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距离2018年12月18域名到期 还有7天

2195和2196

2018-8-29 liukai82

IMG_0420.JPG

我最喜欢的交通工具是火车,我坐过最多的火车是2195和2196。

2195始发山海关,途径锦州,终到哈尔滨。

2196始发哈尔滨,途径锦州,终到山海关。

山海关,多么大气的名字,听起来像这个世界的尽头。

我从小生长在一个不通火车也没有公交车和出租车的小县城,十岁左右以前,我只坐过爸爸的自行车和单位或者下乡的客车,直到我十岁左右的时候,我妈出差去齐齐哈尔带着我。我们县到齐齐哈尔也就二百多公里,要是放现在,开车也就两三个小时就到了。但是我小时候,去齐齐哈尔还得去克山坐火车。克山是我们临县,它那里有火车站。这是我第一次坐火车。

高二的时候,冬天,因为鼻子出了毛病,我从泰来县坐火车去齐齐哈尔治疗鼻子,这是我第二次坐火车,我记得那天人特多,我勉强挤了上去,甚至还有几个人干脆没挤上火车。那时候的火车票,还是一个烟标大小的小硬纸壳。这是我第二次坐火车。

上大学的时候,我都是从县城直接坐客车去安达或者大庆,在安达的时候,我们县没有到安达的客车,只能坐到大庆的,然后被扔在郊区路边,碰上出租车就打车去学校,碰不上就走过去,如果走的多了再碰上出租车,也不坐了,就走过去还能省几块钱。

后来从大三到毕业我在大庆上学,经常去哈尔滨看我女朋友,第一次是坐汽车,我现在还记得我站在建设大厦西边那个路口等车,那天很晴朗,我穿着在经六街买的翻毛皮鞋,穿一个深蓝近黑的棉袄,穿啥裤子我确实忘了,龙运的客车从西向东开过来,没停,我大喊着追上去,上了车。

那时候她还不是我女朋友。

算了,跑题了,这段跨过去吧,以后再写。

恋爱以后,我们异地,我们都经常坐车去见对方,坐火车比坐客车省钱,所以尽量坐火车,最便宜的火车票十七块五,一个星期,甚至三四天就见一面,那时候我俩,都不好好上课,总是在一起呆着。

呵呵,反正我本来也不好好上课,我确实不是个学习的料。

后来上班了,我们一起从哈尔滨坐2196来到锦州。

上学的时候,我们一起坐车的时候不多,因为总是一个人坐车,去见另一个。

从上班到分开,我们几乎都是一起坐车,一起来锦州,一起回家乡。

我特别喜欢情侣坐车胳膊挨着胳膊靠在一起的感觉,直到现在也是,我现在开车或者骑摩托的时候比较多,偶尔坐公交或者火车看到情侣挨着坐在一起亲密的样子,我很羡慕。

2195和2196是我们当时比较好的选择,除了第一次来锦州的时候买的硬座,后来我们都尽量选择卧铺,但是赶上过年啥的也是有啥买啥。最开始的时候硬座四十九块钱,卧铺上铺一百一十七块钱,下铺一百二十多,后来涨过一次价,硬座九十多,上铺一百七十多,下铺接近二百了。我们没买过几次下铺,因为下铺比较抢手,还贵,上铺还能清净点。这两趟车时间特别好,不管从哪边出发,都是晚上出发早晨到,甚至都不耽误上班,如果能买到卧铺的话,在车上睡一觉起来就到了,一点都不耽误时间。我们分开以后,赶上我周末没啥事,周五下班就坐车回哈尔滨,周六周日呆两天,周日晚上坐车回来,周一还能正常上班,那时候我一两个星期就回一趟哈尔滨,跟度假似的。

那张照片是我们分开以后,我一个人在锦州度过了半个夏天,一个秋天,一个冬天,在2009年的清明节假期,第一次回哈尔滨的时候坐2195时照的,那天我买的下铺,看到车厢走廊的小夜灯感觉特别暖,新买的佳能相机,就随手拍了一下,灯光的下面,那是个水壶。

2012年7月末,2195和2196带着我见到她又离开她,她去接我,又去送我。

2013年1月初,我坐2196从哈尔滨离开,她没去送我。

2013年8月,小曾结婚,我又回过哈尔滨一次,没想到那是我最后一次坐这两趟车了。

过了几个月,我又一次坐车的时候发现,2195和2196已经没有了,我上网看到铁路公告,从2013年12月27日和28日,2195和2196停运了。

我从来不信神佛,但是那次,我想这可能也有天意的成分吧,然后取消了行程,从此结束了我的冰城之旅。

锦州铁路横跨东西,将整个城市分成两部分,通过铁路的方法是过桥洞。每次我过桥洞的时候,看到上边有火车经过,我都会想,她会不会从这里经过,看看这个曾经生活的地方,想起桥洞下面的汉口街修路的时候,有天晚上我们去大福源,回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钟了,新路已经修好但还没有正式开通,我们骑摩托走新路,路新修的特别平坦顺畅,路上没有人,天气很凉爽,那天是我们骑摩托最快的一次,我们飞快地叫喊。

我没坐过几次飞机,前几天我出差去广州,在杭州和广州的机场停留的时候,机场有很多人,看起来也都很平常,不像我心里想的坐飞机都是很商务或者出国的那种,而且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很多。

今天我二姨说起她在上海工作的外孙女,说她挣钱不够自己花,说从家去上海的机票都是家里给买的。

我一下子意识到,飞机已经成了一个很平常的交通方式,就算她往返于南北之间,大概也不会与我在桥洞那里擦肩了。

我不喜欢飞机,虽然飞机速度很快,但是因为机场都在郊外,而且要领登机牌和安检什么的,总要提前好多时间出发,这些时间都要算在我的行程里。

哈尔滨离锦州有800公里。

如果我骑我的小摩托,每小时六十公里,我要骑多久,我要用几个饮料瓶子能带够汽油以便路上不用加油,每升汽油多少钱,我要带多少钱的汽油能够完成一次800公里,如果这是一个周末,剩下的时间我能在哈尔滨呆多久。

如果我开车,每小时一百公里,我要开多久,我的油箱容积55升,我要加几次油,高速费要多少钱,油要多少钱,每首歌5分钟,我要准备多少首歌能够不重复滴听,这么多歌我该准备个多大的U盘。

如果我骑自行车,每小时大概15公里,越远越没劲骑的越慢,我要骑多久,我该带着吃的喝的,带个打气筒,带着补胎工具,带着雨衣,带着MP3,带着充电宝,可能一个充电宝还不够。

如果我坐火车,现在最快的火车不到四个小时,理论上我早上出去,到哈尔滨吃顿饭,溜达溜达,坐车回来,一天就能往返,可是火车发车时间又不太合适,而且坐动车高铁那种都得去南站,从市里到南站又得耽误一会。

我甚至会在看科幻片的时候,想我如果乘坐电影里的飞行器什么的,需要多久。

我总在算计锦州和哈尔滨之间的旅行,就像我以前爱玩俄罗斯方块的时候,没事的时候脑袋里会自动形成一个战场,各种各样的方块噼里啪啦的往下掉,然后我飞快地把它们码好,我就是这么在成为一个俄罗斯方块高手以后,又成为了一个锦哈行程安排专家,当然只是理论上的,实际上在锦州和哈尔滨之间除了火车我没有过任何其他方式的经历,在2195和2196停运以后,我只回去过一次。

我想,每一个班次的火车、客车和飞机,都见证过太多人翘首以待的期盼,和此生足矣的拥抱,和撕心裂肺的别离,和独自离开的落寞,有些人以后再没分开,有些人以后再没相见,有些人成了终生伴侣,有些人公堂相见,有些人怨恨彼此,有些人总是怀念。

但是列车和站台总是沉默滴看着这一切,看着大家在这里哭,在这里笑,在这里爱,在这里吵,然后带着每个人奔赴自己的命运。

不知道火车停运以后,它们去了哪里,被拆解,被遗弃,还是怎么办,如果有一天,世界末日的时候,我流离失所到一片荒野,看到有两辆锈迹斑斑的老爷火车停在那里,身上斑驳地写着2195和2196,他俩还是一对,他俩没分开,他俩有了生命,他俩还记得我这个坐过很多次车的人,他俩还记得她,他俩如果问我,你的爱人呢,那个等你亲你抱你爱你的人呢,我怎么回答他,我怎么回答她。

补充:我说错了,有一年我们各回各家过年,本来我小哥说能开车顺路把我俩带回来,等到出发因为车坐不下了,只能把我一个人带回来了,她勉强买到汽车票回来的勉强才来得及开学上班,我小哥这个不靠谱的家伙……她那次好为难,我好害怕她委屈生气,但是她并没有。

评论(0) 浏览(62)

4988526

2018-8-14 liukai82

我前几天评职称,从单位系统里看到自己的信息,上边还写着固定电话,4988526。

我真快忘了,系统上还登记着。

这个电话是我2004年租房子时用过的,那时候我24岁,从租房子开始,我们自由了。

大学以前每天都在家里住,大学以后住宿舍,偶尔住旅店,上班以后住单身宿舍。

从租房子开始,这个地方是我们的私人空间,不会影响别人,也不会被别人影响。于是我们差不多以最快速度装了个宽带。那时候安宽带要捆绑安装一部固定电话,要不就更贵,于是安了这个号码的固定电话4988526,当时还有一个挺便宜的套餐政策,好像是有关定向长途的,就是每个月交几块钱,然后通过这个固定电话往黑龙江打电话便宜。

宽带是512k的,半年三百二十块钱。

一年六百,交不起一年的。

后来我们搬家到锦炼新村,没舍得这个套餐,就移机了。

后来我搬家到锦绣家园,没舍得这个经历,就又移机了。

这时候固定电话就已经基本没什么意义了,因为手机费很便宜了,打长途什么的已经基本没有顾虑了。

我结婚了。

我爱人可能是受欧美电影的影响,觉得家里有个固定电话,穿着肥大厚实的睡衣,慵懒滴煲电话粥这种事很小资,但是我的电话机太土了,于是在她的强烈要求下,换成了无绳电话,一个主机带两个分机。

这三个无绳电话上任以后,如果不是找不到,就是找到了没有电,而且粉红色搭白色磨砂款无绳电话,存在着褪色发黄,难以清理的缺陷,又因为对款式的要求,这三个电话都是英文系统的,还是用那种电子表上显示数字的方式显示英文,导致除了接电话,连打电话都几乎不会,什么留言什么提醒系统就更不用提了,久而久之,这个电话被淘汰了,但是余额还坚挺着号码。

两年前,我开店,在移动公司要了两个比较顺的号码,店里用一个,另一个就安到了家里,把4988526换掉了。

如果不是看到单位系统里的登记,我几乎都快忘了我还曾经有这么个固定电话。

那时候我们在萌丽小区租房子,装电话和宽带的那天,我记忆中有两个截然不同的景象。

一个是那几天她回黑龙江了,我自己在家时网通的人来装上了电话和宽带,我兴奋地告诉她,等你回来咱们家就能上网了。

一个是我们两个都在家(我是接到安装人员电话临时回来的),网通的人来装上了电话和宽带,能上网了,我们很开心地一起上网。

这两个景象都历历在目,我越是想,越觉得都清晰得难以分辨。

好多事都是这样,可能是我反复想的太多了,有时候总忍不住假设如果这样结果会是怎么样,如果那样结果会是怎么样,有时候想着想着就睡着了开始做梦,然后漫无边际的做梦,结果假设的和梦和实际,就搞混了。

反正4988526这个号码,带来了宽带,宽带带来了游戏和电影这些好玩的事,是一个很开心的开始。

评论(0) 浏览(74)

与火锅店老板娘闲聊

2018-8-1 liukai82

我特爱吃火锅哦,后来真都已经不是爱吃,确实成了习惯。

昨晚九点多去吃火锅,这几天太热了,火锅店生意也不好,店里没人,吃完饭就跟老板娘和服务员唠嗑。

我认识这个火锅店老板有七八年了吧,先认识他弟弟,后认识他,认识他弟弟时间更长,大概有十四五年了吧,就是我从到锦州就认识他弟弟。

那时候他弟弟是个嘣爆米花的,在工学院西门,我和她经常去买爆米花,爆米花是现嘣的,得等一小会,就站那闲聊一会,慢慢就熟了。

他那时也不光嘣爆米花,起早上农村赶集买袜子,没事时骑摩托拉脚,后来开内衣店,出夜市,在商场卖服装,去年有了万达,他又在那整了个驴肉火烧的摊位,因为驴肉太贵买卖不好,他又增加了粗粮煎饼的项目。

呵呵,看我认识的人,就不高大上,跟研究生博士的都没法比哈。

有次跟他聊天,他还说记得她,她想坐摩托车,低着头也不看司机,问到辽工北门多钱?他说不要钱,她抬起头看到是他,俩人都乐了。

跑题了哈。

吃完饭跟火锅店老板娘闲聊,从孩子学习说到大人的学历,说起我以前的女朋友,和现在的爱人。

大家都挺熟的,也没啥避讳,她说,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看,你觉得她俩谁更合适?

我说:现在看来都不合适,当年我们都没什么见识,两个人在一起就觉得挺好的,日子过得下去,俩人挺开心,没能力也没机会也没想去尝试其他生活条件方式。十来年过去了,我们的见识都多了,她来往于大城市,见识应该更多。我经济条件和生活态度变化不太大,但是我估计她这几年,大概是跟我不一样了,我还是没追求没正事,她应该成了白领精英,喜欢精英那样的生活,也该去喜欢精英,喜欢与精英一起生活,而不是我这样的人。

我说:我爱人呢,你知道,挣钱花钱过日子,跟我三观都不合。。。。而且是,要多不合,有多不合。。。。

后来又扯了一会咋炒火锅底料的事,我就回家了。

评论(0) 浏览(78)

 载入天数...载入时分秒...
Powered by em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