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距离2019年12月17 waiting.one域名到期还有56天

买房子

2019-7-20 liukai82

小卖店的生意因为三城联创受影响很不好,前景不乐观。

我和我爱人以前也有过买个门市房的想法,如果有个门市房,自己干的话就省下了房租,自己干不合适的话租出去也跟房价利息差不多。

因为小卖店生意不好,我们把买个门市房提上日程。

 

恰好知道我认识的工地老板有个顶账的房子,一口价200万,位置也挺好的,但是不能贷款。

我们拿不出二百万,实际上我们只能凑出三十万的现金,我跟我们两家的爸妈众筹,然后又给几个要好的亲戚朋友打电话,现实是我凑不上这么多钱,于是我放弃了。

岳父为了支持我们,答应再多借给我们一些,于是我又重新筹划。

结果差不多是,岳父一百,我妈二十,我俩三十,支付宝贷款二十,还有三十缺口,然后老板答应我部分钱可以拖半年。

其实拖半年那三十也没着落,只能是这半年里我们尽量再攒点,然后我再想法借,之后来回拆借再紧巴紧巴尽量先还贷款再还外人最后还家人,整个过程按我俩的收入估算大概需要6-8年。

这是我能计划的最好的结果,而且没有意外的话也是靠谱的。

 

结果都说好的事半路有人截胡,人家关系比我硬,老板反悔房子不卖了。

不卖不卖吧,门市房又不是个居家日用必备品,我能接受,也松了一口气。

但是通过这件事,我真是感到我们的钱不多,即使有的时候想法离实现只差钱,想法也可能因为差钱成为空谈。

 

这几年我跟我爱人的收入在锦州这个小城市还算可以,比上不足比下有余,除了这几年买过车库和房子还有理财赔钱,我爱人花钱不节约也是我们没钱的一个重要因素,我们曾经因为她花钱吵架,后来我们开小卖店收入提高的同时,我也知道她挺累的,我也吵累了,寻思爱咋咋地过啥样算啥样吧,她花钱买东买西的我也不咋说。

 

这次买房事件过后,我寻思这个事都已经难成这样了,而且买房也一直是我们的想法,她也会反思或者有所感触吧。

然后她放暑假以后空闲时间多了点,又去超市买买买和拉着我去旅游吃喝玩乐,花钱态度毫无改变。

在她心里,别人都吃喝玩乐,她一点都不突出,大家都这样,谁的生活质量都比她高,生活就应该这样。

在我心里,买个门市房稳定一点是我的理想之一,为了这样费钱的理想能实现,我会付出我省吃俭用的代价。

我们是不一样的,我咋理想也没用,我也不理想了。

评论(0) 浏览(40)

人生若只如初见

2019-7-15 liukai82

我有个好朋友一个月前离婚了,原因是妻子疑似出轨,而且对丈夫、孩子、老人都不好。

两个人分家,孩子归我朋友,房子本来就是女方的,两个人把家里的钱对劈一下就完事了。

他们的矛盾有好几年了,男方跟我是初中同学,关系一直非常好,亲兄弟一样,跟我几乎是无话不说,他是个比较佛系的人,他跟我描述离婚的原因虽然出自主观,但我觉得应该没太扒瞎。

 

离婚两三个星期后,我给他打电话闲聊,他说感觉不错,暂住在弟弟的闲房,孩子上学远了十分钟的车程也能接受,不再顾及两个人的关系,心里不犯膈应了,很轻松。他说前妻给他打电话发微信要复婚,他不同意,并且把前妻给拉黑了。

我说别拉黑了,你就不搭理就完事了,好赖夫妻一场,拉黑了显得太绝情没气度,但是可别复婚了,与其跟一个明知不合适的人往一起凑合,还不如找个新的,有不合适的可能,但是也有合适的可能。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总比百分之零强得多。

 

我朋友是齐市国税的,论客观条件的话,听上去工作还过得去,长相也不错,我觉得如果再婚论客观条件还是不错的,论主观的话,命运的事没法打分。

 

放下电话,我自己也想了想,我觉得人生若只如初见这个态度是个非常高端的境界。

如果他们能放下恩怨,就像陌生人一样,像十多年前一样,重新在一起也未尝不可。现在不复婚的原因无非就是已知的印象不利于今后的生活,但是如果把彼此当做陌生人,别再想她撒的谎,别去想她的嘴亲过谁,别想她跟别人老汉推车的情景,把这些东西都当成跟自己搞对象之前的事,其实也一样。谁还没搞过几个对象上过几回床呢,无非是婚前婚后谁跟谁的事。如果这么想的话,新人旧人也没啥区别,找个新人的话,肯定也不会为她以前的事纠结啊。

 

但是,就算是想到这里,我觉得我也做不到。

 

评论(0) 浏览(46)

万物

2019-7-7 liukai82

我家有很多很多吃的,我不知道别人家啥样。

这些吃的都来源于我爱人,绝大多数是淘宝或者超市买的,个别是店里没返的货或者赠品。

我吃的太简单,所以她那些吃的我基本不动。

我俩基本不在家吃饭,所以那些东西的经历就是买来、保存、扔掉、买来、保存、扔掉。。。。

我家冰箱里塞满好几年前的东西,都冻成化石了。

我曾经在茶几上装食品的保鲜盒里看到过蛆宝宝爬来爬去爬来爬去。。。。

 

我家有很多很多穿的,我不知道别人家啥样。

这些穿的都来源于我爱人,多半淘宝小半实体店。

我俩喜欢衣服风格不一样,因为她给我买衣服我俩打架,她就不怎么给我买了,我穿厂子发的工作服挺好的。

自我们认识以来,收拾过几次她的衣服,甚至在破烂市摆过摊,几百块钱买的几乎没穿过的衣服甚至吊牌还在的,只能卖几块钱。

连几块钱都卖不了的,就直接扔垃圾堆。

就这样扔掉的衣服,哪年都得有几麻袋。

 

我家有很多很多用的,我不知道别人家啥样。

这些用的都来源于我爱人,多半淘宝小半实体店。

我家有扫地机×1拖地机×1吸尘器×1加湿器×4电风扇×2空调×3电视机×2洗衣机×2热水器×2豆浆机×2咖啡机×2榨汁机×2电烤箱×1空气油炸锅×1跑步机×1倒立机×1蹬车机×1踏步机×1。。。。

我们吃小炒吃外卖吃饭店,我爱人找家政收拾屋子,她极少在家运动,其实我们在家的时间并不多。。。。

 

这样的家真是糟糕透了。

 

评论(0) 浏览(64)

成功是什么

2019-7-2 liukai82

有天我看报道,俞洪敏演讲,说,相貌跟成功有没有关系?没有,因为马云、李彦宏、俞洪敏三人的长相分别是丑、俊、普通,但是三个人都成功了,由此可见相貌跟成功没关系。

哎我类个去,这理论都神了。。。。

我觉得这个道理特别可笑,不是嘲笑,是特别逗那种。

 

他为啥说他们三个成功了呢?因为他们是三个有钱有势的名人?这算个啥标准啊。

难道像我这样没钱没势不出名的人就不成功了吗?

 

前几天早上上班我骑个没牌子的摩托路过华光转盘路口,离路口还有大约15米的时候我看到警察的同时警察也看到了我,我俩都对上眼了,他马上向我跑过来要抓我,我一看他奔我来了我一点都没停掉头就跑,我成功地甩掉了警察,换了一条路去上班了。

 

我觉得我成功了啊,成功不是这样的吗?有个目的,实现了,不就是成功了吗?就像我那时的目的是别让警察抓到我,然后我把他甩了,这不是成功吗?

 

我觉得成功就是这样,自己的目的达到了,自己很开心,跟钱啥的也没关系啊。

当然有人的目的或者目的之一就是有钱或者把生意做到某个规模,当他的成果达到一个他满意的程度的时候,他也成功了啊。

 

世界上有好几十亿人,不可能所有人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钱,不同的年龄,不同的境地,甚至每时每刻,都会有不同的想法或者目的吧,只用一个标准去衡量成功与否,他是不是傻啊?

真的我成功过好多次,甚至每天都得成功几次,骑摩托甩掉警察啦,连着将近20个小时不睡觉做了个自己特别满意的货架子啦,把小张的哑巴天猫精灵调试出声啦,自己给小板凳刷漆啦,表丢了上闲鱼花80块钱买了一块几乎全新的同款,失踪了一年来地的旧表找到了,我把那块二手表又上闲鱼卖了130块钱。。。。就表这个事,我成功了3次:一低价买新表,二找到旧表,三高价卖二手表。当然我把表弄丢了这事也挺傻的。

 

反正我觉得,成功就是这样,他的想法真的很狭隘。

 

最逗的不是对成功的理解。

是三个有钱人,有美又丑,所以,相貌跟成功没关系。

这个论点跟论据有什么关系,这个论证有意义吗?

那这三个人都拉过屎,所以,成功跟拉屎有关系?

这三个男的,早饭有人吃包子有人吃油条有人喝粥,吃饭前后都是男的,谁也没吃完饭就变成女的,也可以证明吃不同的早饭不会变性。

这种论证不是扯淡吗?

评论(0) 浏览(56)

能力与魅力与爱

2019-7-2 liukai82

我前几天重看了《蜗居》。

看完了有个疑问,就是能力是否能产生魅力,魅力是否能造成爱。

 

书里边宋思明是个有钱有势的人,他能办事,平常人碰到的生活、工作或者钱的大难题,他用他的钱和权轻易就能化解,他是个有能力的人。

他的能力造就了他的男人魅力的光环,他成了海藻的英雄,他用他的能力征服了海藻的人和心。

 

我觉得,一个男人,挥手弹指间,打打电话,就把问题了,真是挺酷的,而且确实是能力的表现。

尤其他要是看起来落魄沧桑,像是李寻欢或者燕南天那种低调的形象,那就更酷了。

 

可是能力大小,能产生魅力吗?

不用说海藻是个女人,就算是我,也希望我和我的爱人和朋友们,能有钱有势有能力受人尊敬甚至敬畏。我为家里解决了什么小问题的时候,我爱人也会抱我说哎呀老公你太棒了。我去求人办事的时候,心里也会想看人家熟人多多牛逼,这事那事的人家都能插一杠子。

谁搞对象或者交朋友都会希望对面是个强大的人,而不是一个在社会底层挣扎着捡垃圾的出苦力的。

但我觉得,魅力与爱,并不是基于他有多大能力,而是建立在两个人的感情基础上。

爱的光环是感情。

那为什么一个科学家和一个捡垃圾的不合适呢?那是因为两个人的知识、阅历、环境不一样,他们玩不到一块去,而不是谁高尚谁低俗。

 

宋思明能带海藻去高档的地方吃饭,有好车让海藻坐,有钱有权去解决海藻的难题,所以海藻几次下来就背叛了小贝。从能力和客观价值的角度,小贝咋的也比不上有钱有权的宋思明,可是小贝多好啊,比爱的话,宋思明显然是比不过小贝的,海藻也不瞎,只不过各人有各人的选择。

 

我也想牛逼,我也想像个退隐在幕后的大哥一样有能耐有气场,连紫霞都希望自己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出场的时候踩着七色云彩再配上赌神出场时那个背景音乐,我这想法也可以理解哈。但如果我是海藻,我钦佩人家的能力,羡慕人家的牛逼,感谢人家的帮助,可是海藻和小贝的爱不会折服啊,我没看过电视剧,可我觉得文章真像小贝的样子,我都能想出他开心和痛苦的样子。

 

每个武侠小说的男一号都是武功最好的,但他们给读者留下的印象绝对不是武功盖世,而是令狐冲的深情,燕南天的义薄云天,李寻欢悲天悯人的胸怀,郭靖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蜗居》里我最喜欢的就是小贝,虽然他没宋思明的能耐,但是他认真的热爱海藻和热爱生活的样子,让人没法不喜欢他。回想我对爱情和生活的态度,就算是我二十多岁没有心事的时候,也远不及他。

评论(0) 浏览(57)

腰围

2019-6-30 liukai82

我有一张淘宝优惠券,我自己也知道是个坑,我还是不忍放弃,于是我买了一条19.9元的牛仔裤,实付13.9元。

穿这么便宜的牛仔裤会不会很掉价?

我认为不会,起码不是最掉价的,因为如果换成一个牛仔短裤,应该还能更便宜,毕竟能省两条腿的布料。

 

如果没有这优惠券,我连这十多块钱都不会花,我已经是一个不在意穿戴的人,或者年龄吧。穿工作服就挺舒服的,松松垮垮的,虽然形象上不如品牌服装,不过不管是在精神上还是经济上,都洒脱自在。

而且单位经常发工作服,人人有份,就算不穿也卖不了几十块钱,还不如自己穿了。

 

因为工作服裤子都偏大,我也不知道自己腰围,昨天买牛仔裤,我拿卷尺量了一下,换算出二尺六这个数字,真是把我吓了一跳,我有这么胖?

 

我人生的第一条牛仔裤,是2002年去秦皇岛实习时,在分校附近的大棚买的,二十五块钱,那条裤子腰围才二尺。

我也瘦过啊。。。。

 

我上班以后,一直到两年前吧,我裤子的腰围一直都保持在二尺二左右,体重110斤上下。

我对自己那时候的分量是非常满意的。

 

最近几年我也没怎么买衣服,偶尔我爱人给买,合身的就穿,不合身的就扔在衣柜里也不瞅,更多时候是穿工作服。

现在我都已经拥有二尺六的腰围了,太吓人了。

如果银行卡里的存款也像腰围一样,不经意之间,不用多,一千万了,多好。

我就可以退休了。

 

我都已经明显地有小肚子了,慢慢我会不会像黄昏中光膀子坐在小区里乘凉的大哥或者大爷们一样,臃肿地挺着个大肚子?

我就这么成了一个老爷们儿了?

想想都可怕。

 

我滴酒不沾,吃的也不多,除了偶尔去饭店,我几乎都不吃肉,我工作也很辛苦,有事没事的前半夜几乎都没睡过觉,怎么还能这样呢?

还有王法吗?这还有天理吗?

哈哈,鳄鱼帮帮主。

评论(0) 浏览(49)

再见,东门,再见

2019-6-20 liukai82

微信图片_20190621180244.jpg

 

题目是学《无间道》插曲《再见,警察,再见》。

我不令人佩服,因为任我行说左冷禅:“拾人牙慧,全无创见,因此你就不令人佩服了。”

 

从2005年开始,我们住在锦炼新村,锦炼新村北门西行一百米,是辽工东门。

她上下班要经过锦炼新村北门和辽工东门,她的办公室在9号教学楼。

我上下班要经过锦炼新村北门和辽工东门和辽工北门,那时我在王屯那边的试验室上班。

我们经常一起上下班,我骑摩托带她。

有一天下雨,在9号楼北边门前停摩托的时候,我俩摔了一跤,满身泥水好尴尬,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

 

辽工东门对面是个部队的加油站,白天也对外营业,给加油的是个只有一只手臂的中年人,据说是个英雄。

大家都说那个加油站油好,去加油的人挺多的,我的摩托也在那加油,那时大家也没现在这么多车,对油价没有现在这么敏感,这个加油站的油价似乎长年四块九毛五,我一次加15块钱的。

我现在都能想起来那个加油机器的屏幕上写着4.95元的样子。

 

辽工东门和锦炼新村之间,是一条坑坑洼洼的的土道,就是这条起伏之路,在我们分开前夕,把我的杂牌子摩托车架颠哒开焊了,可见这路有多破,也可见2008年这条路还没修呢。

也许那是我们分开的一个不详的预兆。

 

这条破路的路北,也就是现在我开店这一排,我一点印象都没有,那时好像那并没有门市,甚至有没有10号宿舍楼我都没印象了。

路南零零星星的有几个推三轮车改的小吃车卖饭的,我俩有时也在这随便买个盒饭啥的,其中有个卖烤串的叫大雷烤串,排骨串特别好吃,一块钱还是一块五一串我忘了,我下班经常买十块钱的带回家两个人一起吃,特别好吃。

我非常确定他家叫大雷烤串,因为总买也脸熟了,我去北山宾馆参加校友张小鱼的婚礼,还碰见大雷之父老雷也去参加婚礼,我俩打个招呼,老雷说自己和女方的父母是老同事,还说这小伙子命好啊,女方家里可有钱了。。。。我心说这算个屁命好,我们又不是卖小伙,再说小鱼除了牙齿不太好,别的也是棒棒的。小鱼的门牙有半颗是假的,在安达的滑冰场上,我眼看着他摔丢了半颗门牙,我们好几个人在冰沫子里找了半天也没找到。

 

我们就在东门和这条路上来来往往直到分开,我们分开第二年,我也搬了家,就极少再去东门了。

 

2015年,我爱人不再上班,我们在辽工东门兑了个小卖店。

2015年的东门,加油站已经黄了,变成了辽工驾校。东门的其他区域人声鼎沸欣欣向荣,所有有墙有门有顶的屋子,都做起了小生意,网吧饭店超市理发眼镜店。。。。把我杂牌子摩托车架颠开焊的那条路,已经修成了一条并不宽阔的柏油路,路南的小推车们裂变升级成一个个美食彩板房,注意不仅是升级,而且是裂变哦——原来只有十来个小推车中午和晚上在路南卖点饭,现在有几十间屋子在道路两侧煎炒烹炸,大亮烤串已经从原来路南的路边摊升级到路北的彩板房,道南又有了个大亮烤串。。。。

这个繁荣的小商业区容不下加油站的存在,这条路上从早到晚都是人,手潮点的司机根本开不进去开不出来。。。。

 

我又买大雷烤串吃,不知道是我的口味变了还是大雷的风格变了,味道相当糟糕。

我改吃道南的大亮烤串了,大亮烤串很好吃,而且大亮还是我锦炼新村楼下的邻居。

大亮非说自己一直在道南,大雷一直在道北,没变过。

我想可能是大亮是后来的,他来的时候,大雷已经搬到了道北,我肯定没记错。

我还记得我从东门骑摩托出来向东回家,在大雷的摊上买烤串,摊位在我右手边,烧烤炉子下边有个红色条幅,上边写着“大雷烤串”的景象。

但是大亮急头白脸言之凿凿滴否定我,搞得我也将信将疑,我真想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她当年吃的烤串到底啥牌的?还是反复回忆导致我的记忆已经错位了?真的,这个烤串品牌的问题,困扰了我好几年,就像《盗梦空间》的故事,过去的热爱,就像一场梦。

 

自从我叛变了以后,大雷父子都不搭理我了。。。。

 

我在东门开小卖店,今年是第四年。

听大亮说,这里的小棚子我去两年前开始建设的,由城管管理,管理模式类似夜市摊位。最早的小推车们带动了东门的繁华后,城管开始介入管理,小推车主们盖彩板房经营,每个彩板房一年给城管三千块钱。有了固定营业场所以后,这里的商业氛围日益浓厚,彩板房越盖越多,虽没有合法手续,但已具备相当的商业价值,彩板房们带动了东门的繁荣,课间和中午出来买饭和玩的同学们在东门熙熙攘攘,到了晚上这里更是宛如夜市。

 

在这四年里,彩板房们发生了两次火灾和一次食物中毒事件,每次恶性事件发生后整条街都人心惶惶,怕这没有手续的彩板房被取缔,但这几次事件过后,彩板房都有惊无险滴默默继续经营了。

2018年,学校东门安装了刷卡门禁,学生出入没那么方便了,但是东门的生意还凑合过得去。

同年,锦州开展“三城联创”,彩板房又打草惊蛇结果平安无事。

同年,锦州“三城联创”落选。

 

2019年,“三城联创”卷土重来,这回彩板房保不住了。

三天前东门贴了公告,彩板房三天内拆除,之后强拆。

昨天开始小棚子都拆了。

没有了引领繁荣的彩板房,也不知道以后我的小卖店还能不能活下来。

 

昨天看着彩板房们被拆得一片狼藉,夹层的苯板碎片被风刮得满街乱飞,真是挺惨的,甚至还有几家彩板房,是今年开春失火以后重盖的,才经营了两三个月。。。。

东门的繁荣我估计是回不来了,最多等风声过了大家还能用小推车出摊就不错了。

少了彩板房的东门,再也不是东门了。

再见,东门,再见。

 

“少了杀人王的和平饭店,再也不是和平饭店了,我们这帮大难临头就出卖饭店的人,只有各奔东西。那一眼,是我最后一次看到掌柜的,之后我跟我的父母躲到南方一个小渔港,两年之后,从前的仇家找上门杀了我父母,据我所知其他的人像瞎子们、阿福、阿寿、妹子都是类似这样的收场。后来,我听过很多传闻,有人说在东北看见过掌柜的,也有人说他在北方一个驿站,帮过一个开饭店的年轻寡妇和她的儿子。虽然那天我亲眼看见我这个好朋友离开我们,但是我很希望这些传说有一个是真的。”

————电影《和平饭店》旁白,我不是个令人敬佩的人。

评论(0) 浏览(61)

提亲

2019-6-13 liukai82

“老板,你能帮我个忙吗?我喜欢大友记的阿纯三年了。可我胆子小,过些日子,你能帮我提亲吗?”
“好。”

昨天我看了一会电影《十月围城》,谢霆锋扮演的车夫阿四喜欢照相馆的女孩阿纯,求老板帮自己提亲。

我以前特别的不喜欢谢霆锋,这是我第一次喜欢他。

 

看到这的时候,我把这几句台词给小曾发了过去,完了我又给撤回了。

小曾是我和她之间几乎唯一的纽带,但是我估计可能也不会有几年,她们现在也不在一个城市,联系也会越来越少,她不是个能跟以前的伙伴能保持持续关系的人。

我和小曾联系也不多,毕竟我们都没见过面。

七年前,我们的见面是小曾促成的,后来小曾也断断续续的跟我念叨过一些她的情况。

我仍然很想念她,像阿四一样,我也不敢说,我怕说了的话,会更糟糕。

 

再过十年二十年的,我真想再见她一面,就算是偷摸看看她也行,五六十岁了,说不定哪天出点啥毛病,时间不多了。

刚才我注销建造师,需要上传本人照片到建设部的网站,我让同事帮忙拍了一张,看着照片中的自己,我还以为我穿越到十年后了呢。

等到那个时候,也不知道小曾还能不能再帮我一次。

评论(0) 浏览(50)

歪酷博客

2019-6-11 liukai82

我几年前看过一本书叫《闪开,让我歌唱80年代》。

那时我是用电子书看的,觉得很有意思。

前几天在淘宝上看旧书店,突然发现有个店里有卖这本书的,旧的,十多块钱,我就买了。

看实体书,才发现虽然我看过几遍电子版本的,但是电子版本的跟实体的内容不一样,实体书内容更多,电子版本的不全。

我很庆幸买《80年代》实体书这个经历,一个是确实喜欢这本书,觉得看不全有遗憾,另一个是,以为自己看过一本有意思的书而在心里洋洋自得,实际是个半吊子而不自知,是多么尴尬的一件事啊。

 

书是2008年出版的,书的内页上印着作者的博客,我登录了一下,没有这个博客地址,我又直接登录这个歪酷博客网站,也没有。

我百度了一下,网上关于这个博客网站的信息并不多,我个人理解如下:歪酷博客大概是零几年有的,算是比较早的博客网站,那应该是一个不管大花小花,百花还能算是齐放的时代,垄断还不像现在这么厉害,歪酷这种博客网站还有相当一部分用户,可能跟新浪网易这样的大网站旗下博客用户数量没法比,但是毕竟还有个人群。后来,随着时代发展和利益驱动,大网站通过媒体广告,砸钱拉人,技术力量等形式和优势,获得了更多的博客用户,像歪酷这样的小网站,用户和资金和技术都难以为继,用户越来越少,搜索引擎没有排名可言,创始人不再是少年,剩下寥寥的用户也不再是少年,每个人都忙着生活。再后来,那些层出不穷又貌离神合的媒体形式,公众号,微博,小视频。。。。吸引了大家的视线,别说歪酷这样的小博客站点,就连搜狐网易的博客站点,也门可罗雀。终于有一天一天,一个一个像歪酷这样的小网站小博客,也许是空间到期了,也许是域名到期了,也许是数据库什么的损坏了。。。。反正就是,它们默默地退场了,没有观众,也没谢幕。

百度结果,从201x年往后的几年里,偶尔有人在其他地方提起,歪酷上不去了,说说而已,并不会引起什么波澜,甚至都没人回复。

像我这样当年都不知道歪酷的人,现在就更没机会知道了。

 

所以我特别开心,waiting,虽然域名是从注册商那里申请的,空间是从阿里租的,而且还都得年年续费,不过都不贵,一年下来几百块钱,只要我每年及时地付出几百块钱,我的帖子和心情和waiting的命运就不会像歪酷博客那样让人唏嘘了。

可是waiting有这么好的域名,这么好的网站,简洁到连个GIF都没有,多么低端配置的终端都能运行流畅,站长人又这么稳妥不会跑路,居然连三个用户都没有,真是比歪酷博客的倒闭更让人唏嘘啊。

 

后记:我把整本实体书看完了才发现,实体书不仅有比电子书内容多的的地方,还有比电子书内容少的地方,把我给骗了,很不厚道。

评论(0) 浏览(55)

火星之旅

2019-5-30 liukai82

BoardingPass_MyNameOnMars2020 .png

我有一张去火星的机票或者船票或者车票,我也不知道具体交通工具是什么。

这不是开玩笑,这玩意是真的,美国航空航天局发的。

小张申请的,我俩一人一张。

她跟我说是我俩一人一张,也没准等到站台上一看她领着一大帮老爷们,哈哈,我估计不能,她不是那样人。

 

这上边都是外国字,我也看不懂是啥,反正她告诉我这是火星票。

 

我百度了一下,到火星,从出发到落地,大概是七个月。

这也太快了。

我现在干的芳烃抽提装置去年十月开工的,到现在还没完事呢,在这几千平方米的土地上我们都周旋八九个月了。

从地球到火星居然只用七个月。

要是能像《太空旅客》里那样,起码飞个几十年的,多好。

 

我并不向往火星,我只是觉得这段旅程难能可贵。

每天工作学习日复一日的生活我真是过的够够的了,我又没能力改变,主要是没有钱,我要是有钱了,我就啥也不干了,整个小书店安慰自己还有个工作,然后每天吃饭睡觉打游戏看电影读书听音乐。

我是个爱坐火车的人,因为上车前下车后都要去面对无数生活烦恼,只有坐车的时候可以无动于衷。

在去火星的路上,肯定比坐火车还悠闲,地球上的人间琐事会离我越来越远,未知的终点遥不可及,在地球和火星之间,肯定悠闲极了。

而且去火星这一道,我估计只要能登机或者登车或者登船,总之,只要能上了这个交通工具开始出发,这个交通工具上肯定有足够多足够多的吃喝用度的资源,至少在这一路上是不用担心吃喝的,这几个月想干啥就干啥就行了,除非这个交通工具是烧煤的,乘客们需要24小时轮流不间断地往它的锅炉里填煤块。。。。我估计这个可能不大,因为我觉得蒸汽机创造出的动力,肯定难以克服交通工具上天这么大的重力。

除了填煤块,我想不出来在这个交通工具上还能存在其它可能的工作了。

当真正进入太空以后,是不是就没有时间的概念了?也没有黑夜白天?困的时候就睡觉,睡到自然醒就看看书吃吃饭,无聊的时候看看窗外发发呆,窗外会是什么样呢?我们是处于星空里,还是黑暗中?

评论(1) 浏览(53)

键盘

2019-5-27 liukai82

我的笔记本电脑之前放在小卖店用,我爱人经常垫着吃东西,时间长了键盘上有几个键很不好使。

前几天我拿单位来用,我把键盘拆开打算清理一下。

拆完了打扫打扫,一点进步都没有,而且里边的硅胶键还让我给弄没了两个。

我就又淘宝了一个,还挺便宜,二十多块钱,我现在用的就是。

 

多年以前,我也干过一次清理键盘的事。

那是个台式机的键盘,其实那个键盘还过得去,她不让我折腾,我就是闲的没事找事。

我顺利地拆开键盘,并且把按键都拆下来用水泡上,水里还兑了白猫。

一百多个键,我用刷子挨个刷的干干净净,晾干了安回去。

然后键盘就报废了,一个钮都不好使了。。。。

 

她很开心,我也很开心。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

第一次我干这个事,好使的东西被我整坏了。

第二次我干这个事,不好使的东西我整完了还是不好使。

还是略有进步的。

评论(0) 浏览(65)

5月26号的幸福

2019-5-26 hello

幸福是什么?

幸福是渴了有水喝,饿了有饭吃;

幸福是不用学习、考试和工作;

幸福是岁月静好时无数次的相遇;

幸福是夜深人静,开窗听雨;

幸福是我想你的时候,刚好你也在想我。

评论(0) 浏览(50)

 载入天数...载入时分秒...
Powered by em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