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距离2018年12月18域名到期 还有60天

投资记录

2017-11-25 liukai82

[该文章已设置加密,请点击标题输入密码访问]

评论(0) 浏览(111)

43次见面

2018-10-7 liukai82

小张的记性真是神了。

都已经没法形容了。

小张能说出和我见过43次面,每次都是因为啥,什么场景场面过程。

而且这43次见面,跨越大概六七年吧。

就算我俩再好,我认为她也不至于从初次见面就回家拿小本记上吧?

如果说是我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我觉得不可能,我太平凡了。

要说就靠正常记忆,这简直是特异功能级别的。

这个级别的我就听说过一个,就是黄药师的妻子,黄蓉的妈妈,冯蘅,有过目不忘的才能。

小张真是太夸张了,我都不知道说什么,感觉就像科幻片。

评论(0) 浏览(40)

早饭的变迁

2018-9-15 hello

连续加班,吃外卖,我的肠子已经抗议很久了,今天就一直觉得疼。前天回家发现冰箱里还有上周剩的米饭,居然还没放坏,扔了实在可惜,自己做了一盘蛋炒饭,少盐少油,哇,简直吃到了人间美味。

对于早中晚三餐,我几乎没中断过的就是早餐。小时候我和奶奶生活,老太太每天很早起来给我做早餐,不吃完不许上学。有时候起来晚快迟到了,那几乎是哭着吃完的早餐。

后来奶奶去世了,那时候我已经是个初中生了。我记得当时我妈倒班,我什么都不会做,都是我爸糊弄我或者我妈事先做好早晨再热一下。我爸当时是有很多“名菜”的,比如说蛋炒饭。你能想象一锅粥里飘着油和蛋有多难吃吗?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吃蛋炒饭了,直到我上大学。

那时候没有外卖,也没有小饭桌啊什么的,更很少有人动辄就出去吃。我从小就在我爸的单位长大,梳个大辫子还是挺招人稀罕的,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是我爸的同事给我做午饭,大概有半年吧。后来觉得太麻烦人家了,为了解决我的早饭和午饭问题,家里买了一个微波炉,现在还有,但是确实很少使用了。我清楚的记得那个时候我几乎没见过几户人家用这个东西,用现在的审美看,这个家伙很大很笨,但确实挺贵的,好像花了一千多块钱。有了它我早上能很快的吃上早餐了,中午回来热点菜也很方便。

就这样,我熬过了初中三年,早饭几乎都是用微波炉解决的。在这三年里,我经历了很多,学会了很多,最基本的,我学会了做饭,而且不难吃。

上高中以后,我的早饭基本就都是我妈解决了。几乎每天早晨的固定搭配,都是粥加其他。我爸经常说,我家的前辈是从山东闯关东过来的,所以都爱吃煎饼和粥。当时我就想,我家的先人肯定是走到辽宁就走不动了,要是再走远一点都是大米,我就能吃干饭了。因为我爷爷有两个弟弟分明就在齐齐哈尔种大米啊。

高中的时候我有大概一年的时间中午骑车回家吃,有差不多两年的时间是带饭的。由于早上吃粥,上两节课就会饿,所以后来我妈每天给我煮两个煮鸡蛋带着。再后来高三以后,不知道怎么的,全班的女生每人都带俩煮鸡蛋,每到第一节课下课,所有女生都在剥鸡蛋,特别壮观。我超级爱吃煮鸡蛋,可以每天吃。我同桌不爱吃鸡蛋黄,所以那时候我每天都会多吃两个鸡蛋黄,我跟她说,补脑子的都被我吃了,可是我也并没有变聪明。

忽忽悠悠的我就上了大学,2002年,正好是非典大爆发,学校很快就封校了,虽然我是本地人,但是也不能回家,那是我有生以来最长时间没回家,我觉得无比快乐。那时候北区的四食堂刚刚盖完,推出了1元早餐,就是花1块钱可以吃到一碗粥,一个鸡蛋,一个馒头或者蛋炒饭。我和同寝室的好朋友都喜欢吃,因为一块钱就可以吃的很饱了,经济实惠。我俩真的很好,我到现在还能记住她的喜好,她也能时不常的来看看我,即使是生了孩子之后。她不喜欢吃鸡蛋,所以我每天早上都会多吃一个,后来在我的带动下,她能吃一个鸡蛋清。她也不喜欢吃各种豆,所以每次吃豆沙包我就会吃双份,超级幸福。大一大二的快乐就在于学习不忙,周三半天的时候我们就四个人集体在寝室睡觉,睁开眼发现到吃完饭的时间了,冬天又很冷,真不爱动啊,于是我们就坐在床上一起大声喊隔壁寝室的美女帮我们带饭,每每都能得逞。

到了大三的时候我们就搬寝室了,搬到了南区,由四人寝室换成了八人。那边是老校区,食堂也很旧,我们都不爱去,所以我们经常是派一个人去打回寝室吃。早饭有时候我就在楼下的小卖店买一个面包带到教室里去吃,我曾经因为一边上课一边偷吃面包被老师抓了个现行,我跟老师一个对视,老师忍不住就乐了,后来她成了跟我关系最好的老师,直到现在。到了大四,我们寝室的老大,就是隔壁帮我们打饭的美女,她要考研,每天早晨5点去图书馆占座,7点回寝室,有时候我们睁开眼早餐已经在桌子上了。上学的时候最简单的东西都会觉得无比美味,好多以前不吃的东西也慢慢喜欢吃了,比如说萝卜和茴香。

2006年,我毕业了,找了一个小小的设计院工作,这一待就是十二年了。毕业以后我在家里吃饭,老妈退休了,可是一周她有一半的时间是在姥姥家,所以我和我爸的吃饭问题就都由我来解决。我和我爸那真是相爱相杀,可能就是这样让我的厨艺得到了些许的长进。这个时候为了图省事,就经常会在外面买早饭了。2012年3月,北京前门,那天我准备去故宫,很早就出门了,到了前门才觉得饿,周围没有一个开门的店铺,只有一家24小时的肯德基。我花了16块钱吃了我自己买的最贵的早饭。

今年3月,我搬家了。自己一个人的日子很自由,很滋润,我会在睡觉前把米放在电饭锅里,第二天早上我会被米的味道香醒,无比幸福。

其实,早饭还是挺重要的,身体饿了一整夜,到了早上还没有东西吃是无比可怜的。我可以每天只吃一顿饭,可那一定是早饭,哪怕只是一片面包,一杯牛奶,一碗粥。据某专家说,如果不吃早饭的话,到了上午十点,你的肠子就会对你肠道里的食物残渣进行二次吸收。我把它翻译过来基本就是说,如果你不吃早饭的话,到了十点钟你就会饿的吃屎了。善待自己吧!

怎么样?你还不想吃早饭吗?

IMG_20180913_180828.jpg

 

评论(0) 浏览(68)

摩托

2018-9-12 liukai82

我刚才成功滴自己修摩托了。

三天前,摩托打不着火了,踹也不行,而且这个季节也不适合踹,鞋太薄,几脚下去脚心都疼。

我现在的摩托挺好的,一个小踏板,是专卖店买的雅马哈巧格,将近八千块钱,上牌又办驾驶证下来,快一万了,这个档次对我来说就很好很好了,而且性能啥的确实比两三千块钱那种杂牌子的好得多。

巧格是我的第二台摩托,之前是个山寨杂牌子二手踏板摩托车,2006年左右从我们工地放线的大哥手里买的。

杂牌摩托车以前我骑个二手自行车,锦州这地方上岗下坡的多,两个人骑一个自行车挺累的,我俩就想买个摩托溜溜就方便多啦。

那时候我还在施工单位上班,在锦州港干十万罐,梁哥是我们工地放线的,家中兄妹三人,他是老大,他的摩托是他弟弟给他的,他想换个骑式的,就把这个卖给我了,好像是一千二百块钱。

然后我那天就从锦州港骑回来了,行程大概四五十公里,先到我们四公司的办公室,我们同事说我的摩托车有点问题,烧机油,从锦州港这么远骑回来半路没拉缸算是佛祖保佑,我丝毫没在乎,骑着摩托就快乐地回家了,到楼下打电话给女朋友,她下楼,我俩开开心心的骑摩托去二零五医院对面许记面馆吃面条,许记面馆在205那的时候挺好吃的,也不太贵,后来搬到古塔烟草旁边开了个大店,越干越回陷,又贵又难吃。

杂牌的二手摩托质量不咋地,烧机油,时不常的我还得补点机油,骑起来后面一路狼烟,像哪吒下凡,经常打不着火,经过一个冬天以后,开春的时候路上都是雪水,我发现我右脚鞋底都已经漏水了,才知道一冬天踹摩托,鞋底都踹漏了。

这个杂牌二手摩托车骑到2008年,我们分开以前它被修了最后一次。

那次的毛病是车架子折了。。。。

那天我俩骑摩托从工学院东门出来,那地方路特别不好,摩托车一颠,就觉得摩托车塌腰了,找修理部一看,车架开焊了。。。。

在华光转盘西边一个水电焊部,花了三十块钱焊上,又能骑。

从这有一块儿我失忆了,我说不好卖掉这个杂牌二手摩托车是我们分开以前还是分开以后。

其实我觉得是,分开以后。

但是如果是分开以后,我们分开的那天,我们是怎么去的火车站呢,我们为什么没骑摩托车呢?肯定没骑摩托,因为我记得很清楚我是从火车站哭着走回来的,我还坐在北湖公园旁边哭了一会呢,我记得特别清楚。

就算是分开以后吧。

这个车架子,又折了。

于是我放弃修理了,打算去卖了,事先问了修理部的收购价格,就是个废铁价。

那天我推着这个车架折了的杂牌二手摩托车,始发锦炼新村,途径汉口街、北安路、士英街,终到敬三小学南边的修理部,把摩托车卖了。

那时候赵宏和他媳妇在北安路与士英街交叉口辽工招待所楼下的门市开了个小店,卖他们在夜市剩下的陈年过时运动服,多数都是女款,还有一些女生的裤衩胸罩什么的。赵宏不太卖,主要是他媳妇卖,赵宏的主要工作是骑摩托车拉脚,不爱干时就去店里睡觉。

我推着杂牌二手摩托车走到这,实在是走不动了,就去赵宏那里坐一下,他一听我要卖摩托车,问,车里还有油吗?我说,可能能有点,你找个邦克放出来吧。他说,啥?我说,你找个邦克把油放出来。他说,找啥?我才知道,他们不知道把塑料桶叫邦克。

我把杂牌二手摩托车推到修理部,换了230块钱,此生再未相见。

同年9月14日早上八点多,我住在锦炼新村的小房子,爸妈也在我这,我们都听到一声爆炸,事后知道,我和她曾经租过房子的萌丽小区有一栋楼煤气管道爆炸了。

爆炸那个楼就是我们租房北边邻楼,附近的几栋楼玻璃全都稀碎,当年杨姐夫为我们换的那块玻璃也未能幸免。

就在那天,我买了一辆捷安特牌电动车,那天是当年的中秋节。

2012年5月,我从葫芦岛专卖店买的现在这个雅马哈小踏板,7600块钱,比锦州专卖店便宜600块钱,还送了四桶机油能值一百多块钱,我和赵哥下午开车去的,摩托车定下来已经下午四点来钟了,他晚上还得去夜市出摊,就开车先回来了,我自己从葫芦岛往回骑摩托。

新摩托舍不得快跑,我用30迈跑回锦州,中间还歇了好几次。5月的天气,晚上还挺凉的,骑回锦州都七点半了,把我冻得啊,实在抗不住了,到八家子那把摩托扔单位坐公交回家了。

骑雅马哈六年多了,前几天打不着火,我上网买了个火花塞,自己换上了,我很有成就感。

我干啥能力都不行,所以,特别小的成功也能让我很有成就感。

我俩骑杂牌二手摩托车的时候,有天下雨,我俩在辽工土建楼北边摔了,没咋地,就是挺丢人的。

如果我好一点,跟我在一起有个小车坐坐,有点面子没那么丢人,会怎么样呢?

评论(0) 浏览(73)

我和你

2018-9-11 hello

[该文章已设置加密,请点击标题输入密码访问]

评论(2) 浏览(7)

朱颜记

2018-9-10 liukai82

我有一件白色棉袄,购买于2002年12月11日,或者是是12日,我记不住了,一起买的还有个浅蓝色的,算是针织衫吧,很卡通。

说起来这都过去十六七年了,那个棉袄发黄了,红色的里子也坏了。

棉袄五十块钱,蓝衣服五十块钱,两个加一起一百块钱。

那是我们第二次见面,我们就是那次确定的男女朋友关系。

第一次见面以后,我们有时在网上聊天,有时用手机发短信,那时候我没有手机,用的是王鹏的。

她说她12月11号过生日,我说我去给你过生日,她说好啊。

我去的时候穿了个黑色的棉袄,在经六街买的蓝色的贝利牌牛仔裤和翻毛皮鞋,牛仔裤和皮鞋买的时间不长,也算是为了这次见面买的。

那是我第一次去哈尔滨,虽然我家就是黑龙江的,但是在那以前,我在本省只去过齐齐哈尔和大庆。

她去接我,哎这我突然很迷茫,我失忆了,我明明是坐客车去的,怎么我记得我是从火车站出来的呢。

而且我分明是在火车站门前的地下网吧里找到的她。

到站以后,我找了个小摊打电话给她,我记得那个小摊也在火车站这一侧啊。。。。

她告诉我她在火车站门前的地下网吧,我找到她,她带我去吃人生第一次肯德基。

那顿肯德基里有个粥,我忘了啥粥了。

她带我去住学校的招待所,现在我根本想不起招待所在哪个位置。

她领我去买衣服,就是这件白色的棉袄和蓝色的针织衫。

那个晚上,在学校西门的冷饮厅里,我俩就进入了暧昧状态。。。。

我说做我女朋友吧,她说好啊。

一个长椅,我坐在外边,她靠墙坐在里边,也不知道咋呆的就变成我搂着她,她脑袋靠在我怀里,把我的新白棉袄的右侧胸前蹭上了胭脂,那一小块变成了粉红色。

回到大庆以后,一个寝室的同学问我,你俩咋样了,我指指胸前说,衣服都蹭这样了,她做我女朋友啦。

我怎么也想不起来她过生日我送她点什么没有,应该是有吧,我觉得我不至于两手空空吧。

但是我实在没印象送她什么。

后来的每一年,她都是12月11日过生日,我们在一起六年左右,好像也没正经送过什么,一般就是两个人溜达溜达商场吃顿饭什么的。

十年以后,我们都已经不在一起了,我才知道其实那天不是她的生日,不是阴历也不是阳历也不是身份证上登记的。

是她想勾搭我吗?

这是个谜,呵呵。

评论(0) 浏览(72)

QQ宠物

2018-9-10 liukai82

QQ宠物怀旧版.PNG 

我有两个QQ宠物,是两只企鹅,一只男企鹅,名叫小宝贝,一只女企鹅,名叫小心肝。

男企鹅现在102级,29920小时,折合1247天,大概三年多,女企鹅现在103级,30408小时,折合1267天,也是三年多。

不过实际我养了将近十年啦,男企鹅的生日是2009年3月11日,女企鹅的生日是2009年1月13日,他俩还在2009年4月1日结过婚,没有孩子。

2008年我们分开以后,我很无聊,就用她以前不用的QQ号养了个宠物企鹅,名叫小心肝,因为我有时叫她小心肝。

这个称呼源于一个小笑话,护士看到病人在病房喝酒,就走过去小声叮嘱说:“小心肝! ”病人微笑道:“小宝贝。”

所以我叫她小心肝的时候,她会叫我小宝贝。

过了一段时间,我觉得一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反正电脑在那开着,就用我自己不用的QQ号又养了个宠物企鹅,名叫小宝贝。

它俩就天天在电脑桌面上呆着。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这小游戏还能结婚,我就让它俩结婚了。

养企鹅挺麻烦的,要逗开心,要吃饭洗澡,要学习工作,最初我养的挺来劲,电脑24小时开着,乐此不疲,但是因为一会就需要操作一会就需要操作,否则它们不是不开心就是生病的,我又不太会弄,所以它俩连病带亡的好几次,我就充值把它们救活了继续养。

但是我得上班啊,养宠物毕竟是副业,于是我,用过外挂,买过虚拟主机,买过笔记本和无线网卡,有段时间小张还帮我养,一路养到现在。

虽然有时有些麻烦,不过养宠物和旅游啦,打游戏啦一样,就是个没事闲的找乐趣的事,它们也有很有趣的互动对话,尤其在我捅咕它们的时候。

主人,为了我的减肥大计,这次可千万不要再让我吃东西了。

我发誓,上顿饭我才吃了八成饱,不影响我减肥的,不信你摸摸我肚子看!

主人,我已经下定决心跟你过一辈子了,让我多陪陪你吧。

主人,我打工挣的钱可不可以吃牛肉干啊。

我家的浴缸好好好大,hoho~~~

主人,已经很晚了,强烈要求健康上网。

亲爱的主人,我很勤快的,我会为家里挣很多元宝。

。。。。

它们会说的很多很多,不计其数,都非常有趣。


今年6月29日,腾讯出了公告,说9月15日QQ宠物游戏下线,不再开放。

小心肝,小宝贝,我以为你们、我们会在一起很久,甚至一直到我死,你们还能在一起,没想到腾讯会这么快放弃QQ宠物,那我们就,再见吧。

补充:后来我发现腾讯还出了一个怀旧系统,就是扫码可以进入一个房间,宠物在那里。

小心肝的用户名是:XiaoXinGan,小宝贝的用户名是JiangXiaoBaoBei,密码都是六个数字加两个字母,我只是在这里记录一下,避免忘。

评论(2) 浏览(87)

粉色衬衫

2018-9-10 liukai82

我不爱穿衬衫,我觉得衬衫没有T恤穿着得劲,脏了还特别显眼难看,不像T恤随便,脏点也不太显眼。

我在穿戴上就不是个立整人,在别的方面也不是。

但是我也有三件衬衫,一件白色,一件粉色,一件绿色。

白色衬衫是结婚时买的,买的时候就偏瘦,穿着紧紧巴巴,我爱人非得说正好,结婚以后凑合穿过几次,不得劲就不穿了,那个衬衫挺贵的,我说这辈子肯定穿不上了,扔了得了,我爱人没舍得,说留着她穿,可是她自己的衣服穿不过来,标签都不摘的就扔在柜子里,这个衬衫她从来也没穿过。

粉色衬衫是处对象的时候我岳母逛街时给我买的,颜色相当高调,浅粉色,买的时候偏大,也能凑合穿,九年过去了,现在我胖了,已经比较合适了。

绿色衬衫是我爱人淘宝买的一个破衣服,没几十块钱,从第一次穿就发现开襟偏,正常衣服系上扣子以后,应该是上边扣子对着脑袋,下边扣子对着裤裆,我这个上边对着脑袋没问题,但是下边对着右腿。。。。所以也穿不出去,只能春秋穿里边保暖。

我第一次见小张是穿那个粉色衬衫,那时候还是肥大版。

小张是我和女朋友分开后单身阶段,由我的大学女同学介绍给我的,她俩是同事。

我和小张之前也就是在偶尔在网上闲聊。

那天也忘了谁张罗的,我,她,我同学两口子去西正园火锅吃饭。

我记得是我接的她俩,小卢怎么去的我忘了。

那大概是2011年,我已经结婚了,跟小张见面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几个人随便吃个饭。

吃完饭也就散了。

我和小张也没什么联系。

过了四五年吧,我和小张又在网上闲扯熟了起来,偶尔她说,你穿衬衫好看,我说你看的是我穿那个粉的吧,她说是啊你记性真好。

其实前边说了,我能穿出去的就那一件,而且我也记得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我穿的粉色衬衫。

今年秋天我穿粉色衬衫,发现几年不穿,它已经完全不大了,我以前一百零几斤,现在一百二十多。

我多么希望它更肥了啊。

我不想变成一个油腻肥胖的中年大叔啊,我觉得那简直是耻辱啊,是对青春和往事的背叛啊,我愧对当年的少年啊。

可是,我无能为力啊。

评论(0) 浏览(74)

写点什么

2018-9-8 hello

这是我的网站,虽然我不是主人,而且也很没有存在感,甚至有一天我都不知道还能不能说的这么理直气壮,还会不会属于我。他说我是小心眼想太多,其实不是,这是没有自信没有安全感,得不到认可是非常自卑的一件事。可是不管怎样都挡不住我对它的喜欢,我是粉丝,一如往昔。

我不知道我们的网站有多少读者,也许一个也许两个,或许其他人都已经忘了这里,只有我们两个还乐马高望的觉得有很多粉丝会关注,有时候自欺欺人一下也挺快乐的。我应该算是一个挺无趣的人吧,我没有感情,没有爱,更没有那么多有意思的故事分享。而我的伙伴不同,他有故事,有经历,有忘不掉的过去,还有让我羡慕的其他……而且居然还能收到陌生小粉丝的邮件,还会得意洋洋的跟我显摆,我就觉得酸溜溜的嘛。

曾经我也有其他的小网站,虽然我也不是主人,它叫jianle.xin。那是我们网站搬家时买空间赠送的,只有一年的免费使用权,我们都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好,最后像抓阄一样随便挑了一个。我曾经有很多年记日记的经历,有时候累了可能就写一句话,有时候也会写很长,可是确实写了很多年,所以加起来也有好几本了,以至于我搬家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处置它们,扔也不是,留也不是,所以我不再用日记本了。于是,我想起了那个小网站,我们都不喜欢它,所以我相信我们都不看就不会还有人关注它,于是在它被我们冷落了大概有十个月吧,在它生命要走道尽头的时候它变成的我用来写日记的小网站。再后来,它陪我经历了一段很难过的日子,再再后来,它到期了,我很想给它续费,让它继续下去,最后我还是放弃了,有一点点舍不得。

其实我也不知道应该写些什么,我写的不好,说的不好,想的也不好,所以希望原本稀不冷的几个粉丝不要掉粉呀!

评论(0) 浏览(72)

火锅记

2018-9-4 liukai82

从2012年开始,我在敬三小学旁边的嘻唰唰火锅店吃火锅,直到前几天,它出兑了,换了老板,但是还是火锅店。

原来的老板是我一个朋友的哥哥,后来变成他的嫂子,额,这个意思不是老板从男的变成女的了,而是老板开了另外一个店,不怎么过来,这里主要由老板娘主持工作。

这是他们的第二个火锅店,第一个店在新玛特商场楼上,2012年以前我在那里吃了大概两年。第三个店就在我家小区门口,店大人多,装修讲究,但是我极少去这里吃,这里没有小店那种“吃口饭”的气氛。

我小时候,家在黑龙江,极少吃火锅。那时候我家穷,而且也不讲究吃,吃火锅都是家庭条件比较好的人家。

那时候没有电磁炉,全是铜火锅,我也就在亲属家吃过几次,主要是我大爷家和我大姨家,我大爷是修摩托车的个体户,我大姨夫是村支书,这两家条件比较好,而且爱吃。

那时候火锅跟现在的酸菜锅有点像,我家那里那个时代没有海鲜,也就吃火锅的时候能放点成盒的干海鲜进去,几乎是吃不到肉的,就是有点海鲜的味道。剩下的就是放肉和酸菜了,肉基本都是猪肉,不像现在火锅店里各种动物的肉能按部位分出几十样,菜基本就是自家酸菜,差不多就是这样,完全没有现在火锅店几百种菜品那么丰富。

在上大学期间,我经常去哈尔滨看女朋友,她的宿舍靠近工大二校区西门,我们甚至还在西门附近的宣西小区租过房子(工大西门西行200米路北的几栋散楼,我觉得应该叫宣西小区)。那阵如果我们兜里宽裕点,而且我晚上不走的话,我们有时去海河路与宣庆街交叉口东边路北的一个小店去吃火锅,他家没有一楼,进门就是楼梯上二楼,不知道是我们去的时间不对还是他家生意不好,我俩几乎没碰上过有别的客人。

那时候吃火锅挺便宜的,而且我俩自己带一个大瓶饮料,在店里点的菜也是可丁可卯,每顿不算饮料二十六块钱,我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喝水晶葡萄的。

她去看我的时候我们也在大庆吃过一些次火锅,为了省钱,我俩都去新玛特超市买一些火锅食材放背包里,然后去我学校附近的一个火锅店。那家火锅店包房多,我们就挑个包房,点个锅底点点菜,都上来以后偷摸把门锁上,然后把我们自己买的菜加到锅里,吃起来省钱又丰富。因为怕火锅店发现,我们都会把自己带的菜吃的干干净净,就算实在吃不了,剩也要剩在店里点的,因为店里点的都是便宜凑数的。。。。

有一回我俩大概是很久没见了吧,我俩甚至在包房里亲热了一次,我们偷偷把门锁上,她跪在包房的椅子上,我站在她身后,那个场面我到现在还记得。

等我们到锦州工作,经济条件好点了,吃饭就比较随便了,在外边吃过几顿火锅,也不知道怎么发展的,就开始自己做了。

租房子的时候,我们吃过一顿很特别的火锅,那是我们第一次在家里做火锅。

那时我们连餐具都是用的房东留下的,其中有一个电饭锅,还有一个矮腿的电炉子,有天我俩突发奇想,想在家里做火锅,我们买了火锅料和一些食材,把电炉子放在桌子上,放上电饭锅的内胆,加水加料,开始做火锅。

没几分钟,水还没热呢,我俩发现不行,这电炉子腿太矮了,桌面被烤的滚烫,再这么下去桌子非得被烤着了。

于是我俩在电炉子腿下边垫东西,我俩本来也没啥东西,就找几本书分散垫在电炉子腿下边,尽量只垫个书脚,离电炉子中心远点。

火锅又做了一会,我俩发现还不行,即使已经把书放的离电炉子炉盘尽量远了,电炉子实在太热了,书抗不住,都焦了。

于是聪明的我做出了一个聪明的改进。

他家有一个,应该是电烤箱或者电饼铛的烤盘,我把这个铁盘子加上水,然后把电炉子放在这个烤盘里。

我俩终于坚持到吃上了火锅。

火锅还没等吃几口,我俩发现即使用水来降温也不够,烤盘里的水被矮腿电炉子都烤冒汽了,再过一会恐怕这烤盘里的水就会被电炉子硬烤开了,这样的话,估计桌子面层和漆料还是抗不住这个装满热水的烤盘烫。

聪明的我又把我的装置改进了:用一个大饮料瓶子装上凉水放在火锅右旁边,在火锅左旁边放个水盆,我们一边吃,一遍用勺子把烤盘里的热水舀到盆里去,再用饮料瓶子给烤盘加凉水,以达到给烤盘降温的目的。

我们又坚持吃了一会和坚持换了几次水。

我发现换水实在太麻烦了,而且用勺子从烤盘里把水舀出来不好操作,一次就舀一勺底的水,我的左手简直闲不下来。

我第四次改进了,第四次改进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我把冰箱里的喝酸奶的塑料管一根一根地接起来,插在烤盘里,然后把水盆放到地上,把水从烤盘通过塑料管连续引流到盆里,烤盘里水剩的少了就直接一下加满,往烤盘里倒水这就省劲了,我的左手彻底得到了解放,我俩终于可以消停的吃一会了。

我们就这样吃完了这顿火锅,特别有意思吧。

而且味道也很好。

实际上农贸市场买的那种四五块钱的火锅底料现在看不咋好吃,但是我想起来倒是非常好吃,毕竟那时候我还没吃过后来这么多次火锅。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后来我们又有了电磁炉,就不用再一边吃一边引流一边加水了。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从租房阶段到在锦炼新村买房,我们周末经常在家做火锅吃,我们一起去附近的蓬莱市场大棚或者气象台市场大棚买火锅底料、羊肉片、冻豆腐、金针菇、香菇、鸭血、虾丸、蟹棒、麻酱,在超市买水晶葡萄饮料,然后回家吃火锅,喝水晶葡萄,看我爱我家电视剧。

我们分开以后,我就没再自己做过。

认识我爱人以后,我俩做过几次,在她的带领下,我知道了小肥羊火锅底料,一袋底料二十块钱左右,确实比市场上四五块钱的好吃。

但是我俩性格不太合,所以吃起来没那么快乐,做过几次就不怎么做了。

2010年左右,朋友的哥哥在新玛特商场楼上开火锅店,我又开始吃火锅,有时自己,有时和我爱人,在那吃了大概有二年。

2012年开始,他又在敬三小学门口开了一个火锅店,叫嘻唰唰火锅店,这里比新玛特那近,我就不去新玛特了,改成在嘻唰唰吃。

在嘻唰唰吃了六年火锅,每四五天吃一顿,六年下来,从老板的家人亲属到店里服务员到店里的小狗,都熟了。

店里的每个人都知道我吃什么我不用点菜他们会直接下单,我的菜单送到后厨以后,后厨一看单子就喊:小微来啦。。。。

因为我只吃一个香辣小锅、半盘雪花肥牛、半盘金针菇、半盘虾滑、半盘冻豆腐,除非我带别人去吃,我自己吃的时候菜单没变过。

有时我和家人去吃,有时我带同事去吃,但是绝大绝大绝大绝大多数时候,我都是自己去吃,我的菜单正价好像是四十六块钱,每次他们都收我四十。

火锅店十点多没人的话,十一点他们就下班了,有时候我想吃火锅,只有半夜有时间,我就预定,他们会留一个服务员白大哥等我。白大哥因为家里有点事故,没结婚,也不着急回家,我们就一边扯淡一边吃饭直到后半夜。

就这样吃呀吃的,过了五年,他们又开了第三个店。

因为前几年挣到钱,他们开了个大店,有点网红店那种风格,装修就花了一百多万。

新店开业头几天,我去吃了一次就不爱去了,那地方没有小店“吃口饭”那种气氛,精致的装修,讲究的顾客,彬彬有礼的服务员,全都让人不自在。

于是我始终在小店吃,直到前几天小店,出兑了,一下子让我有点不知所措,失落,就像被遗弃了一样,虽然我知道火锅店这几年明显的走下坡路,这样一个普通的小火锅店也很难成为百年老店。

回想起十多年来吃火锅的经历,挺让人感慨的。

2009年时我回哈尔滨,我去过当年宣庆街那个火锅店,想去再吃一顿火锅,它已经变成了一个似乎并不景气的春饼店,我没吃上火锅。

 

韩灵在深圳呆了三天,从粤海工业村慢慢地走到半岛花园再走回来,一直在微笑。四海那家小书店还开着,老板看到她,微微地愣了一下,然后跟她打招呼:“好久不见啊”,韩灵微笑着点了点头,左臂下意识地外伸,再慢慢缩回,就像依然挽着多年前那只温暖的臂膀。

评论(0) 浏览(82)

 载入天数...载入时分秒...
Powered by em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