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距离2018年12月18域名到期 还有7天

第一次去大福源停车场

2018-5-31 liukai82

从沈阳考试回来的路上,和小张闲聊,大概是开车的关系,让我想起并向小张讲了我第一次去大福源停车场的经历。

小张很惊讶我记的那么清楚。

好多事我都记得很清楚,也有很多事非常模糊了。

最多被模糊的记忆是街道的样子,因为城市不停地变化,旧的房子、工厂被不断地拆除、重建,店铺在不断地开业、停业、改头换面。

最夸张的是,工大西门门口的路,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地变成了一个简易的立交桥,太陌生了,就像我从来都没在那里走过。

那是2007年的一个平凡的周日,那时候我和女朋友打征途游戏,我俩迷上了这个网络游戏,周末生活基本是睡醒了就开电脑打游戏。

下午的时候我俩决定出去走走,我们就坐公交车去大福源超市。

大福源前几年改名叫大润发了。

在超市里溜达的时候,单位的小田给我打电话,想让我帮他上网找个租房合同的样本。

2007年电脑和网络还不是特别普及,好多人家都没有,所以不管是公事还是私事,比较熟悉同事有上网的需求时经常让我帮忙。

我说我在大福源呢,你着急吗,明天就上班了我给你弄。(所以我确定那天是周日而不是周六)

小田说着急,你要是溜达差不多了我就去接你。

小田有车,是个北京吉普2500之类的二手车。

那时候个人有车的不太多,就我认识这些同事啥的,除了经理有个半公半私的帕萨特,就小田有个墨绿色的北京吉普。

我和女朋友每次去大福源都是坐公交,从来没去过大福源楼上的停车场,从没觉得停车场这种东西跟我们有关系。

那时候不仅没车和没去过停车场,而且因为同事都没车,我也没什么见识,所以一点自己有个车更方便更舒服更有面子的想法都没有。

我们又买了点东西,小田就到了,我们就从二楼直接出来到停车场,小田把我们送回家。

到家一进屋,两台电脑都开着游戏挂机,屏幕上色彩斑斓动感十足,两位大侠正在奋勇杀怪拯救万物苍生,小田对我们打游戏的热情表示非常不理解。

给他上网找了个租房的样本,他就走了。

我俩接着打游戏。

这就是我第一次去大福源停车场的经历,我才知道停车场的坡道是这样的,汽车是这样从屋顶开上开下的,还挺好玩的。

评论(0) 浏览(98)

同行之路

2018-5-24 liukai82

2018年5月19,20日,我在沈阳考监理工程师,我该20号下午考试结束后,独自开车返回,就像18号我独自开车上路。

19日晚,小张说明天送妈妈去亲戚家来沈阳,晚上可以一起返回。

并且像嘻嘻哈哈开玩笑一样问,有我好还是没我好?

我不想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因为我总能感受到她这个问题背后的感情和期待。

我跟朋友同事之间说话挺随便的,也经常会说一些你想我我想你的话,不分男女,纯粹扯淡。

也有时跟人半真半假滴说我好想你,彼此在意也不在意。

小张以前也这样嘻嘻哈哈滴问过我,想我没?

我会回避这么锋利的问题,觉得这个问题对我们来说,略有暧昧。

但是这次她不给我回避的余地,也可能是我功力不够吧,毕竟我不是张三丰,我只能接招,说,有你好。

 

我猜这同行不是巧合。

第二天,同行之路,没走高速,从下午五点多走到晚上十点多,扯淡了一阵子,也从这一刻的同行说到过去未来。

我问老人到底去沈阳没,小张说确实去了,但是老人本来想下周去,她担心我晚上开车不安全,所以跟老人说下周有事没时间送,让老人这周来了,这样她才能与我同行。

 

这种事就像电影里的初恋,也像我的初恋,想方设法费尽心机绞尽脑汁千方百计,就为了一次相逢。

从喝水晶葡萄说到我第一次去大福源的停车场,我拒绝了她的感情,伤了她假装漫不经心的安排和她的心。

 

毕竟我已经不是初恋的年龄和状态了。

我不想给我失败的人生再增加负担,我不想让她成为搞破鞋的身份,最最重要的,我不希望她为了我,在女朋友的阴影里,在我的婚姻和婚姻之外的间隙里,可怜巴巴滴等我。

就像《一米阳光》里的朴川夏。

就算她愿意,我也不愿意。

 

她一路没哭,也不说话,回来我们还在熟悉的小饭店吃了一顿火锅。

 

后来她说哭了好几天,不知道该怎么做,瘦了好多。

 

昨天我看她删除了网站草稿箱里所有的帖子。

 

希望我们以后是两个真诚的好朋友,开心而不起波澜。

评论(0) 浏览(114)

小超

2018-5-11 liukai82

我开小卖店三四年了,第一个熟悉的顾客就是小超。

小超是上任店主的一个熟客,是个大学生,平时总在小店呆着,有时也帮忙搭把手干点活,不是为了挣钱,就是为了在这呆着。

我接手的第一天,或者第二天,就认识他了,他自称是上任店主的熟客,并且磨磨唧唧滴帮我们做点小零活,也不走,一副三分之一个店主的模样。

那时候我和我爱人还不会开小卖店,有太多东西都不知道多少钱,小超能告诉我们,可是即使这样,我也不喜欢他,顾客不顾客,雇员不雇员的,别扭。

那时候他大二。

就这么别别扭扭的熟悉起来,小超家是外地的,不远,给我的概念大概就是临市农村,他学习不太好,总是流连于网吧,小伙长的挺精神,但是给人有点性格窝囊的感觉,就这些。

后来小店经营还算比较顺利,营业额多了点,雇了几个员工,我和我爱人就不总在店里了。

但是小超还是经常去买东西,都不贵,多数时候就是几袋干脆面,两块来钱,买东西的时候仍然想和店里的人攀谈一会。

小超是个固定的并熟悉的顾客,所以店员跟他也半熟,但是店员各有分工,也没人总跟他扯闲。

日子一天天过去,小超逃课上网搞对象租房考试挂科甚至放弃考试。

我估计他家里多说一个月能给他两千块钱,这些事都要花钱,尤其是租房和交重修费,他不够花,就借校园贷款啥的。

有时他也打打零工,给跟前的盒饭送餐啥的,一个月能赚一千多块钱那样。

大四的时候,那时候我爱人用苹果7plus手机,我用红米,小超还用苹果4,连s都不带,手机太慢,电池也不行了,手机没电的时候在店里用微信或者支付宝付款都得借我们的手机用。

有一次用完我手机,他走了以后我看到他在支付宝上和借款人的聊天,他求人家宽限几天,实在没钱还。

后来他好像干脆就没有手机了,不知道是不是卖了。

去年七月小超该毕业了,但是他现在还在学校,他挂科太多不能毕业了,听他说他念大五都不够,还得念大六才能毕业,我理解可能是挂科太多一年修不完。

有时候他真是借钱无门急病乱投医了,都去我店里找我爱人借钱,我爱人不在,就找我的的店员借钱,大家都知道他这样,也不借给他。

有天碰上他,他问我怎么办信用卡,想用信用卡提现去还校园贷。

我说你别整了,你一个学生,就算你办下来,额度肯定也不多,信用卡提现利息也不低,你拆东墙补西墙的倒腾下来,窟窿越来越大,你扛不住,跟家里实话实说,家里给凑万八千的,都还上,以后你也别折腾了。

他说跟家里没法说,家里也不宽裕,都已经给还了不少了。

后来看他又有手机用了,一个挺旧的中兴,估计是买的二手吧,不过微信支付宝付款不成问题了。

窟窿是怎么圆下来的,到什么程度了,也不知道。

小超的女朋友我们都不喜欢,小个子南方人,长的不好看,正常说话就是一种起腻的撒娇的感觉,农村家庭,却没有农村孩子那种淳朴和单纯。

在这几年里,我看到小超的时候基本都是他一个人,极少看到他的女朋友,但是据我们的猜测,他的女朋友好像都在花他的钱,没钱借钱花钱挣钱还钱的事,都是小超去想法子。

这就是小超,不知道未来会怎样。

小超挺让我感慨的,他的情况跟我上大学时有好多相似之处,家里没钱,欠钱,挂科,逃课,上网,租房,搞对象。。。。

我们不同的地方是,一,我那时候没有校园贷小额贷这些东西,所以我的欠债就是把学费透支和借同学的,好赖没有利息。二,我有个世界上最好的女朋友,她为我替考,用自己的奖学金给我还欠账,带着钱来跟我约会。。。。我一直怀疑有些钱都是她跟家里骗的,但是我从没问过她,可能觉得彼此都很尴尬吧。三,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朋友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很穷,她没有要求也没有嫌弃,住个小房子,天天跟我骑个破摩托,零食也就是排骨串和杨梅,偶尔上网买点东西也不贵,去超市的时候,我们都不买什么,她都乐呵呵地说我们就是来点点货,有时候打游戏花个三十五十的,现在看起来,屁都不算,但是那时候,这样奢侈的消费就已经让我们非常兴奋和开心了。

所以我要比小超幸运的多。

虽然我现在依然没能耐挣钱,但是普通生活也过得去。

不管是经济消费上的习惯,还是安稳的性格,我觉得相当大程度上跟我的女朋友是分不开的。

我知道蝴蝶效应,但是我觉得我经历过的过程和个人结果,都已经是最好的。

那些彼此的依赖,她对我的帮助,感情上全倾全力的投入,两个人开心和不开心,让我一辈子都铭记那几年。

我一辈子都感谢她,不管后来发生了什么,不管我们各自变成了什么样,不管爱或不爱。

评论(0) 浏览(119)

 载入天数...载入时分秒...
Powered by em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