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距离2018年12月18域名到期 还有7天

同行之路

2018-5-24 liukai82

2018年5月19,20日,我在沈阳考监理工程师,我该20号下午考试结束后,独自开车返回,就像18号我独自开车上路。

19日晚,小张说明天送妈妈去亲戚家来沈阳,晚上可以一起返回。

并且像嘻嘻哈哈开玩笑一样问,有我好还是没我好?

我不想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因为我总能感受到她这个问题背后的感情和期待。

我跟朋友同事之间说话挺随便的,也经常会说一些你想我我想你的话,不分男女,纯粹扯淡。

也有时跟人半真半假滴说我好想你,彼此在意也不在意。

小张以前也这样嘻嘻哈哈滴问过我,想我没?

我会回避这么锋利的问题,觉得这个问题对我们来说,略有暧昧。

但是这次她不给我回避的余地,也可能是我功力不够吧,毕竟我不是张三丰,我只能接招,说,有你好。

 

我猜这同行不是巧合。

第二天,同行之路,没走高速,从下午五点多走到晚上十点多,扯淡了一阵子,也从这一刻的同行说到过去未来。

我问老人到底去沈阳没,小张说确实去了,但是老人本来想下周去,她担心我晚上开车不安全,所以跟老人说下周有事没时间送,让老人这周来了,这样她才能与我同行。

 

这种事就像电影里的初恋,也像我的初恋,想方设法费尽心机绞尽脑汁千方百计,就为了一次相逢。

从喝水晶葡萄说到我第一次去大福源的停车场,我拒绝了她的感情,伤了她假装漫不经心的安排和她的心。

 

毕竟我已经不是初恋的年龄和状态了。

我不想给我失败的人生再增加负担,我不想让她成为搞破鞋的身份,最最重要的,我不希望她为了我,在女朋友的阴影里,在我的婚姻和婚姻之外的间隙里,可怜巴巴滴等我。

就像《一米阳光》里的朴川夏。

就算她愿意,我也不愿意。

 

她一路没哭,也不说话,回来我们还在熟悉的小饭店吃了一顿火锅。

 

后来她说哭了好几天,不知道该怎么做,瘦了好多。

 

昨天我看她删除了网站草稿箱里所有的帖子。

 

希望我们以后是两个真诚的好朋友,开心而不起波澜。

评论(0) 浏览(114)

小超

2018-5-11 liukai82

我开小卖店三四年了,第一个熟悉的顾客就是小超。

小超是上任店主的一个熟客,是个大学生,平时总在小店呆着,有时也帮忙搭把手干点活,不是为了挣钱,就是为了在这呆着。

我接手的第一天,或者第二天,就认识他了,他自称是上任店主的熟客,并且磨磨唧唧滴帮我们做点小零活,也不走,一副三分之一个店主的模样。

那时候我和我爱人还不会开小卖店,有太多东西都不知道多少钱,小超能告诉我们,可是即使这样,我也不喜欢他,顾客不顾客,雇员不雇员的,别扭。

那时候他大二。

就这么别别扭扭的熟悉起来,小超家是外地的,不远,给我的概念大概就是临市农村,他学习不太好,总是流连于网吧,小伙长的挺精神,但是给人有点性格窝囊的感觉,就这些。

后来小店经营还算比较顺利,营业额多了点,雇了几个员工,我和我爱人就不总在店里了。

但是小超还是经常去买东西,都不贵,多数时候就是几袋干脆面,两块来钱,买东西的时候仍然想和店里的人攀谈一会。

小超是个固定的并熟悉的顾客,所以店员跟他也半熟,但是店员各有分工,也没人总跟他扯闲。

日子一天天过去,小超逃课上网搞对象租房考试挂科甚至放弃考试。

我估计他家里多说一个月能给他两千块钱,这些事都要花钱,尤其是租房和交重修费,他不够花,就借校园贷款啥的。

有时他也打打零工,给跟前的盒饭送餐啥的,一个月能赚一千多块钱那样。

大四的时候,那时候我爱人用苹果7plus手机,我用红米,小超还用苹果4,连s都不带,手机太慢,电池也不行了,手机没电的时候在店里用微信或者支付宝付款都得借我们的手机用。

有一次用完我手机,他走了以后我看到他在支付宝上和借款人的聊天,他求人家宽限几天,实在没钱还。

后来他好像干脆就没有手机了,不知道是不是卖了。

去年七月小超该毕业了,但是他现在还在学校,他挂科太多不能毕业了,听他说他念大五都不够,还得念大六才能毕业,我理解可能是挂科太多一年修不完。

有时候他真是借钱无门急病乱投医了,都去我店里找我爱人借钱,我爱人不在,就找我的的店员借钱,大家都知道他这样,也不借给他。

有天碰上他,他问我怎么办信用卡,想用信用卡提现去还校园贷。

我说你别整了,你一个学生,就算你办下来,额度肯定也不多,信用卡提现利息也不低,你拆东墙补西墙的倒腾下来,窟窿越来越大,你扛不住,跟家里实话实说,家里给凑万八千的,都还上,以后你也别折腾了。

他说跟家里没法说,家里也不宽裕,都已经给还了不少了。

后来看他又有手机用了,一个挺旧的中兴,估计是买的二手吧,不过微信支付宝付款不成问题了。

窟窿是怎么圆下来的,到什么程度了,也不知道。

小超的女朋友我们都不喜欢,小个子南方人,长的不好看,正常说话就是一种起腻的撒娇的感觉,农村家庭,却没有农村孩子那种淳朴和单纯。

在这几年里,我看到小超的时候基本都是他一个人,极少看到他的女朋友,但是据我们的猜测,他的女朋友好像都在花他的钱,没钱借钱花钱挣钱还钱的事,都是小超去想法子。

这就是小超,不知道未来会怎样。

小超挺让我感慨的,他的情况跟我上大学时有好多相似之处,家里没钱,欠钱,挂科,逃课,上网,租房,搞对象。。。。

我们不同的地方是,一,我那时候没有校园贷小额贷这些东西,所以我的欠债就是把学费透支和借同学的,好赖没有利息。二,我有个世界上最好的女朋友,她为我替考,用自己的奖学金给我还欠账,带着钱来跟我约会。。。。我一直怀疑有些钱都是她跟家里骗的,但是我从没问过她,可能觉得彼此都很尴尬吧。三,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朋友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很穷,她没有要求也没有嫌弃,住个小房子,天天跟我骑个破摩托,零食也就是排骨串和杨梅,偶尔上网买点东西也不贵,去超市的时候,我们都不买什么,她都乐呵呵地说我们就是来点点货,有时候打游戏花个三十五十的,现在看起来,屁都不算,但是那时候,这样奢侈的消费就已经让我们非常兴奋和开心了。

所以我要比小超幸运的多。

虽然我现在依然没能耐挣钱,但是普通生活也过得去。

不管是经济消费上的习惯,还是安稳的性格,我觉得相当大程度上跟我的女朋友是分不开的。

我知道蝴蝶效应,但是我觉得我经历过的过程和个人结果,都已经是最好的。

那些彼此的依赖,她对我的帮助,感情上全倾全力的投入,两个人开心和不开心,让我一辈子都铭记那几年。

我一辈子都感谢她,不管后来发生了什么,不管我们各自变成了什么样,不管爱或不爱。

评论(0) 浏览(119)

照相记

2018-4-16 liukai82

我小时候,每个人照相都得去照相馆,没听说谁家有照相机的。

我三叔是开照相馆的,所以我照相比较方便,也不花钱,平时需要照相就去三叔那里,过年节的时候,三叔会带着照相机去大爷叔叔姑姑家,挨家给照相。

那时候照相大都在照相馆,照相馆里有几个卷轴挂在棚顶,每个卷轴里有很多风景画布,拉出来,选一下,然后站在风景前照相,看起来,还行吧,也不是特殊假。

县城里有四五家照相馆吧,我个人觉得,客观滴说,我三叔照相水平最差,这是通过对比其他同学的照片得出来的结论,但是别人的照片基本都是画布照出来的,而我多数都是自然照,我就像出水芙蓉一样,天然去雕饰。

后来照相馆变多了,照相馆装修和设备起步也越来越高,有好多以影楼自居,其实还是照相馆。

在这种潮流里,我三叔落伍了,我长大了,我记得他最后一次给我照相,是上大学之前,为了在大学省点照相的钱,他给我洗了好多寸照和二寸照。

经过了大学,工作,直到现在家里偶尔还能看到当年的寸照。。。。

可见当时没少洗。。。。

但是三十岁以后大概就用的不多了,因为我老了,寸照也得与时俱进。

实际上,因为爷爷辈的遗产分配,好多年以来,三叔家和爸爸这边的亲戚关系都不太好,但是那是个历史遗留问题,跟照相没关系,就不说了。

 

上大学以后,那个时代手机还不带摄像头,没法照相。

带摄像头也白扯,因为我们没有手机。

整个大学,在我的印象里,照相的机会大概有四五次那样吧。

一次是寝室六个人经过计算,算计了一个共同的生日,照相留念,在安达校区的假山旁,我们还穿西服了。

一次是,可能是王鹏吧,带了个相机,在安达校区主楼前的路上,大家随便拍了几张,我骑着自行车。

毕业证照。

毕业照。

没了。

 

上班以后,还是个手机不带摄像头的年代,但是有了数码相机的概念。

有数码相机的不多,有钱人,或者单位。

比如说,我女朋友单位就有。

有时候她用单位的,当天没还,就带回家来,我俩随便拍着玩玩。

相机这东西,专业程度在手机拍照之上,而且我们用的时候也不多,还不太会用,所以,并没留下几张真正的照片。

更主要的是,在一起的时候不会想留念是吧。

每天都在一起的两个人,留念干嘛呢。

 

大概2009年吧,肯定是2009年,那时候我们已经分手了,我想去以前那些地方看看,毕竟世界变化太快了。

我自己买了一台数码相机,一千四百元,佳能卡片机,当时有卡片机这个概念,就是比较便携的数码照相机。

其实我更喜欢卡西欧或者奥林巴斯,因为那时在我的印象里,卡西欧或奥林巴斯科技感更强,但是佳能这两个字更接地气,而且,感动常在这句广告语,直到现在都能打动我。

那个相机算是我用过最多的拍照设备,它拍摄了很多我们在一起时走过的路,路没有别的含义,就是道路,和道路两旁的景观或店铺,有的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有的没变。

 

后来手机技术突飞猛进,手机摄像功能强大加便携性加娱乐性,让照相机在普通拍照领域以摧拉枯朽之势迅速淘汰,除了禁止拍照的一些区域或者有保密性质的文件这些很特殊的东西,每个人随时随地随手都能拍照或者录像,不管是国事还是房事。

 

相机自带了美图美白美颜瘦脸瘦腰瘦腿等功能,让人感觉这个世界很不真实,我估计再过一段时间自拍就能实现修复处女膜的功能。

 

我除了工作需要或者偶尔拍几张孩子的照片,很少拍照了,有留念的很少。

 

有时候我会感觉很幸运,我出生在八十年代初期,经历过一些类似我个人照相发展史这样的经历,感受到时代的进步,也感受过一些事物的兴衰成败,和自己的拥有和失去。

 

有时候我也想,如果智能手机早几年,我们的结果会不会不同,如果依然是现在这样,我们会不会多一些照片,能回头看看从前那些美好的时光,使那些情景更清晰生动历历在目,那样的话,看照片的时候,我想一定会很开心。

就会像看一个有趣的笑话,当年看的时候乐的不行,后来再看到的时候,虽然已经知道结局,但是当年这个笑话给我们带来的开心的感觉还会留在记忆里,当年一起笑的人的那嘻嘻哈哈笑声还能在耳边响起。

或者像我看书,很多书我都看过很多遍,故事情节和文字都很熟,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每次看,多少都能有点新的心得和领悟。

最起码,即使是个悲剧的结局,这个结局次数看的多了,也就不那么悲痛了,总不能每次看大结局都和第一次看一样哭的稀里哗啦的吧。

评论(0) 浏览(130)

U盘记

2018-4-16 liukai82

2018年,中国挖矿热。

我也积极参与,凡是这种投资不大费心不多的事我都积极参与。

有之前赚钱宝的小成功,也有现在玩客云的小失败。

这种事都得用硬盘。

前几年挂赚钱宝开始,我有人生的第一个移动硬盘,其实不是移动硬盘,是个笔记本硬盘带个外接线。

后来挂了好几个赚钱宝和玩客云,我就开始买移动硬盘。

直到现在开始准备天天链,买了一大堆移动硬盘。

硬盘和U盘真是太厉害了,这么小的东西,能存那么多东西。

而且现在存储设备都那么便宜了。

一个几十块钱上百块钱的U盘,32g或者64g的,如果不存电影不可劲存照片的话,简直够用一辈子了。

一个几M的文本文档,足够记录人生的每一个瞬间。

 

我2000年上大学,那时候我们还用不上U盘,我们从用3.5寸软盘开始。

3.5寸软盘是个方形的薄片,标称容量1.44M,实际可用容量只有1.38M,这个数值现在看起来非常小,现在连一张分辨率稍微大点的照片都放不下。

其实当时看起来它的容量也不大。

比如想把一个模拟小游戏“街头霸王”从一个能上网的电脑拷贝到一个不能上网的电脑,用软盘,需要配合文件分割合并器使用,大概要倒六七次。

而且软盘极容易损坏,文件损坏,你根本不知道何时也不知道原因,它就坏了。

但是那时候软盘是我们唯一的选择,我们连电脑还都没有呢。

 

2004年,我上大四,开始做毕业设计了。

虽然我是个超级学渣,毕业设计也都是对付出来的,但是拷贝毕业设计文件时软盘就很不方便了,我的女朋友有一个16M的U盘,她也就那一个宝贝东西,她给我了,她自己又跟家里要钱买了一个红色杂牌子的,64M,一百四十多块钱吧。

那个时候有U盘的同学也不多,大家经常互相借用,这个16M的U盘,被一个姓王的同学借去插在另一个同学的电脑上,烧坏了。

后来才知道那个电脑的usb口有毛病,烧了好几个U盘。

他把U盘还给我,并且告诉我坏了,他没赔我,我也没好意思说。

直到今天我都怀恨在心耿耿于怀。

不是他的问题,是我的问题。

因为当年,那个U盘是我的宝贝,它坏了,我没有用的了,也没钱再买。

我又怎么和我女朋友交代呢。

因为现在,那个U盘仍然是一个遗憾,我已经快四十岁了,那是我二十四岁的礼物。

我女朋友把她后买的那个红色杂牌U盘又给我用了,她自己对付。

 

2004年,上锦州来,我把这两个U盘都带到锦州来了。

直到2006或者2007年,我都在致力于把那个16M的U盘修好。

我尝试过很多次,用各种修复软件,但是都没有成功。

终于在一次修复过程中,它插在放在地上的电脑面板的U口上,我抬脚的时候,踢上了。

U盘壳碎了,但是芯片还照旧,当然也照旧不好使。

我就时常把芯片插在电脑上继续尝试修复。

终于在另一次修复过程中,它插在放在地上的电脑面板的U口上,我抬脚的时候,踢上了。

芯片也断了,我的U盘修复事业终止了。

16M的U盘被扔了。

64M的U盘现在还在我的书架上挂着。

这个容量,现在基本是用不上了,光剩念想了。

 

2006年,我看网上有卖用笔记本硬盘组装的移动硬盘的,20G的,不到二百块钱,我跟她商量想买一个。

那时候我俩一个月加一起也就挣三千来块钱,而且移动硬盘的需求,其实也不是特别必要,我就是挺喜欢的。

她不批准我的申请。

有一天我骑着我的二手自行车带着她,经过工学院南门向东的那个坡,坡挺大的。

她说你要是能带着我骑上去,我就同意你买移动硬盘。

她给我喊加油。

我尽力了,就差几米吧,没骑上去,我俩都乐了,她说你买吧,我说也没啥大用,不买了。

 

后来我们又买过台电的U盘,256的,一两年就坏了,到现在我对台电的印象都不好。

我们还买过纽曼的一个当时所谓的MP4,带个小屏幕,分辨率超级渣,后来给我妈听佛经了,不知所踪。

再后来我们就不在一起了,我买过很多U盘,从一两个G到64G到几千G的移动硬盘,也经常用各种网盘,邮箱附件,最近几年用小米路由或玩客云这种家庭简易的NAS,也没什么正经用,就是随手下载电影到家里可以用电视直接看方便点,下载的太多又没那么多时间和心情看。

电脑硬盘越来越大,实际能用的空间,十分之一都不到。

上次买电视盒送的好几个U盘,还在电脑桌上没拆封。

评论(0) 浏览(134)

电暖气

2018-4-9 liukai82

电暖气.jpg

昨天我修了两个小时电暖气。

就是这货。

这个电暖气,我想想,应该是十二三年了,不是零五年就是零六年买的。

那时候我们刚搬到锦炼新村,第一年或者是第二年的冬天,暖气不好,冷的不行。

正好有个网友,小何,当时是华联卖洗脚盆的,不过她旁边是卖电暖气的,就帮我便宜点买个电暖气,我记得是二百多。

这个价格现在看估计是不便宜了吧,但是当年还是很便宜的。

锦炼新村房子也小,虽然暖气不好,我们呆在卧室里,放上电暖气就足够了,很开心。

这么多年过去了,前两年它的开关坏了,后来就没用。

昨晚我经过两次火花四射,一次空开跳闸,的试验,终于搞明白该怎么越过开关直接让它插电就能用了。

我很惭愧,作为一个男人,这点东西整这么费劲。

我修理完以后,虽然它不能控制一路开还是两路开了,但是给我的温度和回忆的温暖,都依旧。

十多年过去了,它能这样,我已经非常满足了。

甚至是松了一口气。

要不它坏了咋办呢,扔了吧,我心里真是舍不得,放着吧,又没有地方,看着也心酸。

它好了吧,就像那个时代还没过去,我们都没老,虽然这个感觉很勉强,聊胜于无吧。

评论(0) 浏览(135)

牛排几分熟

2018-3-29 liukai82

刚才上网看到个帖子,说点牛排的时候,如果说要八分熟会被人笑话,因为没有八分熟的标准。

哎呀这个我真是不知道呢。

看来我这人确实挺屯的。。。。

我自己不爱吃,也就跟爱人和孩子出去吃饭的时候,她们吃剩的我打扫了,避免浪费。

有钱没钱的不论,浪费总是不好。

而且,牛都死了,我觉得,跟扔进垃圾桶相比,吃光它也算是对生命的相对尊重。

除了在店里吃的,就是我爱人买自己做的,她经常做那玩意,跟吃零嘴似的,有时候我也跟着吃几口。

说实话我就没理解到底什么是牛排,我平时吃到的明明就是一个很厚很厚的不带肥肉的牛肉片啊,或者说是一块瘦牛肉饼。。。。

牛排是这个东西吗?

那块肉饼怎么能体现出“排”字的意义呢?

我不爱吃这个,觉得口味还是和中国东北口味不太吻合。

再说吃西餐挺贵的,没觉得好吃,反倒觉得不值得。

不过看到这个帖子,我想,如果我点菜怎么办呢。。。。我真不知道该要几分熟会显得大方得体不露怯。

我就说,给我来块尽量熟的。。。。

哈哈,要不我怕不熟或者嚼不动。

评论(0) 浏览(138)

高跟鞋

2018-3-28 liukai82

如果我有个女儿,我一定建议她不穿高跟鞋。

人脚本来就长那样,天生就应该那么走路,干嘛因为审美去改变呢。

再说,不自然的,没觉出美来。

就算全世界的别人都觉得穿高跟鞋好看,我也没觉得好看,就算觉得好看了,我觉得也不如让她自自然然舒舒服服。

不过我家是儿子,不涉及这个问题,这都是我瞎琢磨。

评论(0) 浏览(131)

我们是组合

2018-3-23 liukai82

最近暗黑2打的挺好,我的小伙伴说,我们是组合。

确实我们发展成了一个组合模式,我是弓手,她是死灵法师,如果我自己出去,活不下去,打半天的经验不够死一次赔的,如果她自己出去,没有怪物的尸体,她束手无策。

但是如果我们两个一起出去,效果非常好,我打死怪物以后,她复活怪物,之后并肩作战,谁死了还能互相帮忙开传送门。

挺有意思。

我以前联网也玩,单机也玩,但是没玩过特别基础的。

以前联网的时候,大家都是老带新,师带徒,都用地图外挂,很少有循序渐进的过程,这样的结果是,上手的一两个小时中,迅速升级,之后的所有时间,都在追求装备的提高,失去了做任务的乐趣。

以前单机的时候,一个人,真是玩不下去,太难了,也太闷。。。。导致整整就下道了,整整就开始用修改器调级别调装备,就像小广告里总说的,一刀999级,屠龙刀满地。。。。这样会厌倦的特别快。就算是独孤求败,起码他也得有个修炼的过程,当群雄束手长剑空利的时候,他也索然无趣。

现在这个组合硬玩法,效果,乐趣,我都是非常满意的。

评论(0) 浏览(131)

小姚和小张

2018-3-19 liukai82

我刚开始开小卖店的时候,所有的经验就是三十多年在小卖店的购物经验。

所以,忧心忡忡,小心翼翼。

会尽量去和顾客搞好关系,争取下次还来我这买。

我的小店在学校附近,顾客基本全是大学生。

小姚和小张是一对情侣,小姚是女生,小张是男生,我刚认识他们的时候他们大概应该是大二。

他俩算是上家老板顺延下来的比较稳定的顾客,他们来我这里买东西的原因大概有两个,一个是我家态度比较好,另一个是我家可以代保管快递。

他俩家里条件大概都比较好,小姚总淘宝,衣服和化妆品好多都是进口的,小张抽烟经常都软包人民大会堂,那一盒就三十多块钱。

我觉得两个人都不像奔学习的孩子。

小姚长的非常漂亮,小张算不上帅,但是个头不小,看着也挺man的。

他俩都算不上文明礼貌的,他俩互相说话都经常带脏字,而且他俩之间并不相敬如宾,而是经常半吵半骂的。

虽然我也总说脏话,毕竟我是一个民工圈里的。

但是人俩也就这么处着。

我还真挺喜欢他俩搞对象这个劲。

因为,搞对象的我看的多了,从追求到热恋到分手,送花送礼品送惊喜撒娇生气闹别扭哄开心分手借酒消愁互相抨击什么的,这都俗了,没意思。

但是他俩,总那么不咸不淡半吵半骂的,也没个热恋恩爱,闹别扭时互相谁也不惯着谁,大别扭没有小怼不断,也不分,真正分了的时候也没见感情低迷,我感觉他俩真挺有特色的。

他俩跟我们说话也挺冲的,尤其小姚,说话方式是脱口而出不加思考,不太会考虑服务行业人员的感受那种,小张基本没话,但是他给人的感觉就是挺傲慢的样子。

作为一个开小卖店的,来的都是客,我挣人家的钱呢,而且学生们二十出头,成教的甚至才十七八岁,比我年龄小的多,还都是大孩子,除了那种特别烦人的,我还是挺喜欢大伙的,一些小感受我并不是特别计较。

所以我并不是很喜欢他俩,但是也算是熟客。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我觉得大概能有一年吧,他俩分了,小张去当兵了。

我的经营也大致成熟一些了。

我不知道分手和当兵哪个在前哪个在后,也不知道分手是不是因为当兵。

大概胆战心惊的年代的顾客特别有感情,我和我爱人都很感慨和惋惜。

之后的日子,小姚还是那样大大咧咧叽叽喳喳,身边换成了一个安静的闺蜜。。。。

直到毕业。

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兵,新的学年开始了。

有一天我爱人告诉我,小张又回来继续念书了,又来买东西了,又来取快递了,我们又很感慨,为两个人的过去和现在,为两个人的离开和归来。

现在的店员,都已经不是当年的了,她们个别熟悉小姚,但是没有熟悉小张的。

我告诉她们,他是小姚以前的男朋友,他是我最早的顾客之一,我们很熟悉。

有一天我的店员告诉我,小张说话很冲。

比如他进屋把包往柜台上一放,说五个字我一会来取,转身就走,店员冷丁都蒙那了。

有一天我在店门口抽烟,他来了,跟我打了个招呼。

我觉得他老了,没有以前那么冲了,跟以前两个劲,没有以前那个年轻的劲。

我有点怀念从前他们没分手恩爱时少互怼时多那个时候,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记得那段日子,是爱还是恨。

人生不过六七十年,每一年会占整个人生的六七十分之一,这个分母连吃奶尿炕脑血栓的日子都算上了。

所以每一段经历,仔细想想占的人生比例都挺大的。

我都不知道我想说什么,组织不好语言,反正他俩作为我最初的顾客,现在就剩下沉默的小张自己了,挺感慨的。

评论(0) 浏览(121)

一幕奔跑

2018-3-19 liukai82

前些年锦州有个南桥家具市场,是个挺大的大棚,在市中医院对面,现在都扒了盖楼了。

那是个偏低档的家具市场,能偏到,除了二手市场,这应该是便宜了,几百块钱的床和沙发,几十块钱的茶几,一百多块钱的餐桌带四把椅子。

我在锦州的第一个房子全套家具都是在这买的,那时候我还年轻,第一,我不知道别的卖家具的地方,第二,我还不知道什么是档次,第三,没钱。

那个即使是低档家具也不多的房子是我最幸福的家。

南桥家具市场门口和里边,都有很多搬运工。

如果有人靠近市场,包括在市场附近的自动取款机取钱,都会有搬运工上来问,大哥,买家具吗,买啥家具,用推脚的不?

如果有人走进市场,那就会有一个搬运工跟着你,自作主张滴帮你砍价帮你挑选给你提建议什么的,他甚至能跟你走两三个小时,就为了等你买完了他好帮你搬运来挣钱。

有这样一个搬运工跟着你,别的搬运工就不来抢活了,这可能是他们的规矩。

这样也有一个缺点,你不好找别的搬运工,也不好讲价。

但是他们的价格,简单讲讲也就行了,并不算太贵。力气活,大老远的(家具市场本身就快地处城郊了),就算总有活,一天也干不了几趟,何况并不是总有活,谁都得吃饭。

2006年左右吧,我在锦州港干活,锦州港到市里会路过南桥家具市场。

有一天下午,我们单位司机开着大头宝,就是中小型货车,带着我从锦州港回市里。

我忘了为啥,他到家具市场跟前停了一下车,或者是慢了下来,比如接电话或者点烟什么的。

十多个搬运工代表从不远处向我们跑来,速度非常快。

后边还有一帮他们各自团队的伙伴也跟着慢跑过来。

他们一般都三四个经常在一起干活的算是一个小团队,一个团队派一个快跑的。

跑到车跟前,敲我们的玻璃,争着抢着问我们是不是买家具,买什么,说自己干活便宜。

我们说不是,他们还不信,还争着为自己做广告,怕我们溜到人少的地方干活机会会被别人抢走。

我忘了当时是什么车,我和谁,也许是轿车,也许是经理和我开车捎带着谁回市里要到那下车。

我忘了,我光记得那一幕奔跑,他们争先恐后地向我们跑过来,争先恐后地推荐自己。

让人觉得好心酸。

评论(0) 浏览(112)

一幕拥抱

2018-3-19 liukai82

2010年至2015年,我做一个住宅的监理。

当时我管的那个施工队,老板和几个管理人员是本地的,其他多数人,大概能有几十人,都是绥中的,离我们这大概有二三百公里吧。

本地的人员当天回家,外地的就在工地住,都是盖的临时工棚,条件非常差。

工人如果有事,会请假回家,但是一般不会请假,因为扣钱。人出来干活就是为了那一天一百来块钱,回家再加上路上坐车,一般当天都回不来,太影响收入。

而且工地也太忙,确实太忙了,每天那么多人力物力的支出,早结束一天,老板也省一天钱,所以老板也不愿意人请假。

除了冬天,除了上级部门检查,施工季节能正经放假的就清明和八月节,如果不是特殊忙的话,会各放假一天。

我的办公室在工地斜对面的一个小破楼房,呵呵,窗户还是木头框的那种。

工地有事的话,我就得穿过马路去工地。

某一年的,应该是深秋吧,或者是初冬,工地还没停工。

阴天,挺冷。

我并不是故意渲染气氛,那天确实是阴天,我记得我都穿棉袄了,我记得我都把棉袄的帽子扣上了。

去工地。

工地的大门正常是不开的,也不允许外人进,因为怕发生安全事故。

走到大门口,我就看有两个人在那抱着站着,其中一个人是工地的一个小伙,也就20左右,人不熟悉,也不知道是哪个工种的。

另一个人几乎全面拥在他身上和怀抱里,两个人穿的也多,根本看不见。

我们施工队多,人也多,整个工地所有施工队起码有几百号人,他们基本都认识我们,但是除了管理人员,我们对他们认不全,只能有点印象。

我当时有点疑惑,但是也没多想,就去工地检查什么了。

等我回办公室的时候,也就二十分钟吧,我看他俩还在那抱着站着,一点没动。

我回办公室坐下来,仔细想了一下,我明白是咋回事了。

小伙是我们工地工人,女朋友从绥中来看他,工地不让进,而且俩人太亲密也不方便,他们就在工地门口路边抱了一会。

我特别感动。

在这个物质年代,在工地干活的年轻人不多,因为挣的不多,面子上也不好看,这也是人工费越来越高的一个重要原因。

能看上这样一个小伙的女孩我估计更不多了吧,谁希望自己的丈夫是个民工呢。

但是她从另一个城市来,在这么一个天气,和自己的男朋友或者丈夫,在工地门口抱着他。

评论(0) 浏览(116)

花钱打游戏

2018-3-7 liukai82

在impk上打了一段时间暗黑2,不知道为什么,有时游戏玩一段时间以后会被强制关闭房间,若干次,boss就剩一点血啊,太悲催了。。。。

于是我上网问别人都在什么服务器玩,最后我和我的好朋友去官网玩了。

私服白玩,去官网玩得买cdkey,不带资料片60块钱,玩资料片再花60块钱。

俩人一百二,后来二百四。

我俩暂时还没舍得买资料片,打算把非资打完再买。

有些人不理解花钱打游戏,其实很简单,我一说你就理解。

打游戏,就像旅游。

现在旅游已经是一个很大众的事了,大家一般都能接受。

旅游回来,花几千几万,累够呛,照一大堆照片,得到什么了?

除了一些心情,啥也没得到。

哈哈,除非你在旅游的路上捡个钱包什么的,但那个可能性太小了。

打游戏也是,只是服务器上的一堆代码,得到什么了?

除了一些心情,啥也没得到。

但是人一生走到最后的时候,还不是一样两手空空。

所以我觉得,人们应该互相理解,你爱你所爱,我爱我所爱。

六十块钱,一点也不多,网游里花成百上千万的人有的是。

而且这六十块钱,真是解决问题,真是可喜可贺,我已经不被强退了。。。。

我记得我打游戏第一次花钱,打征途。

我和女朋友,想要一本技能书,那本书大概要5锭银子,我们只有几十两,游戏里一百两银子等于一锭,这个情况。

技能书无望啊。

有天我中午下班,刚进屋,她极其兴奋滴给我出示了那本书,她都是跳着给我看的。。。。

哎呀,我当时都惊呆了,那个惊讶程度,相当于,哎呀,我都不知道怎么说,差不多相当于看到自家沙发上坐着一只大熊猫。

我说,哪来的?

她说,花钱买的。

我说,你哪来那么多钱?

她说,淘宝买的。

我说,多钱?

她说,一块钱一锭。(我忘了,差不多就是这个价格)

惊喜之余,我哑然失笑,原来解决办法这么简单,我真没想到。

从那以后,网络上,想要什么资源,如果不特别好解决的话,我就花钱解决。

与其这里搜那里寻,各种破解求验证码的,不如花几块钱,因为网络上的资源多数都挺便宜的,真犯不上各种论坛发帖跪求。

反正我想要的,不多,而且都不贵。

评论(0) 浏览(114)

 载入天数...载入时分秒...
Powered by em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