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距离2020年12月17 waiting.one域名到期还有87天

木板

2020-6-1 liukai82

我的小熟食店黄了。

房子是租的,屋子要腾给下家了,我想把屋子里下家用不上的能拆的全拆回家,我也不知道还能做什么用,能用的用,能卖的卖吧。

房子原来是我装修的,其中有一些部分是用所谓碳化木做装饰的。

我舍不得这些木板,木板其实也不值多少钱,旧的更不知道能用来做什么,就是看着挺好看的,想以后没事能做点小手工。

小张家离我的小店特别近,她去帮我,其实她就是想和我呆一会。

因为白天我们都没有时间,而且之前的加盟店,和顾客在预存卡的问题上有些小纠纷,我们选择半夜行动。

我从超市下班就十一点左右了,然后去小店搬家。

我们把木板从柜台和墙面上起下来,这步比较容易。

难的是从木板上起钉子和运送木板。钉子是气钉枪打的射钉,大概有一两千个吧,我们的工具只有钳子。有的木板比较长,我的汽车放不下,倒腾这些破烂也不趁花钱雇车或者求人,我们得把木板锯短,我们的工具只有铁锯。

我们就像两个流水线的工人,一边聊天,一边把钉子一个一个拔下来,这工作也没什么可描述的。

我们接下来又一边聊天,一边把太长的木板一块一块锯短,这工作也没什么可描述的。

然后她回家,我拉着一后备箱的木板去车库,卸车回家,基本都半夜两三点了。

对了,木板她还留了一块用于放她家的花盆。

第二天,我的手酸疼,好几天才缓过来,她也是。

那些木板,放在我的车库里,我暂时也想不到用来干啥。

拆除装修还拆下来几个吸顶喇叭,等有空我想先用木板和喇叭做个音箱试试手。

就这样。

评论(0) 浏览(75)

LED屏

2020-6-1 liukai82

我的小熟食店黄了。

店招牌下边有个LED电子显示屏,当年新装大概一千来块钱,现在,技术已经过时了。

我舍不得白瞎了啊,我想拆下来放在超市用。

因为白天没时间,也怕加盟店的顾客找麻烦,我选择半夜行动。

小张家离熟食店很近,她去帮我,其实她就是想和我呆一会。

我们不知道这显示屏里边是什么工作原理,我们就想先整个拆下来再说。

大半夜的,一男一女在路边小店摸黑拆店招,挺诡异的。。。。

我们掐断了电线,然后开始拆。

这个LED屏在招牌下边,所以还是挺高的,而且已经安装了三四年,螺丝也上锈了,我们只有一把已经修过几次的颤颤巍巍的家用小叉梯和几个钳子板子螺丝刀这样的简单工具。

我和梯子哆哆嗦嗦滴组合起来,准备把LED屏从固定铁架上拆下来,然后才发现,这东西是用外六角的铁螺丝拧的,需要用套筒板子,我们的板子钳子的费了半天劲,根本没用。

我们只能放弃各回各家了。

我骑摩托还没走出多远,小张致电,说她在家找到了套筒扳子,不知道合不合适。

这时候大概是半夜十二点到一点之间。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啊,我们又去了。

有了她的板子,这事能往前走一步了,我又和梯子哆哆嗦嗦滴把LED屏的螺丝全卸下来了,现在LED屏就是空放在架子上,我们需要把它拿下来。

LED屏还是挺沉的,而且处于台阶上方,人在LED屏的背面往前拆,还挺高的,我俩也使不上劲。

但是已经到了这个程度了,怎么也得干了。

我俩一个站梯子,一个站凳子,想把LED屏举下来。

因为屏太沉,我俩没劲,站位不够高,往前够使不上劲等原因,我俩把屏扔出去了。


是不是惊心动魄,哈哈,我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惊心动魄,不是因为把屏扔出去摔稀碎,是因为店门口停了个路虎汽车。。。。就是看起来挺贵挺贵的那种。。。。

万幸啊,我们的LED屏虽然稀碎,总算差一点没把人家的汽车砸了,这也亏得我俩没劲,我俩要是往外挪的劲再大一点点,2020年挣的钱都给人家修车还不知道够不够呢。


摔的太碎了。。。。

除了框被磕碎了一个角,LED屏全变成方片片了,有的干脆已经和整体分离,没分开的也是滴里当啷滴被排线挂着而已。

再烂的摊子也总得收拾。

我俩把挂着悠悠荡荡的方片和电线的LED屏整个抬进屋,放在后屋,打开灯,看着一地碎片一起目瞪口呆。

这玩意肯定是废了,小张说,装起来吧,我也寻思,装起来,看看还能有什么价值吧。

LED屏全是一块一块的长方形组成的,已经摔乱套了,也不知道这东西有没有顺序什么的,我们只发现这些方片都是由吸铁石粘到框上的铁片上。

我们就先一块一块滴粘回去,开始的几块,位置不太合适,但是能对付安上,到第四五块的时候,已经完全不合适了,磁铁和铁片的位置已经完全不匹配,干不下去了。

我都蒙了,根本想不到是怎么回事,因为看上去似乎我们做的并没有错,而且只有这一条路。


小张的智慧小宇宙突然爆发了,她把我们安好的长方片横过来了。。。。问题迎刃而解,原来我们用单片立着放是错的,应该用两片组合,横着放。磁铁和铁片的位置完全匹配,我们很快就把所有的LED方片还原了,只是不知道顺序对错和线怎么接。

我们把排线也装几条上去,然后决定开机看看。

太棒了,一部分屏幕上出字了。

我们把所有的排线都还原回去,遗憾的是,有一根排线,在混乱中遗失了,怎么也找不到。

我们满怀希望滴再次通电,就像期待扑朔迷离后的真相大白。

只亮了一半,从某一块LED板之后再也不亮。

我们用后面的板子替换这一块,再次通电,发现问题一定出在这块板子上,因为不管它换到什么位置,都是它之后的不亮,而且这块板子的排线,通电以后特别热,其他排线都不是这样的。

本以为大功告成,没想到还是摔坏了,没办法,无力回天了,我安慰小张说没事,回头一定可以去淘宝配一块。


小张拿着这块板子反复端详,也没发现它破损的特别严重,跟其他的都差不多。

小张的智慧小宇宙突然再次爆发了,她发现LED电路板的背面有箭头,她怀疑LED板是有方向的。

好像是真的呢,因为排线安装时,别的排线都是正常的,只有这个板子排线的线序不对,我们只能把这根排线掉了个个才能安上。

我们按照箭头方向重新安装,这样排线的顺序也正常了。

再次通电,所有的LED板都亮了。


我想,火箭发射成功,或者居里夫人发现了镭,大概也就是这样的心情。

足以见我们的胸无大志。

但是我们真是太开心了。


现在只差了一根排线和磕碎的塑料框角,我们反复搜寻排线未果,这两个小遗憾我觉得淘宝能解决。


我们把LED屏抬上我的小摩托,横着放在踏板上,准备送到新开的超市去,我就是这么计划的。

实施起来才发现计划有点跑偏,只有把屏放到摩托上的时候,才能够体会到,摩托只能作为一个交通工具,把它当做运输工具,太难为我和我的小摩托了。。。。

为了一个一千块钱的,已经用了三四年的LED屏,我们差点把别人汽车砸了,又搭了两三个小时的时间和脑细胞,才搞到现在这个程度,我真不想再求人找车的投入了,而且,收拾这么个别人眼里的破烂,我也怕丢人。

所以我坚持骑着我的小摩托带着LED屏上路了。


这时差不多凌晨三点。

我,摩托,和4米长的横在踏板上的LED屏,就像一只展开翅膀的鸟,或者说像一架飞机的形状,行驶在马路上。

LED屏太长了,我们得占据两条车道的宽度,它又太重了,带着我和摩托车始终处于一个失衡状态,我使劲地把着车把,用两只脚间歇地在地上支一下以维持着摇摇晃晃的平衡,我想起汪峰声嘶力竭滴唱,摇摆摇摆。

我想起王杰唱的我走在清晨六点无人的街,我想起刀郎唱的守候在凌晨两点的伤心酒吧,我想起阿飞说的无脚鸟,我想她在天津的某个地方在一个陌生人的臂弯已经睡熟了,我想我爱人在梦中一定不知道我现在这么难,我想小张已经到家了,等着我的消息,我想如果有个汽车没看见我的LED屏,一头撞上去,它一定又会变成一地碎片,我心里已经有底了,我还能装回去。。。。。如果在这场车祸中我死了,小张一定会后悔帮我做这件事,悲痛欲绝。

我习惯性地瞎想着,骑行在南京路上,有个巡逻警察的面包车就在我身后,我心说,操蛋了。。。。

我占据着南京路从东向西的整个车道,骑个晃晃悠悠的摩托,如果警察拦我,我想停下来都稳不住,就不用提逃跑了,警察一定会冠以我多项违章的罪名。

他们大概是民警,不管交通,没管我,我很开心滴继续骑。

我上了云飞大桥。

桥上有风,桥下有水,冷飕飕的。

我感觉自己就像驾驶着飞机上了跑道,我迷失了我自己,我还嘚嗖的加速了,所幸时间太晚,这一桥就我自己,我顺利地通过了云飞大桥。

刚下桥,就看前边路口交警车灯在闪,拖车的灯也在闪,有一台车正在被拉上拖车。

看到交警,我又不迷失了,我清醒了,我不是飞行员,我开的也不是飞机,我这会冲上去肯定死定了。我几乎都不敢加油了,慢慢突突着从大路拐出来,慢慢骑到旁边店铺门口的人行道上,慢慢稳住停下来,在黑暗中点了支烟。

一支烟的工夫,警察走了,拖车也走了,我又上路了。

过了中央大街路口以后,为了躲监控和交通岗,我往南拐从大坝上走了。

大坝那条路更窄,我占了整条路,深夜无人,一路向西,畅通无阻。


大坝离我的店大概有三四百米吧,其中一半是土道,土道的一半是下坡道。我从大坝上拐下坡道,没出十米,我就卡那了。

坡道窄且低又满是车辙,两旁的草丛比道高,我的LED屏横在摩托车上又太长,LED屏被卡在草丛和坡道凸起的地方,我和摩托车也跟着别别扭扭地卡在那里。

我凑合着下来把摩托勉强稳在土坡上,把屏从摩托车上抽出来扛着往前走。屏很长,和小张两个人抬的时候还没感觉太费劲,这一个人扛着走,又沉又晃,我就这么一直扛到店门口,又回去把摩托车骑过来。


把屏挪进屋里,我告诉小张我已经到店里了,不用惦记交通安全了。

 

放下电话,我打算把这玩意转移到楼上去。

但是屏太长了,也太高了,太长和太高其实是一个意思,就是放平了太长,立起来太高,导致在楼梯缓步台的位置,横着转不过来,竖着立不起来。

我决定把楼梯窗户开开,把它顺到窗外转体,然后再抽回来。

都三点多了,说干就干。

我把屏顺出去,顺出去,顺出去。

屏长的80%都在窗外,它成了一个费力杠杆,直到我几乎全身的重量都压在窗内这部分上,我和屏成了一个跷跷板,剩余的长度总算勉强可以转过来了。

感谢上帝,再出去一点,我就得被它撅起来。。。。

我用仅存的一点力气,把屏从窗外抽回来,在二楼安置下来,就回家了。

今晚就这样。

 

三天后,我让一个做广告的朋友帮我要了一个护角和一根排线,顺利滴修复了损坏的部位和不能显示的板子。

插电,全亮,我给小张拍了视频,我们都很开心。

 

一周后,熟食店被出兑,最后一次彻底清理的时候,我在一个冰柜下面找到了遗失的排线。

(完)

评论(1) 浏览(81)

 载入天数...载入时分秒...
Powered by em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