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距离2019年12月17 waiting.one域名到期还有54天

买硬盘

2019-4-11 liukai82

2005年我买了个80G的硬盘,500块钱。

2019年我买了个500G的硬盘,80块钱。

2005年的硬盘六块两毛五一个G。

2019年的硬盘一毛六一个G。

2005年我的工资第一栏是九百六十块钱,加上奖金加班开到手大概能有一千四五百块钱。

2019年我的工资第一栏是三千一百六十块钱,加上奖金加班开到手大概能有四千多块钱。

2005年我认认真真地学习电脑知识,为了挑选自己人生的第一块硬盘,第一台电脑。

2019年我买硬盘根本不看什么参数,哪个便宜买哪个,我有三个笔记本三个台式机在闲置,我只是强迫症,不想让那个电脑就那么坏着。

世道变了,我也变了。

评论(0) 浏览(51)

重返校园

2019-4-8 hello

学无止境这句话现在我真是有深深地体会了。除了去年,每年的春天我差不多都会或多或少的回学校来学习几天,但几乎都是来去匆匆。从西门进,因为那里随意进出,不会因为我已不再属于这里而感到尴尬。然后去离校门最近的1#教学楼,坐上一天,最后回家。 

今年我发现学校的校门变成了需要刷卡的旋转门,我没有卡,去的时候等了好久才等到一个有卡的人。

 毕业以后的身份,一开始我还觉得我跟学生也没多大区别,后来大不了是研究生,再后来估计就得是辅导员了,今天我觉得我可能得是青年教师了,但愿我别等到变成资深老教授的时候还要来学习。

 现在的学生好像变少了,整个校园都显得那么安静。我们下课时摩肩接踵的场面我再没看见过了,自习室也不需要占座了,甚至整层全天只有我一个人。上学时每天都走的路,有些已经变得人迹罕至了。球场上人最多的地方竟然是一群肤色各异说着英文的交换生再打排球。难道现在的孩子都不打球?都不学习不考试吗?还是不用上自习了?他们是怎么考试的呢?我觉得好神奇啊!

 我抱着想看看人的想法,去食堂吃饭了。我上学的时候那可是个挤破头的地方。今天我毫不夸张的说,连我加做饭的可能都没到十五个人,吃饭的算我就仨人,我明显变成了VIP啦。在卖饭大姐的热情指导下,花九块钱买了一盘子菜,可是再也吃不出四块钱全寝室抢着吃的感觉了。

 这些年学习的变化真是挺大的。我入学时住过的北六已经有了些沧桑,也变成了男生寝室,想当年我可是这里住的第一批学生。毕业前住的南三,连同那两排美轮美奂银杏树和我们的故事一起,都变成了一片干巴巴的小广场,周边被新建的现代化图书馆和两栋高层宿舍楼包围着。就连当初破败的辽工招待所都变成了工大商旅酒店那么陌生的名字,唯一没有太大变化的是南门的大拇指,可是走了一圈也已经没有了我想买的东西。甚至一个外卖小哥问我小西门在哪,我都一时语塞,是啊,那时候我们管它叫研究生公寓门。

 刚上班那几年,不开心的时候我都爱去五号楼门前的大台阶上坐着,就在他们说的小西门旁边。无论去时的心情怎样,想想上学时开心又无忧无虑的日子,心情就好了。现在我已经很久没去过了,不是不开心的时候少了,而是已经知道无忧无虑的少女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难免更增加了些许失落。 

时间在慢慢地改变着世界,改变着校园,也改变了我们,就连食堂的宫保鸡丁都变成了奥尔良口味。而那些和我一起玩耍的同学们早已为人夫,为人妻,为人父,为人母,而我也已经慢慢老去。也许是时代发展的太快,我已经跟不上年轻人的想法了,也许是我对过去太过想念,不愿它离我而去,也许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虽然人生再无十八岁,唯愿我们能永远有十八岁的心境,有十八岁的单纯和善良,但愿校园年轻时的样子永远在我心里,一如我从未离开,一如往昔般美好。

评论(0) 浏览(62)

十年之外

2019-3-23 liukai82

我看小张计算如果我们还能活三十年,如果我们还能见九十面,如果我们还能呆十一天零六个小时。

挺心酸的。

她就像我计算哈尔滨和锦州之间的速度、时间和距离的问题。

 

自从我意识到理想和现实的差距,我发现人完全没法预测超过十年的未来,十年后的现实和十年前的预想是完全不同的,十年以内的,有些事能想到一两年的样子,有些事能想到五六年的样子,但是一旦超过十年,十年后的样子,根本就不会是当年想象的顺理成章,十年后的方向和现在的轨迹,都不是拐点或者转折甚至反转这么简单的关系,根本就不是一个维度,就像鱼和自行车一样毫无关联。

 

有点玄学是吧,哈哈,我纯粹是在严肃地装B瞎掰呢。

评论(0) 浏览(79)

时光匆匆

2019-3-22 hello

从明天开始,我要休假了,两个月,好兴奋。

虽然已经三月末了,但是北方的春天总是来的特别迟,特别短暂,现在的树还是光秃秃的,等我再上班来的时候应该已经是初夏了吧。比起四季如春,季节的交替更让人充满惊喜和期待。

这应该是我休的最长的假期了,比上学时的寒暑假还长啊!请假的时候老板有点闹心,可能嫌我休的时间长,但是他也知道我是非休不可的,咬着牙,他就答应了。

其实我也是挺有压力的,活也不干,假也休了,钱也花了,时间、精力已经都搭进去了,这要是一科也考不过去,总觉得挺丢人的。可是我对考试这种事心真是无比大啊,不管结果咋样,反正先开开心心的休假再说,管他那些呢。

我认识一个叫小猪的人,因为我想让他像小猪一样活泼可爱,能吃能睡活的自在啊,叫小鸡总是很难听的。他经常说,时间是没有界线的,是人赋予了时间刻度和周期。我还是觉得挺有道理的,总是人赋予了一些东西无谓的意义。

时间总是有长度的,在时间里我们多渺小啊。我几乎都没怎么想过未来怎样,因为它总是很调皮,不会按着我的规划走,我也懒得规划,就这样误打误撞,说不定还能有点惊喜,珍惜眼前,最大努力的开心些不是更好吗?

昨晚,我算了一笔账,我们现在都三十几岁,就算生命厚待,让我们还能活蹦乱跳的再活三十年会怎样呢?

如果我们每天可以在一起说话三个小时,那么我们还能在一起三年九个月;

如果我们每年能见面三次,那么我们还能见面90次;

如果每次我们能在一起三个小时,那么我们还能在一起十一天零六个小时,就算偶尔有几次可以久一点,那也不会超过半个月吧。

多可怕啊!

五百次的回眸才能相遇,以后五百年也未必能再相见。我是个很简单的人,性子也直,我真舍不得把这一点点时间都用来生气和吵架,那多不划算。等我们都走不动了,躺在床上想想这辈子难得有个相交甚好的人,可是想起来的都是闹别扭,记得的都是互相伤害的的话,那也太不美好了。

喜欢的人就去爱,不喜欢就别把时间浪费掉,生命短暂,时光匆匆,等你我垂垂老去的时候,即便只能活在彼此的回忆里,也是甜甜的,不愧对相遇,不辜负时光,多好

评论(0) 浏览(73)

生气的小张

2019-3-21 liukai82

今天把小张整生气了。

起因应该是她看到《菠萝》,然后问我知道她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吗,知道她哪天过生日吗?

我只能老实回答,不知道。

其实生日她肯定是告诉过我,但是我确实没记住。

爱吃啥不爱吃啥,我们一起吃饭的机会不多,而且这几年我记性很不好,也答不上。

我不知道她自己如何定义自己的心情,如果是我去定义的话,失落,失望吧。

我理解,因为她对我特别好,我对她远不及。

我从来没刻意顺着她为她做什么,总是她在顾及我的时间和经历和环境去陪我,我想做而没有能力的事,她去帮我做帮我学,她关心我的身体,也照顾我的情绪。

也许她爱我,也许她喜欢我,也许我们只是特别合得来特别亲密的好朋友,我没面对过这个问题,她也没让我面对过。

这两年网上有个词叫“舔狗”,我理解就是在两个人相处的过程中,感情和物质等各方面付出的不对等,简单说就是一个巴结另一个,而另一个几乎不屑一顾。

如果对比小张对我和我对她,其实就是不对等的,

但是她用心,其实我也挺用心的,我真这么觉得,我知道她对我特别好,好到尽力去维持我的一切而什么都不要,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只是我爱过一次元气大伤,只是我记性不好,只是我没有时间,其实我也挺尽力的,但毕竟我有家有口,就算是普通朋友,不能无所顾忌。

这样看来,虽然看起来不对等,但她没舔我,我虽然没做好,其实我也想做好。

小张算不上漂亮,但是人很聪明,性格可爱的像个孩子,她看不上的,死活看不上,她看得上的,好得不得了,我有幸算是为数不多的她看得上的。

就算是不涉及婚姻爱情,只是好朋友,我也会尽量不辜负这样一个和我好的人。

 

其实有个事,我一直没敢跟她说,我觉得挺对不起她的。

因为我总感冒,她给我买了一大瓶维生素,价格不知道,好像进口的,估计不便宜,我也没看那里边有多少粒,反正想起来就吃两粒,果味的,虽然是药,不算难吃。

结果有一天这玩意被我前桌的同事浩哥看到了,我一吃,他就要两粒吃,甚至有时候想起来还提醒我,哎咱们今天还没吃维C 呢。。。。

浩哥比我大几岁,对我一直特别好,虽然性格不同,但是我俩在一起不管是抽烟吃饭花钱扯淡,没计较过,我真抹不开脸不给他,要不是这玩意是小张的心意,我真不在乎,再贵我估计也就几支烟钱而已。

但是小张这点心意,被浩哥时常吃两粒,我真觉得,我面对小张好尴尬啊,小张要是知道了,就算不说什么我也觉得她会觉得我拿她送我的东西不当回事。

但浩哥跟我就是这么个大大咧咧的人,就算我告诉他这是女生特意给我买的,他都不会在意,何况我还不想告诉他。

所以只能,吃两粒就吃两粒吧。

浩哥想不起来的时候我都尽量偷摸自己吃。

就这样。

评论(3) 浏览(91)

打赌

2019-3-21 liukai82

昨晚店里的一个收银员小伙接了一个女生的电话,听起来很亲密。

他一边接电话一边工作。

昨天下雨,店里也不忙,我说没事你聊吧,我替你收一会。

断断续续的听着,是这个女生跟他说,失恋了,他一边安慰一边出谋划策。

我偷摸给另一个在旁边的收银员女生发微信说,前女友。

她回微信说,不是,是暧昧对象。

我说,噶东儿。

她说,行。

我说,四个一块钱雪糕。

她说,妥。

过了二十分钟,收银员小伙挂了电话,我问,打电话这人跟你啥关系?

他说,以前对象。

于是,收银员女生买了四块钱雪糕。

她自己,收银员小伙,我,一人一个,理货老妹,来俩五毛的。

评论(0) 浏览(79)

菠萝

2019-3-21 liukai82

前几天我爱人买了一袋菠萝,放在冰箱里。

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菠萝,一个袋子里边装着三个打完皮的菠萝,菠萝跟以前见过的不一样,很小,也就有拳头那么大,菠萝皮打的特别干净,不像市场上手工打出来那种,袋子是类似厂家出厂那种包装密封的,袋子上有品牌有logo,叫曲鲜生。

我看这个菠萝和包装都挺精致,我寻思肯定挺贵的,我就没动,拿个橙子吃了。

过了好几天,我看这三个菠萝还放在冰箱里没动过,我想,这玩意能放几天啊,估计都快放坏了,我爱人以往买了没吃没用就放扔了的东西有的是。

我就拿了一个小菠萝吃。

虽然放了好几天,但是它一点变质的味道都没有。

 

这个菠萝甜死了。

这个菠萝真是太好吃了,一丁点酸涩的感觉都没有,特别特别的甜,我第一次吃这么好吃的菠萝。

除了味道,它在口感上也特别好,一点都不像市场上的菠萝有点柴的感觉。

 

我小时候菠萝还算是南方水果,卖的不多,买的更少。

直到我和她在一起,我也不知道是因为菠萝不贵还是她爱吃菠萝,我们一直经常吃菠萝,我也就挺喜欢吃菠萝的。

自己买的菠萝总是没有街头用筷子穿着卖一块钱一条的甜,为此她还特意研究了一下,发现人家的菠萝用盐水泡过,以后我们吃菠萝也用盐水泡一会,确实效果比较好。

 

但是我吃过的所有菠萝都没有这个小菠萝好吃。

不知道她吃过这样的菠萝没有,我好想告诉她,让她也尝尝。

 

过了几天,我和同事闲聊,他说他昨天买菠萝,打完皮的一块七一斤,我说我爱人买的菠萝特别甜,我就给他描述了一下这个菠萝和包装的样子和口感,他也没吃过,就说你问问你爱人在哪买的,贵不贵?我就问了,我爱人说这好像是个进口品种的菠萝,现在挺流行的,水果店就有卖的,十五块钱三个一袋。

我又上淘宝看了一下,这样的小菠萝有云南产的也有泰国产的,有打好皮的也有没打皮的,有散装的也有品牌的,从几块钱一斤的到几十块钱一斤的都有,不知道实际有啥区别。

 

我都想淘宝给她寄去,我真想让她尝尝,太好吃了。

评论(0) 浏览(69)

储蓄罐

2019-3-8 liukai82

晚上赵宏来东门溜达路过我这,就来店里唠会嗑。

赵宏是我们多年以前认识的一个嘣爆米花的,十多年了,虽然他早就不嘣爆米花我也不买爆米花了,但是关系一直不错。

闲聊的时候就提起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提起她。

赵宏说那时候我们有个大储蓄罐,我们跟他说存满了就结婚。

我都忘了说过这个了,我倒是记得这个储蓄罐。

 

那并不是个专业的储蓄罐,那是个徐福记的糖罐子。

我们在萌丽小区租房子的时候,屋子里有个徐福记的糖罐子,我们就用它当储蓄罐装钢镚。

后来买锦炼新村的房子,收拾完房子我俩都没钱买床了,把糖罐子里的钱倒出来去银行换了,我记得那里边当时有800多块钱,买了床和一些东西。

搬家的时候我们觉得房东不会留心到这个塑料糖罐子,就偷偷地拿走了,还有个很大很大的红色塑料盆,那个塑料盆现在还在我妈家呢。

我们又开始攒钢镚。

一直到她走了,糖罐子里的钢镚也没满。

那时候我就已经忘了糖罐子跟结婚的关系了,其实现在赵宏提完了我也没想起来,但他既然能说,那肯定是有过这话。

虽然我忘了糖罐子跟结婚有关系,我也已经习惯了有钢镚就扔里边,钢镚仍然在慢慢地变多,但没满过。

 

攒钢镚这个行为一直持续到我开小卖店。

现在好多人都通过手机用微信或者支付宝付钱,也不用找零钱,我刚开小卖店的时候手机支付还没有这么普及,有时候特别缺零钱就从糖罐子里拿点给店里。

那个糖罐子里虽然钢镚很多,但是也经不起小卖店花,慢慢就给拿没了。

有了小卖店以后我有零钱就随手补充到店里,就不再攒钢镚了。

 

赵宏提起来我才想起我好长时间没看见过那个糖罐子了,也不记得是不是我收拾东西时给扔了。

如果我记得糖罐子跟结婚的关系的话,我一定不会把钱花了的,也不会把糖罐子给扔了,我确实是给忘了,也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对不起哈。

 

这大概就是命运吧。

那个糖罐子有点大,我估计要都装满了,得两千来块钱的钢镚。

我俩在一起的时候,一个月开到手现钱能有三千出头,除去点花的存的,产不出太多钢镚,这也是储蓄罐欲壑难填的重要原因。

如果当时我们租房子,屋子里有个小点的糖罐子当储蓄罐,在我们还记得这句玩笑或者誓言的时候,如果有一天,我们像每天一样晚上回家,掏出兜里的钢镚,放进我们的储蓄罐,发现储蓄罐里的钱已经满得盖不上盖子,没准第二天一鼓作气就结婚了呢。

 

其实我也知道我俩在一起也未必能好到最后,甚至都未必能好到今天,也许早就不行了,但是我真是觉得好舍不得。

等我回家看看糖罐子还在不在,如果不在了,我争取再想法淘一个,接着攒钢镚。

评论(0) 浏览(87)

改变

2019-3-1 liukai82

我小时候寒暑假作业拖拉不写,到开学的时候急得直哭,半宿半夜地补作业,开学了还得撒几天谎说忘带了。

三月初单位要迎审,我现在手里的两个活从去年九十月份开工开始,一直欠日记没写,细则没编,平检没记,旁站没做,我这几天都在拼命地补作业,每天两三点钟睡觉。

昨天在小张的提醒下,我才发现,我补工作的行为和小时候补假期作业的行为如出一辙啊,我的拖延症,三十年毫无改变。

回想起来我其他方面似乎也没什么改变,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性格还是口味。

这几天我在听歌艾岩《欠我个未来》,里边有一句“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但愿她永远不被改变”。

不知道别人怎么看我,我觉得我自己好像一直没老,也一直没变,很多时候很多事很多行为还很不成熟,也挺好的。

评论(0) 浏览(89)

麻辣烫

2019-2-17 liukai82

我昨天晚饭吃张亮麻辣烫。

我很久没吃过麻辣烫了,前几年没开店,没现在这么忙,有时我和我爱人去夜市或者大福源的时候,顺便吃点十八吉麻辣烫,开店以后几乎就没吃过。

张亮麻辣烫似乎是来自哈尔滨,店内海报介绍说张亮麻辣烫“率先开启diy模式,多种食材自由选择”,这有点吹牛逼了吧。。。。

什么是diy模式,难道就是食材自由选择吗?别人家麻辣烫不也是自己吃啥挑啥吗?不管是吃饭还是买东西,不都是自由选择吗?就算是在农村赶大集,我自由选择一棵白菜,买菜的也断断不会强塞给我一块排骨。

我吃过的绝大多数麻辣烫都是自由选择食材的。

但也有套餐的。

哈工大二校区西门西行二百米是宣西小区,宣西小区是个老旧的不封闭小区,靠近学校,也靠近社区,2003年的夏天,我和女朋友在这里跟一个体校的网球女生合租房,房子很小,只有三个空间:卧室,厨房,厕所。网球姐住的是卧室,我俩住的是厨房,住厨房倒也不是特别糟糕,因为那个厨房除了个闲置的洗菜盆也没什么东西,就是个很小的房间,唯一家具就是一张沙发床,就这样一个小屋一个月还得二百四十块钱呢。哈尔滨租房真挺贵的,2004年我们在锦州租房,一室一厅带电视冰箱的房子也就二百四十块钱,而2003年我一个月生活费才五百块钱。

租房的那天是我放暑假,之前我俩商量好想租房呆几天,这样以后我如果去哈尔滨也能省个旅店钱。

那时候我没钱,她也没钱,她跟同学现借了七百块钱我们才能租的这个小厨房。

住在小厨房的日子,楼下有个麻辣烫。

老旧小区楼下的小店很多,都是住宅改的门市,那地方的小店铺不像现在的网红店那么精致,店低档,商品也低档,怎么说呢,就像我现在开的家庭小超市跟连锁中型超市的比较。

这个麻辣烫就是众多低档小店中的一个。

麻辣烫他家连座位都没有,就是在门口支个保温桶那样的锅,在屋里备菜,都是些青菜粉丝这些,没什么肉菜,最多有个粉面丸子或者鹌鹑蛋啥的,就在门口煮,卖的轮份卖,买的轮份买,不能挑,也不能加量,想加量就再买一份。

挺好吃的,就是看起来低档廉价又不卫生,哈哈。

我俩饿并且有钱的时候,买两份,不太饿并且没钱的时候,买一份,又饿又没钱的时候。。。。说实话还没到吃不上饭的程度。

我忽然发现我失忆了。

2015年1月15日,我兑小超市的当天晚上,原来的老板教我煮方便面,煮完了给学生套方便袋拿走,我当时很惊讶,方便面还能这么拿?用塑料袋装?

那我当年买麻辣烫是怎么拿回那个小厨房然后跟她一起坐在折叠沙发床上吃的呢?我总不能用手把麻辣烫捧回去啊,但是2015年的我对用方便袋装这种煮的汤汤水水的东西的行为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如果说我是自己带盆碗去的,我觉得也不太可能,我这人一向都没那么讲究。

我真想不起来了。

2003年的小曾大概是在念高中,我们吃两块五的麻辣烫的时候她应该还是个备战高考的少女,多年以后我跟她说起那里的麻辣烫,小曾说看起来不卫生,而我直到现在境界也没提高,还是随便瞎吃不讲究,不知道现在的她是不是已经不会这样了,在我的想象里,都市白领都应该吃网红店喝咖啡,最次也应该是肯德基这样的快餐。

干了几年小卖店和熟食店以后,我认识到,其实也不用那么讲究,天底下的事情,不管是衣食住行,还是婚姻爱情,都不像表面上那么光鲜亮丽,就那么回事吧。

那时候的我们能花五块钱,买两份麻辣烫,就吃个够,能花两块五,买一份麻辣烫,就分享,好像什么都好吃,吃什么都开心。

评论(2) 浏览(123)

玫瑰

2019-2-14 liukai82

2003年还是2004年2月14日下午,我们在哈尔滨中央大街溜达,过来个小女孩卖玫瑰花,十块钱一朵,我们挺穷的,只买了一朵送给她。

至今我就买过那一朵花,也正是这朵花,让这个情人节与众不同,别的情人节我都毫无印象。

评论(0) 浏览(129)

远方小妹

2019-2-3 liukai82

明天就要过农历年了,今天是年前上班的最后一天。

下午去熟食店帮忙,一边开车一边听收音机,收音机里说好多人都在乘坐各种交通工具奔赴家乡。

我就想起我以前过年回家,想起我们在锦州过年,想起她去我家过年,想起我们在安达过年,想她现在在干什么。

也想起她在国外的妹妹。

这个妹妹我没见过,好像是她老姨家的孩子,女孩,哈哈,妹妹当然是女孩。

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也许我不止一次知道过,但我没记住。

 

我们上大学的时候,她大概是在上初中,早恋,老师找家长。

她不敢跟家里说,于是,由我假装她爸爸,给老师打电话。

那是在哈尔滨一个灯光昏暗的旅店,我用我女朋友的手机,拨通老师的电话,语气低沉假装爸爸地说,说我现在出差了,向老师了解一下情况,然后说我会批评教育小孩子,然后就完了。

我不知道我混过关没有,也不知道早恋事件后续发展如何。

那大概是2003年或者2004年。

后来就听说小妹出国了。

 

2012年,我们分开四年了,我在她的qq空间看到小妹的qq号码,我们有过几封简单的邮件交流,她猜到是我,并告诉我,我们可以见一面。

我们确实见了一面,促成这次见面的就是她和小曾。

 

2017年,我加她好友,聊了几句,她要给我打电话,我没让。

对于我还记得她,她有点意外,毕竟我们的交集很少。

但是她记性超级好,她还记得五年前我告诉她我儿子的名字。

她说她二十七岁了,那时我三十七,我才知道我比她大十岁,也就是,我假装她爸爸的时候,她该是十三四岁,这恋的确实有点早哈。

她说她来美国十年了,由此可见,她大概是十七岁的时候出国,那时候我应该是二十七岁,应该是2007年吧,我们分开的前一年。

她说她正纠结是去工作还是当个全职太太,我说还是上班吧,她说她喜欢看古龙,我说我喜欢看金庸,她说她远渡重洋来到美国,再没回过家。

在十七岁的时候,一个少女,远渡重洋,见识短浅的我都难以想象她怎么生活下来,远渡重洋这四个字,是她的原话,透露着她少女时代的艰难和孤单,当然这只是我的感觉。

 

她和她姐姐大概是还有联系,她问我想知道她吗?

在我的心里,她还是个小孩子,我觉得,她还不适合明白感情这些事,我说不用啦。

 

可能她觉得前准姐夫出现在qq好友里不太合适,问我还说什么,我说,没了,她说了一句很武侠的话,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哥哥,保重。

然后我们互相删除了。

过了一会,我发送了个请求给她,让她不要和她姐提起我,她说好吧。

 

2019年的农历春节前一天,我听收音机说大家都在回家的路上,我想起远渡重洋的她。

她大概仍然不会回来吧。

她在外国,过年吗?我很好奇。

评论(0) 浏览(106)

 载入天数...载入时分秒...
Powered by em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