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距离2018年12月18域名到期 还有89天

李银河读后感

2018-2-6 liukai82

去同学家,看他在图书馆借的王小波的《我是一只骆驼》。

里边都是王小波的短文,多数很出名的我都看过。

但是因为我总用电子书看书,里边都是我自己找的,看啥存啥针对性比较强,所以虽然他这本书里的内容我差不多都零零碎碎的看过,我却没看过李银河写的序言。

序言里,李银河写,她和王小波1977年相识,1996年王小波还是李银河出国,两人在机场告别,没想到那已经是永别了,1997年,王小波病逝,二十年。

我忽然想,这又要过年了,二十年,一年一年的,多快呀。

我们相识在2002年,现在2018年,距离2022年,还有四年。

如果我们像王小波他俩一样,只有二十年的时间。

就剩四年了。

我们在这四年里,还能再见到不?

还是上次已经是此生最后一面了?

当时我心情不太好,我都没好好记住她。

我和她的最后一面,就那么随随便便的用了吗,我真是不甘心。

我真是不甘心,却害怕再相见。

我害怕再相见,但是如果真的有机会,我估计我还是忍不住。

评论(0) 浏览(73)

日行灯

2018-2-6 liukai82

听朋友说女朋友不喜欢当老师,嫌当老师挣得少,其实我还觉得她当老师的日子挺好的呢,我们一起打征途到半夜,第二天她早起一会备课然后就去上课,她非常聪明,大学工作很轻松,我们可以有很多时间玩游戏逛街什么的,确实挣得不多,但是挺开心的。

听朋友说女朋友的朋友年少有为一个月能挣三四万,我想她心里一定充满了自豪,我觉得也真不少,我没那本事挣那么多钱,我没有让她为我自豪的能耐,有点小失落。

虽然这都是跟我狗屁关系没有的事,我自己也不是个特别在意钱的人,我也没挣多钱的能力和想法,但是我依然会瞎想啊。

昨天我去擦车,我车出来的时候和后边的一个车一起倒车出来,我从倒车影像里看着他的车日行灯,忽然心里有点酸。

我没注意他开的什么车,只看到他的车有日行灯。

在我无知的概念里,我觉得日行灯都是近几年的好车才有的装备,好像带那个的车起码都得二十多万,我也不知道我的无知对不对。

那个价格的车,一般都是自动挡的了,开起来很方便。

我的车十万出头,长城牌,手动挡。

以前我总觉得日行灯这事挺傻逼的,大白天的开灯干啥。。。。

我也不太在意手动挡自动挡,手动挡的我开的也已经很熟练了,差不太多。

不过我想,他的车肯定就有日行灯,他挣的多,他年少有为意气风发,他能有钱也有开个带日行灯的车的气场。

日行灯让人看起来更有派更有范更有钱更精英。

坐他的自动挡的车也不会有换挡时顿一下的感觉,更不会一开门看到车里堆得像个百货商店。

他的车肯定里外都干净整洁,气氛肃穆,自带日行灯光环,哈哈,商务精英嘛。。。。这都是我在电视上看的,看电视是我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忽然发现,我认识那么多人,居然一个商务精英都没有,咋说呢,收入高一些的不是没有,但是没那个范。

而且我的圈子里,可能是大家都挣得少,知道这世界上有商务精英挣得多,但是好像都觉得那都跟我们这个阶层没关系,我们就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想过一个月挣三四万的日子,没想过人家看我们,可能都是俯视了吧。

想多了,我自己也觉得我心态不好,还得修炼。

评论(0) 浏览(74)

暗黑记

2018-2-2 liukai82

我最近在玩暗黑2。

这游戏有年头了,我上大学时,应该是大三吧,我开始玩这个,那个时候其实这游戏就已经有点过时了。

刚开始就我自己玩,没人教我,也没人跟我一起玩。

我就自己往前打。

离我当年的单枪匹马横冲直撞死了再来过去快20年了。

我现在知道,不管什么事,如果有个人能把他知道的告诉你,也许就几句话,但可能让你少走几天或者几年的弯路,甚至改变你的轨迹和终点。

比如你可能在高考前夕的某一天拼命地做练习册,同时出题的人正坐在办公室里喝茶水,卷子都已经印刷完了,放在某个仓库里,那上边的题,你这本练习册里一道都没有,对考大学来说,你把这本练习册做得滚瓜乱熟也都是无用功。

那时候我不知道这游戏人物分职业分技能,捡到什么装备就用什么,选择装备的根据就是,看哪个卖给npc给的金币多,就认为哪个是好的。。。。

我也不知道这游戏有外挂有地图,就瞎走,所以完成一个任务要很久,因为根本不知道任务在哪里触发在哪里完成。

我忽然想起张宇唱一言难尽,从哪里开始,从哪里失去。

我就这么打到三十多级,职业亚马逊。

然后有一天,我建的游戏房间里来了个大号,看我根本不会玩,他说我带你吧。

结果是只用了一会我就从普通经过噩梦来到地狱完成了所有场景的终端任务,他还送给我一些在他看来纯粹是垃圾在我看来那都好的要疯了的装备。

我才明白,我草,原来这个游戏是这么玩的。

后来游戏就变成了杀牛。。。。

后来我带动过同寝室的一个同学,一个同专业的同学,我后来的女朋友,玩这个游戏。

我记得在网吧玩得昏天暗地,赶在寝室关门前,我和张宝着急忙慌地往回走的路上,我俩还在讨论刚才打游戏的细节。

我记得毕业前夕,杨帆在教室里帮我做毕业设计计算书,我在寝室帮他刷墨菲斯托,打出来一个很奇特的占两个格的暗金色的护身符,我打电话告诉他,他居然从教室跑回来看看那个护身符,那个距离虽然不远但是也不近啊,还得来回爬楼。

我记得女朋友回家跟我说,她的同事看她打暗黑居然打的还很好,非常惊讶。

我记得我给她讲《恶搞暗黑破坏神》里卓格南说,傻逼,现在是黑天,我俩乐的都不行了。

后来我也断断续续地玩过暗黑2,也不断地玩过很多游戏,持久一点的有征途,不持久的有很多。

2017年末我邀请网站的合伙人一起玩征途的一个新版本,我们试玩了一段时间。

我有玩老征途的经验,但是现在游戏比那时变了很多,复杂了很多,我自己学起来很困难,在人际关系上也始终没有融入家族和帮会。

最重要的是我没有当年玩征途的那个精神面貌了。

我的伙伴,我本来还指望她学会教我带我玩,结果我发现,不知道是年龄原因,还是性别原因,还是游戏复杂程度原因,指望她根本就白费,玩了一段时间以后她根本没有进步,仍然只会跟着我瞎跑,而且,我觉得她并没有在游戏中获得乐趣,她纯粹是在陪我。

于是我果断地跟她说咱们放弃吧,她借坡下驴说好的,其实我觉得她正愁进退两难。

一方面是打发无聊,一方面打游戏的事我不想就这么有疾而终,我邀请她跟我一起玩暗黑2,她又秉着陪我的心态说好的。

我们就又一起打暗黑。

打暗黑我还是多少有一点经验的,我直接教她用地图外挂了,但是我没找大号带我们。

虽然开荒有开荒的乐趣,但是不用地图太难了,以我的现在的年龄和心态和经验,我实在是没法再去一遍遍的把地图趟出来了。

就像学会骑自行车以后,再去刻意地摔倒,即使成功地摔倒了,也不会有初学者摔的那么浑然天成。

打安达利尔,打都瑞尔,打墨菲斯托,打迪亚波罗,每个场景的boss都挺厉害,我们用一点战略和反复再来的方法,已经打到了普通难度的最后一个场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一起追击,一起逃跑,一起被打死,一起打死怪物,一起成长。

我觉得这个游戏还是挺有意思的,也没有压力,不像网游那么人山人海任务重重搞得人很疲惫,这游戏太老了,全服务器在线的也就几十人。

但是游戏好不好玩,不是游戏的问题,而是人的问题,就像叶问说,不是南北拳的问题,是你的问题。

我当年打暗黑,或者征途,甚至俄罗斯方块,也曾经为了级别装备任务这些身心投入,我现在觉得那些不爱玩了,不是游戏变了,是我变了。

我的伙伴也说暗黑2挺有意思,实际上我觉得她是挺有意思和陪我参半。

等打完地狱,我再让她去看恶搞暗黑那个网文,她就能明白那个帖子里的笑点了,现在不行,她还理解不了。

评论(0) 浏览(79)

不淡定

2018-1-29 liukai82

接着上一个日志写。

我还是不淡定不成熟啊,其实我自己都觉得过了这么多年,我已经,用句矫情的话说,我寻思我已经沉淀了呢,没想到,让她那个图片整的心惊胆战,我非常意外。

我想过很多场景,包括类似周四那样,多年不联系的好朋友发个信息给我,告诉我说,回来吧,已经是最后一眼了。

然后我默默滴把手机放回口袋,买个车票,回家乡,让她帮我找个机会,让我再看看她。

然后我回来,继续上班,开店,做网站,打游戏,波澜不惊。

没想到,我这心呐,这么多年啦,在她的事上啊,根本就没成长。

不用生离死别,一个图片就吓够呛。

我觉得既没出息又好笑。

评论(0) 浏览(67)

心惊胆战

2018-1-29 liukai82

上周四,有个以前认识的朋友给我发了个微信图片,这个朋友很奇特,其实我更愿意,或者说更觉得,我们的关系是同学,可惜并不是,她学习好,我学习不好。

要不说是网友?好像也不合适。

还是说同学吧,我觉得这种关系以及感情听起来更简单而真实。

她是我以前女朋友的同学,我们意外又意内滴相识于网络?这个经历。。。算是吧。。。

以前吧,因为她也知道我俩一些往事,所以有时我们随便聊聊,估计大概有一年多没消息了吧。

突然她给我发了个图。

我停车的时候,从手机支架上把手机拿下来的时候顺便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她给我发了个图,那时候我还在车座位上。

我心忽悠一下子。

说实话我当时想的是,她联系我,俩原因,我女朋友去世了,或者感情的事炸了,这两点哪个都够她呛,排名几乎不分先后。

我被吓的,一点都不夸张,血脉喷张,灵魂出窍。

简直就像站在悬崖边上往下看的头晕目眩。

我觉得那个感觉可能就是要心梗脑出血啥的。

当时我就下不来车了。。。

然后我把信息看了,没事,她只是和我聊聊天。

我说我要吓死了,她说对不起,我怕她多心,赶紧说没事没事。

我坐车上缓了大概有十来分钟才感觉恢复过来。

我大概是岁数大了,现在胆子特别小,不知道为什么,我以前不这样。

身为一个建筑工作者,我的工作中上脚手架或者塔炉等高处是常事,而我现在特别怕登高,觉得哪都摇摇欲坠,就类似前几天新闻高空爬楼事故那种图片和视频,我现在看着都觉得害怕,看着就嗓子发干心里堵。

我怀疑是不是我身体里类似什么激素不平衡什么的。

以前看电影,有那种突然得知意外事件的时候,角色都会晕倒啦,或者水杯盘子的掉地上摔碎啦,就算是看书,也会写“眼前一黑。。。”

我以前觉得那都是瞎编来煽情的。

经过这个看图片的经历,我觉得那是完全可能发生的。

 

评论(0) 浏览(75)

分享

2018-1-26 liukai82

1516948643(1).png

我觉得我欠了好大的情。

评论(0) 浏览(83)

利息

2018-1-15 liukai82

2017年下半年,支付宝整了个扫一扫得红包的活动。

虽然我极度厌恶微信支付宝这些玩意,但我作为小商家,不仅自己扫,还忽悠顾客扫我的码,我也能得点红包。

我连我爸我妈岳父岳母的支付宝都每天扫一遍。

几天后四位老人大概因为每天光扫红包不消费,被支付宝智能识别成四个老骗子,不给了。。。。

我爸我妈的支付宝注册很久了,大概四五年了吧,最初是为了通过支付宝从老家那边转工资过来不花异地手续费。

后来银行也不要异地手续费了,支付宝就荒废了。

这次扫红包时,我居然意外滴发现我妈的余额宝里有一万多块钱,我爸有一千多。

这个钱不仅我忘了,连我妈都忘了,这肯定是当年我贪图余额宝利息高一点存在那里的,后来就忘了。

存了三四年了,我看利息都有一千多块钱了,我们居然都忘了。

真是比以前挣的多了,钱也乱套,这都能忘。。。。

不过幸福感并不增加,而且觉得挺茫然的。

我和女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有一次她不喜欢我了,她喜欢上一个一起打游戏的网友,于是我们分手了。

分手就分家,那时候,我们刚有存款八千元,存在锦朝路加油站旁边的锦州银行没多长时间。

分家嘛,我们就去把这钱取出来也分掉。

居然有八块多钱的利息。

我们很惊讶,哇,钱放在这里什么都不干就有这么多利息,这都够吃顿盒饭了。

当时原话。

后来我参加过很多小理财活动,有的利息很高,有的给实物奖励,有的给迅雷会员啥的,买股票,买基金,买迅雷赚钱宝。。。。做小买卖也总有点流动的钱为了图短期利息高点在各种金融平台上来回的折腾,其实都没多少钱,但是我挺爱折腾得嘛。。。。

最多的是得过交通银行给的一个43寸三线品牌电视。

但是在存款利息方面,那八块钱的意外之财给我的震撼,终生不复。

评论(0) 浏览(83)

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

2017-12-25 liukai82

铛铛,铛铛,铛,锵。。。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有多少,爱的怀念,藏在,我心坎,如果要,忘了你,千难,万难。。。。

 

 

评论(0) 浏览(98)

网站一周年纪念篇

2017-12-18 liukai82

今天我的合伙人告诉我网站运行一年了,要不是她说我还真没注意。

我看了一眼我原来写的网站说明,我对网站一无所知,我只是喜欢这个域名。

这并不是我第一次做网站。

在大概2007年的时候吧,我就尝试过一次。

那次是我打征途打够了,想做一个征途私服和一个私服发布网站,也没太上心,然后两个想法都夭折了,也没在意。

这也不是我最后一次做网站。

在waiting之后,我还想做过一个用来店里算账的小站点,学了几天网页设计,然后又夭折了,又没在意。

在waiting运行的一年中,我和我的合伙人一起,基本算是比较尽力了,把它做成现在这个样子,我还算满意。

不过她对我写的内容不太满意,也许是对我曾经有个粉丝不太满意,并且忿而把自己的日志全都放进草稿箱里。

那个粉丝确实意外且莫名,但是我并不在意,毕竟任何一个站长都不可能认识所有的浏览者,我也不能认识每个在街上看过我的人。

这个粉丝确实让我多少有点存在感,因为本来我以为我们的waiting就是无色无味的空气呢,连个臭屁都不是。

换个话题吧。

在这一年中,我们曾从免费的空间迁移到收费的阿里云,感觉好极了,花钱的感觉,就是好!

我也因怕失去,申请过多个域名备用,并将选择性续费加持续申请。

从365天前开始,从那个兴奋的时间节点开始,我有过很多幻想。

也就是说,在这一年里,我有过很多幻想。

比如,我想过我的女朋友看到,告诉我说,往事如烟。

比如,我爱人看到,要离婚。

比如,有人私聊我说,帮我注册个waiting邮箱吧。

比如,很多人看到,成为一个特别随意的小众社区。

比如,伯乐看到,拍出两千万把网站买了,我们分钱。

比如,分完钱干啥,开书店。

也比如,失去waiting。

我都想过,如果有一天,真的失去这个域名或者站点,我不要悲伤不已也不要一蹶不振更不要暴躁如雷。

我和我的合伙人要有相逢一笑泯恩仇那样的心态,就像神雕侠侣里的洪七公和欧阳锋。

但是这些都并没有发生,我们和wating,除了那个粉丝打个招呼,还是和空气一样。

这也挺好的,要是真的有流量,以我不淡定的性格,肯定心态好不了。

一年就这样过去了,在waiting这个事情上,我很开心。

我比一年前,老了一岁。

若干年以后,我的归宿,可想而知。

我很难想象waiting的归宿会怎样。

也许它随着我们的生命,来去无声。

也许过几年有新的技术取代互联网,域名和网站都成为历史。

也许哪天我老年痴呆了,干脆就忘了给它续费。

但现在,我们挺开心的,毕竟,一年了,虽然不是很长,总算凑了个整。

-----------------------------

如果是为了纪念网站周岁,我觉得还是不要分开比较好,没有事先约定不知道主人是不是喜欢这种方式。

原本说好在这个日子我们庆祝一下的,虽然没想好怎么庆祝,可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快,只有各自默默小欣喜一下吧。

如果说域名,我也一样一无所知,不过也不是第一次接触。2006年,我曾经对网页设计非常着迷,准备报个班专门学习一下,为此,我自己自学了Photoshop和flash,可是那时我刚刚工作,一个是课程时间和工作有冲突,另一个是学费很贵,最终这个念头始终没付诸实践,慢慢的我几乎已经淡忘了。一年前,我第一次听说你申请了一个域名,那几乎勾起了我所有记忆,我是很兴奋的状态,不过凭我对于他的了解,如果这个域名没有意义他是不会执着的,所以我始终都说这是他的网站,不是我的,可是我对这个小网站的喜欢可能并不比他少。我愿意花上我的时间和精力把这个小网站尽量做的美美哒,尽管我能力很有限。

直到那一天粉丝出现了,准确的说是我觉得有了危机感,我想到了一万种离开它的可能,伤心了好久,可最终我妥协了,我好舍不得。有时候我想,我们就像生活在两个时空的人,出于对这里的喜欢让我们无限接近。

我也想过,如果有一天它不存在了怎么办,我可能在拥有它的时候没有那么兴奋,但在失去我肯定和你一样伤心,因为我是个小心眼儿的人,我不会那么洒脱,我会非常非常伤心,伤心到能让我深深记住一辈子。

如果有一天我跟着一个老年痴呆的站长怎么办,我会提醒他续费,帮他续费,代替他续费,可是所有者永远是你,即使老到做不到了,心里也会想着。

说的好像有点伤感,其实我更多的应该是开心,看着它一点点长大,只要我们现在都还有能力维护,都很开心,何必想归宿呢,最终的归宿是我们的回忆,waiting.one,周岁生日快乐!

评论(0) 浏览(72)

吴倩莲

2017-12-17 liukai82

昨晚我看了电影都市情缘,我特别喜欢吴倩莲。

我特别喜欢电影花期少林,我更喜欢那里的吴倩莲。

看起来特别简单的样子。

我要推荐给我的合伙人看一看,花旗少林。

评论(0) 浏览(81)

 载入天数...载入时分秒...
Powered by emlog