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

2022-1-16 liukai82

2021年过去了,2022年来了。
2021年发生了很多不开心的事,我离婚,工作了12年的单位把我解聘,其实不好的大事也就这两样。
2022年刚开始,我被分配到极不遂心的工作。我买了个车,没货,订货,厂家停产。
我忽然觉得,这他妈的怎么这么不顺当呢,我是不是该算个命?

半辈子了,我不信封建迷信,不信报纸新闻,不信广播,我连天气预报都不信。算命的念头却突然就在我脑袋里一闪而过,我自己都吓一跳。

我小姐儿就爱算命,她就比我大一两岁,算了半辈子,前几天听说她得了癌症,不知道她之前算到没有。

我小姐儿是我大姨家孩子,大姨都去世二十来年了。大姨在世的时候,大姨夫是村支书,家里日子过得好,小姐儿兄妹三人,日子挺幸福的。大姨去世以后,大姨夫也老了,不当村支书了。没有编制的大哥从乡财政所辞职,做生意赔钱,没有编制的大嫂从乡中学下岗,两口子背井离乡,大嫂去北京打工,大哥这混几天那混几天也不往好道上走,欠了一屁股饥荒(不知道多少钱,但是我估计还不一定有我多),吃了上顿没下顿。大姐远嫁,干了好多年传销,形象倒是挺白领,朋友圈也很励志,但日子过得我感觉并不好,跟姐夫也不和气,听说现在自己在沈阳整个小吃摊。小姐儿当了个没有编制的小学老师,嫁给了早恋同学,小时候我叫他五哥。小姐夫是家里老五,也是最小的儿子,老爸是乡中心校校长,老校长最后只保住了小姐夫小学体育教师的位置,小姐儿没干几年就因为没有编制下岗了,这没毛病,我的哥哥姐姐们基本都是准初中水平,下岗确实是天理。小姐儿下岗之后除了打零工就是在家照顾夫君和孩子,一晃就四十多岁了,去年孩子都上大学了,也是个里倒歪斜的大学。然后她就得了癌症。

我听我妈说,我小姐儿特别爱算命算卦,以前我妈说起这个现象的时候,我还挺不屑的,虽然我跟小姐儿特别亲,因为我儿童和少年时代的每个寒暑假都去我大姨家呆些日子,他们待我都跟自己的亲弟弟一样,但是我仍然觉得,算命打卦是个特别低级的事。小姐儿和我几乎同龄啊,曾经我的小姐姐也长的挺带劲的啊,村支书的千金,也是挺时髦的啊,怎么能干这么家庭妇女老娘们的事呢?在我的概念里那都是在农村炕头上抽着烟袋的没有文化的长舌妇们干的事啊!再说算命一次也得五十一百的,小姐儿因为大哥的事明里暗里帮衬大哥,那五十一百的对小姐儿来说都是从伙食费里挤出来的,她怎么能花钱干这么扯犊子的事?我以前真是非常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小姐儿得癌症了,具体情况我不知道,也没问,就听我妈说这个手术如果做好了的话,乐观的可能性还算比较大,已经做了一次手术,年后还有一次更大的手术。

我真替我小姐儿犯愁,就算是乐观的结果,这一场折腾下来,起码也得几万块钱,这几万块钱,对她家的经济条件,对替大哥私下借的债,对她和小姐夫的感情,对那个把学上得里倒歪斜的孩子,对她已经七十多岁的公婆,来说,太难了,太难了。
我也没能力帮她,本来我这日子就过得一般,现在终于过成了不一般的差。。。。小姐儿的事我问都没问,问了我也帮不上,我怕反而伤了她的心。

当算命的念头突然就在我脑袋里一闪而过的时候,我忽然想,快过年了,也许小姐儿从医院回家以后,会算一卦吧,即使花个百八十的。反正一百块钱也救不了命,就当买个信仰吧。
当算命的念头突然就在我脑袋里一闪而过的时候,我忽然想,小姐儿的少女时代,家里条件好,自己条件好,对象家条件好,我的少女小姐姐会去算命吗?肯定不会!她天天忙着听流行歌曲搞对象,去县里买衣服照相逛商店,她哪会想知道她的命运?她肯定也是从日子不好开始信命的,想知道这倒霉的命因何而来,如何而止。
当算命的念头突然就在我脑袋里一闪而过的时候,我忽然知道我的小姐姐为啥挤着伙食费算命打卦了,这就是不顺的日子逼的啊。我不顺的时候,我也会想问问老天爷,我咋的了?我哪错了?这都是为啥啊?我咋能顺当顺当啊?我想做的事能不能行啊?会不会越整越翻不了身啊?

我又想,四十多年了,我都没信过命运,起码没信过封建迷信的命运,最近不过是一些小坏事发生的比较密集而已,要是这就往算命打卦上想,那我自己个儿都鄙视我自己个儿。。。。其实想开了也很简单,坏事是有,但是我要是净想坏事,那拉个稀也会觉得是个坎。。。。想想好事呗,其实开心的事也挺多的,而且大方向还是好的,这么想很容易就淡定了,并且对自己愚昧的念头感觉非常可笑。

今天从我妈那出来,还在想小姐儿的事,忽然想起来,离婚那会,她哭着喊着不离婚,我说我小姐儿因为帮大姐传销惹麻烦,孩子上不了警校,你玩的太嗨,咱俩过下去没准有一天家破人亡,我不想有一天万一因为这点逼事影响孩子。她说你小姐儿就是个傻逼吧啦吧啦。。。。我当时就把她拉黑了(后来又加回来了,她也道歉了)。以前我们同事尤其浩哥总喝酒,去的也多数不是什么高档的地儿,喝的五迷三道吹牛逼,她也看不起我们,说就看我们喝酒那个小饭店和能算计的劲儿和吹的牛逼,其实就是没钱还能吹。。。。(这是事实,我们大家都是普通人,喝酒这个事我也不喜欢,但是喝酒不就这样吗?他们毕竟是我的同事和朋友,这种蔑视我也不爱听)。现在我小姐儿得了癌症,浩哥去年也心梗了,都是坏事。但是就算我们有了坏事,也都有伴侣和我们在尽力一起承担,一起哭甚至一起等死。你觉得自己是漂亮时髦有钱的小公主,你觉得自己是人见人爱的交际花,你觉得自己是思想前卫的弄潮儿,你看不起我们,我们也看不起你。。。。我们就算死,我们陪人等死,或者有人陪着等死,你没有,最起码你肯定没有原配的,而我虽然肯定没有原配的,但我肯定有。。。。

评论(1) 浏览(143)

 载入天数...载入时分秒...
Powered by em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