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距离2018年12月18域名到期 还有7天

年轮读后感

2018-2-23 liukai82

点击查看原图

我现在看的书,几乎都是以前看过的,有的忘了,有的就是无聊再看一遍。

不过随着年龄和经历的增长,每次看书,确实感受都不一样。

这次看年轮,如图。

我觉得我连郝梅那点情商都没有,我确实不是个招人喜欢的性格,该检讨一下自己。

评论(0) 浏览(125)

cs赏金猎手读后感

2018-2-23 liukai82

点击查看原图点击查看原图

cs赏金猎手这书,我上学时看过。

那个年代正流行cs,我也能对付玩,但是水平相当垃圾。

前几天我的电子书坏了,说实话我以为这玩意我能消停用一辈子呢,结果,三四年?莫名其妙就坏了。

我没有放弃,我花了一百五十块钱修上了。

原装系统210块钱,多看150块钱,我选择了多看,省60。

相当跑题,哈哈。

看这个书,说实话,写的没啥太大意思,一点小事写的神逼叨叨,跟看走近科学差不多。

我之所以看这个书,是因为我忘了结局是啥,索性就整个又看一遍。

其中有一段,如图,写哭的时候流鼻涕的问题。

人的一生,我觉得,哭的时候不少,但是真正痛哭的时候不多,我是说哭的特别痛快那种。

在我的记忆中,我哭的特别痛快的经历,我就记住一次。

我们分开后就见那么一次。

那哭的,撕心裂肺,眼泪和鼻涕都哗哗的。

现在的我想起当时哭的目标大概是,我要把半辈子的委屈和不开心的感受都哭出来。

但是当时的感觉是,我啥都没想,就要拼命滴痛痛快快滴哭,痛痛快快滴流鼻涕。。。。

额,我会流鼻涕。。。。

即使再来一次的话,就那个哭法,我肯定还会流鼻涕。。。。

我觉得,如果哭的特别痛痛快快的话,谁都会流鼻涕,我认为这是一个正常现象。

哈哈,哭与流鼻涕分析到此结束。

 

过了好几天我想起来,其实我们见过两次,我忘了。

评论(0) 浏览(150)

蝴蝶效应

2018-2-11 liukai82

我今天忽然想到,如果没有我,她的人生轨迹必然不同。

她现在工作不理想,因为我们都快四十了,我已经上班十四年,不管工作好坏工资多少,起码早就进入了一个正常工作状态,如果以后不下岗什么的,这辈子就这么过去了。

可是她刚开始上班,快四十了,刚起步,必然会面临着年龄大,新手,工资低这些问题。

如果没有我,她也不会来锦州,也不会辞职,也不会再念书什么的,也许她十四年前就上班了,她学校好,当年就找个好工作,过了这么多年,工作早已轻车熟路,生活早已波澜不惊。

怨我吗,是我的错吗,我也不知道。

这就像蝴蝶效应,这就是命运。

也许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的,是上帝,是神佛,还是宇宙中更神秘的未知力量决定着这一切?

还是根本这都是随机的,所有事有千万种可能。

但是不管世事是定数还是变数,我们都只能经历其中一种,也只能知道一个结果,谁也没能力去改变什么。

评论(0) 浏览(119)

李银河读后感

2018-2-6 liukai82

去同学家,看他在图书馆借的王小波的《我是一只骆驼》。

里边都是王小波的短文,多数很出名的我都看过。

但是因为我总用电子书看书,里边都是我自己找的,看啥存啥针对性比较强,所以虽然他这本书里的内容我差不多都零零碎碎的看过,我却没看过李银河写的序言。

序言里,李银河写,她和王小波1977年相识,1996年王小波还是李银河出国,两人在机场告别,没想到那已经是永别了,1997年,王小波病逝,二十年。

我忽然想,这又要过年了,二十年,一年一年的,多快呀。

我们相识在2002年,现在2018年,距离2022年,还有四年。

如果我们像王小波他俩一样,只有二十年的时间。

就剩四年了。

我们在这四年里,还能再见到不?

还是上次已经是此生最后一面了?

当时我心情不太好,我都没好好记住她。

我和她的最后一面,就那么随随便便的用了吗,我真是不甘心。

我真是不甘心,却害怕再相见。

我害怕再相见,但是如果真的有机会,我估计我还是忍不住。

评论(0) 浏览(118)

日行灯

2018-2-6 liukai82

听朋友说女朋友不喜欢当老师,嫌当老师挣得少,其实我还觉得她当老师的日子挺好的呢,我们一起打征途到半夜,第二天她早起一会备课然后就去上课,她非常聪明,大学工作很轻松,我们可以有很多时间玩游戏逛街什么的,确实挣得不多,但是挺开心的。

听朋友说女朋友的朋友年少有为一个月能挣三四万,我想她心里一定充满了自豪,我觉得也真不少,我没那本事挣那么多钱,我没有让她为我自豪的能耐,有点小失落。

虽然这都是跟我狗屁关系没有的事,我自己也不是个特别在意钱的人,我也没挣多钱的能力和想法,但是我依然会瞎想啊。

昨天我去擦车,我车出来的时候和后边的一个车一起倒车出来,我从倒车影像里看着他的车日行灯,忽然心里有点酸。

我没注意他开的什么车,只看到他的车有日行灯。

在我无知的概念里,我觉得日行灯都是近几年的好车才有的装备,好像带那个的车起码都得二十多万,我也不知道我的无知对不对。

那个价格的车,一般都是自动挡的了,开起来很方便。

我的车十万出头,长城牌,手动挡。

以前我总觉得日行灯这事挺傻逼的,大白天的开灯干啥。。。。

我也不太在意手动挡自动挡,手动挡的我开的也已经很熟练了,差不太多。

不过我想,他的车肯定就有日行灯,他挣的多,他年少有为意气风发,他能有钱也有开个带日行灯的车的气场。

日行灯让人看起来更有派更有范更有钱更精英。

坐他的自动挡的车也不会有换挡时顿一下的感觉,更不会一开门看到车里堆得像个百货商店。

他的车肯定里外都干净整洁,气氛肃穆,自带日行灯光环,哈哈,商务精英嘛。。。。这都是我在电视上看的,看电视是我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忽然发现,我认识那么多人,居然一个商务精英都没有,咋说呢,收入高一些的不是没有,但是没那个范。

而且我的圈子里,可能是大家都挣得少,知道这世界上有商务精英挣得多,但是好像都觉得那都跟我们这个阶层没关系,我们就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想过一个月挣三四万的日子,没想过人家看我们,可能都是俯视了吧。

想多了,我自己也觉得我心态不好,还得修炼。

评论(0) 浏览(118)

暗黑记

2018-2-2 liukai82

我最近在玩暗黑2。

这游戏有年头了,我上大学时,应该是大三吧,我开始玩这个,那个时候其实这游戏就已经有点过时了。

刚开始就我自己玩,没人教我,也没人跟我一起玩。

我就自己往前打。

离我当年的单枪匹马横冲直撞死了再来过去快20年了。

我现在知道,不管什么事,如果有个人能把他知道的告诉你,也许就几句话,但可能让你少走几天或者几年的弯路,甚至改变你的轨迹和终点。

比如你可能在高考前夕的某一天拼命地做练习册,同时出题的人正坐在办公室里喝茶水,卷子都已经印刷完了,放在某个仓库里,那上边的题,你这本练习册里一道都没有,对考大学来说,你把这本练习册做得滚瓜乱熟也都是无用功。

那时候我不知道这游戏人物分职业分技能,捡到什么装备就用什么,选择装备的根据就是,看哪个卖给npc给的金币多,就认为哪个是好的。。。。

我也不知道这游戏有外挂有地图,就瞎走,所以完成一个任务要很久,因为根本不知道任务在哪里触发在哪里完成。

我忽然想起张宇唱一言难尽,从哪里开始,从哪里失去。

我就这么打到三十多级,职业亚马逊。

然后有一天,我建的游戏房间里来了个大号,看我根本不会玩,他说我带你吧。

结果是只用了一会我就从普通经过噩梦来到地狱完成了所有场景的终端任务,他还送给我一些在他看来纯粹是垃圾在我看来那都好的要疯了的装备。

我才明白,我草,原来这个游戏是这么玩的。

后来游戏就变成了杀牛。。。。

后来我带动过同寝室的一个同学,一个同专业的同学,我后来的女朋友,玩这个游戏。

我记得在网吧玩得昏天暗地,赶在寝室关门前,我和张宝着急忙慌地往回走的路上,我俩还在讨论刚才打游戏的细节。

我记得毕业前夕,杨帆在教室里帮我做毕业设计计算书,我在寝室帮他刷墨菲斯托,打出来一个很奇特的占两个格的暗金色的护身符,我打电话告诉他,他居然从教室跑回来看看那个护身符,那个距离虽然不远但是也不近啊,还得来回爬楼。

我记得女朋友回家跟我说,她的同事看她打暗黑居然打的还很好,非常惊讶。

我记得我给她讲《恶搞暗黑破坏神》里卓格南说,傻逼,现在是黑天,我俩乐的都不行了。

后来我也断断续续地玩过暗黑2,也不断地玩过很多游戏,持久一点的有征途,不持久的有很多。

2017年末我邀请网站的合伙人一起玩征途的一个新版本,我们试玩了一段时间。

我有玩老征途的经验,但是现在游戏比那时变了很多,复杂了很多,我自己学起来很困难,在人际关系上也始终没有融入家族和帮会。

最重要的是我没有当年玩征途的那个精神面貌了。

我的伙伴,我本来还指望她学会教我带我玩,结果我发现,不知道是年龄原因,还是性别原因,还是游戏复杂程度原因,指望她根本就白费,玩了一段时间以后她根本没有进步,仍然只会跟着我瞎跑,而且,我觉得她并没有在游戏中获得乐趣,她纯粹是在陪我。

于是我果断地跟她说咱们放弃吧,她借坡下驴说好的,其实我觉得她正愁进退两难。

一方面是打发无聊,一方面打游戏的事我不想就这么有疾而终,我邀请她跟我一起玩暗黑2,她又秉着陪我的心态说好的。

我们就又一起打暗黑。

打暗黑我还是多少有一点经验的,我直接教她用地图外挂了,但是我没找大号带我们。

虽然开荒有开荒的乐趣,但是不用地图太难了,以我的现在的年龄和心态和经验,我实在是没法再去一遍遍的把地图趟出来了。

就像学会骑自行车以后,再去刻意地摔倒,即使成功地摔倒了,也不会有初学者摔的那么浑然天成。

打安达利尔,打都瑞尔,打墨菲斯托,打迪亚波罗,每个场景的boss都挺厉害,我们用一点战略和反复再来的方法,已经打到了普通难度的最后一个场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一起追击,一起逃跑,一起被打死,一起打死怪物,一起成长。

我觉得这个游戏还是挺有意思的,也没有压力,不像网游那么人山人海任务重重搞得人很疲惫,这游戏太老了,全服务器在线的也就几十人。

但是游戏好不好玩,不是游戏的问题,而是人的问题,就像叶问说,不是南北拳的问题,是你的问题。

我当年打暗黑,或者征途,甚至俄罗斯方块,也曾经为了级别装备任务这些身心投入,我现在觉得那些不爱玩了,不是游戏变了,是我变了。

我的伙伴也说暗黑2挺有意思,实际上我觉得她是挺有意思和陪我参半。

等打完地狱,我再让她去看恶搞暗黑那个网文,她就能明白那个帖子里的笑点了,现在不行,她还理解不了。

评论(0) 浏览(125)

 载入天数...载入时分秒...
Powered by em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