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2记

2018-2-2 liukai82

我最近在玩暗黑2。

这游戏有年头了,我上大学时,应该是大三吧,我开始玩这个,那个时候其实这游戏就已经有点过时了。

刚开始就我自己玩,没人教我,也没人跟我一起玩。

我就自己往前打。

离我当年的单枪匹马横冲直撞死了再来过去快20年了。

我现在知道,不管什么事,如果有个人能把他知道的告诉你,也许就几句话,但可能让你少走几天或者几年的弯路,甚至改变你的轨迹和终点。

比如你可能在高考前夕的某一天拼命地做练习册,同时出题的人正坐在办公室里喝茶水,卷子都已经印刷完了,放在某个仓库里,那上边的题,你这本练习册里一道都没有,对考大学来说,你把这本练习册做得滚瓜乱熟也都是无用功。

那时候我不知道这游戏人物分职业分技能,捡到什么武器就用什么,选择武器的根据就是看它的攻击值是不是比手里的更大。

我也不知道这游戏有外挂有地图,就瞎走,所以完成一个任务要很久,因为根本不知道任务在哪里触发在哪里完成。

我忽然想起张宇唱一言难尽,从哪里开始,从哪里失去。

我就这么打到三十多级,职业亚马逊。

然后有一天,我建的游戏房间里来了个大号,看我根本不会玩,他说我带你吧。

结果是只用了一会我就从普通经过噩梦来到地狱完成了所有场景的终端任务,他还送给我一些在他看来纯粹是垃圾在我看来那都好的要疯了的装备。

我才明白,我草,原来这个游戏是这么玩的。

后来游戏就变成了杀牛。。。。

后来我带动过同寝室的一个同学,一个同专业的同学,我后来的女朋友,玩这个游戏。

我记得在网吧玩得昏天暗地,赶在寝室关门前,我和张宝着急忙慌地往回走的路上,我俩还在讨论刚才打游戏的细节。

我记得毕业前夕,杨帆在教室里帮我做毕业设计计算书,我在寝室帮他刷墨菲斯托,打出来一个很奇特的占两个格的暗金色的护身符,我打电话告诉他,他居然从教室跑回来看看那个护身符,那个距离虽然不远但是也不近啊,还得来回爬楼。

我记得女朋友回家跟我说,她的同事看她打暗黑居然打的还很好,非常惊讶。

我记得我给她讲《恶搞暗黑破坏神》里卓格南说,傻逼,现在是黑天,我俩乐的都不行了。

后来我也断断续续地玩过暗黑2,也不断地玩过很多游戏,持久一点的有征途,不持久的有很多。

2017年末我邀请网站的合伙人一起玩征途的一个新版本,我们试玩了一段时间。

我有玩老征途的经验,但是现在游戏比那时变了很多,复杂了很多,我自己学起来很困难,在人际关系上也始终没有融入家族和帮会。

最重要的是我没有当年玩征途的那个精神面貌了。

我的伙伴,我本来还指望她学会教我带我玩,结果我发现,不知道是年龄原因,还是性别原因,还是游戏复杂程度原因,指望她根本就白费,玩了一段时间以后她根本没有进步,仍然只会跟着我瞎跑,而且,我觉得她并没有在游戏中获得乐趣,她纯粹是在陪我。

于是我果断地跟她说咱们放弃吧,她借坡下驴说好的,其实我觉得她正愁进退两难。

一方面是打发无聊,一方面打游戏的事我不想就这么有疾而终,我邀请她跟我一起玩暗黑2,她又秉着陪我的心态说好的。

我们就又一起打暗黑。

打暗黑我还是多少有一点经验的,我直接教她用地图外挂了,但是我没找大号带我们。

虽然开荒有开荒的乐趣,但是不用地图太难了,以我的现在的年龄和心态和经验,我实在是没法再去一遍遍的把地图趟出来了。

就像学会骑自行车以后,再去刻意地摔倒,即使成功地摔倒了,也不会有初学者摔的那么浑然天成。

打安达利尔,打都瑞尔,打墨菲斯托,打迪亚波罗,每个场景的boss都挺厉害,我们用一点战略和反复再来的方法,已经打到了普通难度的最后一个场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一起追击,一起逃跑,一起被打死,一起打死怪物,一起成长。

我觉得这个游戏还是挺有意思的,也没有压力,不像网游那么人山人海任务重重搞得人很疲惫,这游戏太老了,全服务器在线的也就几十人。

但是游戏好不好玩,不是游戏的问题,而是人的问题,就像叶问说,不是南北拳的问题,是你的问题。

我当年打暗黑,或者征途,甚至俄罗斯方块,也曾经为了级别装备任务这些身心投入,我现在觉得那些不爱玩了,不是游戏变了,是我变了。

我的伙伴也说暗黑2挺有意思,实际上我觉得她是挺有意思和陪我参半。

等打完地狱,我再让她去看恶搞暗黑那个网文,她就能明白那个帖子里的笑点了,现在不行,她还理解不了。

发表评论:

 载入天数...载入时分秒...
Powered by em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