有点舍不得,最近猪肉鸡蛋都涨价,大小饭店荤菜素菜都跟着水涨船高,我挺长时间没去新麦子大王了,我估计十三都打不住了。

不管是日升日落,还是四季交替,都是自然现象和自然规律,时间是连续不断的,没有节点。人给时间加上年月日这样的单位,除了便于计算,并没啥用,过去和未来的每一天,不会因周期而重现。这样想的话,所谓生日,不知所谓,所谓生日快乐,不知缘何而来。难道日子到了,突然快乐吗?

评论(0) 浏览(160)

最近突然喜欢的两句歌词

2019-10-3 liukai82

拥抱着亲人的时候,多希望时间就停止。——《家》许巍

心中的话,总是不说,想等到冰霜融化那一刻。——《伤心的歌》谭艳

评论(0) 浏览(157)

最后一次去网吧

2019-9-14 liukai82

前几天我跟兼职的收银员聊起网吧,我就说我上学的时候,网吧是什么样的,多少钱。

我还说我最后一次去网吧,当然没下面说的那么多扩展。

那是2008年的10月初,或者是九月末。

那时候我们已经分开了,我们分开的时候有两台电脑,一台好像买不太久,另一台是我2005年买的。

新买的那台电脑是液晶显示器,之前那个是大脑袋那种显示器。

分开的时候液晶的给她了,我留下旧的。

结果这个不争气的东西两个月就坏了。

那时候我挣的也不多,买个显示器也得个把月工资,得算是个大家电。

像我这么又穷又爱研究的人,我得在家研究好买啥多少钱再去买。

可是家里的电脑已经坏了,我就去锦炼新村的网吧上网研究,就是现在绿野仙踪网吧的位置,从前也是网吧,不是现在的名字,也没这么高档。

我不知道上网已经要用身份证,但是人家告诉我,楼上可以不用身份证,楼下一块钱一小时,楼上两块钱一小时。

去网吧楼上上网查好了想买的显示器,又闲看了一会,就下机回家了。

第二天我买了新的显示器,也是液晶的,也是三星的,不同的是她的显示器背后是平的,但是没有货,我只能卖后边有点弧形的。

我觉得她的老款比我的好看。

那个显示器一直到现在还在用,质量挺好。

 

给收银员讲完我最后一次去网吧的经历以后,我忽然想起来,那并不是我最后一次去网吧。

 

我真正的最后一次去网吧是2013年一月,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以后。

我们中午分开,我买的是晚上的车票回锦州。

其实我本来想留出下午的时间跟她看个电影,我也不知道我已经招人烦了啊。

我没地方呆,也想去熟悉的地方看看,我就在宣庆网吧上网,那时候宣庆网吧已经改名叫宣庆网络广场了,也高档了很多,原来的椅子就改成了沙发。

那时小曾的婚事应该就算是定下来了吧,我窝在沙发里给她发信息,说晚上我就走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回来,见见面,我给你随个礼,或者送你个礼物吧。

小曾拒绝了我。

我就窝在那里,把《黑衣人3》看了,不知道是电影本身的原因还是心情的原因,感觉根本就没看明白。

 

到点我就去坐火车了,这就是我最后一次上网的经历,我只能想起这么多了。

 

评论(0) 浏览(181)

面条

2019-9-4 liukai82

我挺爱吃面条的,因为做的快,吃的也快。

我上大学以前没吃过加州牛肉面,我家小县城,那时候还没这店。

我最初吃加州牛肉面的时候,小碗5块大碗6块。

现在可能都十六七块钱了,三四个人吃顿面加两个拌菜啥的就得过百。

有一阵子我半夜经常去新麦子大王吃炸酱面,8块钱,开车来回还得五六块钱油钱,新麦子人很多,大半夜的经常还没地方。

后来炸酱面涨到11块钱,我很久没去了。

单位宿舍门前的兰州拉面,干拌面6块钱,加个煎鸡蛋1块钱。

今年煎鸡蛋涨价了,两块钱一个。

我觉得2块钱一个鸡蛋有点贵,经过认真分析,我选择打卤面,因为卤里能有点鸡蛋,打卤面6块钱。

过了一段时间,打卤面又涨价到7块。

辽工南门的兰州拉面,它开了十多年,我吃了十多年,把炸酱面从五块钱吃到十块钱。

以前她吃羊肉泡馍,我吃炸酱面,好像没尝试过别的。

前几天去,趁着新开学,兰州拉面的炸酱面涨价到11块钱了。

 

我觉得他们都是在故意针对我。

评论(0) 浏览(190)

修手机

2019-9-4 liukai82

我手机电池特别不抗用,加上充电口不太好使,结果就是手机几乎总是在充电,而且充电的时候一动不能动,在手机跟前放个屁都能把充电崩掉线了。

我就决定去修一修。

在小米之家排了半个多小时队,人家告诉我充电口坏了,换个充电口费用一百。

我寻思太贵了,以前我都有过给苹果手机换电池的经验呢,我决定回家淘宝买个充电口自己修理。

回来了,没事时上淘宝看了一下,充电口卖一百三。

那我一会还是去小米之家修吧。

 

五天之后。

 

我真舍不得这一百块钱,又挺了好几天。

手机不好使太憋屈了,我寻思还是修修吧。

我骑着我的电动大奔向小米售后进发了。

没走多远,路过一个小手机店。

手机店里有个男的正在吃一块发糕。

我向他描述了我的病情,医生使劲把最后一口发糕噎下去,拿我手机瞅了一眼,说你充电口太脏了,里边都堵上了。。。。

然后他用从棉签上撕了点棉花,用镊子夹着沾了点不知道什么水,到我手机充电口里蹭了蹭。

他觉得效率不高,放弃了棉花,直接用镊子进去往出抠。

手机康复了,收了我十块钱。

 

我好想去小米的新机发布会,当着线上线下所有观众的面,义正言辞地跟雷军说,骗子,操你妈。

评论(0) 浏览(240)

天津

2019-8-14 liukai82

十年前她在哈尔滨,我在锦州,距离大概八百多公里,卧铺要将近十个小时。

现在她在天津,我还在锦州,距离大概四百多公里,最快的火车只要两个多小时。

这是个非常好的趋势吧,按这个比例算下来,再过十年二十年的,时间和空间上就都没距离了。

 

中介在帮我办理建造师挂靠,说是给我找了个天津的单位。

我就想如果需要我去天津出场的话,没准在大街上我们能碰上呢。

如果真能再见,我最喜欢的地方是哈尔滨,其次是锦州。

我最不喜欢的是天津。

如果是电影剧本的话,肯定会安排昔日的恋人重逢在曾经一起经过的地方,再配个煽情到脸红的一起听过的老歌做背景音乐,像《秋天的童话》或者《没完没了》那样,两人相对,一切尽在不言中,一切都释然了。

这样的重逢才能让人热泪盈眶心里的大石头落了地死而无憾。

而不是在异国他乡的早市,一个拎着秋豆角和旱黄瓜,一个提着假朝鲜拌菜和半只小烧鸡儿,俩人大眼瞪小眼,同时作恍然大悟状,哎妈呀搁这碰上你了呢?多少年没看着了?现在你搁哪呢?家里外头都挺好的吧?我还用139那个号呢,有事打电话哈。。。。

这样的场景我也见的多了,就多余费那些个吐沫星子,裝的有劲吗?

 

天津,大城市,那么多条大路,我们肯定碰不上,所有的想象都是多余的。

要是真碰上了,我马上就装受过重大打击或者强烈刺激失忆并痴呆状,或者直接翻白眼装瞎,免得好尴尬。

写到这我都忍不住笑了,我真是好聪明,哈哈。

评论(0) 浏览(190)

财神

2019-8-13 liukai82

昨天我看电影,里边有个商场里促销发广告那种高大的、打扮成财神形象的人,戴着巨大的财神头盔,穿着呼呼哒哒的财神褂子,知道那样的卡通形象吧?

或者电影《飞驰人生》里那两只恐龙,或者游乐场里跟游客们合影的熊大熊二们。

我就是突然想,如果我打扮成那样子,天天去她家附近的商场里等着看她,早晚我能看到她,而且她肯定发现不了,没准还能跟我合个影呢。

我也知道这不太现实,我也就是瞎想想打发无聊而已。

评论(0) 浏览(184)

 载入天数...载入时分秒...
Powered by em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