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距离2019年12月17 waiting.one域名到期还有181天

给网站起个中文名

2019-4-20 liukai82

我有个朋友,就是那个开火锅店的老板,奔云南西双版纳开旅店去了。

前几天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西双版纳这个名字挺好听的,听起来莫名其妙,又朗朗上口,感觉有点神秘,又似乎有点信仰包含其中。

然后我想,好像凡是这种有点信仰或者说神逼叨叨的地方名字都挺好听的。

比如说外国有梵蒂冈,耶路撒冷,麦加,中国有拉萨,布达拉,喜马拉雅。

 

那我是不是也该给我的网站起个足以传世的名字先预备着呢?

 

我想了半天,也想了个四个字的:乌诶忑盈。

发音是:wu(一声)ei(一声)te(四声)ying(二声)。

冷丁一看是不是像个音译外来词?

 

念来念去都觉得这四个字组合起来过于抽象,而且也难以和什么宗教文明或者历史传说扯上关系。

不过我也想不出更好的了,哈哈哈,那就算了吧。

评论(1) 浏览(40)

当生活只剩下三个字

2019-4-16 hello

当生活只剩下三个字,

那么是,

睡觉。

哦。

……

评论(0) 浏览(28)

手表

2019-4-11 liukai82

第一块手表

我五六岁的时候,我老叔给我一块电子表,红色的人造革表带,侧边带两三个小按钮,屏幕上只能显示时间,对一个八十年代的小孩来说,时髦极了。

后来不知所踪。

第二块手表

我上初中的时候,不爱学习,总盼下课,就想有块表,我妈没舍得给我买,把她自己的手表给我了,应该是她结婚时的表吧,是一块女款的机械表,后来我又给我妈了。

我估计那块表现在还在我妈那,我家有些东西,其实没价值了,但是我妈也都留着呢。

第三块手表

我上大学报道之前,我妈给我买了一块手表,金色的飞亚达,我记得是一百二十块钱,可能在她的心里,她儿子长大了,该有个大人的打扮了。

我的大学,在安达两年,在大庆两年,那就应该是我大二的时候,在安达校区的澡堂,洗完澡穿衣服的时候不小心把手表掉到地上,玻璃表蒙摔碎了,我在修表的地方换了一块表蒙,型号不一样,不太合适。

那块表最后的下落,我完全失忆了。

第四块手表

2005年或者2006年,我的女朋友在淘宝上买了两块卡西欧,我俩一人一块,大概都是二百多块钱,后来人分了,表也分了。

上次我们见面的时候,我们都还戴着卡西欧。

2017年,我有一阵子没带这块手表,表就没了,我零零碎碎找了一年多,几乎是把所有可能的地方都找过,也没找到。

第五块手表

前几年我岳父出差去日本,给我买了一块精工的手表,一千块钱左右,全自动的,我戴过一阵,还行吧,感觉跟卡西欧风格差不多,我还是挺喜欢的。

第六块手表

我岳父岳母旅游去。。。。我还真不知道他俩去哪了,回来给我一块宝齐莱手表,好像是合人民币一万多块钱,也是全自动的,这牌子我没听过,老两口说导游推荐的,马云戴的牌子,这个手表我不喜欢,因为表链看起来很碎,但是我也戴了一段时间,毕竟是老人大老远给挑的。

就是戴这块手表期间,找不到卡西欧了。

第七块手表

可能是因为软件冲突,手机铃声时有时无,所以我临时买了一个小米手环3用来配合提示,2018年,锦州锦绣前程购物中心一楼小米专卖店,169块。

后来把手机重置过,铃声就好使了,就不用手环了,过几天我想把它上网卖了。

第八块手表

有一天我偶尔打开QQ,看到她的登录状态是手表在线,我不知道qq咋用手表登录,但是卡西欧肯定是没法登录QQ,我有点伤感。

我上闲鱼,有个人在卖我原来的卡西欧,说是2016年青岛利群商场买的,没戴过多久,八十元包邮,我就买了。

(2019年4月20日补充)第九块手表

写完这个没几天,2019年4月19日,我爱人在她的小抽屉里找到了我的第四块手表卡西欧,我非常开心。

小张建议我把第八块手表卡西欧卖了,我想也是,可是我还真有点舍不得。(2019年4月20日补充结束)

 

等我儿子到了戴表的年龄,我就把精工给他,等他适合戴贵一点的手表的时候,我就把宝齐莱给他,这样省得这两块表浪费,还省得我再花钱给他买了,也不知道人家要不要。我就戴卡西欧就行,我觉得价格样式和感情上我都挺喜欢的。

评论(0) 浏览(37)

食堂的变化

2019-4-11 liukai82

我上学的时候,学校有五个食堂,每个食堂大概有六七个或者更多窗口,每个窗口卖的菜大多是一样的,多开窗口只是为了应付下课蜂拥而至的学生。

打菜的工作人员应该是食堂的员工,只负责给同学们打饭菜,我猜食堂的经济效益与打菜的师傅并没有关系。

饭菜有便宜的也有贵的,最便宜的就是不带一点肉的青菜豆腐,一份两块钱,半份一块钱,贵一些的肉菜好像是两块五或者三块钱半份,我记不住了,我一直吃肉不太多。

那时我吃一顿饭就花一块五,半份一块钱的菜,五毛钱饭。

这种模式的食堂有点类似饭店,就是,自由搭配点菜式,只要你愿意,你可以选择花很少的钱吃半份豆腐,也可以要十个肉菜可劲吃。

后来我到锦州,在辽工食堂吃饭的年代,辽工的食堂也是这个模式,直到2008年。

2008年以后,我就不在辽工食堂吃饭了。

 

2015年开始吧,我在辽工附近做小生意,小店附近都是卖饭的小棚子,都是炒饭啦,盒饭啦,盖浇饭啦,这些,我也经常买着吃。

大概是2017年的冬天,有个小棚子失火了,着的还挺大,连累着烧了四五个棚子都着了,因为是在学校寝室楼下,这事闹的影响很不好,小棚子们停业了好几天。

本来我天天吃饭就东一顿西一顿的,突然没有了小棚子,有时吃饭还真不太方便。

有一天我就打算去院里四食堂吃。

进了食堂我发现,它和我记忆中的差别很大。

差别真的很大,连空间上我都蒙圈了。

原来我记得四食堂是很大的大厅,而且,既然是学校食堂,那也就应该是个千八百平的大厅熙熙攘攘的景象啊。

完全没想到现在四食堂吃饭的地方,甚至都不如一个中档饭店的厅大。

夸张不?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我都他妈的惊呆了,这他妈的也能叫个食堂?还没个商场顶楼的大排档大。

然后卖饭的模式也变了。

整个食堂我估计也就有十多个档口吧,都是个人承包的档口那种形式,卖饭的模式跟盒饭或者鸡腿饭一样,轮份的,一份七八块钱,有几个菜或者口味可选,而不是像以前任意点任意买那样。

我去的时间还算是饭点,可是食堂里并没有多少人吃饭,可能是现在外卖和学校周边的小饭店太多太方便了吧,同学们也都不差钱,不像我上学时大家绝大多数时候的选择都是食堂,只有聚餐时才会去小炒什么的。

四食堂这个景象让我也没什么吃饭的心情,我就又出来了。

 

这几年我去外地考试或者溜达也去过几个学校,好的和差的都有,也在它们的食堂吃过饭,好像也基本都是个人承包档口卖盒饭或者稍有特色的小吃那种,都没有我上学时那种大食堂的感觉了。

其实我个人还是喜欢那种大食堂的模式,爱吃啥不爱吃啥,吃多吃少价格贵贱的都完全自选,挺方便的,套餐这种模式起价就得七八块钱,跟我花一块五买一顿米饭豆腐还吃挺好的时代比,我总觉得这个套餐模式特别不合适,而且让我选好几个菜,我觉得还不如痛快滴打半份炒鸡蛋或者酱豆腐,选也省事,吃也省事。

评论(0) 浏览(33)

电视剧《都挺好》的演员高露

2019-4-11 liukai82

最近我爱人看电视剧《都挺好》,我也跟着看。

我就觉得那里边演大嫂的演员高露特别像她。

我也说不好是长得像还是神态像还是性格像。

反正就是觉得特别像。

评论(0) 浏览(28)

买硬盘

2019-4-11 liukai82

2005年我买了个80G的硬盘,500块钱。

2019年我买了个500G的硬盘,80块钱。

2005年的硬盘六块两毛五一个G。

2019年的硬盘一毛六一个G。

2005年我的工资第一栏是九百六十块钱,加上奖金加班开到手大概能有一千四五百块钱。

2019年我的工资第一栏是三千一百六十块钱,加上奖金加班开到手大概能有四千多块钱。

2005年我认认真真地学习电脑知识,为了挑选自己人生的第一块硬盘,第一台电脑。

2019年我买硬盘根本不看什么参数,哪个便宜买哪个,我有三个笔记本三个台式机在闲置,我只是强迫症,不想让那个电脑就那么坏着。

世道变了,我也变了。

评论(0) 浏览(25)

重返校园

2019-4-8 hello

学无止境这句话现在我真是有深深地体会了。除了去年,每年的春天我差不多都会或多或少的回学校来学习几天,但几乎都是来去匆匆。从西门进,因为那里随意进出,不会因为我已不再属于这里而感到尴尬。然后去离校门最近的1#教学楼,坐上一天,最后回家。 

今年我发现学校的校门变成了需要刷卡的旋转门,我没有卡,去的时候等了好久才等到一个有卡的人。

 毕业以后的身份,一开始我还觉得我跟学生也没多大区别,后来大不了是研究生,再后来估计就得是辅导员了,今天我觉得我可能得是青年教师了,但愿我别等到变成资深老教授的时候还要来学习。

 现在的学生好像变少了,整个校园都显得那么安静。我们下课时摩肩接踵的场面我再没看见过了,自习室也不需要占座了,甚至整层全天只有我一个人。上学时每天都走的路,有些已经变得人迹罕至了。球场上人最多的地方竟然是一群肤色各异说着英文的交换生再打排球。难道现在的孩子都不打球?都不学习不考试吗?还是不用上自习了?他们是怎么考试的呢?我觉得好神奇啊!

 我抱着想看看人的想法,去食堂吃饭了。我上学的时候那可是个挤破头的地方。今天我毫不夸张的说,连我加做饭的可能都没到十五个人,吃饭的算我就仨人,我明显变成了VIP啦。在卖饭大姐的热情指导下,花九块钱买了一盘子菜,可是再也吃不出四块钱全寝室抢着吃的感觉了。

 这些年学习的变化真是挺大的。我入学时住过的北六已经有了些沧桑,也变成了男生寝室,想当年我可是这里住的第一批学生。毕业前住的南三,连同那两排美轮美奂银杏树和我们的故事一起,都变成了一片干巴巴的小广场,周边被新建的现代化图书馆和两栋高层宿舍楼包围着。就连当初破败的辽工招待所都变成了工大商旅酒店那么陌生的名字,唯一没有太大变化的是南门的大拇指,可是走了一圈也已经没有了我想买的东西。甚至一个外卖小哥问我小西门在哪,我都一时语塞,是啊,那时候我们管它叫研究生公寓门。

 刚上班那几年,不开心的时候我都爱去五号楼门前的大台阶上坐着,就在他们说的小西门旁边。无论去时的心情怎样,想想上学时开心又无忧无虑的日子,心情就好了。现在我已经很久没去过了,不是不开心的时候少了,而是已经知道无忧无虑的少女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难免更增加了些许失落。 

时间在慢慢地改变着世界,改变着校园,也改变了我们,就连食堂的宫保鸡丁都变成了奥尔良口味。而那些和我一起玩耍的同学们早已为人夫,为人妻,为人父,为人母,而我也已经慢慢老去。也许是时代发展的太快,我已经跟不上年轻人的想法了,也许是我对过去太过想念,不愿它离我而去,也许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虽然人生再无十八岁,唯愿我们能永远有十八岁的心境,有十八岁的单纯和善良,但愿校园年轻时的样子永远在我心里,一如我从未离开,一如往昔般美好。

评论(0) 浏览(31)

 载入天数...载入时分秒...
Powered by em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