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距离2020年06月06xinaide.cn到期 还有174天

腰围

2019-6-30 liukai82

我有一张淘宝优惠券,我自己也知道是个坑,我还是不忍放弃,于是我买了一条19.9元的牛仔裤,实付13.9元。

穿这么便宜的牛仔裤会不会很掉价?

我认为不会,起码不是最掉价的,因为如果换成一个牛仔短裤,应该还能更便宜,毕竟能省两条腿的布料。

 

如果没有这优惠券,我连这十多块钱都不会花,我已经是一个不在意穿戴的人,或者年龄吧。穿工作服就挺舒服的,松松垮垮的,虽然形象上不如品牌服装,不过不管是在精神上还是经济上,都洒脱自在。

而且单位经常发工作服,人人有份,就算不穿也卖不了几十块钱,还不如自己穿了。

 

因为工作服裤子都偏大,我也不知道自己腰围,昨天买牛仔裤,我拿卷尺量了一下,换算出二尺六这个数字,真是把我吓了一跳,我有这么胖?

 

我人生的第一条牛仔裤,是2002年去秦皇岛实习时,在分校附近的大棚买的,二十五块钱,那条裤子腰围才二尺。

我也瘦过啊。。。。

 

我上班以后,一直到两年前吧,我裤子的腰围一直都保持在二尺二左右,体重110斤上下。

我对自己那时候的分量是非常满意的。

 

最近几年我也没怎么买衣服,偶尔我爱人给买,合身的就穿,不合身的就扔在衣柜里也不瞅,更多时候是穿工作服。

现在我都已经拥有二尺六的腰围了,太吓人了。

如果银行卡里的存款也像腰围一样,不经意之间,不用多,一千万了,多好。

我就可以退休了。

 

我都已经明显地有小肚子了,慢慢我会不会像黄昏中光膀子坐在小区里乘凉的大哥或者大爷们一样,臃肿地挺着个大肚子?

我就这么成了一个老爷们儿了?

想想都可怕。

 

我滴酒不沾,吃的也不多,除了偶尔去饭店,我几乎都不吃肉,我工作也很辛苦,有事没事的前半夜几乎都没睡过觉,怎么还能这样呢?

还有王法吗?这还有天理吗?

哈哈,鳄鱼帮帮主。

评论(0) 浏览(63)

再见,东门,再见

2019-6-20 liukai82

微信图片_20190621180244.jpg

 

题目是学《无间道》插曲《再见,警察,再见》。

我不令人佩服,因为任我行说左冷禅:“拾人牙慧,全无创见,因此你就不令人佩服了。”

 

从2005年开始,我们住在锦炼新村,锦炼新村北门西行一百米,是辽工东门。

她上下班要经过锦炼新村北门和辽工东门,她的办公室在9号教学楼。

我上下班要经过锦炼新村北门和辽工东门和辽工北门,那时我在王屯那边的试验室上班。

我们经常一起上下班,我骑摩托带她。

有一天下雨,在9号楼北边门前停摩托的时候,我俩摔了一跤,满身泥水好尴尬,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

 

辽工东门对面是个部队的加油站,白天也对外营业,给加油的是个只有一只手臂的中年人,据说是个英雄。

大家都说那个加油站油好,去加油的人挺多的,我的摩托也在那加油,那时大家也没现在这么多车,对油价没有现在这么敏感,这个加油站的油价似乎长年四块九毛五,我一次加15块钱的。

我现在都能想起来那个加油机器的屏幕上写着4.95元的样子。

 

辽工东门和锦炼新村之间,是一条坑坑洼洼的的土道,就是这条起伏之路,在我们分开前夕,把我的杂牌子摩托车架颠哒开焊了,可见这路有多破,也可见2008年这条路还没修呢。

也许那是我们分开的一个不详的预兆。

 

这条破路的路北,也就是现在我开店这一排,我一点印象都没有,那时好像那并没有门市,甚至有没有10号宿舍楼我都没印象了。

路南零零星星的有几个推三轮车改的小吃车卖饭的,我俩有时也在这随便买个盒饭啥的,其中有个卖烤串的叫大雷烤串,排骨串特别好吃,一块钱还是一块五一串我忘了,我下班经常买十块钱的带回家两个人一起吃,特别好吃。

我非常确定他家叫大雷烤串,因为总买也脸熟了,我去北山宾馆参加校友张小鱼的婚礼,还碰见大雷之父老雷也去参加婚礼,我俩打个招呼,老雷说自己和女方的父母是老同事,还说这小伙子命好啊,女方家里可有钱了。。。。我心说这算个屁命好,我们又不是卖小伙,再说小鱼除了牙齿不太好,别的也是棒棒的。小鱼的门牙有半颗是假的,在安达的滑冰场上,我眼看着他摔丢了半颗门牙,我们好几个人在冰沫子里找了半天也没找到。

 

我们就在东门和这条路上来来往往直到分开,我们分开第二年,我也搬了家,就极少再去东门了。

 

2015年,我爱人不再上班,我们在辽工东门兑了个小卖店。

2015年的东门,加油站已经黄了,变成了辽工驾校。东门的其他区域人声鼎沸欣欣向荣,所有有墙有门有顶的屋子,都做起了小生意,网吧饭店超市理发眼镜店。。。。把我杂牌子摩托车架颠开焊的那条路,已经修成了一条并不宽阔的柏油路,路南的小推车们裂变升级成一个个美食彩板房,注意不仅是升级,而且是裂变哦——原来只有十来个小推车中午和晚上在路南卖点饭,现在有几十间屋子在道路两侧煎炒烹炸,大亮烤串已经从原来路南的路边摊升级到路北的彩板房,道南又有了个大亮烤串。。。。

这个繁荣的小商业区容不下加油站的存在,这条路上从早到晚都是人,手潮点的司机根本开不进去开不出来。。。。

 

我又买大雷烤串吃,不知道是我的口味变了还是大雷的风格变了,味道相当糟糕。

我改吃道南的大亮烤串了,大亮烤串很好吃,而且大亮还是我锦炼新村楼下的邻居。

大亮非说自己一直在道南,大雷一直在道北,没变过。

我想可能是大亮是后来的,他来的时候,大雷已经搬到了道北,我肯定没记错。

我还记得我从东门骑摩托出来向东回家,在大雷的摊上买烤串,摊位在我右手边,烧烤炉子下边有个红色条幅,上边写着“大雷烤串”的景象。

但是大亮急头白脸言之凿凿滴否定我,搞得我也将信将疑,我真想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她当年吃的烤串到底啥牌的?还是反复回忆导致我的记忆已经错位了?真的,这个烤串品牌的问题,困扰了我好几年,就像《盗梦空间》的故事,过去的热爱,就像一场梦。

 

自从我叛变了以后,大雷父子都不搭理我了。。。。

 

我在东门开小卖店,今年是第四年。

听大亮说,这里的小棚子我去两年前开始建设的,由城管管理,管理模式类似夜市摊位。最早的小推车们带动了东门的繁华后,城管开始介入管理,小推车主们盖彩板房经营,每个彩板房一年给城管三千块钱。有了固定营业场所以后,这里的商业氛围日益浓厚,彩板房越盖越多,虽没有合法手续,但已具备相当的商业价值,彩板房们带动了东门的繁荣,课间和中午出来买饭和玩的同学们在东门熙熙攘攘,到了晚上这里更是宛如夜市。

 

在这四年里,彩板房们发生了两次火灾和一次食物中毒事件,每次恶性事件发生后整条街都人心惶惶,怕这没有手续的彩板房被取缔,但这几次事件过后,彩板房都有惊无险滴默默继续经营了。

2018年,学校东门安装了刷卡门禁,学生出入没那么方便了,但是东门的生意还凑合过得去。

同年,锦州开展“三城联创”,彩板房又打草惊蛇结果平安无事。

同年,锦州“三城联创”落选。

 

2019年,“三城联创”卷土重来,这回彩板房保不住了。

三天前东门贴了公告,彩板房三天内拆除,之后强拆。

昨天开始小棚子都拆了。

没有了引领繁荣的彩板房,也不知道以后我的小卖店还能不能活下来。

 

昨天看着彩板房们被拆得一片狼藉,夹层的苯板碎片被风刮得满街乱飞,真是挺惨的,甚至还有几家彩板房,是今年开春失火以后重盖的,才经营了两三个月。。。。

东门的繁荣我估计是回不来了,最多等风声过了大家还能用小推车出摊就不错了。

少了彩板房的东门,再也不是东门了。

再见,东门,再见。

 

“少了杀人王的和平饭店,再也不是和平饭店了,我们这帮大难临头就出卖饭店的人,只有各奔东西。那一眼,是我最后一次看到掌柜的,之后我跟我的父母躲到南方一个小渔港,两年之后,从前的仇家找上门杀了我父母,据我所知其他的人像瞎子们、阿福、阿寿、妹子都是类似这样的收场。后来,我听过很多传闻,有人说在东北看见过掌柜的,也有人说他在北方一个驿站,帮过一个开饭店的年轻寡妇和她的儿子。虽然那天我亲眼看见我这个好朋友离开我们,但是我很希望这些传说有一个是真的。”

————电影《和平饭店》旁白,我不是个令人敬佩的人。

评论(0) 浏览(74)

提亲

2019-6-13 liukai82

“老板,你能帮我个忙吗?我喜欢大友记的阿纯三年了。可我胆子小,过些日子,你能帮我提亲吗?”
“好。”

昨天我看了一会电影《十月围城》,谢霆锋扮演的车夫阿四喜欢照相馆的女孩阿纯,求老板帮自己提亲。

我以前特别的不喜欢谢霆锋,这是我第一次喜欢他。

 

看到这的时候,我把这几句台词给小曾发了过去,完了我又给撤回了。

小曾是我和她之间几乎唯一的纽带,但是我估计可能也不会有几年,她们现在也不在一个城市,联系也会越来越少,她不是个能跟以前的伙伴能保持持续关系的人。

我和小曾联系也不多,毕竟我们都没见过面。

七年前,我们的见面是小曾促成的,后来小曾也断断续续的跟我念叨过一些她的情况。

我仍然很想念她,像阿四一样,我也不敢说,我怕说了的话,会更糟糕。

 

再过十年二十年的,我真想再见她一面,就算是偷摸看看她也行,五六十岁了,说不定哪天出点啥毛病,时间不多了。

刚才我注销建造师,需要上传本人照片到建设部的网站,我让同事帮忙拍了一张,看着照片中的自己,我还以为我穿越到十年后了呢。

等到那个时候,也不知道小曾还能不能再帮我一次。

评论(0) 浏览(65)

歪酷博客

2019-6-11 liukai82

我几年前看过一本书叫《闪开,让我歌唱80年代》。

那时我是用电子书看的,觉得很有意思。

前几天在淘宝上看旧书店,突然发现有个店里有卖这本书的,旧的,十多块钱,我就买了。

看实体书,才发现虽然我看过几遍电子版本的,但是电子版本的跟实体的内容不一样,实体书内容更多,电子版本的不全。

我很庆幸买《80年代》实体书这个经历,一个是确实喜欢这本书,觉得看不全有遗憾,另一个是,以为自己看过一本有意思的书而在心里洋洋自得,实际是个半吊子而不自知,是多么尴尬的一件事啊。

 

书是2008年出版的,书的内页上印着作者的博客,我登录了一下,没有这个博客地址,我又直接登录这个歪酷博客网站,也没有。

我百度了一下,网上关于这个博客网站的信息并不多,我个人理解如下:歪酷博客大概是零几年有的,算是比较早的博客网站,那应该是一个不管大花小花,百花还能算是齐放的时代,垄断还不像现在这么厉害,歪酷这种博客网站还有相当一部分用户,可能跟新浪网易这样的大网站旗下博客用户数量没法比,但是毕竟还有个人群。后来,随着时代发展和利益驱动,大网站通过媒体广告,砸钱拉人,技术力量等形式和优势,获得了更多的博客用户,像歪酷这样的小网站,用户和资金和技术都难以为继,用户越来越少,搜索引擎没有排名可言,创始人不再是少年,剩下寥寥的用户也不再是少年,每个人都忙着生活。再后来,那些层出不穷又貌离神合的媒体形式,公众号,微博,小视频。。。。吸引了大家的视线,别说歪酷这样的小博客站点,就连搜狐网易的博客站点,也门可罗雀。终于有一天一天,一个一个像歪酷这样的小网站小博客,也许是空间到期了,也许是域名到期了,也许是数据库什么的损坏了。。。。反正就是,它们默默地退场了,没有观众,也没谢幕。

百度结果,从201x年往后的几年里,偶尔有人在其他地方提起,歪酷上不去了,说说而已,并不会引起什么波澜,甚至都没人回复。

像我这样当年都不知道歪酷的人,现在就更没机会知道了。

 

所以我特别开心,waiting,虽然域名是从注册商那里申请的,空间是从阿里租的,而且还都得年年续费,不过都不贵,一年下来几百块钱,只要我每年及时地付出几百块钱,我的帖子和心情和waiting的命运就不会像歪酷博客那样让人唏嘘了。

可是waiting有这么好的域名,这么好的网站,简洁到连个GIF都没有,多么低端配置的终端都能运行流畅,站长人又这么稳妥不会跑路,居然连三个用户都没有,真是比歪酷博客的倒闭更让人唏嘘啊。

 

后记:我把整本实体书看完了才发现,实体书不仅有比电子书内容多的的地方,还有比电子书内容少的地方,把我给骗了,很不厚道。

评论(0) 浏览(140)

火星之旅

2019-5-30 liukai82

BoardingPass_MyNameOnMars2020 .png

我有一张去火星的机票或者船票或者车票,我也不知道具体交通工具是什么。

这不是开玩笑,这玩意是真的,美国航空航天局发的。

小张申请的,我俩一人一张。

她跟我说是我俩一人一张,也没准等到站台上一看她领着一大帮老爷们,哈哈,我估计不能,她不是那样人。

 

这上边都是外国字,我也看不懂是啥,反正她告诉我这是火星票。

 

我百度了一下,到火星,从出发到落地,大概是七个月。

这也太快了。

我现在干的芳烃抽提装置去年十月开工的,到现在还没完事呢,在这几千平方米的土地上我们都周旋八九个月了。

从地球到火星居然只用七个月。

要是能像《太空旅客》里那样,起码飞个几十年的,多好。

 

我并不向往火星,我只是觉得这段旅程难能可贵。

每天工作学习日复一日的生活我真是过的够够的了,我又没能力改变,主要是没有钱,我要是有钱了,我就啥也不干了,整个小书店安慰自己还有个工作,然后每天吃饭睡觉打游戏看电影读书听音乐。

我是个爱坐火车的人,因为上车前下车后都要去面对无数生活烦恼,只有坐车的时候可以无动于衷。

在去火星的路上,肯定比坐火车还悠闲,地球上的人间琐事会离我越来越远,未知的终点遥不可及,在地球和火星之间,肯定悠闲极了。

而且去火星这一道,我估计只要能登机或者登车或者登船,总之,只要能上了这个交通工具开始出发,这个交通工具上肯定有足够多足够多的吃喝用度的资源,至少在这一路上是不用担心吃喝的,这几个月想干啥就干啥就行了,除非这个交通工具是烧煤的,乘客们需要24小时轮流不间断地往它的锅炉里填煤块。。。。我估计这个可能不大,因为我觉得蒸汽机创造出的动力,肯定难以克服交通工具上天这么大的重力。

除了填煤块,我想不出来在这个交通工具上还能存在其它可能的工作了。

当真正进入太空以后,是不是就没有时间的概念了?也没有黑夜白天?困的时候就睡觉,睡到自然醒就看看书吃吃饭,无聊的时候看看窗外发发呆,窗外会是什么样呢?我们是处于星空里,还是黑暗中?

评论(1) 浏览(69)

键盘

2019-5-27 liukai82

我的笔记本电脑之前放在小卖店用,我爱人经常垫着吃东西,时间长了键盘上有几个键很不好使。

前几天我拿单位来用,我把键盘拆开打算清理一下。

拆完了打扫打扫,一点进步都没有,而且里边的硅胶键还让我给弄没了两个。

我就又淘宝了一个,还挺便宜,二十多块钱,我现在用的就是。

 

多年以前,我也干过一次清理键盘的事。

那是个台式机的键盘,其实那个键盘还过得去,她不让我折腾,我就是闲的没事找事。

我顺利地拆开键盘,并且把按键都拆下来用水泡上,水里还兑了白猫。

一百多个键,我用刷子挨个刷的干干净净,晾干了安回去。

然后键盘就报废了,一个钮都不好使了。。。。

 

她很开心,我也很开心。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

第一次我干这个事,好使的东西被我整坏了。

第二次我干这个事,不好使的东西我整完了还是不好使。

还是略有进步的。

评论(0) 浏览(82)

5月26号的幸福

2019-5-26 hello

幸福是什么?

幸福是渴了有水喝,饿了有饭吃;

幸福是不用学习、考试和工作;

幸福是岁月静好时无数次的相遇;

幸福是夜深人静,开窗听雨;

幸福是我想你的时候,刚好你也在想我。

评论(0) 浏览(69)

等你下课

2019-5-26 liukai82

 dengnixiake.jpg

我有一张中国银行的信用卡,赞卡系列,等你下课卡面。

用中行的信用卡好多年了,以前用的是中行的星座卡,今年看到有这样一个新的卡面,我特别喜欢,就换了。

人生总是在等待,等家人一起吃饭,等同事一起下楼抽烟,等孩子放学。。。。

但是我觉得等你下课真是特别美好。

看到这四个字,就像少年初恋时那种热情的期待还在心头。

 

不知道那些彼此等待过的人们,有多少走到终点,有多少半途而废。

我就是半途而废那伙的。

 

我们分开几年以后,我回过自己的学校,也去过她的学校。

看到我们等待过的教学楼前、寝室楼下,新的恋人们还彼此等待着,等着自己热爱的人一起去上课下课,一起去食堂吃饭。

她们寝室楼下的车棚拆了,她毕业前我俩还在那借过三轮车给她拉东西呢,我俩一起推着车走到校医院西边那个小路口,拐弯的时候暖壶掉下来摔碎了。

 

那时候我们最短也得个把星期见一次,经常我到她们学校的时候她还在上课,她就告诉我她在哪个教室,我就去等她下课。

等她的时候,我满心都是思念。

她下了课,我们就一起去吃饭,逛超市,开房。

 

后来她当了老师,我又等她下课,在教室走廊里,看着她像模像样的传道受业解惑。

然后我们一起回家,路上买盒饭或者买点菜,回家做饭吃饭打游戏,互相搂的紧紧的一起睡觉。

 

她念研究生的时候尽量再跟她藕断丝连一阵子就好了,那样我就能多等她几次下课了,不管结果啥样,多见点时间也是好的啊。

评论(0) 浏览(78)

流着泪的你的脸

2019-5-26 liukai82

我以前写过一个日记,想把喜欢的歌都记下来,后来整半拉磕几的就放弃了,因为我喜欢的歌也太多。

前几年我在八家子干活,一天傍晚去渤海大学西门吃饭,在校门口那条下了课热热闹闹的小街道上,有个卖煎饼果子的带了个音箱,也不知道是MP3还是收音机,正在播放任贤齐的《流着泪的你的脸》。

这首歌是我上大学,而且是我上大学的前期,流行的。

早就过时了。

但是那一刻,那片夕阳,加上年轻的同学和情侣们,加上那条热热闹闹的小街道,加上那些忙活着挣钱的小商贩,加上这过气的任贤齐,特别和谐。

就像古龙笔下大侠们血雨腥风的江湖之外,那些平凡又低微的村民们熙熙攘攘的烟火人间。

 

昨天偶尔又听到这首歌,在家里呆了一整天的我,衬着下了一整天的雨,和谐依旧。

评论(0) 浏览(63)

我和我爸

2019-5-26 liukai82

上周五晚七点到次日中午十二点,我给小卖店做了个货架子准备放快递。

小卖店帮同学们寄存快递,本来有一部分放在门口,最近发生了几次偷拿快递的事,虽然都破案了也挺麻烦的,我们就把快递都挪到屋里去了。

屋里地方太紧张了,为了合理安排空间,我做了个货架子。

 

其实做简易货架挺简单的,就是用成品的货架角铁拿螺丝组装起来,然后铺上地板做隔层。

听起来特别简单是吧,分分钟的事,可是我用了十六七个小时。

这其中有多种原因,工具不专业,材料不足,夜间施工怕声音大了打扰学生休息导致降效,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我干活手笨。。。。

 

从我小时候,家里有啥活基本都是我爸干,能自己干的,基本都不花钱找人,因为家里穷,省点是点。

所以家里盖仓房啦,挖下水道啦,砌院墙啦,类似这样的事,都是我爸自己干的,虽然质量不高,但是也过得去,而且省钱了。

前几天去我爸家,我爸仍然在孜孜不倦地做折叠小马扎,小木方都是遛弯的时候捡的,马扎的布面是家里的破衣服裁的,做的还挺好。

 

我觉得现在能像我们爷俩这么干活的人,尤其是年轻人,真不多了。

大家好像都把注意力集中在挣钱和花钱上。

而我觉得有时候省钱也很有成就感。

 

我爸六十多岁了,现在说话特别墨迹,声音还大,一说话急头白脸的,还特别犟,可能岁数大了都这样?我特别烦这样。。。。

我跟我爸长的很像,都没什么追求,日子过得去就行,没啥挣钱的本事,爱鼓捣点小活,都挺节俭的。

但是我也怕随着我越来越老,说话声音也会越来越大越来越急,所以我从前几年开始,就适当减慢说话的速度和压低声音,也算是以父为镜未雨绸缪吧。

评论(0) 浏览(67)

520

2019-5-21 hello

我记得我小的时候家里基本就是过春节、端午、中秋这样的传统节日,过节也就是全家在一块做点平时不怎么做的麻烦的好吃的菜,开心的吃一顿就完事了,没有礼物,我甚至都没拿过几次压岁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都热衷于过洋节,光情人节就有很多个。我没过过情人节,所以我不太说的上来。

再有就是什么感恩节,吃大火鸟那个,不对,好像是火鸡吧,我忘了。

现在有的人也会过万圣节,就祸祸个南瓜,抠个灯啊什么的。某年某月某日某人,突然被某个馋虫打动,大半夜带我吃了一次火锅,恰巧是万圣节。

还有圣诞节,应该算是最早过的洋节吧,这个我还真过过一次。大概是我上高一那年,跟我一路回家的几个同学拽着我说教堂有演出,我们去看看吧。教堂离我家确实不远,也是好玩,放学已经九点了,我们几个还是一路飞奔到教堂,那时候演出已经完事了,人多的我们根本挤不进去,这时候有个同学被人流推到我面前,递给我一块从教堂里抢来的蛋糕。哇!兴奋死了。那是唯一一次觉得主就在我身边。

最近几年,流行的趋势好像又变了,人们开始喜欢过类似520、618、双十一、双十二这样数字的节日了。昨天是520,据说民政局门口都排队了。

以前我们过的节很少,但是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很深,人很单纯也很近。

现在节日越来越多,但是人心变得就像现在的节日一样,琳琅满目,让人看不清。

我小时候很喜欢过节,因为可以吃到好吃的,有好看的衣服穿。

现在我已经不爱过任何节了。传统的,之前一两周就会被工作压得喘不过气;新鲜的,我觉得也确实没有什么过的必要,而且我也不喜欢太浓重的仪式感。有时候看着别人拿着一大束玫瑰花什么的,心里也会挺羡慕的,但是一想到要自己花钱买那些,就觉得舍不得了。现在我连自己的生日也不过了,我觉得越过时间过得越快,有时候连爸妈都忘记,过去好几天之后才感慨,那天是我闺女生日。不过10086对我绝对是真爱,每年一大早我还没睡醒,就会祝我生日快乐。

以前我过生日我奶奶会给我煮两个鸡蛋,做点好吃的,算是过了,后来是我妈。现在我每天吃鸡蛋,过不过生日也真没什么必要,上学那会我也羡慕过别人在学校过生日,那会感觉很多人一块真热闹,因为我的生日在暑假,所以几乎从来没有过除了爸妈之外的人给我过生日。

现在,我长大了,一天天的变老,开始理解为什么小时候大人都说不爱过节了。我家的亲戚很少,过节也不像别人家那么热闹,我爸很传统,一到老人们过的节日他就会张罗做几个菜,叫我回家吃顿饭,也就仅此而已吧。即便是春节,也是我们一家三口加一条狗狗,吃一顿饭,聊一会天,几十年都是这样。

在我心里,过不过节、过不过生日都不重要,只是给忙忙碌碌的自己找一个理由,在我们能力范围内,多陪陪年迈的父母,就好了。他们并不是多愿意过节,只是想我们多陪陪他们。

和爱的人在一起,随时都是520

评论(0) 浏览(59)

化妆

2019-5-9 liukai82

我都忘了我最后一次见她的时候她是什么样子,就记得她化了很浓的妆,穿一双带穗穗的鞋。

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也化妆,但不明显。

我最后一次见她,我并不喜欢她的化妆和她的穗穗鞋,觉得看起来有点艳俗。

 

我总觉得,化妆这种事,适可而止比较好,我不太喜欢过于精致的化妆。

可能是别人都与时俱进,而我还活在当年吧。

 

上学的时候,我的女同学们似乎都不在化妆上费什么心思,也就擦点大宝什么的,我特别喜欢那个时候大家的样子。

现在我在学校附近开小卖店,也总和同学们打交道,很多女生化妆,她们也很会化妆,化妆完了也挺好看的。

但我总觉得,那种过于刻意的精致的妆容,不符合她们的年龄和身份。

就像丁鹏说谢小玉,裝幼稚你太老,裝成熟你太小,所以还是做个符合自己年龄和身份的样子比较好。

评论(0) 浏览(60)

 载入天数...载入时分秒...
Powered by em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