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距离2019年07月16空间到期 还有119天

我的超能力

2018-11-2 hello

为什么我没有美丽的容貌,没有妖娆的身材,没有温顺的性格,也没有聪慧过人的头脑呢?

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偏才太多,换句话说,就是用不着的地方太优秀,哈哈

比如说,我有超强的听力,只要听过一次的声音绝不会忘,有时候可能记不住人的名字,但是他的声音我绝对能记得。

怎么样?够用不着吧。

刚上大学的时候,因为同学都不认识,所以经常有男生大半夜打电话来恶作剧。我超级鄙视这种行为,太幼稚。可是我们寝室其他成员还挺受用,我经常是伴着肉麻兮兮的电话聊天睡着的。

时间长了她们好像也没兴趣了,有一次半夜有人打电话,响了好久没人接听,我迷迷糊糊的爬起来接电话。他一句话还没说完,我就喊出了他的名字,电话立刻就被挂断了。其实我是个脸盲,根本对不上号,只是打电话的人心虚而已,从那以后再也没有无聊的电话了。

后来,我们都有了手机。我的第一个手机大概也就有车钥匙那么大,用我同学的话说就是打电话根本够不着嘴的那种。那时候电话卡很便宜,他们经常换号,我也不怎么存,但是我每次都不会说错。

我觉得每个人身上都会有一些别人不能企及的超能力,是我们与生俱来的,上帝送给我们的有趣的礼物。

评论(2) 浏览(260)

剃头有感

2018-11-1 liukai82

少年鬓首生白发,佳人何处卸红妆。

评论(0) 浏览(269)

酒罢问君三语

2018-11-1 liukai82

金庸前天去世了,我很悲痛啊。

我从初中开始,一直都在看金庸,每次看,都在相同和不同的章节段落感动。

我很喜欢金庸的作品,喜欢那些恩怨情仇,尤其是情,都特别长特别长。

我也有不喜欢的地方,就是有好多误会太牵强了,像江南七怪与黄药师之间,乔峰与段正淳之间,杨过与小龙女之间,之类之类的,一言不合就开撕,这不太符合实际,毕竟多数人都长嘴了,吕叔湘都说嘴不光能吃饭还能说话。

“酒罢问君三语是《天龙八部第四十六章的故事,讲梦姑西夏公主为了寻找梦郎虚竹,向前来求亲的人们问了三个问题。

一生之中什么地方最快乐逍遥?

生平最爱的人叫什么名字?

最爱之人的相貌如何?

我觉得这三个问题,我们也应该好好问问自己,别忘了。

就算没和那个生平最爱的人在一起。

评论(0) 浏览(236)

第一次网上购物

2018-10-30 liukai82

2001年,我上大一的时候,特别喜欢听收音机。

有一次我在杂志封底的广告上,看到德生有个新款的收音机,上面有屏幕和键盘,看起来不仅很漂亮,而且很先进。

我上网仔细研究了这款收音机,这是个数字调频收音机,可以直接输入频率,令接收频率准确无误,调频技术能让它接收能力强劲,我是这么理解的。

而且它还有定时开关机等功能,当时在我的见识里,那都闻所未闻。

我被它迷上了。

收音机是三百多块钱,我一个月生活费是五百块钱。

我攒了一两个月的生活费,又跟同学临时借了一点。

那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淘宝支付宝什么的啊,我就按照德生厂家的地址去邮局汇款过去了,连人家有没有收信的人和邮寄发货的业务我都没想过。

我更没想过人家给我发货还需要邮费寄给我。

反正网站上标价是328块钱,我就给厂家汇款328块钱,备注写我买那款收音机。

我是不是傻,是不是傻,是不是傻。。。。

 

收音机真是快被淘汰了,前几年出租车司机还听听交通台,现在导航多媒体便宜的要命,再破的出租车都安个导航,屏幕都快赶上小时候家里电视大了,手机流量多的要命,相声小品魔术杂技想听什么都有,高德地图不仅能告诉你走哪条路,还能告诉你哪堵车。。。。

德生作为收音机大户,客户估计就剩下铁杆爱好者跟学生考听力了。

 

但是德生是个正经单位,就我当年这么石沉大海的汇款购买行为,过了几个星期,人家还真把收音机寄给我了,没提邮费的事。

也可能是德生觉得傻子太多,328默认包邮价。

 

这就是我第一次上网买东西的经历,那个收音机我一直用到2007年,调音电阻坏了,我放在单位对付听,后来单位调动,搬家时我忘了带收音机,收音机丢了。

如果它有思想的话,也没准它认为是听收音机那个人丢了。

 

汇完款等收音机的那几个星期,特别漫长,我从盼望期待,到自责大意,到后来我都不抱希望了,价值将近一个月生活费的收音机突如其来,想起我去邮局拿到它的那一刻,中个五百万也就那样吧?

 

上班以后就开始上淘宝,到现在对我来说淘宝和京东几乎完全代替了商场和街道,这就没意思不用提了。

 

评论(0) 浏览(228)

风雨之家

2018-10-30 liukai82

我在萌丽小区租房子的时候,有一天傍晚狂风暴雨。

那个房子阳台是老式单层钢窗,一股大风,关着的钢窗玻璃被活活吹碎了。

就算是六楼,是顶楼,这风也太大了。

狂风卷积着暴雨呼呼滴往屋里刮。

多年以后我去过深圳,才知道人家的阳台是没有玻璃的,风雨由它去。

我俩也没啥能遮风挡雨的啊,急中生智,我们把大福源的大塑料袋剪开,变成一张塑料布,用窗框掩在窗户上。

就这么个操作下来,我俩就在窗前从头湿到脚。

我们好聪明,效果好极了。

过了几天,也住萌丽小区的单位保管员杨大姐之杨姐夫帮忙拉了一块玻璃给换上了,大福源塑料袋就此下岗。

那天真是好大的风雨,我们在风雨中作伴。

评论(1) 浏览(202)

写信

2018-10-26 liukai82

2018年10月,我因挂靠证书去广州开项目交底会。

开会时,我作为工程项目经理,是连个屁都不用放的,只要人去了就行了,我只知道是个住宅小区的活,有几栋楼都不知道。

即使是这样,我也随手在家找了个小本子带着,以便在开会时装模作样滴记点什么。

开会时我翻开小本本,这是我高中到大学时期的一个电话号码本。

看着小本里记的电话号码,有亲属,有同学,有朋友。。。。百分之二十现在还有联系,百分之六十已经没有联系,还有百分之二十,我想不起来是谁,我这记性完完的了。。。。

小本的封皮里夹着不知道从哪里撕下来的一张笔记纸,上边是好多年前我们通信的时候她给我写的地址。

我好多年没写过信了,也没收过信,除了快递,能算是信件的只有银行信用卡账单了。。。。

这个时代,写信这个行为可能也不多了,短信也不多了,邮件也不多了,最多的大概就是微信了。

我每天看到的都是宋体字,看电子书,看规范,看电影字幕。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我们再也不会盼着收到信,写下见字如面,一边措辞,一边思念。

我想不起来她是什么场景什么动作从哪里撕下来这张笔记纸给我写她的地址,那肯定是我们刚认识的时候。

后来我们写过很多信。

现在我一点都想不起来我们的信里写什么,我想大概是彼此的思念,和身边的一些小事吧。

到锦州来的时候,我们把那些信都带来了,放在床下的箱子里。

分开以后,我妈来锦州住过一阵,有天在家里把我们的信都扔了,我也不知道,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过了十天半月的,没法挽回了。

很心疼啊,但是也没有办法啊,我能说啥呢。。。。再说说啥也没用了。

这几年我不知道她在哪,我再也没有她的地址了,不知道她字体有没有变化。

IMG_20181024_155820_副本.jpg

 

评论(0) 浏览(200)

武侠里的爱情

2018-10-24 liukai82

我从小开始看武侠小说,以前什么武侠都看,也什么小说都看,我记得在我初高中时代,就看过几本比武侠更猛的小说,放到现在就应该是玄幻或者仙侠的范畴,那时候还没有玄幻或者仙侠这些概念。

我都已经快四十岁了,现在我还愿意看武侠小说,不过不看那么多了,不仅是武侠小说,其它书或者电影电视也基本不看新的了,因为觉得看新的好累,反正我记性不好,看看老的对我来说也是半老半新,这样的好处是,知道内容看完不失望,而且看的时候不用紧盯着那么累,看一半睡着了也无所谓。

武侠小说里我最喜欢金庸,金庸的小说我都看过几十次。昨天我一边坐飞机一边看天龙八部,我忽然觉得,我们现在的世界,男女之间的感情要比武侠时代差太多,武侠小说里的感情,没有现实世界这么功利的,也要浓厚热烈的多,就算是段正淳这样风流的,也能感受到他对每个女人都挺真心实意的。

在一起的主角们自带光环,就不说了,那些没在一起的,郭靖和华筝,令狐冲和岳灵珊,万芳和狄云……甚至那些配角,李莫愁和陆展元,周伯通和瑛姑,夏雪宜和何红药……他们有的并没有钱,也算不上长得好看或者聪明才智,武功和主角们更是没法比,但是他们的感情也是那么深厚纠缠至死不休,虽然有爱有恨有恩有怨,但都在意,没人把感情当成无所谓,就连杨康这个坏蛋,对穆念慈也情深款款。

千百年后的今天,人与人之间的感情,都不当回事了,为钱,为貌,为性,为无聊,聚散都不放在心上,感情无足轻重,跟武侠时代相比,我们的感情显得特别低贱,低贱了别人,也低贱了自己。

评论(0) 浏览(159)

43次见面

2018-10-7 liukai82

小张的记性真是神了。

都已经没法形容了。

小张能说出和我见过43次面,每次都是因为啥,什么场景场面过程。

而且这43次见面,跨越大概六七年吧。

就算我俩再好,我认为她也不至于从初次见面就回家拿小本记上吧?

如果说是我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我觉得不可能,我太平凡了。

要说就靠正常记忆,这简直是特异功能级别的。

这个级别的我就听说过一个,就是黄药师的妻子,黄蓉的妈妈,冯蘅,有过目不忘的才能。

小张真是太夸张了,我都不知道说什么,感觉就像科幻片。

评论(0) 浏览(219)

早饭的变迁

2018-9-15 hello

连续加班,吃外卖,我的肠子已经抗议很久了,今天就一直觉得疼。前天回家发现冰箱里还有上周剩的米饭,居然还没放坏,扔了实在可惜,自己做了一盘蛋炒饭,少盐少油,哇,简直吃到了人间美味。

对于早中晚三餐,我几乎没中断过的就是早餐。小时候我和奶奶生活,老太太每天很早起来给我做早餐,不吃完不许上学。有时候起来晚快迟到了,那几乎是哭着吃完的早餐。

后来奶奶去世了,那时候我已经是个初中生了。我记得当时我妈倒班,我什么都不会做,都是我爸糊弄我或者我妈事先做好早晨再热一下。我爸当时是有很多“名菜”的,比如说蛋炒饭。你能想象一锅粥里飘着油和蛋有多难吃吗?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吃蛋炒饭了,直到我上大学。

那时候没有外卖,也没有小饭桌啊什么的,更很少有人动辄就出去吃。我从小就在我爸的单位长大,梳个大辫子还是挺招人稀罕的,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是我爸的同事给我做午饭,大概有半年吧。后来觉得太麻烦人家了,为了解决我的早饭和午饭问题,家里买了一个微波炉,现在还有,但是确实很少使用了。我清楚的记得那个时候我几乎没见过几户人家用这个东西,用现在的审美看,这个家伙很大很笨,但确实挺贵的,好像花了一千多块钱。有了它我早上能很快的吃上早餐了,中午回来热点菜也很方便。

就这样,我熬过了初中三年,早饭几乎都是用微波炉解决的。在这三年里,我经历了很多,学会了很多,最基本的,我学会了做饭,而且不难吃。

上高中以后,我的早饭基本就都是我妈解决了。几乎每天早晨的固定搭配,都是粥加其他。我爸经常说,我家的前辈是从山东闯关东过来的,所以都爱吃煎饼和粥。当时我就想,我家的先人肯定是走到辽宁就走不动了,要是再走远一点都是大米,我就能吃干饭了。因为我爷爷有两个弟弟分明就在齐齐哈尔种大米啊。

高中的时候我有大概一年的时间中午骑车回家吃,有差不多两年的时间是带饭的。由于早上吃粥,上两节课就会饿,所以后来我妈每天给我煮两个煮鸡蛋带着。再后来高三以后,不知道怎么的,全班的女生每人都带俩煮鸡蛋,每到第一节课下课,所有女生都在剥鸡蛋,特别壮观。我超级爱吃煮鸡蛋,可以每天吃。我同桌不爱吃鸡蛋黄,所以那时候我每天都会多吃两个鸡蛋黄,我跟她说,补脑子的都被我吃了,可是我也并没有变聪明。

忽忽悠悠的我就上了大学,2002年,正好是非典大爆发,学校很快就封校了,虽然我是本地人,但是也不能回家,那是我有生以来最长时间没回家,我觉得无比快乐。那时候北区的四食堂刚刚盖完,推出了1元早餐,就是花1块钱可以吃到一碗粥,一个鸡蛋,一个馒头或者蛋炒饭。我和同寝室的好朋友都喜欢吃,因为一块钱就可以吃的很饱了,经济实惠。我俩真的很好,我到现在还能记住她的喜好,她也能时不常的来看看我,即使是生了孩子之后。她不喜欢吃鸡蛋,所以我每天早上都会多吃一个,后来在我的带动下,她能吃一个鸡蛋清。她也不喜欢吃各种豆,所以每次吃豆沙包我就会吃双份,超级幸福。大一大二的快乐就在于学习不忙,周三半天的时候我们就四个人集体在寝室睡觉,睁开眼发现到吃完饭的时间了,冬天又很冷,真不爱动啊,于是我们就坐在床上一起大声喊隔壁寝室的美女帮我们带饭,每每都能得逞。

到了大三的时候我们就搬寝室了,搬到了南区,由四人寝室换成了八人。那边是老校区,食堂也很旧,我们都不爱去,所以我们经常是派一个人去打回寝室吃。早饭有时候我就在楼下的小卖店买一个面包带到教室里去吃,我曾经因为一边上课一边偷吃面包被老师抓了个现行,我跟老师一个对视,老师忍不住就乐了,后来她成了跟我关系最好的老师,直到现在。到了大四,我们寝室的老大,就是隔壁帮我们打饭的美女,她要考研,每天早晨5点去图书馆占座,7点回寝室,有时候我们睁开眼早餐已经在桌子上了。上学的时候最简单的东西都会觉得无比美味,好多以前不吃的东西也慢慢喜欢吃了,比如说萝卜和茴香。

2006年,我毕业了,找了一个小小的设计院工作,这一待就是十二年了。毕业以后我在家里吃饭,老妈退休了,可是一周她有一半的时间是在姥姥家,所以我和我爸的吃饭问题就都由我来解决。我和我爸那真是相爱相杀,可能就是这样让我的厨艺得到了些许的长进。这个时候为了图省事,就经常会在外面买早饭了。2012年3月,北京前门,那天我准备去故宫,很早就出门了,到了前门才觉得饿,周围没有一个开门的店铺,只有一家24小时的肯德基。我花了16块钱吃了我自己买的最贵的早饭。

今年3月,我搬家了。自己一个人的日子很自由,很滋润,我会在睡觉前把米放在电饭锅里,第二天早上我会被米的味道香醒,无比幸福。

其实,早饭还是挺重要的,身体饿了一整夜,到了早上还没有东西吃是无比可怜的。我可以每天只吃一顿饭,可那一定是早饭,哪怕只是一片面包,一杯牛奶,一碗粥。据某专家说,如果不吃早饭的话,到了上午十点,你的肠子就会对你肠道里的食物残渣进行二次吸收。我把它翻译过来基本就是说,如果你不吃早饭的话,到了十点钟你就会饿的吃屎了。善待自己吧!

怎么样?你还不想吃早饭吗?

IMG_20180913_180828.jpg

 

评论(0) 浏览(239)

摩托

2018-9-12 liukai82

我刚才成功滴自己修摩托了。

三天前,摩托打不着火了,踹也不行,而且这个季节也不适合踹,鞋太薄,几脚下去脚心都疼。

我现在的摩托挺好的,一个小踏板,是专卖店买的雅马哈巧格,将近八千块钱,上牌又办驾驶证下来,快一万了,这个档次对我来说就很好很好了,而且性能啥的确实比两三千块钱那种杂牌子的好得多。

巧格是我的第二台摩托,之前是个山寨杂牌子二手踏板摩托车,2006年左右从我们工地放线的大哥手里买的。

杂牌摩托车以前我骑个二手自行车,锦州这地方上岗下坡的多,两个人骑一个自行车挺累的,我俩就想买个摩托溜溜就方便多啦。

那时候我还在施工单位上班,在锦州港干十万罐,梁哥是我们工地放线的,家中兄妹三人,他是老大,他的摩托是他弟弟给他的,他想换个骑式的,就把这个卖给我了,好像是一千二百块钱。

然后我那天就从锦州港骑回来了,行程大概四五十公里,先到我们四公司的办公室,我们同事说我的摩托车有点问题,烧机油,从锦州港这么远骑回来半路没拉缸算是佛祖保佑,我丝毫没在乎,骑着摩托就快乐地回家了,到楼下打电话给女朋友,她下楼,我俩开开心心的骑摩托去二零五医院对面许记面馆吃面条,许记面馆在205那的时候挺好吃的,也不太贵,后来搬到古塔烟草旁边开了个大店,越干越回陷,又贵又难吃。

杂牌的二手摩托质量不咋地,烧机油,时不常的我还得补点机油,骑起来后面一路狼烟,像哪吒下凡,经常打不着火,经过一个冬天以后,开春的时候路上都是雪水,我发现我右脚鞋底都已经漏水了,才知道一冬天踹摩托,鞋底都踹漏了。

这个杂牌二手摩托车骑到2008年,我们分开以前它被修了最后一次。

那次的毛病是车架子折了。。。。

那天我俩骑摩托从工学院东门出来,那地方路特别不好,摩托车一颠,就觉得摩托车塌腰了,找修理部一看,车架开焊了。。。。

在华光转盘西边一个水电焊部,花了三十块钱焊上,又能骑。

从这有一块儿我失忆了,我说不好卖掉这个杂牌二手摩托车是我们分开以前还是分开以后。

其实我觉得是,分开以后。

但是如果是分开以后,我们分开的那天,我们是怎么去的火车站呢,我们为什么没骑摩托车呢?肯定没骑摩托,因为我记得很清楚我是从火车站哭着走回来的,我还坐在北湖公园旁边哭了一会呢,我记得特别清楚。

就算是分开以后吧。

这个车架子,又折了。

于是我放弃修理了,打算去卖了,事先问了修理部的收购价格,就是个废铁价。

那天我推着这个车架折了的杂牌二手摩托车,始发锦炼新村,途径汉口街、北安路、士英街,终到敬三小学南边的修理部,把摩托车卖了。

那时候赵宏和他媳妇在北安路与士英街交叉口辽工招待所楼下的门市开了个小店,卖他们在夜市剩下的陈年过时运动服,多数都是女款,还有一些女生的裤衩胸罩什么的。赵宏不太卖,主要是他媳妇卖,赵宏的主要工作是骑摩托车拉脚,不爱干时就去店里睡觉。

我推着杂牌二手摩托车走到这,实在是走不动了,就去赵宏那里坐一下,他一听我要卖摩托车,问,车里还有油吗?我说,可能能有点,你找个邦克放出来吧。他说,啥?我说,你找个邦克把油放出来。他说,找啥?我才知道,他们不知道把塑料桶叫邦克。

我把杂牌二手摩托车推到修理部,换了230块钱,此生再未相见。

同年9月14日早上八点多,我住在锦炼新村的小房子,爸妈也在我这,我们都听到一声爆炸,事后知道,我和她曾经租过房子的萌丽小区有一栋楼煤气管道爆炸了。

爆炸那个楼就是我们租房北边邻楼,附近的几栋楼玻璃全都稀碎,当年杨姐夫为我们换的那块玻璃也未能幸免。

就在那天,我买了一辆捷安特牌电动车,那天是当年的中秋节。

2012年5月,我从葫芦岛专卖店买的现在这个雅马哈小踏板,7600块钱,比锦州专卖店便宜600块钱,还送了四桶机油能值一百多块钱,我和赵哥下午开车去的,摩托车定下来已经下午四点来钟了,他晚上还得去夜市出摊,就开车先回来了,我自己从葫芦岛往回骑摩托。

新摩托舍不得快跑,我用30迈跑回锦州,中间还歇了好几次。5月的天气,晚上还挺凉的,骑回锦州都七点半了,把我冻得啊,实在抗不住了,到八家子那把摩托扔单位坐公交回家了。

骑雅马哈六年多了,前几天打不着火,我上网买了个火花塞,自己换上了,我很有成就感。

我干啥能力都不行,所以,特别小的成功也能让我很有成就感。

我俩骑杂牌二手摩托车的时候,有天下雨,我俩在辽工土建楼北边摔了,没咋地,就是挺丢人的。

如果我好一点,跟我在一起有个小车坐坐,有点面子没那么丢人,会怎么样呢?

评论(0) 浏览(239)

我和你

2018-9-11 hello

[该文章已设置加密,请点击标题输入密码访问]

评论(2) 浏览(7)

朱颜记

2018-9-10 liukai82

我有一件白色棉袄,购买于2002年12月11日,或者是是12日,我记不住了,一起买的还有个浅蓝色的,算是针织衫吧,很卡通。

说起来这都过去十六七年了,那个棉袄发黄了,红色的里子也坏了。

棉袄五十块钱,蓝衣服五十块钱,两个加一起一百块钱。

那是我们第二次见面,我们就是那次确定的男女朋友关系。

第一次见面以后,我们有时在网上聊天,有时用手机发短信,那时候我没有手机,用的是王鹏的。

她说她12月11号过生日,我说我去给你过生日,她说好啊。

我去的时候穿了个黑色的棉袄,在经六街买的蓝色的贝利牌牛仔裤和翻毛皮鞋,牛仔裤和皮鞋买的时间不长,也算是为了这次见面买的。

那是我第一次去哈尔滨,虽然我家就是黑龙江的,但是在那以前,我在本省只去过齐齐哈尔和大庆。

她去接我,哎这我突然很迷茫,我失忆了,我明明是坐客车去的,怎么我记得我是从火车站出来的呢。

而且我分明是在火车站门前的地下网吧里找到的她。

到站以后,我找了个小摊打电话给她,我记得那个小摊也在火车站这一侧啊。。。。

她告诉我她在火车站门前的地下网吧,我找到她,她带我去吃人生第一次肯德基。

那顿肯德基里有个粥,我忘了啥粥了。

她带我去住学校的招待所,现在我根本想不起招待所在哪个位置。

她领我去买衣服,就是这件白色的棉袄和蓝色的针织衫。

那个晚上,在学校西门的冷饮厅里,我俩就进入了暧昧状态。。。。

我说做我女朋友吧,她说好啊。

一个长椅,我坐在外边,她靠墙坐在里边,也不知道咋呆的就变成我搂着她,她脑袋靠在我怀里,把我的新白棉袄的右侧胸前蹭上了胭脂,那一小块变成了粉红色。

回到大庆以后,一个寝室的同学问我,你俩咋样了,我指指胸前说,衣服都蹭这样了,她做我女朋友啦。

我怎么也想不起来她过生日我送她点什么没有,应该是有吧,我觉得我不至于两手空空吧。

但是我实在没印象送她什么。

后来的每一年,她都是12月11日过生日,我们在一起六年左右,好像也没正经送过什么,一般就是两个人溜达溜达商场吃顿饭什么的。

十年以后,我们都已经不在一起了,我才知道其实那天不是她的生日,不是阴历也不是阳历也不是身份证上登记的。

是她想勾搭我吗?

这是个谜,呵呵。

评论(0) 浏览(218)

 载入天数...载入时分秒...
Powered by em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